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 我的鍋,早上七點多回的家,忍著睡意吃了口飯(一號一口飯沒吃),八點左右開始睡了個大長覺,總之十二點前寫不夠四千字了(已經寫了一部分),乾脆明天集結個萬字大章。算上今天現在一共欠了兩萬整,明天不算基礎更新相當於補回六千字,就還剩一萬四。

嗯,不用慌,我這個月的請假條在月初的兩天里正式用完,接下來再也不能斷更了(說不準還有一次),爭取讓沒有出去旅遊的大家過一個好的國慶小長假,小說看個爽!

書評區有老師吐槽說,生產隊的驢都不敢像我這麼休息。哈哈!確實!作者保證更新在目前來看屬於最基本的要求,我爭取接下來的小長假里把這兩萬字陸續還完!

所以,老師們請再愛我一次,投投月票吧(我不要臉)!

最後老樣子,祝大家平平安安,長命百歲!祝假期玩得開心!

我們明天見!mua!「走,老實點!」

遠處,雪衣堡的魂師們打掃戰場之餘,將聖靈教的餘孽押送到了營地中央。

白亦非看著眼前重傷的三位長老,目光瞄準了他們腰間的魂導器,單手一勾,那些個魂導器就落在了他的手中。

精神力迫不及待地滲入,不一會,三個一模一樣的通訊器就被白亦非拿了出來。

《斗羅之皚皚血衣侯》第二百四十四章冰雪二帝降臨所以你的意思是說,讓他們這些普通人,對我們域外的這些人動手,是這個意思嗎?不得不說你的想法是好的,但是怕是難實現的了,至少在他們還弱小的時候是不可能實現的,別說等他們成長起來后,那樣的話不現實。

當然不是了,如果是這樣的話,和沒有說有什麼區別,我在這樣說,當然就是有自己的想法以,如果我說,將你們域外生物將成肉食來養呢!

你說什麼?!!!!

我說的你還不明白嗎?我就說將你們當成肉食來養,那……

《全職鎮守》第五百四十九章:天網的強大傳送能力 沈翔完全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他一直在宴會廳等待蕭謹言和華曉萌回來,可等到要切生日蛋糕了,人都沒出現。

鄭國輝找了一圈,沒有看到自己想看到的人,最終找到沈翔詢問情況。

「萌萌和謹言呢,怎麼沒看到?」

沈翔連忙回答道:「抱歉鄭先生,我也不是很清楚。」

「你聯繫一下你們老闆,別是出了什麼事情!」

「好!」沈翔給蕭謹言打了電話,接通了,可只得到幾個字,大概的意思是他們已經回家了,祝鄭國輝生日快樂,抱歉!

將話完整的轉述給鄭國輝之後,沈翔擰眉,聽老闆的聲音,貌似出了什麼事情,而且,老闆和老闆娘都不是那種一聲不說就離開的人啊,他心裏有些不安,連忙和鄭國輝提出告辭。

至於宴會的後續,他並不在意了,出了格納酒店,車子已經被開走了,沈翔只好打車。

鄭國輝看着他離開,眼裏閃過一絲莫名的光,片刻后,拿起震動的手機,接了一通電話。

「決定好了?」

「既然已經有了打算,就按照你的想法來吧,放心,我不會幹涉!」

……

掛斷電話,鄭國輝臉上重新帶起笑容,像是什麼都沒有發生過一樣,去許願切蛋糕,有人問華曉萌兩口子去哪裏了,他也只是說兩人有要緊事處理,離開了。

宴會結束之後,賓客都已經離開,他拿着沈翔帶來的禮物盒,打開看,裏面是一塊小小的佛牌,蕭謹言真的是很好的查過他的喜好,將佛牌收好,他頭也不回的道:「你做的很好。」

緊接着,一道女聲傳出,「你真的會幫我的對吧!」

「當然!」

兩人的對話到此為止,鄭國輝起身離開。

華曉萌是被蕭謹言抱進浴室的,回來的一路上,男人一句話都沒說,她幾次想要開口解釋,卻又不知道從何說起,她不知道蕭謹言看到了什麼,聽到了什麼。

蕭謹言的表情太過恐怖,她感覺自己有些委屈,這委屈直到蕭謹言抱着她強行給她洗臉的時候爆發了。

「蕭謹言,你到底在做什麼,放開我!」

男人手上的動作不停,只是說:「乖一點兒,不要鬧,髒了,洗乾淨就好了!」

華曉萌帶着滿臉的水漬,用力將人推開,有些暴躁的喊:「鬧,我沒鬧,你看到了什麼,聽到了什麼,說!」

蕭謹言抬頭,那一瞬,華曉萌看到了男人眼底的猩紅,和隱隱約約湧現的瘋狂。

「你不應該讓人碰你!」蕭謹言伸手,想要將她撈回去。

華曉萌狠狠將他的手打掉,怒了,「我讓誰碰我了,你有沒有要聽我解釋的打算。」

蕭謹言站在原地,「洗乾淨了,我會聽你說的!」

「別動我,我自己會洗,出去!」華曉萌眼睛也紅了,指著門口,「現在,立馬出去。」

男人定定的看她,片刻后動動嘴唇,想要說什麼,卻終究是沒出聲,轉身退出去。

華曉萌上前將門鎖死,三倆下把衣服扒掉,在心裏將鄭錫陽罵了上千遍,槽,這段時間沒有查對方的行蹤,結果跑到Y國來了,還敢出現在她的面前,整了這麼一出。

還有蕭謹言那個混蛋,平常莫名其妙給自己灌醋也就算了,現在是嚇唬誰呢,她在鄭錫陽那受了委屈,蕭謹言還要給她委屈受,真是,煩死了。

抬手,狠狠一拳砸在牆上,見了血,華曉萌像是感覺不到疼痛,打開淋浴,從頭到腳的沖了個痛快,她在裏面待了差不多半個多小時,蕭謹言就在門口站了半個小時。

回來的沈翔見到這種情況,默默的將空間留給小兩口,離開了別墅。

華曉萌穿着浴袍走出來,光腳踩在地面上,看都沒看門神一樣杵著的蕭大總裁,倒了一杯水喝,來到沙發上坐下,餐桌上還有熱乎乎的飯,是他們參加宴會的時候,有人過來做的。

香味在空氣中瀰漫,可他們倆卻都任何的食慾。

蕭謹言默不作聲的來到華曉萌的身後。

華曉萌心裏的火騰的一下子就上來了,她半抬着頭,撇了男人一眼,嗤笑一聲,「蕭大總裁這杵著給誰看呢,嚇唬我呢啊!」

蕭謹言瞳孔微縮,想要碰碰小女人濕漉漉的頭髮,卻被躲過了。

「先甭碰我,咱們還沒說清楚呢,不是嫌棄我么,來來來,說說,你看到了什麼!」華曉萌向來討厭磨磨唧唧,不說清楚,誤會攢著一堆又一堆的,膈應誰呢!

而且生氣離家出走的事情她是絕對干不出來的,就算是真的鬧成什麼樣了,她也得先把氣出了不可,實在不行就打一架,打不過也得打。

看她鼓著嘴,氣咻咻的恨不得要吃人的樣子,蕭謹言心裏的憋悶不知不覺少了些,遲疑片刻,在旁邊的單人沙發上坐下了。

「我看到你去到酒店後院,和一個陌生人抱在一起,他還親了你!」蕭謹言說到後面,又有爆發的傾向。

華曉萌呵一聲,真想一巴掌呼在蕭謹言的腦袋上,擦,這是眼睛瞎了么,她可是在廁所門口就和鄭錫陽碰上了。

「你說的,我聽明白了,首先,那不是什麼陌生人,而是鄭錫陽,再來,我不是自願和他抱在一起的,是被脅迫的OK?還有,他是想親我來着,碰到了臉!」

說到這裏,華曉萌聲音頓了一下,「你要非揪着他親我的事情不放,咱們就來算算舊賬,之前,你被韓安美親過吧,我是不是原諒你了?」

蕭謹言是相信華曉萌的,所以聽完前因後果之後,他沒有任何的懷疑,反倒是有些後悔自己的所作所為,聽到華曉萌翻舊賬,他心裏莫名的一突。

「我不是這個意思!」

華曉萌站起來,指著蕭謹言,嗤笑着道:「不是什麼意思,難不成要我洗乾淨的人不是你,黑著一張臉好像人家欠了你八百萬的人不是你?蕭謹言,我也不是嚇唬大的。」

「我踏馬被鄭錫陽威脅了,被他抱了我還委屈呢,你還給我委屈受。」華曉萌說着說着,眼淚刷的一下就下來了。

她抬手抹了一把,一腳踹在茶几上,疼的整張臉都皺巴在了一起,就是強忍着沒喊出來,一瘸一拐的上樓。

蕭謹言早就看見她手上的傷了,見她又給自己整瘸了,是徹底生不起來氣了,上手想要扶人一把。

結果華曉萌紅着眼睛瞪她,「別動,我告訴你,今天,你別想進我屋,滾外面待着去,敢半夜撬鎖,你以後就自己睡吧!」

蕭謹言腳步僵在原地,張張嘴,忍不住說:「媳婦兒,你的手和腳……」

華曉萌惱羞成怒,「關你屁事!」

砰!

卧室的房門關死了,蕭謹言心底的暴戾壓下了些許,但也只是些許而已,他轉頭看了茶几一眼,思考有沒有辦法將桌子換成那種踢上去不疼的。

幾分鐘后,他長嘆一口氣,撥了一通電話。

「人現在在Y國,查清楚!」

「知道怎麼做吧……我只要結果……」

電話打完之後,蕭大總裁沒有去客房睡,直接去了書房,顯然是打算在書房湊合一宿了。

華曉萌一晚上都沒睡好,她腳疼手疼,雖然屋裏有醫藥箱,簡單的處理過了,但她還是很疼,本以為半夜蕭謹言一定會撬鎖的,結果等了半宿都沒有等到人來,她就更加生氣了。

蕭謹言那個混蛋,竟然這麼聽話,不讓撬鎖就真的不撬嗎?不知道要哄哄她,太過分了,攤煎餅攤到後半夜,華曉萌才沉沉的睡過去。

上午起來的時候,她的腳指頭整個腫起來了,疼的她齜牙咧嘴的,開門出去,家裏安靜的很,除了大小白在客廳趴着,沒有一個人在。

華曉萌不死心,將屋子裏都找了一個遍,都沒有找到蕭謹言,她這下都不只是生氣了,咬牙切齒的吃了點兒東西,開着車出了門。

以至於蕭謹言帶着好吃的回來的時候,華曉萌已經不知道去哪了,蕭大總裁看着空蕩蕩的屋子,第一次感覺到了手誤無措。

媳婦兒生氣了怎麼辦,現在不僅僅是生氣了,丟下他跑出去了怎麼辦?重要的是,這裏不是北國,想要找到華曉萌,並不是那麼容易的事情。

確定屋子裏沒人,車庫裏還少了一輛車,蕭謹言只好是聯繫上了遠在北國的沈如白。

「姐夫,你怎麼想起來聯繫我了!」沈如白很是詫異,「萌姐呢,她昨天給我發了一條消息之後,就沒了動靜。」

蕭謹言問:「什麼消息?」

沈如白也沒有多想,「只是讓我再查查鄭國輝和鄭錫陽的關係,還有追蹤一下鄭錫陽的位置。」

蕭謹言明白過來了,沒有多說什麼,問出了自己想問的事情。

「你家萌姐生氣不高興了一般會去哪?」

聞言,沈如白回過味來,「萌姐一個人跑出去了?」

蕭大總裁沒有任何羞愧的想法,淡定應聲,「嗯!」

「姐夫,你做了什麼,萌姐脾氣很好的!」

蕭謹言:「……」

沈如白繼續說:「你問我的話,我一時間也想不起來,平常萌姐不高興了,都是和軟姐去飆車的,要不就是揍我們一頓,再有就是去網絡上虐人啊!」

蕭謹言抽抽嘴角,「她一般去哪飆車?」

「這個,還真是沒有什麼特定的路線,一般都是想去哪就去哪!」

蕭謹言:「……」問了也是白問。

「算了,你能不能定位到她?」

「稍等啊,我看一下!」很快,沈如白那邊就傳來了噼里啪啦的鍵盤聲,不多時就有了回應,「姐夫,看來萌姐是真的生氣了,她大概是知道你會通過我找她,將我屏蔽了。」

沈如白說的很清楚,華曉萌這樣做,那是真的怒了,不是簡單的生氣。

「姐夫,我無能為力,祝你好運!」

電話掛斷。

蕭謹言站在客廳,看着桌子擺放的各種美食,有些牙疼,給華曉萌打電話,根本就打不通。

華曉萌到底在幹什麼呢,她沒有飆車,手腳都疼,不舒服,她在網吧打遊戲,來的熟人的店,不用刷身份證,不用掏錢,還特意刪了周圍所有的監控,杜絕一切可以找到她的辦法。

。 老校長馮鎮的眼裏重新聚起一道光,他張口,道:「下面宣佈第三件事——」

前面的兩件事,都讓人心裏很不好受,此時,所有人的情緒,都還處在低落之中無法自拔。

「第三件事情是……」

老校長的聲音,依舊蒼老、綿軟……

廣場之上,所有學生抬起頭,望着老校長馮鎮,等着他繼續接下來的話,老校長馮鎮的身體微微晃動了一下,但只是一瞬間,微不可見,他繼續挺直背脊,深呼吸一口氣,才開口道:「由我親自給在本次聯盟校際聯賽中獲獎的幾位學生頒獎。」

嗯?

啊?

是說?

……

季柚聽到這句話,也是瞬間一呆,她有點懵逼,也有點沒反應過來,校際聯賽?獲獎的學生?

是……是說她嗎?

咳咳……

說的是幾位學生,所以不單單是自己,還有楚嬌嬌、盛清顏等人啊。

所以?

自己竟然可以得到老校長親自頒獎的待遇?

季柚有點暈,她覺得此時自己頭重腳輕,腳下那一片土地,明明那麼結實,但給她的感覺卻彷彿踩在雲端一般,。讓她覺得周身都飄忽忽的。

季柚是這種反應,其他幾個人的表現也沒有多有出息。

楚嬌嬌就抬起手,朝着舞台之上的老校長傻乎乎的笑。

沈長青眼睛亮着一道光,臉蛋上飄起一抹不正常的紅暈,顯然情緒也沒表現的那麼淡定。

岳棲光最高調,在周圍人的目光轉過來時,他抬高下巴,翹著嘴角,拍著胸口,得意洋洋道:「沒錯,就是爸爸!」

「啪」地一聲,岳棲光的腦袋,被他旁邊的親弟弟岳棲元狠狠抽了一下,岳棲元罵道:「你閉嘴,少丟我們岳家的臉。」這種場合,絕對,絕對不能讓自己這個蠢貨哥哥到處顯擺,這麼愚蠢的哥哥在自家丟丟臉,禍害一下自家人就夠了,可千萬別放到外面去,造成污染。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