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他們把守太嚴,無法接近,一接近就會被發現,所以再探還是同樣的結果。」楚洋有些強硬甚至是不滿,已經做過的事情還重複去做,並且讓危險增加,是不正確的行為!

葉靈想說,她或許會發現不一樣的東西,如果發現了,就不至於兩眼摸瞎啊,他們剛才打探回來的消息完全沒有多大用處,這話就不說了,傷人。

「有沒有辦法引開那些守衛呢?」葉靈不斷的思索著更好的方式。

「除了這外面的兩個守衛,前面還有兩人,在入口的四人也一直圍著入口巡邏,輕易不會離開,這樣是完全沒有辦法接近的,除非有人帶進去,不然不可能知道裡面的情況。但是進到裡面去的狀況如何,我們完全沒有任何的把握,情況會對我們很不利,所以我認為不適宜再行動。」楚洋一直對她搖頭。

葉靈也表示同意,楚洋想的這些她都想到了,但是不進去,如何探知入口後面的情形?

問題繞回了原點。

所以他們目前其實就面臨兩個選擇,要麼就繼續探查,要麼就打道回家。

但來都來到這裡了,怎麼甘心空手而歸!

葉靈看了看楚洋,然後使用了自己的權力。 「我必須跟著你。」有事的時候還能及時救一救!

葉靈堅持要去,楚洋只好同意,但是堅持跟著。

大家各讓一步,葉靈帶著楚洋再一次避開守衛進入。

楚洋悄悄的把入口的位置指給她看。

葉靈趴著地面聽了好一會,又觀察了四周的環境,這座山的樹木算是茂盛,因此提供了許多遮擋,入口處也沒有特別去修茸,似乎是為了保護原有的樣子不被輕易發現,但是看起來在此時日應該不短,守衛的巡邏路線已經成為幾條被踏平的小路,而且始終以入口為中心,若是有心人很輕易就能發現入口。

「大哥,這天什麼時候黑呀?」

「虎子,咋了?」

「唉,每天呆在這,守著這破山,人都快禿了。」兩個守衛吧唧吧唧聚在一塊聊了起來。

「到了晚上我們就不用出來了。」

「呆在裡面也是悶得慌啊……」也就是說晚上裡面還有人守夜,那是守著什麼?

「沒辦法啊,領到這任務!還好老子就剩幾天了!」

「唉,我才開始半個月……」

「也快了……」

「嘿嘿,要不,叫兄弟找個女人上來……」另一個守衛也走近。

「這讓首領知道了……」

「怕啥,他自己還不是一屋的玩個夠,就我們在這荒山野嶺的守個鬼!」

「這……」

「叫狗子去,他路熟,最好多帶兩個,一個怕不夠我們幾個玩……」

「是啊,上次那個才沒玩個夠就噎氣了,真晦氣!」

「嗯嗯,叫狗子找個壯點的……」

「別太丑啊」

「這瞎燈黑火的,也看不見你還計較啥?!」

「好吧……」

幾人又說了一會話,越說越不堪入耳,連楚洋都撇開耳目去。

卻看見葉靈直瞪著幾人,彷彿下一刻就要去把人給砍了般。

楚洋連忙按了按人,裡面還不知道什麼情況,雖然對付這四人不在話下,可要是裡面還藏著人,他們倆未必能全身而退!

葉靈被扯回神,冷冷的看了幾人片刻,然後收回目光。

給楚洋打了個手勢,原路退回。

楚洋以為終於可以回去,見到眾人時堪堪鬆了一口氣,可是葉靈一句話又把他提了起來。

「我們找家客棧……」

楚洋不可思議的看著葉靈,為什麼還不回去!聽完她的打算后,更是覺得荒謬!

很想問一句:你不要命了嗎?

想找人潛入內部!怎麼可能的事!

「他們剛才說,要找個女的……」目光在楚洋身上轉了轉,骨骼太清奇,扮女的應該不太像,可是那守衛又說黑燈瞎火的,葉靈又把目光往楚洋身上掃了掃。

「大人!羊入虎口,誰去都保不住啊!」

葉靈抿唇,要是有攝像頭什麼的就好了,帶進去后看見情況不對就可以馬上把人救出來,可是現在什麼都沒有,單純叫一個人去冒險,萬一送了性命……

葉靈長長嘆了口氣,有些微的不甘心,明明有一個機會擺在面前,可是又無法抓住這個機會!

明知道送人進去是犧牲,也的確是她做不出來的事情,最終只得放棄了心中的打算,留人繼續守著。

「那,我們還去客棧嗎?」楚洋覺得自己有些膽顫心驚,總擔心自己一個不注意又會有什麼想不到的事情發生一樣。

「不去了。」沒有計劃,去了也是白去,「我們先回去準備準備……」

「準備什麼?」楚洋一臉懵。

葉靈看了看人,怪不得他們之間沒法無聲交流,都和她想不到一起去的人怎麼交流呀。

所以好佩服丁西和某人呀,有這麼好的夥伴。

楚洋感到了被嫌棄的氣息。

可是自省又沒有不對之處……

「先回去吧,以後再說。」她也沒什麼周全的計劃,還是先看看再說。

楚洋搗蒜地點頭:回去好,安全!

一一一

葉靈經過一番思索,最後還是約見了潘岳安。

「司馬大人大駕光臨有失遠迎,下官虧欠虧欠……」

仍是一副憨厚忠誠的表情。

葉靈眨眨眼,也笑臉相迎。

總感覺兩個人都在演戲一樣。

「州主大人近日可安好?」

「托司馬大人的福,下官近日還算安好,就是近日有些刁民有點擾事,處理起來也是……」潘岳安看了看葉靈,似乎是希望葉靈領悟畫外之音。

葉靈卻一副不懂的表情:「處理得怎樣?」

「唉,讓司馬大人見笑,安州城多年來風調雨順,蒙上蒼眷顧,是官民不分家,一官擔百家憂,從未出現過如此現象,故一時措手不及,甚至讓一些刁民得可乘之機,使得城外有流竄惡徒散布不實之言擾安州之清明,不知司馬大人可否有被攪擾?」

潘岳安眯得剩一條縫的眼睛專註著葉靈的表情,想要發現些什麼出來。

葉靈卻是心裡一驚,自己從城外回來的事,怕是已經在此人的掌握之中,只是不知道……有沒有發現他們上山的事情?

「哦?州主大人真是有心了,只是不知這些流民散布的是何流言?」

「司馬大人放心,下官一定會迅速解決這件事的,皇命之城,豈容刁民任意妄為!」

州主大人的一番憤怒,應該是又想表誠心吧?

葉靈就笑笑,把他的一堆話給應付過去。

而潘岳安似乎不在乎她的態度,只把他想表達的意思表達完畢就可以一般。

「司馬大人,近日城外不太安寧,為了大人的安全著想,下官再增派些人手到驛站那邊?」

諸界末日在線 葉靈表示不用。

總裁,我們離婚吧 「司馬大人和少師大人屈尊來我們安州城,實乃百姓之福,州府之光,若是有絲毫的損失,那可就是我們的不周了。所以司馬大人,不管需要什麼都請盡言明,下官能準備的,一定立馬準備!」

「潘大人有心了。」

「這是下官應該做的!潘某內心時常惶恐怠慢了兩位,近日城外又是茲事不安,煩請司馬大人屈居驛站幾日,我們已為兩位大人覓得一住處,不出數日便能遷喜。這是下官的不是!兩位大人不願居州府,竟未第一時間安排周全,實在萬分抱愧於心!尚請兩位大人不要推卻!」

拳拳誠誠,讓人不拂卻之。 ……

「好,不管是上刀山還是下火海,我都聽哥的!」劉帥帥的表情當中儘是堅定。

林逸則是拍了拍劉帥帥的肩膀,笑著道:「你放心吧,出了事情我一個人擔著,絕不會讓你們受到一點牽連。」

「哥,你說的這是什麼話啊,我們當初說過,有福同享有難同當,如果出了事情,我願意和你一起面對!」劉帥帥趕忙道。

丹尼海格 「不需要,你也不是以前的你了,你也有妻子了,你要是出了事情,她怎麼辦呢?」林逸笑著道:「好了,你放心吧,什麼事情都有我呢!」

劉帥帥本來還想要說些什麼,可是想起了家裡面還有等著他的姜莎莎,當下也是沉默了下來,也不知道是為什麼,結了婚之後,生活雖然沒多大改變,可是心裏面已經隱隱的有了一份責任感,他已經不再像以前一樣一個人,需要擔起這個家。

今天出了這樣一件事情也是林逸沒想到,這梁宏信主動找上門來,還動起手來,要不是他來的早,恐怕美姬子就遭到了毒手了,中華閣的人越來越過分,不斷的挑釁著林逸的底線,看起來必須要馬上處理這個事情了,要不然這樣一直發展下去,中華閣還不知道會做出什麼事情呢。

林逸從來沒有怕過任何人或者組織,包括羅斯才爾德家族和共濟會,對於中華閣,林逸已經忍了很長時間了,該有一個了斷了。

劉帥帥和威爾那邊立刻行動了起來,本來上一次國內就有一些刀鋒雇傭軍團的手下,這一次正好召集了起來,威爾又通過一些特殊的手段弄來了一大批的火器,甚至還包括一些重火器,打一個小型的殲滅戰絕對沒問題的。

林逸便是如此,不動則已,一動就要驚天動地,不打則已,要打就把他打疼,讓他以後見了你從內心當中就有恐懼,不敢再來挑釁你。

望著手下這些人,劉帥帥輕輕的點了點頭,冷哼一聲道:「這一次中華閣的那些人可有好果子吃了。」

一旁的威爾嘴角叼著煙捲,頗為無奈道:「這群人也是夠膽大的,居然招惹林這個不怕死的,上一次東萊王室招惹林的後果還就在眼前呢,這群人怎麼一點沒有害怕,反而還要招惹林呢?」

「這我哪裡知道啊,天知道這群人是怎麼想的?」劉帥帥聳了聳肩膀,過了一會,琢磨了一下道:「可能是因為平日里在國內作威作福慣了,突然冒出來一個人不吃他們這一套,覺得面子上有些掛不住吧,沒辦法,中國就是這樣,好面子。」

威爾同樣聳了聳肩膀:「面子能當飯吃嗎?」

「當然不能當飯吃,算了,管那些幹什麼,這一次就徹底的把他們打疼,看他們還敢不敢繼續囂張!」劉帥帥冷哼一聲道。

當天晚上,劉帥帥和威爾兩個人帶著這些刀鋒雇傭軍團的成員們,攜帶者重火器,就來到了中華閣所在的山林。

中華閣的總部並不是在繁鬧的都市,而是在一個沒有人煙的山林當中,一座復古式的建築,門口還有守衛,倒是如同電視劇上面古時候那些門派一般。

劉帥帥瞥了一眼中華閣的總部,隨後一揮手,低聲道:「所有人都找一個地方隱藏起來,重火器都給我架設好,找一個絕佳的位置,要保證一旦開火,能在最快的速度把所有的炮彈都打出去,還要擊中目標!」

「是!」身後的眾人都應了一聲,然後大家都開始忙活了起來。

一品暖婚 刀鋒雇傭軍團雖然以前是在沙漠地帶,可是進入雇傭軍以前,他們也都受過叢林訓練,對這種叢林是再熟悉不過了,找到一個絕佳的隱蔽地點,然後又找到了一個相對來說比較空曠的地帶,可以讓他們攜帶的迫擊炮發揮優勢。

做完這一切已經是大半夜了,眾人搭起帳篷就開始睡覺,中華閣的人雖然都是高手,可是現代作戰的這些東西他們是一點也不懂,所以更不會有什麼高科技的東西,最多也就是門口有倆監控攝像頭而已。

饒是如此,刀鋒雇傭軍團的這些成員們也都絲毫不敢大意,仍舊有人在守夜,防止會有什麼突發事件。

就這樣過了一夜,而在第二天早上,林逸、美姬子和櫻子三個人就在滇南劉家人的帶領下來到了這個藏在人煙深處的中華閣總部。

林逸以前都還不知道中華閣的總部在哪裡,現在看上去倒是有些古色古香的意思,不由的點了點頭,如果把這裡開發出來,肯定是一個好的旅遊景點。

來到了門口,兩名持劍守衛攔住了林逸。

「你是什麼人?」

「我是林逸,特地來到中華閣來找你們的袁閣主,有事相見!」林逸沉聲道。

「林逸?」守衛皺眉,上下打量了一眼這個看上去很不起眼的男子,作為中華閣弟子,他也聽說過林逸和中華閣的間隙,本以為林逸是一個什麼厲害的角色,現在一看卻發現林逸有些不太起眼,內心當中也是有些納悶,這到底是不是林逸?

「沒錯,我就是林逸,快去通報吧!」林逸道。

按照以前林逸的脾氣,他來這裡還需要通報?那都是打上山門,神擋殺神佛擋殺佛,今天也是有了好脾氣,在這裡耐心的等待了起來,不為別的,就為一會兒看中華閣的人會怎麼應對。

這名持劍守衛收了劍,趕忙回到了總部當中,面見中華閣的閣主袁世平。

袁世平正在房中和姜國成說著什麼,聽到了林逸來的消息,忍不住和姜國成面面相覷了起來,當下不解道:「他來幹什麼?」

姜國成搖了搖頭:「不知道,不過肯定是無事不登三寶殿,我們中華閣和他林逸也有些解不開的結,他林逸來這裡肯定沒什麼好事。」

袁世平點了點頭:「那你說我見還是不見?」

「這……」姜國成沉默了一下,隨後道:「這就要看閣主的意思了。」

袁世平望著外面,沉聲道:「我中華閣成立不過數十年,可在這數十年當中,出過無數可歌可泣的人物,尤其是在那個英雄輩出的年代,我中華閣更是身先士卒,一馬當先,犧牲了無數人,雖然現在我中華閣的地位遠遠不如以前,可那也是江湖當中有名望的,雖然和林逸有些間隙,但客人上門,也不能少了禮數,有請!」

中華閣的這些人,尤其是袁世平,動不動就會提起以前的那些事迹,如果不是那個英雄輩出的年代,這些人可就不是坐在現在這個位置了,時不時的提起來,也是為了讓大家知道中華閣的人沒有吃乾飯。

大家嘴上雖然不說什麼,可心裡頭都知道中華閣不是什麼好玩意。

林逸進入了裡面,望著裡面的這些木質建築,心中則是在想著,木頭更容易點燃,如果等會一言不合打了起來,恐怕中華閣就要被付之一炬了。

當然了,這話袁世平不知道,如果袁世平知道了,指不定會被氣的吐血呢。

姜國成沒有離開,雖說他孫兒嫁給了和林逸關係特別好的劉帥帥,這件事情本不應該參與,否則會兩頭不討好,可姜國成沒有走,因為他覺得這個事情可以和解,打打殺殺什麼的太不好了,如果能夠和解,那可是太好不過了。

袁世平也沒有讓姜國成離開,為的就是能夠和解,否則就不會讓姜國成在這裡了,而是劉遠達在這裡了。

事情鬧到了這個地步,對雙方都沒什麼好處,尤其是中華閣,大家都已經在背後指指點點了,所以袁世平也想要趕快處理了這個事情,免得毀掉了中華閣這塊金字招牌,那他袁世平可就無顏面見九泉之下的眾位中華閣先輩了。

…… 葉靈離開州主府的時候,才醒悟自己被帶著繞了一圈,然後忘記了她此行的目的,她不是要試探山間之事嗎?為什麼最後變成了贈宅之事了?

也沒聽說城裡最近哪裡在大興土木,怎麼會有新宅贈與他們?

葉靈思索著回到了驛站。

一一一

不知道是不是楚洋打了小報告,白思墨一進她屋就連著三聲冷哼!

她是做了什麼天理不容的事么?

「男扮女裝?」

葉靈這回是確定了誰打的報告!

主人是誰都分不清了,嗯嗯?葉靈看看門外,該找個時間好好和楚洋聊聊了。

白思墨看葉靈還一副「不知悔改」的態度,有些炸了。

「是不是自以為你沐念之天下無敵了?什麼事都敢沖?要是想死我成全你啊!」 第一寵妃 只要隨便安個罪狀,何況他,滿門都可以!

「別激動別激動,我也就想想而已……」葉靈是有這個念頭,最後不是沒辦法實行嗎?那個楚洋,到底告的什麼狀啊!

「想?你能像個人嗎?!」

「我怎麼不像人?正常人聽到都會有那樣的想法吧?」她覺得她正常思維啊。

「正常人會有這樣的想法?!明知道送死還去,那是正常人?!」

「沒有說要去送死啊?」

「女人進去什麼後果你不知道嗎?!」

「我又沒打算讓女人進去……」

「所以,你是打算自己進去嗎?!!」

「你可以好好說話嗎?」

「!!!」

白思墨指著她,像要把她吃了般!

「沐念之!你自己想死別拉上別人!」

「我?」葉靈受到莫名指控,指著自己有些無語:「我拉誰了我?我有叫誰去做這件事了嗎?我有棄誰不顧嗎?我明明什麼都沒做好嗎?」

「要是等做了,現在還能坐這?!」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