• 連續劇
  • 0

。。。。。。。。。

這個世界地名的選擇往往都能夠抓住重點,一行人還沒走出阿爾卡納斯的傳送站,就聽到了呼嚎的風聲。

這座城市,正是位於烈風之地南部一片地勢較低的位置。

風沙肆虐的地方,往往會令人聯想到偏遠蕭條這類詞語,但這座礦城的街道上車來人往,酒館旅店林立,儘管產業單調,卻也十分活躍。

回城取寶石的隊伍此時卻倒成了嚮導,一到這邊就貼心地為他們的家主康拉德準備了車駕,也省去了莫北他們再去探聽康拉德冶鍊廠所在的位置。

離開生活區之後,道路就變得異常糟糕,沉重的礦車將路面軋得支離破碎,雖然這裡的人不斷用礦渣填補夯實,但礦渣吃不住勁,被碾碎之後便隨著狂風揚得遮天蔽日,比塵土還要嗆人。

「修幾條軌道多好。。」莫北暗中低估了一聲,但考慮到這裡缺乏堅硬的木料,便也打消了這個想法。

到了冶鍊廠外,他看到幾個工人拖拽著一串串黑色的石頭,在礦渣之中來回滾動,待看清那些黑色石頭表面的附著物后,頓時又不淡定了!

有這東西還用什麼寶石冶鍊啊!

不點科技樹你們開個毛的礦。。。。

那些黑色石塊,分明就是天然磁石! 再則她正好也是認識這個花毛茛的,所以她剛剛只是瞟了雲拂曉衣裙上的花式一眼,她就知道雲拂曉早有準備。

「你說是花毛茛就是花毛茛啊,我說這是牡丹呢,你有什麼證明嗎?」太過緊張讓虞姬忘記在她的面前是從四品熙順儀,而她不過正五品姬,再有這還是皇後娘娘的大殿,殿中還有那麼多妃嬪,她這般無禮,熙順儀就可以請皇後娘娘治她不敬之罪。

「自己沒有學識,見識少就不用大聲嚷嚷,我都替你丟臉。」雲拂曉非常不給面子的諷刺道。

接著她施施然的雙手提起裙擺,沒有提高,不過卻把裙擺拉展開來,讓上面的花朵更清晰的呈現在眾人面前。

「請各位細看,可看出什麼不同?」

雲拂曉慢慢的在殿中轉了一圈,讓眾人看的更加清楚。

大殿眾人一個個都伸長脖子往她看去,一些甚至走到她的跟前俯身細看。

皇后程菱悅對著身旁的清心點了點頭,清心就快步走了過去,蹲下身子細看雲拂曉的花樣,之後回到皇后程菱悅的身邊,細細的解釋給她聽。

皇后程菱悅聽了點點頭,就讓清心退到後面。

「花毛茛花色豐富,多為重瓣或半重瓣,花型似牡丹花,但是比較小,花直徑一般為兩寸到三寸,因為葉子像芹菜的葉,所以常被稱為芹菜花。因為這花毛茛生長的地區是比較寒冷的地方,在我們大夏比較少見,但是也不是沒有,只是因為有了牡丹這樣國色天香的花,這花毛茛就不準備給人提起了。」

雲拂曉邊說邊指著那些花瓣繼續道:「花毛茛的花瓣數量比牡丹的數量要多的多,還有這些葉子,不是很像芹菜嗎?」

「對啊,我看著就很像,怪不得叫芹菜花。」

「我剛剛就覺得這些花瓣太密集了,還以為是綉娘布局不好,給熙順儀這麼一說,才明白原來這是這花毛茛的特色,還有這葉子,我剛剛就想說怎麼和牡丹的葉子不一樣,還以為是品種問題呢。」

「對啊,我也以為是品種不同,原來根本不是牡丹。」

「熙順儀真厲害,竟然認識這花。」

「我也想不到天底下竟然有這麼相似的花,」

……

在眾人的議論聲中,虞姬的臉色越來越難看,她憤憤的攪著手絹,不甘的瞪著雲拂曉。

對於她不甘的眼神,雲拂曉冷笑一聲,接著再次跪了下來,「請皇後娘娘治虞姬尊卑不分、顛倒黑白、污衊之罪。」

虞姬聞言撲通一聲也跟著跪了下來,「皇後娘娘,婢妾不是存心污衊熙順儀的,只是熙順儀穿著這樣的花式的衣服,別人都會看混的。再則婢妾為了我們大夏的宮規才指正熙順儀的,婢妾句句屬實,絕無半點虛言。」

虞姬以一心為大夏宮規來開脫自己,同時點名熙順儀故意穿這樣的花式來,為的就是陷害她污衊之罪。

於是大殿又響起新一輪的議論聲,有些說熙順儀居心不良,要不不會故意穿這種和花開富貴花樣這麼相似的衣裙,可見她的目標就是陷害別人污衊之罪。

有些說虞姬居心不良,如果不是她盯著人家的衣服看,人家陷害得了她嗎?

公說公有理,婆說婆有理,爭論不休。

最後皇后程菱悅以太后回宮,不宜見紅為名,只是罰了虞姬半年的月例,和禁足一個月。

最後皇后帶著眾人到二門迎接太后回宮,一番熱鬧之後,眾人才各自回去。

雲拂曉回到玉粹軒之後把曉娟曉月,和幾名據她觀察還可以用的宮女和小太監叫入屋裡。

「你們都是蘇總管挑出來的人,我現在給你們一個機會,想留下跟我的,我歡迎。不想留下跟我的,我可以讓蘇總管安排你們的去處,不會委屈你們的,還會給你們十兩銀子做補償。給一刻鐘你們考慮。」

雲拂曉說完就不再管他們,自個捧起茶盞慢慢的品茶,不時還拿起一塊點心慢慢吃。一刻鐘后,她淡淡的問道。

「可想好了?」

「回小主,奴婢留下。」

「回小主,奴才也留下。」

……

「既然你們都留下跟我,我也不求別的,只希望你們能做到忠心。我雖然不敢保證大富大貴,但是有我在,我絕對不會少你們一口。」雲拂曉說的斬釘切鐵、鏗鏘有力,讓人非常信服。

「小主,我們絕無二心。」眾人紛紛表示自己的忠心。

雲拂曉聽了淡淡的笑了笑,「既然你們都表示絕無二心,那麼要是給我發現你們有異心,那麼就不要怪我無情。現在有一事你們要記住。」

說到這裡雲拂曉頓了頓,「我也不為難你們,但是我不希望有第二次,有人不經通報就闖了進來,我也不是要你們抗旨,但是你們可以偷偷傳遞消息的。」

如果來人是皇上,她也不會要求他們一定通報,但是可以偷偷通報啊。

「那我們該怎麼做呢?」說話的是一名十五六歲的小太監,有著一雙咕嚕咕嚕轉的眸子,一看就是一個機靈的。

雲拂曉抬眸看了他一眼,記得他叫小安子。

只是蘇總管叫蘇培安了,要是他也叫小安子會不會……

「你叫小安子是吧,蘇總管知道嗎?」人是蘇培安送過來的,他不會不知道,不過還是問清楚比較好,於是雲拂曉非常直接的問道。

「回小主,奴才的名字叫周安居,是蘇總管為奴才取名小安子的。」周安居躬著身子,神情恭敬的答道。

周安居?

雲拂曉挑起左眉眉梢,神情有點古怪的問道:「你不會還有一個兄弟叫周樂業吧。」

不會那麼邪門吧?

周安居驚訝的睜大雙眸,神了,小主難道會算命?要不怎麼知道他還有一個弟弟叫周樂業,他以非常崇拜的眼神看著雲拂曉,重重的點頭,「回小主,奴才有一個弟弟正是叫周樂業。」

不但是他,就連曉娟和曉月也是一副驚詫的神情看著雲拂曉。

雲拂曉扶額,非常想翻一個白眼。 一隻火紅色的大鳥,出現在了廠房中,Zero-One的超級視力,一眼就看見了大鳥胸口出,插著一個升程密鑰。

「那是什麼?!」

忽然,澤亞的聲音闖入Zero-One的腦海中:「社長……?嗯?您怎麼趕到得這麼快?警報剛響沒幾分鐘您?就到了?」

「不管了,社長,還記得我上回跟您說的,升程獸的設計圖嗎?」

升程獸,由升程密鑰啟動的機械怪獸,作為支援器械,以及為Zero-One升級形態而設計的存在。

「這只是……」

「飛翔獵隼!」

「這是什麼情況?」Zero-One問道,同時雙臂擋在面前,抵擋狂風襲來。

「升華密鑰的輸出率失誤了,飛翔獵隼暴走了。」澤亞快速地道。

Zero-One嘴一撇,這個澤亞,明知道我問的是,為什麼它會出現在這裡。

算了,就算追問下去她也不會說的,還是先解決眼前這隻大傢伙再說。

「要怎麼做?」

「拔下它胸口的升華密鑰,不過因為輸出率問題,所以拔下后它還能行動,你到時候用升華密鑰變成新形態,就沒問題了。」澤亞快速解說,「變成升華密鑰,會讓升程獸分解為裝甲配件,組合到你身上。」

「我知道了,上了!」或人雙腿打開,身子弓起——猛然發力。

「唳!」獵隼升程獸發出鳴叫,翅膀扑打發射出羽毛,進行攻擊。

「嘿,哈,哈!」Zero-One小腿肌肉發力,像個彈簧一樣,在羽毛堆里跳來跳去,躲避了大多數的攻擊。

這時,門口傳來急匆匆的小腳步,Zero-One一聽就知道是誰了,只見自家的小秘書兇猛地突破大門,然後用腳剎停在了不遠處。

在地面留下來焦黑的剎車痕迹。

「或人社長,請接著!」伊茲說著,將公文包扔向Zero-One,Zero-One一把接住。

食指併攏在額頭前揮了揮:「謝了,伊茲。」

「撒,唯一能阻止你的,是我噠!!」Zero-One打開公文包劍刃,指著獵隼升程獸道。

「唳!」

………………

嗡嗡嗡。

馬達轟鳴,肖龍騎著天才創造者拐入一條小巷,隨後在小巷的中段,停下了車。

天空中,烏雲正在匯聚,將太陽給遮蔽了,小巷裡顯得有些黑。

肖龍取下手套,說道:「出來吧,跟了很久了吧?」

噠,噠,噠……

金屬撞擊的聲音傳來,肖龍在黑暗中,視力完全不受到影響,清晰看見了來者。

一個渾身漆黑,有些簡陋的騎士。

「Ark?」肖龍意外地道,還記得在消失天堂世界,他就召喚過Ark,但是他並不知道亞克就是Zero-One世界的。

因為他當時是讓破壞者之力,溝通了許多世界,然後將那群大惡人給召喚了出來。

亞克沒有絲毫的反應,還在不斷前行,只是身上的能量愈發暴躁。

「想玩玩嗎?我奉陪。」肖龍取出腰帶,按在了腹部。

「RabbitTankSparkling!」

……

砰!

一拳砸在亞克的胸口,伴隨著氣泡的擊打特效,亞克被打得後退了一截。

「為什麼不攻擊?」

「經計算,該傷害不破防。」沒想到亞克真的老實回答了。

肖龍臉一垮,隨後振奮道:「可別小看我了,我可是戰無不勝,讓你看看真正的力量!」

「Sparkling!牙白!!」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