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他們都在水雲澗里建設傳送陣了,你說他們能安好心么?肯定是對我葯族地區里的天材地寶有些想法呀。」胡一菲皺了皺眉,分析道。

胡妙站在一旁,「就你會分析么,誰都知道他們沒有安好心。」

趙靈兒揮劍砍殺了他身邊最後兩隻魔獸,掠了過來,「很遠就能聽見你們鬥嘴,我說你們能安靜一點嗎,現在我們還身處險境之中,而且你們兩個都姓胡,不看僧面看佛面,就看在你們倆都姓胡的份兒上你們也不要吵了。」

「你們也都聽見了,不是我想要吵,是胡妙死纏爛打非要和我吵,我也是沒有辦法。」胡一菲哼了一聲,氣呼呼的道。

「我想要跟你吵,大家評評理,魔族侵入我們的地盤自然是有所圖,白痴都能想到的結論還用得著人來分析嘛,我聽了心裡就窩火,不想說兩句都要說上兩句了。」胡妙被人扣上『死纏爛打』的名聲,怎麼可能不反駁,說起話來都有了三分火氣。 前方,上百個魔鬼原本以為後面有幾百隻平均實力在淬體境五重的魔鬼軍團已經蕩平了所有葯族子弟,沒料到聽到後面卻傳來了爭吵的聲音。

眾多魔鬼瞪著猩紅雙目紛紛轉頭望著充滿生機的十餘名葯族子弟,面上的變得猙獰無比,嘰嘰喳喳的聲音響了起來。

葯魂知道這幫人又在聊他們。心中憤怒油然而生,怒喝一聲,「沖,殺了他們!」

胡妙和胡一菲也停下了爭吵,她們知道麻煩又來了。這些魔兵身上傳出的殺氣讓他們心生寒意。

葯魂帶頭向那些魔兵衝去,其他人緊隨其後,近一百數量的魔鬼納悶了:為何這幫葯族子弟會不怕死。

血肉橫飛,十幾人抱團向前沖,又有葯族遺傳下來的本命火焰,近一百魔鬼在一分鐘之中被十餘人燒成灰飛。

眼中白光閃爍,胡龍眺目遠望,見到一百丈外有月光石的光線傳出,知道葯意他們就在前面,道:「魂哥,葯意導師他們就在前面,我們快點過去種他們會合。」

魔族的魔鬼完全禁不住火燒,組成的重重封鎖很快便是被葯魂他們衝破。

走得近了,葯魂才發現葯意他們躲在火焰暴龍身後,根本沒有一個魔鬼能走近他們,幾乎一靠近就被火焰暴龍燒著。

有火焰暴龍開路,葯意他們倒是省了不少力。

葯魂等十餘人和葯意他們匯合到一起,然後一起向前沖,各色火焰在通道里飛舞,魔鬼沒有殺掉一個葯族族人,反倒是被殺得一個不剩。

衝到通道盡頭,葯魂滿臉是汗的轉頭望著身後的眾人,問道:「你們沒有受傷吧?」

見所有人都沒有走失而且受傷的人都是輕傷,葯意點了點,「這一波伏擊我們的魔鬼足有五百之眾,大家能全部衝出來,真是厲害。無論這次能不能拿到星光幽火草,你們的表現我都很滿意。不過,在這層通道之上充滿火雲,那裡禁止先天境之上的武者進入,所以我和葯喜導師只能把你們送到這兒了,通過火雲的考驗后你們就能採到星光幽火草。記住,採下星光幽火草必須要在半個小時內服用。過期后星光幽火草的藥力會消失,你們吃下后也沒有什麼用了。」

聽到葯意和葯喜不會再相伴左右,一絲惶恐的情緒在人群里蔓延出來,絕大數多的人面色變得陰沉。

葯喜走到葯意身邊,「葯意導師說得不錯,我們被禁止進入火雲窟內,所以接下來只能靠你們自己了,你們剛才也看到了,魔兵在這一層埋伏我們。所以我和葯意導師也不能確定以後的路是否還有魔兵,一切都只能靠你們自己了。不過我和葯意導師會守在這裡,直到你們出來,至於那些想從這道門進入火雲窟內的魔兵,我和葯意導師會全部攔下來,你們不用有什麼後顧之憂。」

明白接下來要做什麼事情,氣氛變得凝滯起來。

停頓兩息,葯意轉身,指間元氣燒灼成一道元火,只見他屈指一彈,指間的紅色火焰發出咻的一聲飛射向前方的怪石突兀的石壁。

那石壁彷彿受不得火焰灼燒一般,石壁上的怪石不停變化大小和形狀,很快黑乎乎的石壁顏色變得淡下來,而且變得越來越透明。

歷練子弟透過幾乎已經透明得快要不存在的石壁看向裡面,裡面一片火紅,天空漂浮著火紅色的浮雲。

灼燙的熱氣從那裡面涌動而出,連站在最後面的葯魂也能感到那灼熱的風扑打在面上。

葯意和葯喜離那道透明的「山壁」很近,灼熱的風讓他們衣衫飄動,甚至身上的衣衫有火光閃爍。

「你們快點進去。這門頭閉后至少半小時才能重新開啟。」葯意半邊臉被那些火色的雲映得一片通紅。


一道紫色身影率先動了起來,葯菲兒帶頭沖了進去。

其他人也不再拖拖拉拉,緊跟在葯菲兒身後如那過境蝗蟲一般急掠進去。

當葯魂沖入幾近透明的門后,身後的山壁發出一道紅光,旋即顏色變得越來越深,很快雙變成最先見到時的樣子。

胡龍唐絲絲等人站在葯魂身邊。胡龍道:「魂哥,你看天上的火雲。」

胡龍說的「天上」不過只有幾十丈的距離,放眼望去,高空的雲全火紅之色,彷彿內里有火焰在燃燒一般。

從那些火雲里不停散發出讓人感到炙熱的火氣,吸了這些炙熱的火氣入體,連鼻息都變得火熱起來。

「原來這火雲窟是這個意思啊……」葯魂出聲感嘆道。

胡龍聽到了葯魂的話,「魂哥,你說什麼?」

「我說這火雲窟為何叫火雲窟原來是因為這火雲窟里有這多火一樣的火雲,我想這就是火雲窟名字的由來吧,進入這裡之後我們才算是進入了火雲窟的核心地帶。」葯魂感受著從那些火雲里傳出的火熱之氣,丹田裡的火元氣加快了運行,而且吸收那火熱之氣入體后,肌體骨節有一種隱隱的痛快感傳來。


天上的火雲緩慢流動,似乎有向某一處集聚的態勢。

「走吧,向前走。我們只有通走出這個火雲聚集的地帶才能找到星光幽火草。」葯魂腳輕輕的在看不見山體的地面一踏,向前方掠去。

唐絲絲望了望地面,地面雲氣繚繞,彷彿是那火雲掉到地面化成的一般。

一行人向前急掠了一陣,發現天空的的火雲距離他們越來越近,而傳那些火雲上傳出來的熱力也越來越強,所有人都泌出了豆大般汗珠。

地勢依然在升高。葯魂眼縮微縮,其實從他們一進入這座山後他們走過的路都是地勢越來越高,而現在,由於道路坡度陡然加大了不少。

所以他們感覺沒有走多遠便接近了頭頂上的火雲。

因此他們也越來越熱。葯魂摸了摸身上的白袍,白袍上已經有明顯的灼燙感,若是再向前走,說不定他身上的衣服就會被火燒著。

葯奇偉走了過來:「葯魂,還要繼續往下走嗎?走到這裡若不是我們葯族的族袍有一定的抗火性,現在只怕已經燃起來了。」

「對呀。」有幾個不堪火力熏烤的少女齊聲道。

葯魂吸了一口氣,那火氣入體后只覺喉頭一熱,灼燙的感覺很明顯。

他向前走了兩步,眼中忽然有紅光一閃,鳳血灌入雙眼內,前方大約千丈處有一個山頭,那之上有不少蹬踏的腳印,似乎通道就在那邊。

看到了前近的路,葯魂眼中紅光緩緩消逝,走到眾人身前,道:「我剛才看了一下,前方有通道,我們只要走過去就能找到星光幽火草。」

葯魂隻字不提可能要攀爬上山的事,也是想要讓大家的壓力小一些。

葯奇偉望著只距他們幾丈高的火雲,微微沉吟,道:「你們有沒有發現這些火雲的位置越來越低。」

上官碗月點點頭,道:「你想要說什麼?」

「我也不知道,我能感到從那火雲上散發出來的火氣越來越強,恐怕我們走不過去身子就會被那些火氣燒傷。」葯奇偉想了一下,道。

「奇偉兄說得有道理,」葯魂拭掉額頭上的汗水,「前方火雲瀰漫,我們葯族的衣物是由防火的布料織就而成,輕易不會燒化,就算燒化了我們還有備用的衣物,況且身處那火雲之中,我們也看不清周圍的環境,我們誰也看不清誰。我反倒是覺得如果貿然走過去我們的內臟說不定會被燒傷。淬體境六重頂峰就量『煉骨』結束的進修,而進入淬體境七重之後,就是煉臟,剛才我感應了一下,只要吸入那些火氣后,內臟里會有被燒灼之感,若我們貿然闖入前風火雲密集的地方,我想我們的內臟會被灼傷。」

就在葯魂說話的這點時間,有人的呼吸已經變得急促起來。

葯魂直言不諱,「大家也聽到了,所以我的看法很簡單,一邊前行一邊主動吸取那些火氣進入身體然後煅體,只有身體得到增益,我們才能走到那生長星光幽火草的地方。」

葯奇偉點點頭,『說得在理,我支持魂兄的看法,未雨綢繆才是良策,若是冒然闖入恐怕會燒了自身,我們這幫人在這幾日的歷練中實力全都升為淬體境六重,一部分也快要跨入淬體境七重,現在煉臟對我們以後的修鍊大有好處。』

見沒有什麼人反對,葯魂道:「大家就地吸取這火氣,先煅體半個小時,半個小時后我們再前行,走到哪兒算哪兒,直到抵達到那生長有星光幽火草的地方。」

當然也有人不願聽葯魂的話。

葯雲和葯曉覺得沒有必要就地打坐煅體,畢竟他們兩人還沒有感覺到來自火雲的壓力,火雲里傳出來的熱力雖讓他們流汗,不過他們並沒有覺得已經熱到走不了的地步。

葯曉和葯雲對視一眼,他們可不願葯魂說些什麼他們便是做什麼,這樣顯得他們是葯魂的小弟一般。

他們不但沒有把葯魂當平輩來看,甚至覺得葯魂和他們比較起來還低了那麼一級,至少他們和嫡系頗有來往,但葯魂卻是徹頭徹尾的旁系分支,自然他們認為他們比起葯魂要高上那麼一級。 但葯魂卻讓他們聽他的招呼,這顯然不可能。

「熱是有點熱,不過我倒覺得就地休息有點大題小做了,時間寶貴,既然大家想要在此煅體修鍊,那就恕我等不奉陪了。」葯曉說道,他跨處向前走去,葯雲沒有說什麼,也是直接向坡度更高的地方走去。

「等等,」突然有人發聲道,「葯雲葯曉等等,我們也不願在此煅體,浪費時間,不如我和你們同行怎麼樣。」

葯雲和葯曉愕然轉頭,他們原本打算先前往星光幽火草的地方,然後將那些長勢最好的星光幽火草採摘到手,沒想到竟有人願意和他二人同行,不願與葯魂等人為伍。

見多人從人群之中走中,其中不乏嫡系少女,葯雲和葯曉面色變得開心起來,他二人也未曾想到他們的人氣竟是如此之旺。

願意與二人同行的竟有十一人,加上他們兩人,一共十三人,超過兩個歷練小隊的二十人的一半之數。

「呵呵,」葯曉頗為古怪的一笑, 大聖 ,心中直罵「土包子」,見來人眾多,他也頗有禮貌的做出一個開門迎賓的姿勢,道,「我葯意當然是歡迎之致。」

葯同輕哼一聲,走了上去,其餘十人也是緊隨其後,他們之中雖然有幾人熱得有些受不了,但也覺得煅體后再行走這個想法太過浪費時間,等別人先到,那上好的星光幽火草恐怕早被採摘一空了。

葯魂撇了撇嘴,望著身旁的六人,唐絲絲,胡龍,葯菲兒,葯月,趙靈兒,葯奇偉。連那平時與葯奇偉形影不離的葯浩也和他分開,顯然他也認為沒有必要專門花時間在這裡煅體。

葯曉嘿嘿一笑,帶著有五六個少女的團隊向前出發。

很快,他們的身影便是消失在火紅的雲霧之中。

葯魂搖了搖頭,道:「大家坐下引火氣煅體吧。只要感覺到這裡的火氣不再灼燒喉嚨,我們就走往下一個弟方,想要飲水的盡情飲水,不用有所顧忌,這裡的火熱之氣會蒸發掉我們體內很多的水分。」

葯魂說完席地而坐,絕神心術形成的一個明晃晃的氣罩將他全身罩了起來。唐絲絲瞥了葯魂一眼,她雖然不知道葯魂身上這個氣罩到底是個什麼東西,不過到葯魂把氣罩變成白色而並非以前見過的元色氣屏,便知葯魂在這個火雲窟里沒有多少堤防之心,若是使用無色氣屏,遠處則不太容易發現修鍊中的葯魂,因為無色氣屏並沒有白眼發出。


「可能這種有光線逸出來的氣罩並不太消耗能量吧……」唐絲絲心中喃喃一聲,旋即坐在葯魂身邊,開始煅化充斥在這天地間的火氣。

葯魂雙手結印,掌心緩緩出現一個黑洞,心神和黑洞稍稍溝通一下,天地間的火氣透過絕神心術形成的氣罩湧入黑洞之中。

很快,葯魂的骨肉便是特意了這些火氣。這些火氣並不十分灼燙,所以連他的肌肉還未穿過便是止住了前行的勢頭,被他全部煉化。

火氣進入丹田裡后,讓那丹田裡的火元氣更加火熱灼燙。

心神稍稍引動,火元氣噴薄而出,煉化后的火氣讓那些比早些時候的火元氣更加具有爆發力。

「這火氣竟還有這種好處。」嘴角揚起細微弧度,掌中黑光閃動,更多的火氣從天地間湧入葯魂掌心的黑洞之中。

半晌,葯魂猛的吸了一口氣入體,火熱之氣再沒有之前那般灼燙,喉頭如同吸了一口普通的熱氣入體。

葯魂站起身伸了伸懶腰,走到前方眺望遠處,看不到那十三人的身影。

身形向前一縱,沒有任何壓力的跳到十數丈開外。

「你們倒是跑得挺快,就是不知道這火熱之氣你們能抗多久。」葯魂輕聲呢喃,隨即接收火斑虎王武魂,火斑虎王武魂主修火勁,葯魂想要試試這火勁融入了火氣之後威力是否會更大一些。

火勁在寬厚的大手之上集聚,肉肉的虎掌猛然向前轟出,繚繞的火紅勁氣向前飆射而出。

嘭——

火紅勁氣在空中猛的炸開,幾片火雲裂成雲氣散射到四周圍的雲霧之中。


微微吐出一口氣,葯魂喃道:「火勁有了火氣加入之後,威力更勝從前,現在火斑虎王最普通的一次火勁攻擊怕是也能將淬體境五重武者胸口打凹陷下去。」

見周圍沒有人,葯魂頭頂出現浮現幽深詭秘的黑洞,吸力橫出,天空中的火雲被那強有力的吸力牽扯,大片大片的湧入那黑洞之中。

黑洞紅光微閃,瞬間后,那紅光便是碎成光斑點點,消失不見。

不多時,一百丈範圍內的火雲都被黑洞吸扯得乾乾淨淨。

葯魂聽見背後不遠處有人聲傳來,手一揮,將黑洞吸入體內,旋即轉身望向那看不到遠處的紅色薄霧。

唐絲絲等人從那紅色薄霧裡走了出來。

「魂哥,你早就煅好了,」胡龍見葯魂點了點頭,又問道:「你看到葯雲他們了嗎?」

「還沒有見到,可能走到前面去了吧。」

胡龍笑著走了上來,「魂哥, 武門 。」

葯魂望了望前方更加濃郁的霧氣,「前面的火氣更厲害,那火氣的威力可能會壓得你們內臟生疼。」

「內臟生疼?」聞言,胡龍深深的吸了一口氣,嘴角不停抽搐,「魂哥,你確定沒有開玩笑嗎?」

唐絲絲突然發出驚咦之聲,「你們看天上。那些火雲呢。」

眾人抬頭凝望天空,這才發現天上有接近百丈的地域變成真空地帶,那些火雲已經完全消失不見。

「這一塊地域怎麼會這麼奇怪,火雲完全不見了。」說完唐絲絲用古怪的眼神盯著葯魂打量。

其餘幾人亦是如此。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