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不可能。」拓跋冽仍不相信的問道,「騎兵哪有那麼快的速度?」

忽圖魯將軍指向城下,只見對方的騎兵舉著長槍,騎著馬兒快速奔襲而來。

拓跋冽這才發現是真的。他睜大眼睛說道:「難道是……黑豹……」


忽圖魯將軍沉重的點點頭,今日的黑豹騎兵穿著普通騎兵的裝束,混著黑岩軍中,他們被騙了。

拓跋冽立刻反應過來了對方的意圖,大吼道:「阿勒木,快下去,守住城門。」

忽圖魯將軍也下令道:「弓箭手,瞄準對方騎兵,射箭!」

黑豹騎兵的速度的確太快了,根本不把箭雨放在眼裡。直接揮舞起長槍,將箭矢打掉了。他們護送著戰車來到了城門下,戰車上捆綁著巨大的斷木,木頭猛烈撞擊城門。

城樓上,青雲的弓箭手冒著生命危險,向對方射箭。可惜對方的步兵也過來了,搭起長長的雲梯,開始攀爬。

「巨石準備。」拓跋冽指揮道,「扔石頭。」

城樓上早就預備上了很多石塊,士兵們兩個人一組,將石頭抱起,向攀登的黑岩軍砸去。有幾個爬得快的敵兵,登上了城樓后,拓跋冽等人直接揮起刀劍,將人砍死。

遠方,在柯爾扎德的身後,居然是摩藏達格,他終於帶著黑豹騎兵趕來了。

柯爾扎德恭敬的對摩藏達格說道:「大汗王,拓跋冽顧此失彼,快不行了。」

「柯爾扎德,不可輕敵。」摩藏大汗王教訓道,「拓跋冽這個人,還是有幾把刷子的。」

此時的拓跋冽,的確是焦頭爛額。阿勒木派士兵向他彙報,城門快要守不住了。

拓跋冽當機立斷道:「忽圖魯將軍,即刻帶領青雲鐵衛,支援阿勒木他們。」

「領命!」忽圖魯將軍帶著人手,匆匆下樓。

忽圖魯將軍到了城下,才發現阿勒木這邊並不樂觀。只聽城門外「咚咚咚」的撞擊聲,每撞一下,就讓古老而斑駁的城門,顫了幾顫。阿勒木帶著士兵們向城門口堆放重物,阻擋對方的進攻。

「忽圖魯將軍。」阿勒木看見青雲鐵衛,頓時比見了親人還親切,他跑過來道,「這城門不行了,感覺要倒。」

「挺住。」忽圖魯將軍說道,「我讓青雲鐵衛來幫你們。」

此時,吉立卡郎也過來了,著急的對阿勒木說道:「不行了,大多數石塊都運到城樓上了,我們沒東西擋門了。」


眾人沉默的看著城門,只見對方的攻勢不減,城門一顫一顫的,甚至將沒有堆穩的石頭,都撞下來了。

阿勒木下令道:「所有人,上去堵住城門。」

士兵們全部上前,用肉體擋住城門。可黑豹騎兵,從越撞越大的門縫裡,向青雲士兵們射箭。

「沖!沖!沖!」黑豹騎兵紛紛怒吼著,推動戰車,用力,再用力。

「轟」的一聲,城門被撞開了,堆積的石塊紛紛滾落。阿勒木急忙拉著吉立卡郎向右翻滾,避開石塊的衝擊。

其餘士兵們也急忙躲避,一時間,石塊激起漫天的塵土。

等塵煙散盡,青雲的士兵們睜開雙眼,便看見黑豹騎兵出現在了他們的視野中。

眾人不可置信的看著黑豹騎兵,第一次,青雲的城門,第一次被人從正面攻破。

自從丹陽城建立以來,只受到過一次攻擊,那就是拓跋氏的祖先推翻金陽部的那次。丹陽城受到攻擊,則意味著,草原上可能會改朝換代。

然而,即使是拓跋氏的祖先,也沒有從丹陽城正門攻入。當年,青雲大戰了三天三夜,千方百計想要攻入城門,卻損失慘重。要不是當年的黑岩部的大汗王,背叛了仆蘭可汗,從內部打開了大門。可能拓跋氏沒有這麼快登上汗位,掌握政權。


於是百年來,草原上的所有人都認為,丹陽城是攻不破的,沒有人能夠從正面攻破它。

可是現在,這個定論,被黑豹騎兵給打破了。

「列陣。」還是忽圖魯將軍最先反應了過來,他怒吼著命令道。

青雲鐵衛整齊有素的舉起盾牌,擋在了城門口,成為了丹陽城的第二道防線。

史上第一次,黑豹騎兵正面對抗青雲鐵衛。雙方,終於可以一決雌雄。

*************************************************************

第二更獻上,感謝各位讀者的支持,請大家多多送花、留言、打賞! 「報——」一個小兵快步跑向拓跋冽,「可汗,敵兵已攻破城門。」

「什麼!」拓跋冽震驚。與此同時,在場所有聽到消息的士兵們,不可置信的望著那個傳信人,都以為自己的耳朵出了問題。

城樓上,一時間驀然變得一片寂靜……

「報!」又有一個士兵跑了上來,打破了沉默,他對拓跋冽說道,「可汗,忽圖魯將軍率領青雲鐵衛正在抵抗,阿勒木將軍請求支援。」

「知道了。」拓跋冽撫摸著丹陽城古老而堅固的城牆,對士兵們說道,「將士們,丹陽城生死存亡之際,誰願與我下去一同抗敵?」

「我願往!我願往!」城樓上無數士兵高聲怒吼道。


「好。」拓跋冽大聲贊道,「我們青雲士兵,都是英雄。阿布泰,你帶領其餘士兵守衛城樓,我帶五百士兵下去,支援他們。」

「領命!」阿布泰沉穩的說道。

丹陽城門口,青雲鐵衛手持長槍和盾牌,站在了第一線,後面則是阿勒木的兵馬。等拓跋冽帶著五百士卒下去后,發現黑豹騎兵還在和青雲鐵衛對峙著。

黑豹騎兵的統領,深知青雲鐵衛的厲害,沒有敢輕舉妄動。他們在等待機會,也在等待黑岩的援兵。

忽圖魯將軍很清楚騎兵的優勢和劣勢,他舉起長劍,下令道:「舉盾,前進。」

青雲鐵衛身披重甲,手持利刃,步伐沉穩的向對方逼近。每走幾步,發出「咚咚咚」的聲音,彷彿連大地都跟著顫了幾顫。

眼見雙方距離越縮越短,黑豹騎兵的統領皺著眉頭,急忙下令道:「沖!」

騎兵從門口沖了進來,然而敵我兩方,面對面的距離太短,騎兵衝鋒的優勢無法體現出來。黑豹騎兵衝勁不足,後繼乏力,被青雲鐵衛輕鬆的化解了。他們低下頭,用長槍掃馬蹄,將一部分黑豹騎兵連人帶馬給掀翻了。

「好!」後方的拓跋冽觀戰後,忍不住連連叫好。

「沒想到我有生之年,能看到黑豹騎兵對青雲鐵衛。」吉立卡郎張大了嘴巴,「真是太精彩了。」

「喂,你還有閒情逸緻看熱鬧?」阿勒木氣憤的說道,「還不快過來幫忙。」

阿勒木帶領著一群弓箭手,躲在青雲鐵衛陣后,向黑豹騎兵射箭。箭矢紛飛,黑豹騎兵急忙揮舞武器,打落射向他們的箭。黑豹騎兵不僅騎術高超,而且武功也不差,就算是在地面上一對一,他們也不落下風。

黑豹騎兵棄馬,直接和青雲鐵衛肉搏交戰。青雲鐵衛鐵甲厚重,但行動笨拙。黑豹騎兵配用輕甲,身輕如燕,在鐵衛的重擊下,依舊靈活自如。

黑豹騎兵一時無法擊破青雲鐵衛的厚甲,但青雲鐵衛也沒辦法將黑豹騎兵抓住。

阿勒木緊緊握著弓箭,很想幫助,但因為是混戰,便不能再大規模放箭了。只見前方黑豹騎兵和青雲鐵衛混戰良久,卻是不分勝負。

「可汗,黑岩部的步兵衝進來了。」阿勒木指著遠處奔跑過來的,烏泱泱的一群士兵。

原來,在黑豹騎兵成功破城后,黑岩的步軍總算穿過了箭雨和飛石,歷經千險,來到了丹陽城門口。

「勇士們,隨我沖!」拓跋冽沒有時間多想了,他立馬拔出「雪尖」,帶著在場的所有人,迎了上去。

黑岩部的摩藏達格也隨著隊伍來到了城門口,他將自己的全部兵力都壓了上來,準備在丹陽城門口,與青雲此決一死戰。

拓跋冽也在人群中,一眼就看到了自己的大舅。舅甥兩個人,隔著茫茫人海,在戰場上怒目而視。摩藏達格陰險的笑了一下,幾年不見,自己這個外甥,果然是翅膀硬了,膽子也打了。可惜,還是飛不出他的手掌心。

摩藏達格眯著眼睛,嘲弄的看向拓跋冽,那眼神,彷彿在看一個唾手可得的玩物。不止是拓跋冽,這丹陽城,這青雲,遲早都是他的囊中之物。他,志在必得。

拓跋冽也在看著自己的大舅。他的眼神從最初的憤怒,漸漸變得平靜。

城門前那麼多人,在廝殺,在吶喊。可是他們依舊彼此遙遙相對,彷彿周圍的一切都靜止了。

拓跋冽想起自己的大舅,以前對父汗向來無禮,聯合母親,陷害外甥。他舉起了彎刀,對準摩藏達格,對身後的將士們說:「隨我沖!」

拓跋冽帶著士兵,衝到城門口。一時間,城門陷入混戰,一片混亂。外面的黑岩軍想衝進來,裡面的人死死擋著,不讓他們踏入丹陽城一步。

拓跋冽揮動「雪尖」,鎧甲上滿是血跡。他的目標很明確,他一直盯著摩藏達格,向他的方向前進。阿勒木緊緊守護在可汗後方,他擅長弓箭,近戰不是他的強項,於是多為防守,沒有殺多少敵人。

而忽圖魯將軍和他手下的青雲鐵衛,則豪放多了。他指揮著鐵衛,對上黑岩最強悍的黑豹騎兵,一時間雙方誰也沒有佔到便宜。

城樓上阿布泰望著下面,著急的直瞪眼。他想讓士兵向下扔石頭,卻怕傷到自己人。

正當他一籌莫展的時候,突然聽到遠方似乎傳來陣陣馬蹄聲,他抬頭一看,只見又一支隊伍飛奔而來,高舉的紅色旗幟上,有著一團熊熊火焰,彷彿要噴射而出。

那是赤水部的圖騰,是赤水的援軍到了。

「援兵來了,援兵來了。」阿布泰大吼道。

「援兵來了,援兵來了。」所有城樓上的士兵,都在大吼。

拓跋冽和摩藏達格聽到聲音,都向北邊望去。果然,只見一隊身穿紅色戰袍,手持刀槍的軍隊,正向丹陽城門口奔來。

「這是……」柯爾扎德看見對方的旗幟,對摩藏大汗王稟報道,「是赤水部的,他們居然來趟這趟渾水。」

「不是。」摩藏達格搖了搖頭,一臉嚴肅的說道,「是……雙赤軍。」

的確,那便是雙赤軍。

在赤炎騎兵的衝擊下,雙赤軍像是利劍一樣,一劍撕開對方步兵陣型。赤烈步兵緊緊跟隨在後,和黑岩軍隊展開了激烈的交戰。

拓跋冽望著那支隊伍,也驚呆了。他本來沒對秦絡報什麼期望,但沒想到,秦絡居然真的帶來了援兵。而且,援兵如此生猛,剛一照面,就將黑岩步軍打的落花流水。

對方的赤炎騎兵繼續沖了過來,來支援青雲鐵衛。忽圖魯將軍神色一震,突然興奮道:「是雙赤軍,是赤水的精銳,雙赤軍。」

吉立卡郎望著正在交戰的雙赤軍,不由得掐了掐自己的大腿,他喃喃自語道:「天哪,沒想到我有生之年,能看到黑豹騎兵、青雲鐵衛和雙赤軍的混戰,真是死而無憾了。」


其餘士兵本來都被黑豹騎兵給打怕了,現在看到了雙赤軍來支援,不由信心百倍。

「青雲必勝,青雲必勝!」士兵們重拾信心,高聲呼喊道。 在遠處,有一行人策馬飛奔到一處高地上,瞭望丹陽城外的戰場。

那一行人的領頭者,便是秦絡。他沒有上戰場,而是騎著馬兒在高高的山坡上觀戰,在他的身邊,有使團的澤安吉守衛。而在澤安吉身後,還有幾個人,其中一人,居然是雙赤軍的統領——利塞將軍。

利塞將軍的神色不太好,衣著狼狽,灰頭土臉的。 枕上寵婚:億萬首席超給力 。說是守衛,其實也是監視、看管。

秦絡望著城牆下人影憧憧,很多人倒下后,就再也沒有站起來了。城門外,漫山遍野,到處都是屍體。遠處殘陽似血,屍體上凌亂的箭羽怒指著蒼天,那是戰士們不死的英魂。

秦絡凝目細看,依稀分辨出那層層疊疊軀體,擺出的各種姿態。他們被凝固在了死亡前那一刻,或許在臨死之時,他們或悲憤,或驚恐,但這都不重要了,下一刻,他們便永遠的閉上眼睛,再也不會有任何的痛苦與悲傷。

這就是戰爭啊。那些屍體中,有青雲將士的,也有黑岩軍隊的。然而在戰場上,上蒼從來不會偏袒哪一方,生死往往只有一線之隔。

在雙赤軍的加入下,青雲和赤水聯手,將黑岩殺得節節敗退。摩藏達格憤怒的看著雙赤軍,終於明白自己大勢已去了。身邊的柯爾扎德極力勸說道:「大汗王,我們快撤吧。」

「撤兵!」摩藏達格不甘心的看了一眼丹陽城,他想,就差一點點,他就可以攻入城池,改朝換代了。

「可汗,他們要逃!」阿勒木望著遠方,對拓跋冽說道。

拓跋冽冷冰冰的下令道:「全軍追擊!」

青雲的軍隊和雙赤軍,不約而同的向黑岩軍追去。雙方默契的從左右將黑岩軍隊包圍,而後展開廝殺。

「大汗王,我們被包圍了。」柯爾扎德拔出利劍,驚恐的看著四周。

沒想到如此短暫的時間內,因為雙赤軍的參戰,顛倒了整個戰場的局勢。剛剛還志在必得的黑岩軍,轉眼間卻被逼入了絕境。

摩藏達格冷靜的觀察著四周,指著其中一處薄弱的地方,對士兵們說道:「黑豹騎兵準備,向北突圍。」

「是!」黑豹騎兵臨危不亂,沖著北方開始衝擊。

「赤炎騎兵,向北攔截!」雙赤軍中,他們的指揮一眼看出對方意圖,連忙下令道。

雙赤軍統領的武器,是一根九節鞭。那人一夾馬腹,只見跑到前頭,一甩手中鞭子,直接纏住一個黑豹騎兵的脖子,將他拉下馬來。黑豹騎兵被拖在地上,雙手死死的抓住九節鞭,想要掙脫,卻越勒越緊,最後直至身亡。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