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二叔,不急,我明天去。拜師總不能空手去,我得好好的準備一些禮品。」

「嗯,禮品必須準備。」蕭達夫摸著鬍子,突然想起來自己收藏了一根千年人蔘,便對蕭珏說,「二叔這裡有一根千年人蔘,你就拿這根人蔘去拜師。」

一聽二叔把一直寶貝著的千年人蔘拿出來了,心裡很感動,不過他拒絕了。

「二叔,那根人蔘您留著,我另外準備禮品。」

「不用推遲,那個澋煜既然是位醫者,那麼喜歡的肯定是珍貴的藥材,所以就拿那根人蔘去,聽二叔的沒錯。」

蕭珏覺得二叔說得有道理,便點了點頭,然後向二叔道謝。

「謝謝二叔。」

「行了,跟二叔客氣什麼,你現在就跟我去取人蔘,中午吃了飯就去。」

「嗯。」

雖然之前他敷衍大哥,但是聽聞那個孩子醫術了得,自己拜他為師,肯定能夠學到更多的醫術。

就如大哥說的,拜師不論年齡,誰的本事高誰就有這個資格為師。

下午,劉小禾正在收拾碗筷,突然感覺到有人被困在陣里,她放下手中的碗筷。

「澋煜,你去看看是誰。」

澋煜點了一下頭,然後帶著小白去了。

蕭珏走進張家村村口,他按照記憶中的步法走,可是他發現自己在原地打轉。

找了一塊石頭坐下,他皺著眉頭摸著光滑的下巴,嘴巴嘀咕著。

「奇怪了,我是按照曉雪的步法走的呀,怎麼會不對?」

心想,一定是自己記錯了其中一步,具體哪一步,他實在是想不起來是哪裡出錯。

抬頭看向四周,他起身雙手放在嘴邊呈喇叭狀。

「有沒有人呀~」

一連叫喚了好多聲,澋煜跟小白出現在蕭珏身後。

「你是何人?」

聽到聲音,蕭珏面上一喜,轉身看到是一個孩子,而且還是騎著「白虎」的孩子。

這「白虎」是什麼品種,居然這麼高大?

蕭珏吞咽口水,臉上的笑容很不自然。

「我……我是蕭珏,是來找一個叫澋煜的人。」他一口氣說完。

「找他何事?」澋煜問,並未說自己就是他要找的人。

「拜師。」

澋煜眉頭一皺,然後說:「他不收徒,你請回吧。」

蕭珏打量白虎上的孩子,分析著他說的話,接著他睜大雙眼。

「你就是楚澋煜吧?」

「嗯。」

澋煜輕聲應了一聲,等待蕭珏接下來的反應。

見他點頭,蕭珏立即把準備好的禮品遞上去,單膝跪地。

「師傅在上,請受徒兒一拜。」

掃了一眼蕭珏舉在頭頂的禮盒,他便知道裡面是一根千年人蔘,一年前他看到這根人蔘或許會心動,現在嘛……無動於衷。

「小白,把他丟出去。」

一聽要把他丟出去,蕭珏連忙起身,抱緊禮盒。

「我找我堂妹曉雪。」

堂妹似乎跟澋煜一家人關係不錯,到時候讓堂妹幫他說說好話,說不定能成。

他心裡的盤算澋煜豈會不知,唇角上揚冷笑了一下,然後對小白吩咐。

「小白,把他丟出去。」

這次不等蕭珏開口,他便走了。

小白遵從命令的走到蕭珏面前,張開虎嘴大吼。

「吼~」

蕭珏強忍著害怕,沒有暈過去,因為他知道這隻老虎不會吃了自己。

小白鄙視的出了出氣,然後叼住它往張家村外走,走出去就把人往地上狠狠的一丟。

蕭珏正要破口大罵,轉頭卻發現白虎不見了,氣得他都綠了。

爬起來咬牙道:「這個師我拜定了。」

說完就又走進張家村。

同樣,他又被困住了,不過這次沒人來。直到天黑,他揉著肚子望天,用足了力氣大喊。

「有沒有人呀~」

他後悔了,不應該較勁,他應該從長計議,這黑燈瞎火的,伸手不見五指,這……

「下雨了?」

蕭珏仰頭,確定是真的下雨了,他感覺到了絕望。

「不是吧,老天爺你也來一手?」

……

劉小禾從房間出來,見澋煜在院子里望著天空,她眉頭一皺。

「澋煜,這都下雨了,你在這裡看什麼嘞,趕緊回屋裡去。」

「嗯。」

見兒子應了,她便向茅房走去。

等她回來的時候,院子里沒人了,便以為兒子回屋,也就沒多想。

澋煜再次出現在蕭珏的身後,看蕭珏在大樹下搭了一個簡單的遮雨棚,不禁笑了起來。

看來此人有點頭腦。

蕭珏的警惕性很強,感覺有一雙眼睛在背後盯著他,便回頭。

「誰。」

澋煜是故意讓他發現,見他出聲,便走出來。

「你為何要拜我為師?」

蕭珏見是澋煜公子,並且還問他為什麼,便回答了。

「我喜歡醫術。」

「僅僅只是喜歡?」

「當然不是。」

蕭珏回想起小時候的玩伴,一臉的悲傷。

「我小時候有個很要好的夥伴,他得了一種重病,太醫都束手無措,最後我眼睜睜的看著死了,所以我想學醫術,不僅僅是因為喜歡,而是想救治更多跟我那夥伴一樣的人。」

「那你學成會入宮做太醫嗎?」

蕭珏搖頭。

「為何?」

「不喜歡拘束。」

他最大的夢想就是跟二叔一樣開家醫館,這樣才能給更多的人治病。

澋煜淺笑,他這點跟自己倒是挺像。看著蕭珏,他還是那句話。

「我不會收你為徒,但是我可以指點你。」

剛失落的蕭珏聽到後半句話,臉上立即露出欣喜的笑容。

「謝謝。」

「你隨我走吧。」

這會兒太晚,讓他回去似乎不太好,便打算讓他去竹林住。那裡有一排專門給客人居住的廂房。

蕭珏跟上他,來到竹林澋煜給他安排的住處后,肚子很默契的叫了起來。

「河邊樹上的果子可以摘來吃,湊合填肚子。」

澋煜說完就走了。

他一走,蕭珏便去摘果子。

看著樹上的芒果,他摘了三個大的回去。

次日清晨,蕭珏早早的起來了,發現什麼東西臭烘烘的,眉頭一皺,抬起手遮掩鼻子的時候這才發現臭味是從他身上散出來。

「嘔~」

差點吐了的蕭珏連忙脫掉衣服,衣服脫了一半發現身上敷了一層黑泥,而且臭味就是從黑泥中傳來,便拉緊衣服出去。

他自以為很早,可是打開門看到在打拳的父子,便站在原地詢問。

「請問凈身房在哪裡?」

澋煜指了指廂房最左邊的那間。

待蕭珏洗乾淨出來,看他們還在打拳,便在原地看了一會兒,覺得挺有意思,便走過去學著打。

楚雲笙跟澋煜只看了他一眼,並未說話。

直到劉小禾來叫他們吃早飯,才停下來。

「你也一起來吃吧。」小禾對蕭珏說。

蕭珏點頭,笑著跟過去。 「那個我還是不吃了,我得回鎮上一趟。」蕭珏有些不好意思的說。

因為他身上的衣服還是昨晚的衣服,雖然洗了澡,可是身上的味道還是有。

劉小禾看了他一眼,然後對一旁的小白吩咐。

「小白,送他出去。」

小白異常的不情願,傲嬌的瞪了蕭珏一下,不過還是聽話的走在前面帶路。

看著走路屁股一扭一扭,尾巴還甩來甩去的白虎,蕭珏眉頭一皺,跟楚夫人拱手告辭后就跟上白虎。

經過村莊,蕭曉雪看到珏堂哥,很意外的表情。

「堂哥,你怎麼在這裡?」蕭曉雪見是小白帶著堂哥,眉頭一皺,「堂哥你昨晚住在竹林嗎?」

蕭珏點頭,見堂妹走過來,立即去追小白,邊走邊說。

「我先回去了,下午再來,你記得出來接我。」

「哦。」

蕭曉雪雙眼微眯,覺得自家堂哥行為舉止很奇怪,怎麼好像很害怕他靠近似得,不過人已經走遠,想問也問不到,便算了。

蕭珏回到鎮上的時候接近晌午,此時他已經餓得前胸貼後背,這會兒大街上也沒有賣早點的了,無奈的他只能忍著回百草。

「二叔,快給我弄點吃的,然後還要讓人給我準備熱水。」蕭珏進百草便說。

夥計莫名其妙的看著二公子,這裡那裡有掌柜,二公子莫不是腦子進水了吧?走過去聞到二少爺身上的臭味,夥計嫌棄的捏著鼻子。

「二公子,你這是掉進茅坑裡了嗎?」好在今天沒人看診,要不然都要讓二公子給熏走了。

蕭珏瞪了夥計一眼,沒有看到二叔便問:「二叔去哪裡了?」

「掌柜去採藥了,估摸著天黑才會回來。」

聽完夥計的話,他吩咐夥計。

「你去給我準備熱水,然後給我弄點吃的來,要快。」

「二公子,你這是從哪裡來,怎麼弄得如此狼狽?」

「你問題怎麼這麼多?」

夥計撇嘴,轉身去給二公子準備吃食跟熱水。

下午,蕭曉雪吃完午飯,突然想起一件事情,她對要出門幹活的宏圖說。

「宏圖,你去咱村口守著。」

「為啥?」扛著鋤頭的張宏圖不明的看著媳婦。

「我堂哥下午要來。」

「哦,那我這就去。」

接堂舅子這活不能怠慢,特別還是個將軍,更加不能怠慢了。

村口,張宏圖等了半個時辰,就在他等得沒耐心的時候,有人騎馬過來了。

看著馬背上的人時,張宏圖皺眉問:「怎麼是你?」

這話聽著就讓蕭珏不爽了,翻身下馬便道:「怎麼就不能是我了?」

「你大哥蕭尤怎麼沒有來?」張宏圖問。

蕭珏明白了,感情這傢伙以為接的人是大哥,想著他剛才失望的眼神還有那語氣,蕭珏就更加的不爽了。

「我大哥昨天就離開回京都城去了。」

一聽大堂哥離開了,張宏圖有點失落,看二堂哥馬背上有兩個大包袱,他擰眉。

「你這是幹啥?」

「從今天開始我就住竹林了。」

「你住竹林幹啥?」

「你怎麼也這麼多問題?」蕭珏有點煩了,「趕緊帶路,再啰嗦我讓我堂妹收拾你。」

「我媳婦才不會因為你收拾我。」張宏圖說著就轉身走在前面給他帶路,覺得這個堂哥有點討厭。

蕭珏瞥了前面的張宏圖一眼,然後說:「我就想不明白我表妹怎麼就看上你了,簡直就是一朵鮮花插在牛糞上了。」

「你是想打架嗎?」 貴女 張宏圖停下來轉身揮著拳頭。

蕭珏沒有想到他會這樣,笑了起來。

「你敢打我嗎?」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