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不是!我怎麼可能配得上?只有小姐才配得上凌公子!」吳雙忙說道。

明願卻覺得這更像吳雙看上了凌公子。

十香樓

夜天凌一連幾天都來了十香樓,但是沒有一次是碰上金梨的。

在他想見她的時候,幾乎每一次來,他都見不著金梨。

但是以前他不想見金梨的時候,每一次來,他都見的著金梨!

「天哥!你聽說過沒有,戶部尚書要回梅隴來給他母親過壽!」小五給上好了菜,趁著不忙的時候,來找他侃大山。

「跟你沒什麼關係吧?」夜天凌說道。

「是跟我沒關係,但是跟我們酒樓有關係!」小五說道。

「羅尚書的母親今年已經八十高壽了,如不是她老人家一直不願意離開梅隴,她現在應該在京都享福呢!」小五說道。

夜天凌聽了他說了好一段廢話,才說到重點。

「羅尚書辦壽宴就在酒樓辦,不去羅府辦,所以梅隴城的這些酒樓就都在搶這個機會。」小五說道。

「辦壽宴為什麼不在羅府辦?」夜天凌詫異道。

「聽說是羅二老爺跟羅尚書關係不睦,羅尚書幾次要把老夫人接到京都去,羅二老爺都不同意,硬是留下老夫人在這兒養老,所以每次羅尚書回來給老夫人辦壽宴都不在羅府辦……

前面幾年老夫人辦壽,羅尚書因故沒有回來,今年羅老夫人八十歲大壽,羅尚書要不回來,會被人說不孝……」小五小聲的說道。

「可惜的是,最近掌柜的心事重重,沒把精力放在這件事上面。」小五惋惜的說道。

「玉姨因為金姑娘的事情煩心?」夜天凌詢問道。

「不是,我們小姐那長相,那是嫁不出去的樣嗎?」小五從掌柜那聽說了是夜天不肯娶小姐,所以心裡還有些埋怨。

【連我家小姐都不要,也不知天哥是不是眼睛不好使!】

「是白家的小姐!要死要活不願意嫁給定親的對象!她也不想想,那麼些人都親眼看到了!

不說官家,有點錢的人都不一定會娶她,若不是親眼被人看見,死無對證什麼的,只要咬著不承認,時間長了也可能大家就忘了!

現在的情況她要不是嫁,大人臉上能好過?白家其他小姐怎麼辦?」小五搖搖頭。

「那金姑娘是否著急?」夜天凌不關心這個白淑敏,只擔心金梨是否也在擔心。

「這你就放心吧!我們夫人不會逼小姐的,我們掌柜的商戶,沒那麼講究。」小五說道。

【這是不是貓哭耗子假慈悲?讓他負責,他不負責!現在又假惺惺的關心小姐!要不是早就認識天哥,還真不想搭理他!】

「金姑娘最近好像不太出門?」夜天凌說道。

「外面風言風語,出門幹什麼?小姐美人香的鋪子都沒開了!」小五說道。

「之前有人過來,說掌柜的今天不來十香樓了,她在家裡被白小姐氣吐血了!」小五壓低聲音說道。

「我去看望一下玉姨!」夜天凌總算是找到了合適的機會上門。

「……我看你還是別去了,你去了掌柜的可能會看到你更煩。」小五說道。

【掌柜的外甥女和女兒都出了這事,也真是倒大霉了!】

「玉姨出這麼大的事情,我怎麼不能去看看?」夜天凌皺眉,義正言辭的說道。

夜天凌要去金宅看望金玉娘。

而現在金玉娘正在招待金媚娘。

「這門親事不能作廢嗎?」金玉娘再次提起。

「親事已經定了,庚帖也換了。」金媚娘說道。

「金有根是金梨的兄長,淑敏也算是進了一家人的門,你不用擔心。」金媚娘說道。

「但是她一直不願意。」金玉娘說道。

「她當然是不願意,她有心上人,大晚上跑到人家家裡自薦枕席!」金媚娘冷笑。

「不可能!」金玉娘脫口道。

「她是被金有根親自送回來的,我聽說她回來的時候臉上身上還有傷,應該是被金有根打的,所以她才會這麼反抗去金家。

但是若不是她做出那些事,金有根也不會那麼警告她,我就是想替她做主,也沒辦法說她爬人蘇舉人的床是對的……」金媚娘挑撥道。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柴嫣眼睜睜看著聶遠被章驊踢飛到七八步外,心中有如刀割,當即大聲叫道:「聶郎!」縱身就要跑上前去。

琴憶雪連忙將她拉住,想要安慰於她,沉默半晌,只能支支吾吾地說道:「別擔心,他只是受一點小傷,很快就會站起來的。」

柴嫣哪裡看不出來?她當下禁不住淚流滿面,哽咽道:「聶郎當初就是為我受的重傷,始終未曾痊癒過,如今他又是因為我……」

柴嫣說到此處,頹然癱坐在了地上。她責備自己一直只能等著聶遠來救,如今又讓這個自……

《五代簫劍錄》第二百四十九章碧簫凝雲 BOSS和大帝剛剛離開通訊頻道,庄星劍便迫不及待的說。

「林組長,這兩個人還真的是老狐狸啊。」

剛才對話的時候,庄星劍並沒退出,雖然沒有說話,但還是從頭聽到了尾。

聽到庄星劍的話,林玄微微笑了笑。

「這兩個人都是老油條,沒什麼好說的。

我們現在主要考慮的還是提高自身的競爭力才是真的,目前我們改造液下放的怎麼樣了?」

「目前已經下發了七千萬份了,預計今天晚上12點前就可以發放一億份。」

聞言,林玄點了點頭。

之前林玄對他們說的產能緊張,其實都是假的,就目前來說九州生產改造液的產量並不低,如果真的讓對方知道九州真實的產能的話。

就算林玄強硬拒絕的話,恐怕對方也會想方設法的來弄。

雖然這種只能抵擋住一時,但是也足夠了。

「好!改造液下發的速度一定要快,最好可以在一周內完成!」

一周內……

聽到林玄的話,庄星劍雖然有些不確定自己是否能夠完成,但還是義無反顧的說道。

「保證完成任務!」

……

雖然庄星劍說的十分的肯定,但並不代表這就是一時衝動說的。

隨後的幾天內,生產改造液的工廠,24小時不間斷的工作。

雖然其中很多工人都連續工作了十二個小時以上,但他們此時並沒有感覺到絲毫的疲勞感。

因為這些工廠的工人都是第一批使用改造液的工人。

他們也算是第一批真正感受到改造液帶來的神奇之處,所以他們不管是從身體上還是心理上都想著生產出更多的改造液,讓全九州的民眾都更快的服用改造液。

到那個時候,怕是九州整體實力會更上一層樓!

「師傅,你已經聯繫工作十五個小時了?要不要您先去休息一下,我來就可以了。」

一個看上去像是學徒的年輕人對著一個中年人說道。

聽到年輕人的話,中年人擺了擺手。

「不用了,這些東西都是人民急切需要的,而且工程都十分的複雜,你才進來沒多久看看就可以了,等以後做其他東西的時候,再讓你上手就可以了。」

雖然中年人說著話,但是他手上的動作卻沒有絲毫的停頓。

「師傅,您真的不用休息嗎?」

年輕人看著拒絕的中年人,雖然理解自己師傅的話,但是眼神之中還是有些關切。

畢竟這十五個小時連續的工作,就算是服用過改造液也不能完全的無視。

「不用……」

中年人剛準備擺手拒絕,然而就在這時,一隻手忽然出現在他的面前,隨後將他輕輕撥開。

「你已經夠辛苦的了,先去休息吧,剩下的我來操作。」

看到這一幕,中年人的眉頭微微一皺。

「你……」

但當他看到面前人的面貌后,頓時激動了說道。

「林……林組長!」

林組長?!

聽到自己師傅的聲音,那個青年也不由的看了過來。

這位就是九州最高行動組的組長嗎?!

看起來好像也十分的年輕啊,感覺和自己差不了多少歲。

林玄看著面色有些疲倦的中年人笑著說道。

「你辛苦了,剩下的還是我來吧。」

聽到林玄的話,中年人十分激動的說道,彷彿整個人都變得不一樣了起來。

「林組長,我為九州人民而奮鬥,不辛苦!」

「我也是的,為九州人民奮鬥!」

「為九州!」

……

其實其他的人看到林玄,也是紛紛大喊道。

林玄看了看四周,揚聲道。

「好!既然如此,那就繼續加油!」

「加油!」

「加油!」

……

隨著林玄的到來,工廠中的工人幹活更加賣力了起來,一個個都熱火朝天的幹了起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