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不,你不能出擊!投降吧!反抗UAC聯邦是不會有好下場的。加入UAC聯邦軍,『風暴』你將直接被授予中將軍銜!」隨著道格拉斯開口,風宇發現自己的身體無法動彈。

原來變節者是他! 在浙西北這片土地上是分佈著一些商周時期的墓葬,古時這裡稱越國,不過洪村這個犄角旮旯的地方從未聽說過有出土那個時代的東西。如果單論風水而言,洪村背依天目山脈,前有苕溪繞村而過,前者是南龍脈,而後者便是大名鼎鼎的黃浦江源。

這樣的風水走勢在整個以衝擊平原為主的江浙滬來說是極為難得的,只不過因為地處偏僻,古時候這裡交通多有不便,所以才導致人丁不夠興旺,城鎮發展比較緩慢。


走在這樣的大墓里有的只有是震撼,隨處可見堆放著的青銅器都是大體積,造型精美絕倫。饒是查文斌這般的清心寡欲之人也為之嘆服。

走到甬道的盡頭,出乎意料的是並沒有棺槨的出現,只有一汪池水。

這汪池水也像極了是現代一些豪華會所里的圓形澡池,四周一圈一圈的向內凹陷,一圈的高度比一圈低,外面已是冰雪連天,這這汪池水卻也乾淨透徹,抬頭一看那拱頂卻又是呈四方形。用電筒照著,一些紅綠還有透明的石頭布滿了整個天穹。

查文斌有些不解道:「天圓地方,自古便是這麼稱呼,怎得到了這裡卻反了過來。」

胖子看著那些閃爍著熒光的寶石口水要都流出來了:「管它呢,這種地主老財就是九兒她爹一輩子都沒見過,查爺這回咱們是真發了,家門口就有這樣的寶貝。」

寶物似乎是唾手可得,這一切好像太順利了,若是一個有經驗的盜墓賊走到了這一步肯定是會小心再小心。可惜這哥仨那都是沒什麼心眼的爛好人,哪裡會留意這些。既然確定是墳墓,那便又沒有棺槨,查文斌看著那汪池水暗暗道:「莫非這棺材是藏在水底的?」

突然間,一個黑影從一邊的角落裡一閃而過,胖子一眼瞥道個殘餘,立刻緊張道:「誰!」

葉秋一下子就起身朝著左側那堵牆跟著竄了過去,忽然間他就蹲了下來趴在地上,原來這裡有一個類似於狗洞一般的設計,也不知道是後來坍塌的還是事先就有的。葉秋沾著那地上的灰放在鼻子下面嗅了嗅道:「活的,就在這裡剛進去。」

胖子抖著肩膀道:「他娘的,好久不做賊了,這背後老有人看著心裡發毛啊。要不這樣,老二你反正本事大就在這裡看著,我想辦法上去弄它幾個石頭下來咱先改善改善伙食。」

查文斌道:「最好別亂碰這裡的東西。」

乘著這個機會胖子也就把心裡藏著的那事說出來了:「查爺,不當家你不知道茶米貴啊,你天天吃香土是可以的,但我兜里現在可是比臉還要乾淨了。退一萬步說,我跟老二以後都吃洋芋擦擦,那嫂子怎門辦?你得結婚吧,得置辦點東西吧,三轉一響我都給你預定好票了,咱現在就差錢!」

「能不說這些嗎?」

「不能,」胖子掰著手指頭說道:「查爺,我們四張嘴,你還有一堆神鬼的嘴,這些嘴不都得用錢喂啊,你也知道燒錢給死人,燒錢給神仙他們才會給你辦事,咱這不一樣嘛!」胖子指著外面道:「那些個大青銅器我不弄,那玩意燙手,我就弄倆破石頭回去換點米糧,你總不能這個都不讓吧,這地方也不知道死了多少年了,總不能活人餓死,死人還繼續做著春秋大夢吧。」

其實胖子抱怨這個也確實是到了極點了,自古三十六行,盜墓為王。可是查文斌偏偏就是不讓他干這個,也虧得他尊重查文斌,要不然早就翻臉了。眼下他是被現實給逼到了極點,胖子這個掌柜得當的已經是兩袖清風只能喝粥了。

查文斌嘆了口氣道:「好吧,既是如此便於他借一些,日後多燒點紙錢來還給他。」

胖子心想,別說是多燒點,這點東西真要弄出去了,老子用卡車裝來燒都行,眼瞅著查文斌的工作那就做通了,可是那傢伙又摸出了蠟燭在點。到底他還是屬於傳統的那一類,就算是干這個,也終究還是逃不開傳統。

一枚蠟燭輕輕點上,三支清香雙手合十朝著四面八方各拜一拜,查文斌就像是一個要張口問人借錢的靦腆孩子,平生第一次張嘴都是那麼的難。然後又對著空氣說了一通,無非是現在遇到了點困難,到了這裡問先人借點錢花花,出去之後如何許願歸還。

等到這些儀式全部走完之後,查文斌把蠟燭恭敬的放在西北角,看著那火光燒得倒也旺盛,他心中好像有些能夠過得去了,才對胖子道:「你去吧,只准拿一個。」

這胖子就好比是放出籠子的惡狗,你跟他說你今天那裡有一大盤紅燒肉,但是你只能吃一口,你說胖子會怎樣?他聽到的是前半句,要的也就是那前半句,至於後半句那完全是取決於他的口袋能裝下多少。

要說這地方挖那石頭,的確很難,離地約莫有二米七八,長寬目測也在十米左右,下既無落腳之處,上也沒有著力點。不過胖子可不顧這個,他手裡有五六半,這點距離他有把握指哪打哪,這些石頭都是用一些貝類混合著石灰鑲嵌上去的,一通掃,那指定能打下來一片。

他剛舉槍,查文斌就喝道:「你在幹嘛!」

「打石頭啊。」胖子道:「打下來的石頭在水裡我下去撈不就行了,要不然怎麼辦?」

「你知道這下面有多深?」

「那有我下不去的嘛?」胖子拍著自己的槍道:「放心好了,一準沒事!」

就在這時,身邊那蠟燭忽然閃了一下,接著便是瞬間陷入了黑暗。

見此場景,查文斌有些擔憂道:「石頭,還是收手吧……」

「開弓沒有回頭箭,」說罷,胖子用手電筒照著那明晃晃的一顆最大的紅色寶石就是一槍。「啪」得一聲,石頭瞬間落水,胖子抬手又是幾槍,連續幾個點射過後,大概四五顆各色寶石一併落入了水中。收起槍,胖子走到查文斌跟前道:「你相信我,就算是有鬼也是欺負老實人的,它要敢出來,老子揍他親娘都不認得。」

葉秋在一旁冷笑道:「當真?」

胖子有些不舒服道:「老二,你要不要笑得那麼讓人發毛。」

他雙手互相挽著一步一搖晃的朝著胖子走來,胖子和查文斌看著葉秋那臉上的笑怎麼看就怎麼覺得不對勁,胖子下意識的拉著查文斌往後退了一步小聲道:「他奶奶的,他是不是中邪了?」

查文斌怕他開槍,一邊準備從懷裡掏符一邊道:「你別亂來,我也吃不準。」

胖子聽查文斌講話都有點顫抖,又低聲說道:「聽你講話都在打哆嗦了,他娘的,那就沒跑了!」

就在這時,忽然從後邊一陣風聲響起,胖子一撇頭,突然一道人影如同鬼魅一般的閃了過去,只見一道寒光閃過,「咻」得一聲,迎面的那個「葉秋」頓時如同粉末一般瞬間散落一地。

收起刀,葉秋小心翼翼的慢慢向後退道:「你們沒事吧?」

看著這個葉秋一臉沒無表情的樣子,兩人頓時都明白剛才那個果然有問題,胖子道:「你怎麼跑後面去了。」

葉秋道:「剛才你打槍的時候有個東西在吹蠟燭,我便過去看一下,哪直到那東西跑的特別快,我才追出去幾步就不見了蹤影。突然覺得你們可能有事會發生,還好回來的及時。」

胖子拍拍他提示去看查文斌的手道:「我們也看出來了,你啥時候那樣笑過,他娘的居然還會變成你的模樣。」胖子用腳輕輕在地上擦了擦,好像就是墓室牆壁上最常見的那種粉,這樣的粽子可是少見的很啊。

查文斌低聲道:「外面什麼個情況。」

葉秋搖頭道:「跑得極快,我也追不上,感覺是個孩子。」

「孩子?」查文斌皺著眉頭道:「不會是那孩子吧……」

他所說的自然就是馬文軍了,目前看來他最後可能出現的也是在這片區域,不過方才那個粉末人卻又的的確確是屬於陰陽鬼物,比起這鬼物,查文斌倒是寧可不去碰會跑來跑去的活物。

胖子也開始認真起來道:「這麼說來,剛才是個調虎離山之計,這是打算幹掉我們還是幹掉你呢。」

葉秋道:「剛才的目標應該是我,你們是兩人,而且外面那座偏殿上我剛剛看到了一件非常奇異的事。」

查文斌問道:「什麼事?」

這外面方才他們走過來的時候在牆壁上看到了好些壁畫,壁畫上畫著各種人物的圖案,大小和真人相仿。一個個的面貌猙獰,手裡拿著各式武器,一看就是屬於一些鬼物,不過這也是反盜墓的一種手法,在墓內牆壁上畫上惡鬼用來嚇退一些盜墓賊。

剛才葉秋追出去的時候,其中一幅壁畫上的人物消失了,留下的那盞牆壁上是一整片完整的人形輪廓,好似剛剛才被人剝落一般,他這才意識到要出問題連忙趕了回來,果不其然迎面竟然看到了一個「自己」。那便是二話不說,上前一刀劈盞,這落下的的確又是粉末狀,看來那壁畫上的鬼怪還真不是用來嚇唬人的……

… 看著風宇被控制住無法動彈,而道格拉斯的手中也拿著一把可以在艦船內使用的電-擊槍,摩根船長氣得雙目通紅,「果然是你!前年出賣我的也是你吧?枉我把你當接班人培養,讓你成為未來的Awa-ker理事,你卻出賣我們!」

「Awa-ker只是個組織,如何能與UAC聯邦這樣的超級大國相抗衡?別執迷不悟了,我對當理事沒興趣!也不想放著好好的日子不過,去當一個提心弔膽的情報人員。」看起來道格拉斯對於摩根船長的安排並不滿意,「等等!你剛才說什麼?果然?原來你早就懷疑我了!原來你從來就不信任我!我說呢,『大撤離』這麼嚴肅的事情,你如果真的把我當成繼任者,怎麼會不找我商量?『暴風號』來新美洲時使用的是什麼身份,你也不讓我知道。」

「還是我來解釋吧。」這時風宇的聲音響起,「我是理事,『暴風號』的行蹤只有理事會和直接關係人可以知道,哪怕你是未來的理事,也沒有資格了解。而且摩根船長從來就沒有懷疑過你,否則也不至於被你出賣!真正懷疑你的人是我!」


「你已經被我的『傀儡』能力控制了神經中樞,怎麼還能說話?」道格拉斯一臉驚疑地質問到。

風宇沒有回答他這個問題,而是繼續之前的話題,「剛才你已經見識到哈格的能力了。但是我們沒有告訴你,他的『危機感』並非主動能力,而是被動能力。從你和他共同登上『颶風號』之後,他就感覺到了巨大的危機。從那時起,我就懷疑你有問題,並且偷偷地觀測你的行為舉止。直到剛才,進入太美WH之後,我們設計讓哈格演了一場戲,你終於徹底暴露。」

是的,哈格的「危機感」是主動起效的,根本不用等風宇專門去詢問他意見時才會感覺到太美WH的危險。事實上就如風宇所說,早在M824星域換乘「颶風號」的時候,哈格在登上這艘商務飛船的第一時間就感覺到了巨大的危險籠罩著這艘船,並悄悄地向風宇彙報。

隨著能力的不斷使用,以及精神力的不斷增長,哈格的「危機感」識別能力越來越強,已經能夠比較準確地感應出危險的來源。在他的感覺中,「颶風號」將會遭遇UAC聯邦軍的埋伏,這顯然意味著有變節者出賣了這艘飛船。

風宇經過與摩根船長的一番溝通和分析,得知知道「颶風號」這艘飛船用途的人僅限於Awa-ker新美洲情報部高層的少數幾人。而知道摩根船長和風宇這一次要動用「颶風號」出逃的,更是只有道格拉斯一人。

儘管摩根船長並不相信自己悉心培養出來的接班人會是變節者,但是出於慎重和負責任的態度,他還是同意風宇和哈格在進入太美WH之後演一場戲,來測試道格拉斯是否背叛了Awa-ker。

眼下,道格拉斯並不在乎自己是主動曝出身份還是早已暴露,他關心的是自己的能力為何沒能正確起效,「我問你為什麼能說話!你不知道我的覺醒能力『傀儡』能夠切斷大腦與其他部分的聯繫嗎?不管是小腦還是腦幹都不受你指揮,你應該完全控制不了自己的身體才對!」

「你的能力不錯,但是人卻不夠聰明,難怪會被UAC聯邦政府給拐騙了。既然我已經懷疑你有問題,又怎麼會給你機會對我使用能力。」風宇對於道格拉斯執拗於這個問題而感到好笑。

這時候門口走進一個人,正是莫妮卡。而在她的身後,另一個風宇緊隨其後走了進來。

道格拉斯驚訝地看著第二個風宇,隨後發現之前被他用「傀儡」能力控制住的那人赫然變成了佛爾斯的模樣。事到如今,他終於知道風宇麾下的覺醒者早已針對自己設計了一個陷阱,於是舉起手中電-擊槍對準摩根船長,「別過來,你們再靠近一步我就幹掉他!我的電-擊槍已經調到了最大功率,隨時可以要了這老頭的命!」


事到如今,摩根船長終於對道格拉斯死心,從懷裡也掏出一把電-擊槍來對準了對方。但是他終究還是留了一絲的情分,道格拉斯把電-擊槍功率調到最大想要打死他,老人卻只是一槍將這個叛徒打暈。


直到被一槍打暈,道格拉斯都沒有意識到自己的視野仍然在莫妮卡的控制下,他舉槍對準的方向根本就是一面牆壁,就算開槍也打不死任何人。所以他更加沒有看到自己想要一槍打死的摩根船長舉槍開槍的動作。

「變節者終於找到了,沒想到居然是我最信任的人。」雖然成功制服了叛徒,但是摩根船長有些沮喪。

不過到了他這把年紀,什麼事情沒見識過,背叛是人生經歷中很難避免的一部分。如果是在兩年前,他剛剛被NO抓住的那會兒,還會因為自己被手下背叛而難過,現在卻已經看開了。老人唯一無法接受的是道格拉斯居然是背叛他的人。

說實話,Awa-ker的理事雖然不是各國的官方身份,但是論地位和影響力卻一點也不差,組織旗下十萬覺醒者都是理事的人脈,比一個星域的地方行政長官還要吃香。除非UAC聯邦政府能許諾他一個部級以上高官,否則真是揀了芝麻丟了西瓜。

但是眼前的情況並不適合他哀嘆自己識人不明,莫妮卡雖然利用「幻象」給道格拉斯下了個套,但攔在「颶風號」前方的5架超級機型卻是實打實的。

雖然風宇本人還在這裡,沒有第一時間出擊,但是事實上他已經處於覺醒狀態,感性人格已經先一步駕駛MG-Wisdom進入發射程序。就在道格拉斯被打暈倒地的同時,這架超級機型已經出現在了太空中。

吸取了之前在M320戰鬥的教訓,老邱雖然沒有能力為MG-Wisdom準備一套52Ti超級合金裝甲板,卻已經把「風暴」3號機的189W超級合金軍刀給挪用了,使得這架超級機型在攻擊力方面已經達到了真正超級機型的標準。

解決完道格拉斯的問題之後,風宇本人也迅速趕往整備艙,駕駛「風暴」1號機出擊。

5架超級機型,而且都是MG系列,一看就知道是GMP人駕駛的。

風宇相信,經過M320一戰之後,UAC聯邦不可能繼續派駕駛MG原型機的初代GMP人來對付自己,甚至連二代GMP人也不夠看的。

那麼眼前的對手只能是真正駕駛完整版超級機型的三代GMP人! 出現鬼物,是在意料之中又在意料之外,查文斌想的是會不會遇到那天晚上的那個東西,又或者是那個已經成了殭屍的小孩馬文軍,可這類鬼物的出現的確是超乎尋常的。

古時候有以卡片做紙人行鬼事的,也有扎草人行鬼事的,但諸如壁畫也可以走下來的,那倒是頭一遭,查文斌決定前去壁畫處探個明白。

總計有七八副這樣的壁畫,每幅壁畫上都有諸多人物,有男女老少形態各不一樣,也有鬼怪模樣的,其中一隻張大著嘴放佛就連下巴都已經笑得脫臼了。這樣的東西若是小孩子見了必定能夠嚇哭,可胖子說墓裡面出現壁畫是再也正常不過的了,葉秋說的那個消失的壁畫的確猶如被人剝下來一般,痕迹還十分新鮮。

胖子說這個好辦,他拿著匕首小心翼翼的朝著一個拄拐的老婦人圖案伸過去,你不是會變成鬼嘛?那爺先用刀子把你給刮花了你還能變成啥樣呢?

「小夥子……」他背後突然傳來了一陣陰森的聲音,胖子一轉頭,沒有人。「查爺……」

查文斌給他使了個眼色,那意思就是讓他繼續,看來剛才的確是有古怪了。

「他娘的,」胖子看著那壁畫依舊還是原來的樣子,他比著刀說道:「老太太,你若真是成了精的我也不會就此罷手,誰讓你沒事不好好養老盡跑出來嚇人呢?」

一刀劃過那老太太的手臂,突然間,壁畫上連同那條手臂的一塊區域竟然掉落了下來,這時後面又傳來一聲:「你怎麼把我的手給砍斷了呢!」

「別回頭……」一邊說著一邊查文斌就彎腰下去撿起那塊壁畫,拿到手中一掂量,還有些軟塌塌的,用手輕輕一扯還微微有些彈性,他暗道果然是這個玩意!說罷,他便對著那壁畫道:「被人剝了皮活活釘在這裡,你們又是何苦還要為他守著這一畝三分地?」

忽然那壁畫上老太太的嘴巴微微張了一下,胖子看得真切,連連喊道:「活了,壁畫里的人活了!」

背後那聲音又道:「那你們又何苦還要打攪我們這些死人呢?」

查文斌「呼」得一下吹掉了手中的火摺子,頓時四周又是一片黑暗,胖子剛想打手電筒查文斌卻阻止道:「別開燈,只要沒有燈這個壁畫就是死的,這東西叫做人皮影子,見光就能出來,不見光就是一幅畫而已。」

「你是說這些壁畫是拿人皮……」胖子已經不敢想下去了,這該是怎樣一種酷刑?

查文斌說道:「我見過有記載這種邪術的典籍,說是用蜈蚣去咬蘆花雞,本來蘆花雞是蜈蚣的天敵,所以這蜈蚣會在人的幫助下狂吸這種雞血用來煉就封魂。在人活著的時候先用銀針沾著這種蜈蚣血扎入人的七竅,封住人的三魂七魄,然後在頭頂開出一條小口子灌入水銀。水銀分量重,會慢慢的順著皮膚和肌肉之間慢慢剝離,等到水銀到了腳上的時候,人還是活著的,此時便可以像脫衣服一般剝下一張完整的人皮……」

這種法子據說原本是殷商紂王發明的,專門用來對付一些他所認為的亂臣賊子,剝下來的人皮會被用竹籤撐開放在太陽下曬,然後再封入牆壁中,以人皮的輪廓來作畫。據說這樣的畫因為過於逼真,會有靈性,以至於人死了也以為自己還活在畫中。當它們遇到光的時候,這壁畫便會像投影一般顯出它的魂魄,不過這些東西查文斌也只是在書中所見,如今倒是第一次看到真的了。

「關了燈我們也摸瞎啊……」胖子這話剛說完,後面就又傳來一陣腳步聲,他剛忙把查文斌護在身後道:「有東西!」

「看見了,」查文斌低聲道:「一個孩子。」他的視力比常人要好,尤其是在黑暗裡,這是從小練就的,像查文斌為了保護自己的眼睛,每天早上都要用冷的茶葉水洗眼,他也幾乎不吃重口味的食物,為的是保持自己那敏感的味覺和嗅覺。有很多鬼物其實是不容易察覺的,任何一個細微的變化都有可能讓道士喪命,粗茶淡飯來形容他的生活那是再也合適不過了。

「是我之前看到的那個,」葉秋道:「但是我肯定那不是馬文軍。」

「你倆都能看著,我他娘的怎麼辦,那石頭還在水裡呢,要不就你倆看著,我到水裡去撈了先跑。」

不能點燈是現在遇到的一個麻煩,三人摸著牆壁開始往中間的主墓室遊走,忽然間,胖子感覺自己抹到了一個毛茸茸的東西,嚇得他立刻把手往回一縮。

「什麼東西!」

「咯咯咯……」一串銀鈴般的笑聲伴隨著腳步「撲通」一聲,胖子再也忍不住了,打開手電筒往那水裡一照,那水面上還在一圈圈的泛著水花。

這邊還沒消停,那邊又來事了,他的手電筒才打開不久旁邊便來了那個老太太,她一隻手拿著另外一隻斷掉的手臂,微微顫顫的朝著三人走來,那嘴巴笑得裡面沒有一顆牙齒,不停的上下蠕動道:「你們把我的手砍斷了……」

這人皮影子果然是不能見光,這才一個呢,若是那些壁畫里的全都跑出來,估計少說也得有七八十。這種玩意你要說有多厲害,葉秋一刀便能結果,你要說不厲害,那螞蟻還能咬死大象呢。其實人皮影子這種東西的主要作用是「嚇」!九成九的盜墓賊看到有這種玩意出現早就嚇得屁滾尿流了,若不是查文斌在估計胖子也已經抓狂了,他端起五六半朝著那個老太太「啪啪」就是兩個點射,一陣粉末炸開,那老太太頓時散成了一片……

胖子只覺得自己的腎上腺素在快速飆升,其實這就等同於在殺人,用查文斌的話說他們本來也沒什麼大壞處,從某種角度上說還是個受害者,可偏偏可憐之人又必有可恨之處,這些個人因為死的怨所以戾氣就大,保不齊逮著機會就給你來一下,防不勝防。

胖子咆哮道:「要不我就先出去把那些壁畫全都給鏟了,老子實在受不了了,這一會兒來一個,八輩子都沒見過那麼過鬼,今天全他娘的遇上了。」

「他們又沒什麼害你……」查文斌這話還沒說完,那地上先後兩堆粉末頓時又開始聚了起來,眼睛一眨的功夫,那個斷臂老太太又出現了,在她身邊的還有另外一個手拿鋤頭的中年漢子……

「居然還會重聚……」查文斌的確低估了這人皮影子,他立刻想起了六十年前在甘肅敦煌附近發生的那一次慘案。

晚清光緒年間,一個名叫王圓籙的湖北道士因為家鄉連年災荒只得跑到外面尋出路,一路向北流落於酒泉附近並開始入道修行。後來,王圓籙雲遊至敦煌附近,登三危山,發現莫高聖境,感慨萬千,急呼「西方極樂世界,乃在斯乎」。所以他長期居留於此地,奉獻了他的後半生。

再後來的故事大家都知道,這段陰差陽錯的安排似乎是一個諷刺,莫高窟本來就是佛教聖地卻偏偏讓一個落魄的道家弟子發現了,讓太上老君的弟子為釋迦牟尼效犬馬之勞,不知是王圓籙道士的行為感動了佛祖,還是無意的安排,佛窟里的秘密卻讓一個道士來發現,奇人遇奇事,出現了戲劇性的結果。

當時這位王道士剛到佛窟的時候已經是一片破敗,看到如此神聖的佛家聖地無人看管便自費錢財四處奔波遊走,花了整整後半生來清理那些被埋葬於風沙之下的佛像。而在光緒十六年,王圓籙揭開了藏經洞這個秘密。王道士的墓誌上是這樣寫的:「沙出壁裂一孔,彷彿有光,破壁,則有小洞,豁然開朗,內藏唐經萬卷,古物多名,見者多為奇觀,聞者傳為神物。」

這位道家弟子做了他能做的一切,他發現了這個讓世界後來為之震驚的藏經洞后先是步行了六十餘里到了縣城找到了當時的縣令,並呈上所發掘的兩卷經文。他的目的很明確,讓官方立刻採取行動,可是晚清的*和昏庸已經到了極致,這位縣令在王道士前腳走後,後腳就把那兩卷已經泛黃的無價之寶當作了垃圾付之一炬……

在現在的倫敦大英博物館里有個聞名於世的密室叫作斯坦因密室。斯坦因密室里放置的,便那是在1907年,英國人斯坦因在中國僅用了四個馬蹄銀,從王道士上換來的二十九箱珍稀古典經書、絹畫和絲織品。

政府尚且以為是垃圾,那王道士在英國人的哄騙下便把發掘出來的典籍當作了破爛全都賣給了洋人,而且他賣的時候還留了個心眼,專挑又破又舊的賣,總計全部加起來有五百多件,殊不知,那些又破又舊的意味著它們更加古老更加的價值連城。

… 三代GMP人是UAC聯邦目前能夠投放戰場的最高代次GMP人,擁有三種轉基因能力,實力超強,相當於頂級王牌甚至超級王牌的程度。

無論是哪個基因型,第一次轉基因的方向肯定是強化身體素質,使GMP人擁有能夠駕駛MG系列機型的超級體質。而在第二次轉基因中,通常是根據基因型母本自身的特點來選擇,進一步提升GMP機師的專項戰鬥力。

比如遠程型通常會進行思維敏捷或者動態視力方面的轉基因,讓他們在遠程射擊方面有更強的個人能力。擁有思維敏捷能力的二代GMP人可以更好地預判對手的行動路線,從而進行更加有威脅的預判射擊。擁有動態視力的遠程型機師則擅長近程射擊,可以使用高斯火神炮之類的近程射擊武器狙殺高機動型機動戰士。

而近戰型GMP人的二轉則走超級反射或者超級靈敏這樣的轉基因路線。超級反射就不用說了,NO的二代GMP人2號就是個最好的例子,連風宇要搞定他都頗費工夫。而超級靈敏則直接提升機師對於機體的掌控力,讓GMP人擁有更強的操控能力。這方面的代表者是那位把准王牌小隊都打得沒脾氣的GMP人1號。

可以這麼說,相比於輝瑞不成熟的GMP技術,基美克這邊已經基本吃透了二次轉基因技術,並且將二次轉基因的項目固定在了實用性最強的這四項能力上,而放棄了諸如佛爾斯所擁有的強化智商這類說起來好聽卻在實戰方面表現不佳的轉基因方向。

追求二轉的實用化之後,UAC聯邦的二轉GMP人擁有接近於王牌機師的實力,一旦大量投放戰場,根本不是普通人機師能夠對付得了的,將會成為UAC聯邦主要培育的量產型GMP人。

至於三轉,根據之前覺醒者調查小組從M320星域的基美克GMP項目實驗室中截獲的資料顯示,基美克的基因專家們選擇的方案是進一步補全專項能力。遠程基因型的如果二轉方向是思維敏捷,那麼三轉就選動態視力,反之亦然。總歸一句,三代遠程型GMP人必定會同時擁有思維敏捷和動態視力。而近戰高機動型則毫無疑問要補全超級靈敏和超級反射兩項能力,讓大腦反應和身體配合同時強大。

且不說遠程型三代GMP人有多強大,單單近戰型就夠讓人頭疼的。相當於NO二代GMP人1號和2號的結合體,足以與任何一位頂級王牌機師相媲美。如果再擁有一架MG超級機型,基本上就可以和風宇掰腕子了。

事實上也是如此,UAC聯邦不惜重金為這些三代GMP人打造了5架MG系列的巔峰之作,被稱為超級MG。超級MG在用料上沒有任何剋扣,不管是52Ti超級合金裝甲或者189W合金軍刀一樣都不缺。

除此之外,性能方面就更不用說了,500公里的秒速是MG系列的標配。但是在操控性和靈活度方面,超級MG完全是遵循其他超級機型標準,沒有一絲一毫的折扣,只有同時擁有超級靈敏和超級反射兩項轉基因能力的三代GMP人才能駕駛得了。

換句話說,眼前擋住「颶風號」前進方向的這5架超級MG中的任何一架都有能力將風宇拖住,讓追在後面的UAC聯邦軍艦隊追上來。而眼下這樣的對手足足有5位之多,風宇的雙重人格就算能聯手擋住其中4架,也還有一個漏網之魚足以威脅到「颶風號」。

儘管形勢對風宇非常不利,但他還是選擇迎難而上。除了擊敗敵人,為「颶風號」掃清道路,他別無選擇。他不會幼稚到去相信UAC聯邦真的想招安自己,那不過是道格拉斯為了穩住他所說的一面之詞。

就算這位變節者說的是實話,UAC聯邦也不會兌現這種承諾。早在K307星域的PR化工大爆炸發生之後,聯邦政府已經通過主流媒體輿論將「風暴」徹底黑化,將他描繪為十惡不赦的恐怖分子,使得UAC民眾對風宇不是路轉黑就是粉轉黑,「風暴」粉的數量驟減上千萬。如果聯邦政府真的把他招安並授予中將軍銜,豈不是打自己的臉。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