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他們倆都不正常,」伊爾洛嘻嘻笑道,「不過,你可以考慮下本帥哥。」

「你?你!」艾西婭轉頭打量著他的蒙眼布,忽然想起來什麼,尖叫一聲,撒腿就跑。

「怎麼了?」伊爾洛把蒙眼布摘了下來,自己固然名聲很壞,但也不至於嚇成這個樣子吧?

「偷!窺!狂!」艾西婭跑出去很遠,才轉過身來大聲道,「你再敢在我面前發動那個透視能力,我就殺了你。」

「這次真是你誤會了……」看到伊爾洛一臉獃滯,阿萊格里有些無奈地解釋,「他現在的『靈敏觸覺』最多能模模糊糊看到個輪廓。」

「真的嗎?」艾西婭有些不相信。

「不信你讓他給你解釋下原理……」阿萊格里推了推伊爾洛,卻發現伊爾洛正一臉發現了新大陸的驚喜表情,口中還在喃喃自語,

「對呀!我怎麼就沒想到呢?我怎麼就沒想到還有這好處呢?」

「你這個偷窺狂……」阿萊格里不由扶額。

「都別打擾我,」伊爾洛迅速把蒙眼布繫上,揮揮手把阿萊格里撥到一邊,滿臉的嚴肅,「我得儘快提升『靈敏觸覺』這個能力。」

******

成為中階弓箭手之後,如何提升自己箭矢的傷害就是他們最艱難的瓶頸。但是把林林總總的方法歸納起來,也不過寥寥幾種途徑。

第一種方法在精靈射手中被普遍運用,那就是將魔力附加在箭矢之上。

天生擁有魔法親和力的精靈,即使不是正式的魔法師,也能夠掌握簡單魔力的運用。

據說,人類的魔法本來就是精靈傳授得來的,時值今日,兩個魔法體系已經大有不同,但是精靈對於魔力的運用卻依然優於人類,獨特而高效。

精靈射手們,可以將魔力附屬在箭矢上,甚至能夠在長箭上構造簡單的魔法迴路,射出更為威力更加強大的箭矢。這樣的晉級方法決定了魔力有限的精靈射手們幾乎不可能成為傳奇職業者,但是大量的高階和上位精靈射手,依舊是精靈阻擋人類覬覦的最大依仗之一。

人類弓箭手中的「魔弓手」,就是模仿精靈射手的方法,用魔力來增強箭矢威力的職業分支。

第二種方法,使用獨特傳承的氣勁來增強傷害。

將近戰職業的氣勁應用在遠程攻擊上,是人類真正的創造性舉動。戰士的氣勁,必須依靠武器來施展,雖然能短暫的離開身體保持不俗威力。但是對於箭矢來說,想要保持這種威力則非常困難。

經過了長久的探索之後,流傳下來很多種專屬於弓箭手的獨特氣勁和搭配箭技。比如能釋放出「螺旋箭」的「旋轉氣勁」,就是這樣擁有搭配箭技的專用氣勁。但是,弓箭手選擇了這一氣勁,就無法使用其他的氣勁箭技,局限性在各個職業中堪稱最大。

最後一種方法,則獨屬於高富帥和狗運連連的主角。

如果你擁有一把傳奇性的神弓,比如索利達爾·群星之怒,每一發箭矢都有強大到堪比上位職業者的傷害力,自然不需要為這些小問題為難。

當然,即使是普通弓箭手,也可以購買特製的弓箭,比如複合弓,旋翼箭,狼牙箭,三棱箭等,來小幅度的提升自己的威脅能力。

******

「所以,你的選擇是?」阿萊格里拋接著純白色的小火球,問旁邊的伊爾洛。

「我委實很為難。」伊爾洛搖搖頭。

「作為半精靈,你想選擇第一種方法?」阿萊格里試問。

「當然不會,」伊爾洛堅決的搖搖頭,「我在魔法方面的天賦,貧乏到了極點……也就比你好一點點。」

「滾。」阿萊格里作勢要把小火球扔給他。

「其實吧,我一直在後兩種道路中搖擺,」伊爾洛變臉如翻書,一臉的坦誠率真,「當然選擇的關鍵不在於我,而在於命運的安排。如果我先遇到一個絕世高手把他的氣勁灌輸給我,那我就選第二種;如果我走在路上,索利達爾·群星之怒正好砸在了我的頭上,那我就選第三種……」

「呵呵,」阿萊格里報以輕蔑的冷笑,「怎麼就不砸死你呢?」

(第一更,歡迎大家收藏推薦,絕對穩定)

; 「喂,阿萊格里,你說我表哥那邊怎麼一直沒有消息傳過來?」

「哦?」

「這幾天,我總有種不祥的預感。」

「嗯……」

「喂,你聽我說話沒有?」

「啊?」

「我說話你怎麼不聽啊?」艾西婭氣壞了,搶過阿萊格里的法杖使勁敲著他的頭。

「別,別,再這樣我要掉下去了……」阿萊格里一手去抓住法杖,另一隻手緊緊抱著粗大的樹榦,生怕自己摔了下去。

他們坐在莊園外一株大樹的橫枝上,樹下正是進入莊園的必經之路。阿萊格里有些小心翼翼地靠在樹榦旁,艾西婭則大膽的坐在靠外的一端,有節奏的一搖一盪。

「咦?」艾西婭嗔笑著打了他幾下,有些疑惑的看著手中那半截法杖。

這半截法杖,與阿萊格里一起經歷過的風霜雨雪,比其他任何都多。他威武雄壯地沖向魔兔時,它是他唯一的武器;他發現伊爾洛的時候,它被用來撥開遮擋的草叢;餘燼山脈,它是他登山的拄杖;紅石台地,它是他……

阿萊格里習慣將它在身邊,而經歷過如許艱難的旅程后,它卻依舊保持著灰撲撲的原貌,不離不棄。

「怎麼了?」阿萊格里掃了一眼,沒有發現任何異常。


這是一把普通的法杖,只剩下三尺余長的尖細那端,應該是一根堅硬的樹枝雕琢而成,不知道是什麼樹種,但是能看出來樹木的天然紋理。漸漸變粗的那一段被硬生生折斷,本來應該能達到四尺的長度,最上面的那一小段卻已經不翼而飛了。那個部位,本來應該是一根法杖最重要的部分,頂端鑲嵌的魔法符石。

「你沒感覺到?」艾西婭有些疑惑,仔細地撫摸著那半截法杖,動作輕柔,「這裡面,有一種魔力在呼應我……」

阿萊格里也將手放了上去,半晌還是搖搖頭,什麼也沒發生。

「要是我老師在這裡就好了,」艾西婭嘆道,「他肯定知道其中的奧秘。」

阿萊格里撓撓頭,他還是覺得這只是艾西婭的神經過敏。

「怎麼樣,送給我吧?」艾西婭徵求阿萊格里的意見。

「啊?」阿萊格里有些不舍。

「不願意就算了。」艾西婭把法杖扔到阿萊格里懷裡,轉過臉去,氣鼓鼓道。

「不,不是……」阿萊格里急忙道,小心翼翼趴在橫枝上靠近過去,「儘管拿去就是。」

「不好意思,本姑娘不想要了。」艾西婭氣哼哼,轉頭不理他。

「那你怎麼一臉『快給我啊,不給我就哭了』的表情?」阿萊格里疑惑。


撲通!

——重物墜地的聲音。

******

「小妮子太壞了,」阿萊格里趴在草地上,他疼痛的屁股不允許他舒服的躺著。

思緒被打擾的伊爾洛煩悶地看了他一眼,哼道,

「如果納奇尼失敗,你是準備帶著這個小妮子亡命天涯嗎?」

像一隻蛤蟆一樣趴在那裡的阿萊格里,雙眼頓時瞪大了。還沒等到他回話,伊爾洛又接了下去,

「如果他成功登基,你是打算帶著這位王后私奔嗎?」

「我……」阿萊格里支支吾吾,最後只能無奈地搖搖頭,一臉悶進了草叢中。


「你們倆這是怎麼了?」迪奧斯遠遠地走了過來。

幾天不見,他的變化顯然很大。渾身的氣勢彷彿凝結起來一般,給人的感覺像是一座永遠不會倒下的巍巍青山。隔著一層單薄衣衫,能隱約看到暗紅色的魔法紋路彷彿要燃燒起來,這時候你才發現,眼前的哪裡是什麼青山,明明是爆炸力十足的熔岩火山,

「你晉級高階了?」伊爾洛瞟了他一眼,隨後無精打采地垂下頭去,皺著眉頭不知道在思索什麼。

「竟然連一句祝賀也沒有啊小夥伴,」迪奧斯聳聳肩,「怎麼了,你倆?」

「他陷入了感情的漩渦,無法自拔,」伊爾洛輕哼道,「當然,與之相比,我的事情更麻煩。」

「感情方面,我不是專家,」迪奧斯揉了揉阿萊格里的頭髮,笑著看向伊爾洛,「說說你的吧。」

「還記得我說過的傳奇傳承『巨龍追獵者』嗎?」伊爾洛低聲道。

「當然,這個傳承單論名字絕對是史詩級的,你不是在往那個方向努力嗎?」迪奧斯笑著補充了一句,「雖然,你所謂的努力我沒怎麼看到。」

「唉……」伊爾洛嘆道,懶得去打嘴仗了,「我最近才發現了其中的問題所在……」

「什麼?」

「這個古老的傳承從創製到現在,我是第一百零二個修習者,」伊爾洛苦著臉道,「成功獲得『巨龍追獵者』稱號的只有三個……」

「其他九十八個呢?」阿萊格里也感興趣起來。

「呵呵,」伊爾洛生硬地笑了下,「他們也獲得了一個流傳千古的稱號——」

「——『巨龍糞便』。」

「額,真有這麼困難么?」兩人一時無語。

「我真的很猶豫,」伊爾洛嘆道,「這個傳奇傳承是我唯一的依仗,我以前真不知道會這麼艱險。你們也知道,這種氣勁的修鍊,一旦開始就再也無法停止……」

「有哪個傳奇傳承不危險呢?『煉獄壁壘』?還是『馭火者』?」阿萊格里也嘆了口氣,「你現在已經能感覺到我體內的變化了吧,我會越來越像一個大炸彈……」

「至於我……」迪奧斯也接過話來,拍了拍自己胸脯上的魔紋,「我現在,已經不算是一個人類的身體了。」

「是啊……」伊爾洛深深地吸了一口氣,「百中取三也不是毫無機會對不對?你們說呢?」

「這要靠你自己選擇,伊爾洛。」迪奧斯拍拍他的肩膀。「是啊,我要自己選擇……」伊爾洛站在那裡,臉色yin晴不定,不斷撫摸著胸口卻怎麼也不願意伸進去。

漸漸地,他咬咬牙,隨手扔掉手中的弓箭,從懷中慢慢取出了一個重重包裹的布袋,彷彿有千鈞之重。「這是什麼?」阿萊格里有些好奇。伊爾洛搖搖頭沒有回答,咧咧嘴,做了個似哭似笑的表情。他轉身看了兩人一眼,回頭向前方走去,步伐越來越堅定。修長的手指將一層又一層的布片揭開,被珍藏的細頸水晶瓶散發著詭異的蒼金色澤,一小團巨龍的虛影在其中蜷身沉睡。

「天啊……是巨龍精魄……」遠處的迪奧斯難以置信的低語。

身材挺拔的半精靈站在地平線上,阿萊格里第一次感覺到他的剪影瀟洒而又帥氣。他高高舉起手中精緻的水晶瓶,瓶中的巨龍虛影驚醒過來,憤怒的仰天咆哮,黯淡的金色光芒頓時變得燦爛如光。

光輝四射,龍魂咆哮。

「連迪奧斯都晉陞高階了,再不作出選擇,就跟不上你們前進的步伐了啊……」他拔下瓶塞一飲而盡,一股濃烈的金光穿梭著湧進他的體內,無盡的痛感讓他仰頭嘶吼,內心卻一片安寧。無數的心結在一瞬間完全破解,這種斬斷一切的抉擇讓他的靈魂得到了真正的依託。精靈給予了他比人類長久的多的生命,卻教不會這個半精靈如何對待這個世界。體內那兩種截然不同的血液已經折磨了他數十年,原來,改變需要的勇氣,來自能夠一起前進的夥伴。伊爾洛雙膝跪地,安靜低語,「我的母親,五十六年之後,我終於有勇氣打開了你的禮物……」

精靈和人類的悠遠歷史上,第四個也是最後一個「巨龍追獵者」,名為「伊爾洛·林歌」。

(雙更完,我會把前面的「巨龍獵手」更正為「巨龍追獵者」。藍彩蝶、邂逅的哪天、心之刀刃以及願意閱讀我作品的大家,感謝你們。); chun日暖陽下的高山牧場,流瀉著勃勃的生機。在這樣清澈的視野中,一切都歷歷在目。大片大片的蔥鬱牧草,邊緣開始模糊起來的連綿雪峰,以及晶瑩剔透的散落湖泊,虛實相生,色彩濃郁,宛如詩畫……

在牧馬人的悠揚的長歌聲中,山坡上的牧群們正慵懶地漫步,嬉戲,啃食青草——如果駿馬也有宗教信仰,這裡就是它們的天國。

一小片疏林旁,阿萊格里正在給迪奧斯和伊爾洛兩人治傷。

「你下手也太狠了。」迪奧斯呲著牙趴在一塊石頭上,他背上有一道深深的貫穿傷,來自於伊爾洛的「龍牙箭」。

「呵呵……」伊爾洛冷笑一聲,看了他一眼。他正拿著一把樸素的短刀,將幾縷焦枯的頭髮削下來,那是「煉獄龍息」的傑作。

「是你太大意了,伊爾洛在這次對戰中堪稱完勝,」阿萊格里笑道,轉頭看了下正對著小水池對影削髮的半精靈,「不過,伊爾洛,你要是再削下去,那頭迷人的長發可就沒有了。」

伊爾洛無奈地放下短刀,狠狠道,「迪奧斯,下次你要是再敢放火燒我頭髮,我就瞄著你襠下射。」


「原來你不像那些夫人小姐樣喜歡燙髮啊?」處理好傷口的迪奧斯站了起來,哈哈笑道。

這一段日子裡,兩人之間的戰鬥已經反覆了無數次,正式接受了「巨龍追獵者」傳承的伊爾洛,進步速度驚人。氣勁與箭技之間的結合,在一次又一次的對戰中越來越嫻熟,加上「靈敏觸覺」在林地中的強大輔助作用,這次切磋中竟然完勝了晉級更早的迪奧斯。

「如果不是在樹林中,伊爾洛很難毫髮無傷地解決戰鬥。」阿萊格里貌似想安慰一下迪奧斯。

伊爾洛拂了拂頭髮,正色道,「話不能如此說,阿萊格里,迪奧斯還是對我的頭髮造成了一定傷害的……」

「擦!」迪奧斯蹦了起來,拿起劍盾哼道,「要再來一場么,小遊俠。」

伊爾洛微微躬身,溫文有禮,

「還是稱呼我『迪奧斯追獵者』吧。」

******

「迪奧斯」的真正含義,恐怕這個世界上只有阿萊格里一個人明白。


「『迪奧斯』追獵者……」阿萊格里小聲重複著,不由哈哈大笑起來。

「你傻笑什麼?」走過來的艾西婭一臉迷茫地看著他。

「額……」阿萊格里的笑容一時收不住,深吸了幾口氣才平靜下來,「其實也沒什麼。」

「神神秘秘的幹什麼?」艾西婭哼了一聲,「什麼也不說。」

「事實上,我是在笑——」阿萊格里匆忙解釋道。

「對了,你什麼時候晉級的中階?」艾西婭擺擺手,懶得聽他解釋。

「有一個月了吧……」阿萊格里思考道,「不過在此之前我就能吟唱釋放中階法術了,只是一直在外趕路,沒空閑去固化法術。到了領地之後才找到閑暇時間。」

「對了,你們好像也是傭兵團吧?」她又問了一個問題。

「『悲傷傭兵團』團長阿萊格里,為你服務。」阿萊格里躬身,假裝施禮。

「那……要是我發布任務,你們接嗎?」沒理會阿萊格里的調笑,她小心地試探道。

「莫非那個任務,是保護離家出走的小女孩去都城嗎?」阿萊格里一眼看穿,正色道,「我個人覺得你還是聽你表哥的話,呆在領地比較安全。」

「我擔心死了,這樣下去早晚會憋瘋的,可是爺爺怎麼也不讓我出領地,只有你們能幫助我了,」艾西婭膩聲道,「我們不是朋友嗎?就當是個朋友的請求嘛。」

阿萊格里笑著搖搖頭,「可我和喬納也是朋友啊……」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