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下面是最後一位學員,這位學員在夢魘的附身之下倖存了下來,而且除了身體有些損傷之外沒有任何後遺症,讓我們有請學院的驕傲——拉傑學員!」

劉洋狠狠一挑眉,學院的驕傲?這個帽子還真是大啊,而且拉傑之所以沒事,完全是因為自己的光系驅逐捲軸吧?

拉傑裝模作樣的上去感謝了一番,然後又表示了一下自己的幸運,絕口不提自己在暗夜泥沼裡面遇到劉洋的事情。

劉洋不由得感嘆了一下此人的無恥,然後再次閉上了眼睛,白白lang費了一天時間!

「哼,聽說這次要不是劉洋幫了拉傑一把,他現在在哪裡都不知道呢,現在居然這麼囂張!」不知道是誰低低的說了一聲。


在台上張揚的拉傑見眾人的注意開始轉移,便向在台下的小弟使了個眼色,那騷亂的源泉就被壓制下去了。

斯蒂亞看了劉洋一眼,見後者並沒有什麼波動,便放心的看向拉傑,雖然不滿甚至厭惡,但是貴族的禮儀還是要保持好的!

「下面表彰大會到此結束,請大家按次序帶回,順便說一句,不要忘記明天的課程呦!」副院長說完,眾人搬起凳子就離開了。

「劉洋,你……不生氣嗎?」伊麗雅看著劉洋的臉色小心翼翼的問道,連她這個局外人聽了都為拉傑的無恥感到氣憤,劉洋怎麼可能不氣?

劉洋倒是真沒這樣的感覺,現在的他,根本就不將拉傑放在眼裡,如果因為這麼點小事兒就生氣的話,他早就不知道氣死多少遍了。


「不用擔心我!」劉洋笑了笑:「從明天開始就要為學院大比做準備了,不說別人,到時候丸皮斯肯定也要更上一層樓的,即使沒有到九級,也應該有八級了吧,我若是仍然停留在這個層次,可就無緣勝利了啊!」

「壓力不用太大了,是劉洋的話一定能成功的!」莉莉婭說道。

劉洋一點頭:「謝謝!」

和二人分開之後,劉洋就回到了別墅裡面,可能是大比將近,伊麗雅和莉莉婭也不再來打擾劉洋了,韋斯趁著這最後半年的功夫將元剎屠龍術最後的心法和劍招交給了劉洋,後者也的確沒讓他失望,只是幾個月的功夫,就出師了。

而這半年裡劉洋身上唯一發生的例外就是生命樹的結果,在三個月以前,臂章突然開始發光,一股強大的生機湧向劉洋的四肢百骸,那一剎那,劉洋比吃了人蔘果還要舒服,簡直全身三千六百萬個毛孔全部舒張開了。

輕嘆著吐出一口氣,已經褪去了青澀的稚嫩顯得成熟的臉上,露出了一個孩子氣的笑容。

劉洋沒有看到的是,自己在被這股生命之氣沖刷的時候,眼睛裡面一閃而過的生命的綠光。

阿斯提爾舒適的嘆了一聲:「好舒服啊!」

連靈體都感覺到了生命樹的好處。

劉洋眼中閃過一抹縱容,隨著在這個世界呆的時間越來越長,劉洋對阿斯提爾的信任和縱容也與日俱增,現在聽到阿斯提爾罵自己根本就沒有任何反應了。

「生命樹結果了!」阿斯提爾欣喜的在劉洋腦海中喊道,劉洋神識一動,將生命樹的果實,一枚淡青色的拳頭大小的果子拿了出來。

「這就是生命果實嗎?」劉洋喃喃道,阿斯提爾激動地說道:「沒錯,我能夠感覺到其上蘊含著強大的生機,恐怕不論是煉丹還是直接服用,效果都不是一般的好!」

「呵,煉丹,找得到用生命果實煉丹的丹方嗎?」劉洋將生命果實彷彿臂章裡面。

阿斯提爾愛不釋手的說道:「也不一定非要丹方,有的時候可以直接將果實裡面的精華提取出來成丹的,不過這樣做太險了,還是這樣吧,放在臂章裡面,我給你保存著。」

看著阿斯提爾喜滋滋的樣子,劉洋也就隨她去了。

眼睛中閃過一道厲芒,劉洋握了握拳,宗門大比,要開始了啊!

… 劉洋現在是一個人住在這棟別墅裡面,韋斯在一個星期之前已經離開了.

將桌子上擺滿的木牌魔核甚至小小的掛件都全部收了起來,這就是一個男人住一個大房子的悲哀,劉洋看了看滿地吃過飯之後的殘渣,碗倒是有人回收,但是地上的垃圾就要靠自己打掃了。

認命的拿起掃帚,劉洋發誓他寧願去和一個高階魔法師戰鬥,也不願意在家裡面大掃除,房子太大也是錯!

因為小別墅裡面有四間卧室,在韋斯走後劉洋毫不猶豫的將四間卧室全部佔了起來,練習魔法符文一間,練習鬥氣一間,練習劍術一間,最後一件用來休息睡覺。

劉洋苦逼的擦著廚房地面的時候,阿斯提爾飄了出來嘲笑道:「想不到你也有不擅長的事情!」

其實這麼說未嘗不是一種誇獎,劉洋好脾氣的想道。

門鈴響了,劉洋讓阿斯提爾回到臂章裡面來然後去開門,伊麗雅和莉莉婭俏生生的站在門外:「嗨,好久不見,我們可以進來嗎?」

影后駕到:首席,要抱抱 哦,天吶,難道真的這麼久沒見了嗎,你們變化真大!」劉洋色眯眯的視線在二人的胸部掃來掃去,意有所指的說道。

伊麗雅眼睛一瞪,臉上浮現出一抹紅暈:「哼,你還是一點都沒變!」

其實劉洋的變化很大,伊麗雅一眼就看出來了,當年剛剛被她召喚過來的俊秀青年,現在全身散發著成熟的氣息,只是那嘴巴,還是那麼讓人生氣!

莉莉婭跟在伊麗雅身後走了進來關上了門,聞到了空氣中散發著幽蘭草的味道:「你在清潔衛生?」

劉洋點點頭:「都一周沒打掃了,難得勤快一下!」

伊麗雅「嘖嘖」道:「想不到你也會有這樣的覺悟啊!」

看著房間裡面打掃到一半的拖把和掃帚,伊麗雅看了看自己不沾陽春水的十指:「別做了,一會兒我叫人來給你打掃一下好了!」

劉洋喜笑顏開的說道:「好好好,那我請你們吃飯,還是去魔法餐廳嗎?」

攻妻不備:俏,我的傲骨甜妻 :「如果你請得起的話,你好久都沒有出門,身上還有錢嗎?」

劉洋拍了拍胸膛:「放心吧,你們兩個人的話我還是供應得起的!」

「三天之後就是學院大比,劉洋,你有信心嗎?」坐在幽靜的餐廳裡面,伊麗雅問道,現在不是飯點,來吃飯的不多!

「不知道!」劉洋咕噥了一聲,彷彿八輩子沒有吃飽飯似的,一道菜上來就會被劉洋掃蕩一半過去。

「如果這半年裡你的實力和你的飯量增長的一樣快,我們或許就不用擔心了!」莉莉婭打趣的說道。

劉洋終於放下刀叉擦了擦嘴:「也許會比我的飯量長得快一些!」

伊麗雅和莉莉婭不知道的是,劉洋已經將那枚九級的魔核完全吸收掉了,那一絲蘊含著金翅雕所領悟的風系規則,也重新鍛煉了一下劉洋的經脈,再加上三個月以前的生命樹結果讓劉洋的身體越發強橫,現在的他已經比蠻獸鍛體訣的時候強大多了。

二人見到劉洋波瀾不驚的樣子,不禁忍不住有些疑惑的想道,或許這才是劉洋真正的樣子,他是強大而淡然的,平時那讓人哭笑不得的話都是為了掩飾自己的本性而說出來的。

「怎麼樣,是不是被我折服了想要以身相許?」劉洋tian了tian嘴巴不正經的說道,深邃的眼睛裡面盛滿了戲謔和溫情。

伊麗雅和莉莉婭被這樣的目光打量的面紅耳赤,一時竟然忘記了反應。

「嘖,為什麼這種時候不識相的人那麼多?」劉洋臉色一變換上了一副厭惡的面孔,伊麗雅和莉莉婭一愣,看到一個熟悉的人推門走了進來。

劉洋站起身向外走去:「想必你們也沒了吃飯的慾望,我們走吧!」

走進來的人是拉傑,他懷中還抱著一個嬌小的女孩兒,意氣風發的樣子根本就看不出他曾經被夢魘附體的狼狽。

見到劉洋居然也在這裡,拉傑的臉色頓時一變:「哼,真是冤家路窄,想不到哪裡都能碰上你!」

劉洋淡淡的嘲諷道:「這句話原封不動的送還給你,而且,當我的冤家?你也不看看自己夠不夠資格!」

說完帶著二人頭也不回的從拉傑身邊走過去,那氣勢竟然讓拉傑怔愣在原地。

「那個人是誰啊,居然敢和您這麼說話?」懷中嬌小的女孩子眼中閃過一道亮光,不著痕迹的看了劉洋的背影一眼,嬌聲問道。

不料剛剛還百般溫柔的拉傑突然臉色一變,猛地掐住了那名女孩兒的脖子:「怎麼,你也覺得他比我強大,我是他的手下敗將,這輩子都翻不了身?」

那名女子見拉傑滿臉都是令人恐怖的陰霾,艱難搖搖頭:「咳咳,我不是這個意思!」

「哼!」拉傑將那名女子如同垃圾一樣扔在地上:「我告訴你,別在我面前耍什麼小心思!」

嫌惡的擦了擦手,拉傑將那名女子一個人扔在魔法餐廳裡面,徑自離開了。

「呸,就憑你那副窩囊的樣子,誰看得上!」等拉傑走沒影了之後,那名女子才敢站起來憤憤地咒罵道,但是也不敢大聲說話,怕被什麼人聽到了傳到拉傑耳朵里,她現在完全沒有和拉傑對抗的資本。

早已經離開的劉洋等人是不知道的,現在他們三人在第三分院的小樹林裡面,劉洋在認真的聽伊麗雅和莉莉婭講學院中學員們的變化。

「這次競爭最大的還是丸皮斯,他現在已經到了八級初期,一個月以前就已經晉陞為八級了,雖然有不少人是七級巔峰,但是大概完全不夠看,除了第四分院的老大雷諾,他是純粹的一力降十會的劍士,也有隱隱的突破八級的徵兆,我還沒來得及問,劉洋你現在的實力是什麼水平了?」

不是伊麗雅看不出來,而是劉洋這小子不知道怎麼做到的,隱藏得太深了,看上去就像是一個普通人一般毫無抵抗力。

但是伊麗雅和莉莉婭知道,這不過是假象罷了,看劉洋這幅不驕不躁的樣子,估計這段時間以來他比誰進步都大!

… 「這個嘛……」劉洋點了點二人的鼻尖,竟然有一種讓人心醉的寵溺的意味在裡面,伊麗雅和莉莉婭不禁忘了自己想要問什麼.

「呵,到後天你們就知道了啊!」劉洋無辜的歪了歪頭,給了她們一個欠揍的背影。

「就說一點點,至少讓我有點底嘛,高階,你有沒有突破到七級啊?」伊麗雅不依不饒的追問道。

「大小姐!」利比遠遠地就看到劉洋故意逗弄著伊麗雅和莉莉婭的樣子,不由得出聲制止道,看看現在,都沒有大小姐的樣子了。

劉洋惋惜的嘆了口氣,對利比說道:「利比大叔,好久不見,您又精進不少!」

利比看向劉洋的目光微微一凝,他好像有些看不清楚劉洋的實力了,沉吟了一下,忍不住問道:「沒什麼,不過小子,你是怎麼做到的,如此完美的隱藏實力?」

劉洋搖了搖頭:「呵,多謝利比大叔讚譽了,不過是將體內的鬥氣隱藏一下罷了,算不上什麼!」

如果這還算不上什麼……利比嘴角猛地一抽,不愧是異域生靈大人啊!

「利比大叔,你這是要去哪裡啊?」伊麗雅看著利比懷中抱著一摞捲軸,疑惑的問道。

「哦,院長讓我將今年選出來參加大比的名單送過去,我先不和你們聊了!」利比說著就匆匆往第四分院的院長辦公室趕去。

「嘖,不是全部參加嗎,這個還需要名單?」劉洋一挑眉。

莉莉婭說道:「名單中含著所有學員的信息,包括姓名啊,性別啊,擅長啊,甚至是什麼實力了之類的,不只是名字一項,第四分院的院長是很有頭腦的人,連奧斯特院長都和忌憚呢!」

「哦,怎麼個忌憚法?」劉洋隨口問道。

伊麗雅和莉莉婭對視一眼,「噗嗤」笑了一聲:「據奧斯特院長說,第四分院的院長是第一個練習劍術卻帶著腦子的人!」

劉洋搖了搖頭,看樣子認為練劍之人「四肢發達頭腦簡單」是魔法師的通病。

「說實話,後天就要開始在演武場上進行大比了,我很緊張!」伊麗雅握了握拳, 嬌妻撩人:總裁輕點寵

劉洋突然握住伊麗雅的手,鼻尖距離伊麗雅的不足一厘米,說道:「那麼我們就來做點讓你忘記緊張的事如何?」

莉莉婭瞪大了眼睛看著這一幕,心中有些微微的苦澀,她不習慣將心中的話都說出來,但是不代表她看到這一幕什麼感覺都沒有!

心痛,莉莉婭驚慌於自己的反應,自己好像是……在嫉妒自己的朋友!

猛地站了起來,劉洋轉過身來疑惑地問道:「怎麼了莉莉婭?」

莉莉婭慌亂的搖搖頭:「唔,沒什麼,我突然想起我還有事,我,我先走了!」

伊麗雅見莉莉婭這樣,一腔害羞的情緒沒來得及釋放就變成了驚慌,用力推了劉洋一下:「唉,都怪你!」

說完就追著莉莉婭去了,劉洋站在原地摸不著頭腦,怪我什麼?

雖然伊麗雅和莉莉婭的反應有些不在劉洋的預料範圍之內,所以儘管這兩天里大比要開始了,劉洋還是沒有好好修鍊,滿心都是為什麼二人會有那種反應的疑惑。

「劉洋!」門口傳來戴福妮一字一頓的喊聲,劉洋直接從窗戶上跳了下來:「戴福妮導師,有什麼事兒嗎?」

戴福妮咬牙切齒的說道:「這幾天要說大比的注意事項你也不聽,是想直接棄權嗎?」

將一摞資料扔到劉洋懷中:「這是我給你整理出來的注意事項,在明天之前看完,還有,明天請一定按時上課,我要給你們說此次比賽的分組!」

劉洋頭疼的看著這一摞資料:「等等等等,導師,有沒有精簡版的?」

劉洋最頭疼的就是面對一大批字了,這麼厚,今晚他就休息不了了!

戴福妮「哼」了一聲:「沒有!」

劉洋咂了咂嘴,抱著資料回房間去了,他知道這應該是戴福妮導師專門為了他整理的,其他人在課堂上就聽過了吧!


「唔,其實總的來說,只要點到為止,不有意的傷害學員,不要摔出場外,認輸之後不能再進行攻擊……恩,其他的也沒什麼啊!」

劉洋看到深夜,才疲憊的睡下了。

等到第二天劉洋醒過來的時候,難得的遲了半個小時,但是生命樹在臂章中也會順便溫養著他的身體,所以一點疲憊感都沒有。

急匆匆的跑到教室裡面,劉洋見到眾人整整齊齊地坐在那裡,戴福妮正在點名。

「劉洋!」

一個瞬移到了自己座位上,劉洋喊了一聲:「到!」呼——總算是趕上了!

戴福妮頗有深意地看了劉洋一眼,然後對眾人說道:「下面我們開始說分組,因為這次是在第四分院的演武場進行大比,所以大家要重視起來,即使是在別人的地盤上也不能給我怯場知道嗎?」

「是!」

戴福妮念完了分組之後,劉洋放心了,自己在第八演武台比試,一共十個演武台,每個演武台上面會有數十組成員,在兩兩比試完之後贏家再來一輪,直到每個演舞台上只剩下一個勝利者,最後這個勝利者再與其他的台上的勝利者比拼。

劉洋想道,希望自己沒有那麼倒霉,一上來的對手就是丸皮斯等人。

「劉洋,你是八十八號,對手是八十七號,記住了嗎,到時候別亂跑,好好在下面等著!」戴福妮囑咐道。

第八演武台八十八號,嘖嘖,這數字也太吉利了,莫非今天是我的幸運日?劉洋想著,對戴福妮興奮地點點頭:「好!」

戴福妮見劉洋突然亢奮起來的樣子,無奈的撇了撇嘴,誰知道那個傢伙腦子裡面又在想什麼了!

「好了,現在時間到了,我們出發,到時候大家都坐在自己座位上等待比試就好了,記住,雖然比試的時間有半個小時,但是十五分鐘之前還沒有絕對的優勢的話,就一定要拼盡全力了,懂嗎?」

「是!」

「即使是不相上下也要讓監考人員有個好印象,懂嗎?」

「是!」

「好,我們走!」

… 戴福妮帶著眾人來到第四分院演武場的時候,裡面已經人很多了,跟著戴福妮走到第三分院學員的座位上,劉洋打量著周圍的學員,見眾人連穿著都是正式了一些,有的穿上了鎧甲,有的則是能夠魔法加成的法師袍.

劉洋咂了咂嘴:「大家好像都很緊張的樣子?」

戴福妮坐在隊伍的前面,劉洋正好是坐在第一排,所以這句自然自語被戴福妮聽到了,讓戴福妮不由翻了個白眼,你以為誰都和你一樣?

「怎麼,你很有把握?」戴福妮看到劉洋不放在心上的樣子就有些氣不打一處來:「到時候可別丟臉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