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他們練個功並不是你們口中的怪物,而是兩個非常可愛的但已經魔化的寵物。」

「他們兩個不是一個種類,但因為磨花的原因,所以暫時無法發現他們帶是哪一種動物,所以這個還需要部分的幻彤陣閣的支持。」

聞言,大長老拚命的點頭,開什麼玩意,秦毅竟然能夠控制這兩個妖怪,對於他們來說是最好不過的消息了,不然到時候要是那妖怪找上門來,而秦毅又不在,那遭殃的可是他們自己。

武郡主不知道你這次站沒站還隊伍?秦毅用一種人畜無害的笑容看著武郡主,而這一眼神在武郡主看來就彷彿是在怪罪他一樣。

「我….我……」武郡主有些尷尬的不知道該怎麼回答,畢竟剛才選擇了不信任秦毅的。

秦毅見武郡主說不出來話,笑道:「既然這樣的話,你就走吧,以後我們幻彤陣閣你們的武靈郡沒有任何的聯繫。」

聞言,武郡主一下子就慌了,他這一次來就是想要找秦毅幫忙,現在他對剛剛質疑秦毅的行為非常的後悔,他心中暗道怎麼自己剛剛就信了妖長老的話了呢?他們輪日派的人嘴擅長的就是挑撥離間啊!

「別啊,秦少俠,你千萬別不和我們武靈郡不聯繫,這樣,為了表達我的誠意,我再提供一個寶貝怎麼樣?」武郡主問道。

而秦毅也是挑了挑眉,他可不相信還有什麼東西是比他已經拿出來的御魔石更好的東西,而武郡主似乎也看出了秦毅心裡想的什麼於是說道:「其實這個東西對少俠你的朋友沒有什麼幫助,但是對你自己卻是有著非常大的幫助。」

哦?聽武郡主這麼一說,秦毅可就來了興趣。

「那你拿出來吧。」

然而武郡主搖了搖頭,秦毅見狀皺著眉頭問道:「你耍我?」

「哎呦,少俠我可不敢,不過這事發突然,我怎麼會帶著這種東西呢?我要是能直接拿上來豈不是代表我有備而來嗎?」

聽聞,秦毅也覺得對,畢竟是來到他們幻彤陣閣之後經過妖長老的挑唆,武郡主才對自己產生了質疑,而現在自己索要補償的時候,要是他能直接拿出來,除了要用有備而來來形容之外,恐怕就沒有設呢么合適的辭彙了。

「那好,等命明天一早我就登門拜訪你們武靈郡,看看你武郡主要給我什麼好東西。」

說完之後,看著還在那裡尿褲子的妖長老以及蕭炎,皺了眉頭捂著口鼻,一臉嫌棄的樣子說道:「快把他倆給我弄出去。」說完就走向了大殿,而剛走到一半的時候,似乎又想起了什麼轉身說道:

「對了,不許用手給我扔出去,要用腳,還有用腳踹完之後記得洗腳,不然別來見我。」

聽聞,大傢伙都是一臉黑線,心想這個秦毅倒是挺損啊,不過誰也不敢反駁什麼,畢竟現在可是秦毅說了算的時候。

而其他的輪日派弟子,還不知道怎麼回事呢,就被趕了出去。

「你們幻彤陣閣怎麼可以這個樣子?先是邀請我們來,現在又轟我們走?」其中不一些弟子抱怨著被趕出了大殿。

「何雲給我抽他!」秦毅有些不耐煩的說道,他最煩的就是這種不知道事情真相還瞎說的人,妖長老就是一個很好的例子,所以他不慣著這些毛病,該怎麼著就怎麼著。

最後,輪日派的一些弟子被轟到外面之後才看到了妖長老和蕭炎師兄兩個人,只不過不知道為什麼兩個人的褲襠都濕透了。

「長老、師兄你們這是怎麼了?」

其中一些弟子關心的跑過去問道,然而,他們兩個人卻是一臉黑線。

「別tm問了,趕緊帶著我們會輪日派,現在下面涼的要命!」 愛得早,不如愛的剛剛好 蕭炎怒吼道,其他弟子大氣也不敢出,就直接抬著長老和蕭炎離開了。

而此時大殿之中,秦毅和武郡主他們繼續恢復了吃吃喝喝的狀態,一些其他的小宗門看到妖長老的下場微微深吸了一口氣,心中暗自說道還好當時沒有把他們的不滿都表達出來,不然現在走的可能就是他們了。

飯後,武郡主說道:「少俠,你帶我去看看你那個朋友吧,咱們把御魔石給他服下,現在還可以聯手給他護法。」

寵妻當道 聽聞,秦毅點了點頭,覺得武郡主說的方法還是不錯的,畢竟自己也對這個御魔石了解的也不夠,但這寶物既然是武靈郡獲得的想必應該比自己直到的多一點,所以一起護法沒什麼不好的。

「那好,那咱們現在就去吧。」

然而就在秦毅要帶著武郡主離開大殿的時候,一個弟子跑到秦毅的耳邊說了一句:「千尋小姐醒了。」

額……

「我知道了,我現在就去。」

秦毅感覺十分無奈,於是轉身對武郡主說道:「武郡主還請稍等片刻,我去處理一個事情。」 秦毅快速的回到了自己的房間,看到千尋虛弱的坐在床上看著自己。

「秦毅,我怎麼一覺睡到了現在,並且頭還好疼。」千尋痛苦的說道。

然而秦毅卻發現了一絲不對勁,一早上千尋的狀態已經消失了,那瞳孔中的目光也恢復到了原來的模樣,再看看千尋那無辜的表情,好像她並不知道今天早上發生了什麼?

「你什麼都不記得了嗎?」秦毅關心的問道。

然而千尋搖了搖頭,說道:「我只記得你昨天回來的特別晚,在門口脫下了衣服就上床睡覺了,然後我記得好像就一覺睡到了現在。」

聞言,秦毅瞳孔一縮,總覺得這件事情疑點重重,首先自己昨天晚上根本就沒有回去,這一點他可以肯定,那麼所以說夜晚出現在千尋房間里,還能讓千尋認成是自己的人到底是誰呢?

「你去檢查自己有沒有被那個啥。」忽然秦毅一句話弄得千尋面紅耳赤的,不過還是乖乖的走進了浴室,片刻走出來的時候臉還是紅紅的,搖了搖頭。

見狀秦毅深吸了一口氣,然而千尋覺得有些好奇,不知道為什麼大中午的要自己檢查這個東西,於是問道:「秦毅怎麼了?你為什麼要我檢查那個東西?是你昨天晚上又忍不住了嗎?」

在說這件事情的時候,千尋似乎並沒有什麼不好意思的,而只是低著頭小聲說道,樣子十分誘人,可是秦毅現在根本沒有心情去弄這些,因為他現在要搞清楚一件事情,那個人影是誰,而早上出現在大殿,大吵大鬧的又是誰?

還是說千尋被什麼老怪物附體了?

「沒什麼事,你頭還疼嗎?」說著,秦毅伸手過去揉了揉,千尋見到秦毅對自己這麼上心,心中一甜。

「我的頭好多了,不過還是有一點的。」千尋說道。

「那行,你再休息會,那天陣法比賽我要的那些報酬都來了,我先去接待一下他們,等下我會來照顧你。」

秦毅說完,就轉身離開了。

「秦毅,仙女怎麼樣了?」大長老關心的問道。

秦毅搖了搖頭,說道:「沒什麼事情了,不過有一些奇怪的地方,現在不方便說,回來跟你討論一下。」

大長老知道這是因為有武郡主在的原因,所以秦毅還不打算跟自己說,估計要等到晚上的時候才會和自己討論。

接著幾個人來到了魏勛員的房間,魏勛員的房間一看到秦毅帶著這麼多人來看自己了,其中還有大長老激動的不得了,單手撐著床想要做起來。

「小夥子,你不必多禮。」這時,武郡主直接跑了上去,一副親切的樣子和魏勛員說道。

魏勛員看到眼前這個男人有些愣神,眼前這個男子看上去有些威嚴,似乎是什麼宗門的管理人之類的,而秦毅站在一旁也看出了魏勛員的疑問,於是開口說道:

「這位是武靈郡的郡主,他這一次專門給你帶來了御魔石,想讓你恢復失去的雙腿。」

聞言,魏勛員驚得說不出來話,看著眼前的武郡主有些不可思議,而看著秦毅也有些愣神,他現在心中肯定在想,這一切都是真的嗎?真的有這麼好的事情發生在自己的身上嗎?

「師兄,你沒騙我吧,御魔石真的是為我準備的?」看著魏勛員那如同孩子一樣的目光,秦毅肯定的點了點頭。

得到了肯定之後的魏勛員激動的含著淚水說道:「謝謝武郡主,謝謝師兄,謝謝大長老。」

「好了,小夥子,你可不用謝我,如果沒有你的師兄秦毅救下了我武靈郡的人,我也不會拿出這樣的寶貝,所以,現在你應該直接就開始服用這御魔石,等自己完全好起來,那就是對我們最大的感謝。」

武郡主在一旁說了一些很中肯的話,秦毅點了點頭,而魏勛員也重重的點了點頭,他知道自己不許趕快好起來,好起來報答秦毅,不然這個人情真的是要還不上了。

「我和武郡主為你護法,你現在就吞食御魔石。」

說完,魏勛員點了點頭,一把拿過御魔石就吃下了,然而幾個呼吸之後,魏勛員發出了痛苦的聲音,秦毅和武郡主一同利用陣法將他控制住,然後為魏勛員的斷腿處,以肉眼可見的速開快速的生長。

「啊……啊…….」整個房間中回蕩著魏勛員的慘叫聲,可以看出來,在壞死的肢體上,重新生長肢體,是非常疼痛的一件事情。

足足過了半個時辰,魏勛員的叫聲才緩緩消失,而此時他渾身兔絨進入到水缸一樣,床上,被子上都是汗水。

「感覺怎麼樣?」秦毅慢慢的問道。

然而現在魏勛眼虛弱的說不出來話,只是閉著眼睛一言不發。

「估計是他太累了,要不然咱們先出去吧,等他好一點的時候再來看他。」大長老站在一旁說道。

聞言,秦毅點了點頭,武郡主感覺也有些道理,三人就轉身向大門處走去。

然而正當三人最後一個大長老離開房間的時候,後面傳來了侍衛的慘叫聲。

「怎麼回事?」秦毅警惕的問道。

然而大長老搖了搖頭表示自己不知道,接著第二聲侍衛的慘叫繼續傳來,三人一驚,這聲音是從魏勛員的房間里傳來的,這該不會是魏勛員入魔了吧。

「走,進去看看!」秦毅說道。

接著三人往魏勛員的房間大門處跑去,還沒跑到大門,整個牆體就被一個東西所撞開了。

只見一個通體黑色,眼睛發白,有著長長的紅舌頭的怪物出現在了他們眼前。

秦毅透過被撞開的牆壁看到床上已經沒了魏勛員的人影,於是皺著眉頭問道:「你是誰?」

那怪物舔了一下嘴唇,然而在秦毅看來這蓋屋就是舔了一下自己的臉,因為怪物的舌頭實在是太長了。

「我叫毒沫!」那怪物高聲說道。

聽聞秦毅皺著眉頭,心中暗道這個毒沫是個什麼玩意?

「你具體說說你是個啥?」

然而那怪物似乎沒有聽到秦毅說的話一樣,直接向三人撲了過來,還好他們三個人實力都不弱,直接躲開了,秦毅剛要反手發起攻擊,結果就看到了一道紅一道黑的身影落在了自己的眼前,和那個怪物廝打在一起。

「武郡主,你是不是要解釋一下?這到底是怎麼回事?」秦毅看著武郡主問道,而武郡主也是一臉的尷尬,說實話,他是真的不知道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啊,明明這御魔石的功效就有抑制魔的功效,可為什麼還會發生這樣的事情呢?

「秦毅你說那兩個怪物能打得過他嗎?」大長老的雙眼緊盯著戰場,但是怎麼看似乎都是那兩個妖怪佔了下風,經過大長老這麼一說,秦毅也看了過去,果然看到局勢之後皺了皺眉頭。

「不應該啊,那兩個怪物挺厲害的。」

秦毅話音剛落,兩個怪物似乎是被打怒了,直接合體,沖著紅色的怪物一聲怒吼,隨後沖向了他。

「那東西又合體了,這力量現在讓我看了還是很恐懼。」

然而,合體的怪物被毒沫一拳就打飛了…….隨後毒沫跟了上去,三下五除二的就將合體的怪物撕碎了。

這…..大長老和武技郡主瞪大了眼睛,看著那個自稱叫毒沫的怪物實力竟然這麼強大。

然而秦毅在遠處看著毒沫,發現這怪物的一舉一動都很像魏勛員。

「看來還需要我出手。」秦毅淡淡的說著,緩緩的站了起來。 聞聲大長老和武郡主看向已經起身的秦毅,只見他雙手不有著什麼,無盡的閃電力量盤旋在其中,大長老和武郡主見了都倒吸一口冷氣。

「世間怎麼還會有這樣的功法?」大長老疑惑的問道。

變成血族是什么體驗 「這類似的功法我似乎也是見過,就是陣靈大陸傳言的那個唯一一個不用任何陣法的宗門,可是秦少俠會是那裡的人?」武郡主看著秦毅的背影,皺著眉頭自言自語道。

大長老聞言也瞳孔一縮,那個地方他可是聽過的,不知道他們用什麼道法,竟然可以比陣法還厲害,那個地方是所有修鍊陣法宗門遺留下來的祖訓,說是永遠不能主動招惹他們。

「不,秦毅肯定不是。」大長老的腦袋搖的跟個撥浪鼓一樣,他現在對秦毅可是當寶貝一樣,要是秦毅是那個地方的人,那可就壞事了,所以不管怎麼樣,他一定要從自己這裡,說服自己。

武郡主聞言,也知道大長老心裡想的什麼,不過也不再好說下去。

接著,秦毅那裡,毒沫看到秦毅向自己走來,微微一個愣神,見狀秦毅嘴角微微一笑,看來這個魏勛員對自己的印象還是蠻深的,就連入了魔,也忘不掉自己。

「喂,小子,我知道你能聽見,你放心,你入魔的狀態也傷不到我的,你就好好發揮,讓我看看你的實力。」秦毅站在原地大聲喊道。

而大長老和武郡主一臉黑線的看著秦毅,聽他這話……那黑色的妖怪傷不了他一分一毫?

可是他們親眼看到曾經已經讓他們非常懼怕的兩個妖怪合體就被眼前這個黑色的妖怪一下子撕碎,而秦毅確定可以嗎?

可是,場上的毒沫不會想這麼多,本來就是魏勛員用盡全力弄得一絲清醒,想讓秦毅離開,不然會傷到他,誰知道這個時候,師兄竟然說這話,好像自己體內的那個東西被激怒了一般,唯一一點的理智也被覆滅。

「師兄你……」這是毒沫體內發的有個關於魏勛員的最後一道聲音,隨扈那怪物張著大嘴就向秦毅的頭咬來。

轟。

忽然,以秦毅為中心,突然爆發出無數道氣圈,將剛想到貼近秦毅的毒沫,直接震飛。

卧槽!

大長老和武郡主兩個人當場就愣在了那裡,這是什麼操作,為什麼秦毅這麼nb,都沒出手,那怪物就無法近身?

吼!那怪物被秦毅連手都沒出的擊飛,很顯然表示非常不服,於是再次向秦毅跑來,這一次的動作與之前撕碎合體怪物的動作一模一樣。

「秦毅小心,他要撕碎你!」

然而…..秦毅則是嘴角微微一勾,滿臉笑容的看著毒沫心中暗道,不自量力還想和我比身體的硬度?垃圾…….

接著發生了不可思議的一幕,只見那毒沫來到毫無動作的秦毅面前,爪子牢牢的抓住秦毅向兩邊撕去,而秦毅則是紋絲不動,跟看一個傻逼一樣的看著毒沫,而毒沫不信邪,又來回試了幾次,發生還是不行。

「怎麼樣?玩的開心嗎?」此時,秦毅露出的笑容,讓任何敵人看來都是恐怖的笑容,而那毒沫最為一個如入魔的怪物,竟然在看到秦毅這個眼神之後,也恐懼的向後退了一步。

「給你個機會,把我的朋友恢復原裝,你要是不願意,那我就打得你願意。」

毒沫聞言,也露出了不相信的目光,雖然秦毅身體的硬度超出了他的想象,但是他還是不太相信秦毅能把自己打疼的,畢竟自己也不是吃素的。

然而廣場上秦毅和毒沫的對打已經震撼了大長老和武郡主,尤其是剛剛秦毅那撐住了毒沫的撕裂,兩人看著還在一旁涼著的兩個妖怪的屍體,心中不禁咯噔一下,看著秦毅的背影有些不敢相信。

就那兩個妖怪少說也有萬年的壽元,然而妖獸這種東西越長皮膚越堅固,所以可想,剛剛那兩頭妖怪的身體有多麼的堅硬,就更不用說是合體之後了,然而就這樣的存在,毒沫都是一下子就撕碎,然而面對秦毅的時候,來回試了幾次都沒用。

還沒等兩人緩過神來,就聽到發出的劇烈響聲,隨之而來的就是無數飛起來的石頭塊。

這……兩人被眼前這番景象驚呆了,

在他們兩個人的心中,秦毅被按上了一個魔鬼的稱呼,只見秦毅單手拎起了毒沫,直接將他來回摔打在地上,樣子恐怖之極,而毒沫則是沒有一點還手的餘地就這樣被秦毅來回摔打。

「服不服?」秦毅一遍摔打嘴裡還一邊問著服不服,讓大長老和武郡主一臉黑線,這秦毅未免也太奇葩了吧。

而毒沫則是一副不服的樣子,被來回摔打著也憤憤的說道:「你有種重新放老子下來重新開始?」

然而,讓所有人都沒想到的是,秦毅竟然真的放下了毒沫重新開始。

惡魔老公放過我 「我給你機會了,自己可要把握住,不然我也沒辦法了。」

說完,兩人再一次廝打在一起,然而這一次的樣子和第一次一樣,仍然是秦毅單手拎著毒沫在地上來回的摔打。

「tm的,有種再放在老子下來一次?」聞言,秦毅無奈的笑了笑,在空中鬆了手,而大長老和武郡主則是一臉的黑線。

然而第三次兩人交鋒的情況和之前的兩次是那麼的相同,都是毒沫被秦毅單手拎起在地上來回摔打。

就在毒沫還要說放下自己的時候,大長老忍不住了:「喂,我說,你的塊頭也不小了,能不能要點臉?」

被大長老這麼一說,毒沫那漆黑的嘴巴子上竟然出現了不好意思的紅暈,這讓秦毅看到了有些想笑。

「這回,你服了吧。」片刻秦毅雙手抱胸問道。

毒沫點了點頭,秦毅繼續問道:「既然服了,那你就把我的朋友給我還回來,不然我還打你。」

毒沫一聽到秦毅還要打自己,渾身顫抖的不停,下一秒就見毒沫的身形漸漸變小,最後魏勛員的樣子出現在了自己眼前。

只是魏勛員現在一點都沒有了之前的疲憊,換之的只是對於剛剛那件事情的不解。

「師兄,沒想到你這麼厲害,竟然能把我體內的那怪物暴打一頓。」一看到秦毅,魏勛員就滔滔不絕的說著什麼,而大長老和武郡主站在一旁也不好過來,畢竟現在相比較而言,魏勛員和秦毅的關係更好。

「這秦毅的秘密還很多啊,你確定你們幻彤陣閣一定可以將這樣的人物控制在宗門之中嗎?」武郡主看著秦毅和魏勛員交流的背影,小聲的問道。

瞬間被問道這個問題的大咋很難過老愣了一下,說實話他也不知道。

大長老搖了搖頭說道:「我也不知道我到底能不能將秦毅控制住,不過只要他想要去哪裡,隨便去就好,只要有朝一日,他還對外說自己是幻彤陣閣的首席大弟子我就滿足了。」

「因為我知道,秦毅這樣實力的青年,以後一定不會被我們這個幻彤陣閣所束縛的。」

就在大長老和武郡主聊天的時候,兩人身邊突然想起了秦毅的聲音:「大長老放心,幻彤陣閣是我的第一個宗門也是我最後一個宗門,任何除了幻彤陣閣的宗門我都不會加入。」

雖然兩人被秦毅的突然出現嚇到了,但是秦毅這一番話讓大長老心中一暖,彷彿吃了定心丹一樣。

「哈哈哈哈,好!好!那個魏勛員的病情也好了吧。」大長老聽聞喜笑顏開,對秦毅問道。

秦毅點了點頭:「魏勛員的病雖然是好了,但是後面還有太多的東西要去學習,不過不再是陣法,所以從今往後我會特殊訓練他,希望大長老能開個綠色通道。」

聞言,大長老表示完全沒問題,不要說一條綠色通道,就算是十條都可以! 隨後,大長老帶著秦毅、魏勛員已經武郡主回到了大殿,之後找人給魏勛員安排了一間新的房間。

「大長老不用客氣,我那個小院還是不錯的。」聽聞,大長老一臉黑線,心中暗道你還跟我提那個小院,要不是之前把你安排在小院不知道你出事,結果直接被秦毅看到,也不至於現在大門南牆那裡還掛著一具半口氣的弟子。

「魏勛員啊,現在咱們的首席大弟子秦毅,要親自教你,所以,你完全應該睡在大殿裡面,好讓秦毅及時跟你溝通。」

最後在大長老一味的強求下,魏勛員也是同意了這個決定,隨後眾人坐在一起吃了一個晚飯,吃飯時秦毅對武郡主說道:「武郡主,這次我這個兄弟的事情雖然有些一些差錯,但是並不影響,所以以後你們武靈郡有什麼問題需要幫忙我都可以答應一件。」

武郡主聞言,笑著答應了下來,這一次他的目的其實也是這個,也是想讓秦毅說出一句欠他們武靈郡一個人情的話,這樣以後萬一他們武靈郡出現了什麼問題,還有秦毅這樣的一個實力高強的人在做他們的後盾。

之前武郡主還在想,自己的做法到底值不值得,但現在武郡主知道了,因為通過收服入魔的魏勛員來看,秦毅的實力就比自己的實力高。

飯後,武郡主離開,大長老和秦毅一直送到大門口,而魏勛員則是知趣的站在大殿里等候,雖然他現在獲得了超強的實力,但是自己的地位他還是清楚的,自己的這一切都是秦毅給的,所以以後秦毅就是他的大哥。

等秦毅回來之後,看到站在遠處的魏勛員笑道:「你怎麼不回去睡覺?」

聞言,魏勛員緩緩開口:「我覺得師兄你應該有話跟我說啊。」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