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他?以後他再敢引女孩子,我就咔——」鳳兒一手做了個扯拉動作,另一隻手順勢往下做了個砍剁的手勢。

玉王玉晶驚訝的說道:「你還真捨得?沒想到妹妹竟然還有如此兇悍的一面。」

鳳兒見姐姐已經不在悲傷,就說道:「有其師,就有其徒。當師傅的。到處招惹女孩子,經常玩兒失蹤。他也跟著學壞了!再不嚴加管教於他的,天下的女人還不讓他都給划拉玩去了?」

羽風聽聞鳳兒的話,只覺得下面一陣冷颼颼的,身體不禁打了個寒戰。

既然蒼天生沒死,玉王也就沒有必要再哀傷。這些年自己沒少享受俊美少年男子,蒼天生也沒有閑著,玩遍天下!怪不得自己每收一個面首,他就找借口出去一個月之久。一定是不願意看到自己與其他男人歡好,又不願意暴露身份。你玩我也玩!肯定是這樣了。

玉王玉晶暗暗的尋思著。

羽風也是偷笑不已:在自己原來的世界里,像這種事情不少。夫妻雙方各玩兒各的,互不干涉,真是天下之大,無奇不有!

讓羽風最關心的是,自己已經做到千變萬化之術的一部分了,可還是一點兒也沒有觸摸到那一絲天機。什麼時候才可以像從天降那樣破碎虛空,在時空之間穿梭?想著自己有朝一日帶著一大群美女老婆穿越回到原來的世界里,在老媽老爸面前一亮,嘿嘿,想著都讓人羨慕! 但願到時候老爸老媽不要痛斥自己犯了重婚罪,桀桀桀……

羽風發出一陣得意的怪笑。

「哎,妹妹,這小子又在壞笑了,一準沒想好事!」

玉王指著羽風氣憤的說道。

「從我讓他寫下四字成語之後,我就知道他的腸子是花花的。」鳳兒說出了藏在肚子里許久的一句話。

「啊,你知道還放任他到處給你製造情敵?」玉王訝然極了。

「是的,看來是時候給他上綱上線了。」鳳兒櫻唇開合間,開始給羽風算總賬。

「上綱上線?怎麼上法?」剛從幻想中恢復過來的羽風,奇怪的問道。

鳳兒對羽風說道:「鑒於你給我帶來的痛苦,以後你只允許擁有我……」

說到這鳳兒停頓了一下,羽風的臉頓時綠了……

「鑒於我的痛苦,我也感受得到你其他女人的痛苦,所以你擁有我的同時,還可以擁有她們……」


「哦,嘢!鳳兒你真好!」羽風差一點兒蹦起來。可是鳳兒下面的一句話卻讓羽風傻眼了。

「唯獨花如夢不可以!」

羽風一驚:「啊,鳳兒,你,你怎麼知道她和我……」

「哼,借用你教給我的一句話,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為!我可是閉月落雁國的皇帝,你在借著訓練神鷹特戰隊員的機會,進駐蓮蓬山,那時我才知道我的仇人,花家唯一在逃的花如夢在蓮蓬山。」

「啊!?你暗中派人監視我?」羽風一激靈,暗道自己低估了鳳兒的智商。

鳳兒看著羽風震驚的表情,得意極了。機智勇敢的風三哥哥終於被自己抓住了馬腳,看他以後還敢不敢胡來。

「本來我就想立刻派人去把花如夢給抓住殺掉。可是她竟然接連為我國立下了不少功勞。又跟著你救了三妹玉嫣然。我決定我與她之間的恩怨一筆勾銷。但是讓我與她共侍一夫,萬萬不可!」

鳳兒咬著牙說道。

羽風愣了一會兒,心道:「這件事情也到了解決的時候了。還是先給鳳兒指出其中的蹊蹺可疑之處的好。」

想到這,羽風就對鳳兒斬釘截鐵的說道:「當日刺殺你母親的刺客並不一定是花家之人!」

這真是驚天霹靂,把鳳兒和玉晶兩人給驚的目瞪口呆。

好半晌二人才回過神來,玉晶首先發問:「風三,你不會是喜歡花如夢故意來蒙我們姐妹倆吧?」

羽風道:「你看我像是說假話的樣子嗎?就算說假話也要看是什麼事情。」

鳳兒靠近羽風,激動的說道:「那你就說說看,你要是騙我,我立刻派兵剿滅蓮蓬山,殺掉花如夢!」

羽風心說:「做皇帝的沒有一個是善茬,鳳兒平時看上去了柔柔弱弱的,一發起狠來,也是要人頭落地的。」

於是羽風就把那日在蓮蓬山對花如夢所說的話告訴了鳳兒和玉王玉晶兩人。

「所以,這也是為什麼那天你們被刺狐國九公主箬姬劫持的時候,花如夢不落井下石的原因,要知道他當時可也在京城。她不但沒有落井下石,還暗中做了不少對你有利的事情。說實話,你母親殺她全家不僅是為了懷疑花家刺殺她,更重要的是她是在自己臨死前,進一步削弱四大家族的力量,為你以後登基創造一個好的環境,讓你好駕馭群臣!花家,極有可能是被冤殺的,所謂刺殺一事,不過是個借口而已。」


羽風對鳳兒和玉王玉晶說出了那日在蓮蓬山對花如夢沒敢說出的話。

鳳兒和玉王玉晶久經權力的巔峰,羽風話一出口,立刻就明白了羽風的話十有八九是真的。歷朝歷代玉家對四大家族極為忌憚,不斷削弱四大家族的勢力,皇宮秘錄裡面確實有不少的記載。

如果羽風說的是真的,那天突然出現的刺客極有可能是母親安排的,那可是個高手,鳳兒當時可是跟著母親前往花府祝壽的,親自目睹了那個殺手接連斬殺數位大內高手,直接衝到母親身邊一劍刺中母親的左胸,要不是母親及時向右偏了一下身子,那一劍當時就能要了母親的命。這樣分析著,那個刺客不應該是母親派來假裝行刺的,不然那一劍應該不會刺中母親要害,以致傷重不久駕崩。

這個可惡的刺客倒地是誰派來的?只要能夠偵破這一個疑點,一切就會明了。

看著鳳兒和玉王疑惑不解的樣子,羽風再次開口說道:「鳳兒,王殿下,這其中還有一個疑點,為什麼當時右相方正偏不偏,巧不巧的拾到那個刺客不小心遺留下的,代表花家的腰牌?這可是很關鍵的地方。」

玉王小嘴兒猛然張開,驚恐的叫道:「你是說我母親是被方正所陷害?」

「不錯!先皇遇刺駕崩已有五六年的時間了。方正的兒子方首魁可是很厲害的,差一點兒就要到達觸摸天機造化的高手。六年前他的武功不是很高,平常的大內高手十個八個也不是他的對手。這樣算來方正是趁著先皇給花家祝壽,防備鬆懈的機會刺殺了先皇。好給我國造成大的混亂。幸好先皇英明睿智,早就留有後手,讓鳳兒及時繼位,沒有造成國中暫時無主的混亂狀況。我敢說,如果當時一片混亂,刺狐國兵會趁機起兵進犯我國,情況會比之前三國作亂更加危急的!」

「可惡的方正父子!」鳳兒和玉王玉晶咬碎銀牙,恨恨不已。

「現在方正已死,方首魁逃之夭夭,不知所蹤!到底是不是方首魁刺殺的先皇,還帶進一步考證。我們先不要亂了陣腳,更不能莽撞行事,萬一其中還有隱藏更深的敵人挑撥離間,豈不是中了他們的奸計?」

羽風冷靜的分析著。

鳳兒和玉王也漸漸平靜下來,不再言語。

「所以,在事情真相沒有弄明白之前,你和如夢之間最好不要發生衝突,不然最高興的是暗中隱藏的敵人。」

羽風說了一大堆話,終於把主題引入正題,這才是羽風的目的。保護好自己的女人不相互殘殺,同時查明事情的真相,揪出幕後真兇,這才是正理!

突然,玉王玉晶好像想起來什麼,對著羽風嬌聲叫了起來:「喂,風三,你好狡猾啊!你還沒告訴我從天降怎麼教你的功夫,以及他現在在哪兒呢?」

頭疼,玉王真讓人頭疼!繞了大半天還沒有忘了這件事情。事情的真相還真沒有辦法說。這可是關係到自己來歷的問題。

破碎虛空,在不同時空中穿梭,穿越到現代世界里,傳授自己功法,然後自己又稀里糊塗的穿越到望月大陸,誰信啊?

別說別人,就是羽風有時候一覺醒來的時候,也不相信自己穿越了,還急忙忙起身要出去跑操。等到穿衣服一看,不是迷彩服,而是古代的長袍,這才反應過來是怎麼回事。

可是面對著玉王玉晶充滿希冀的眼神,羽風只好編了個謊話:「呃,那是一個很奇怪的事情。那時我還在天台鋪,當時我正在床上做著夢,忽然感覺一隻手按在了我的頭上,一股熱流就順著頭頂進入我的身體,同時我的腦海中多了許多修鍊功法內容。也不知過了多久,我睜開眼發現一個白鬍子老頭正笑眯眯的看著我。見我醒來就說了一句話,就沒影了。」

玉王玉晶瞪大了眼心說什麼亂七八糟的?往你頭頂一按有熱流進入你體內那時灌頂加持,傳功至於腦子裡忽然多了些功法啊什麼的,簡直是胡扯!

不管玉王怎麼想,羽風繼續著他的謊言:「他說好好修鍊,他日再見!就憑空沒了蹤影。就這些,完了。」

「完了?這個天殺的,還是老樣子,吃完飯,嘴都不抹,真是個無良師父!」

玉王玉晶見實在問不出什麼,只好作罷。羽風真真假假說的還很符合從天降的性格。羽風對這個只有一面之緣的所謂師父,一點兒也不了解,他是根據玉王剛才講的她和從天降的事情,對從天降這個人的性格有了大致的了解。使得假話的真實成分掩蓋了大部分的虛假,過了玉王玉晶這一關。

鳳兒見姐姐悶悶不樂,心中不忍,就提議,既然風三沒死,又立下大功,那就昭告群臣,狂歡三天,相信大家會很樂意的。

羽風卻拒絕了鳳兒的好意。原因很簡單,到現在羽風還沒有徹底擺脫雷霆大陸姦細的成分,最起碼在羽風其他國家那裡還沒有。羽風假死的半年裡,各國動蕩不安,都想得到羽風,從羽風嘴裡知道雷霆大陸的情況。這個時候表明身份,恐怕各國都會來逼鳳兒交出自己,一不小心就會挑起戰爭,閉月落雁國承受不起。

鳳兒一想也是,就決定,縮小範圍,就在瓊花苑的亭子里擺下酒宴,慶祝羽風再次「死而復生」。

月色漸漸升高,夜已經很深了,玉王玉晶嬌笑著看了羽風一眼,起身告辭。

將近一年的時間,羽風重新恢複本來面目,第一次和鳳兒單獨面對,到有些手足無措了。

「撲哧!」鳳兒被羽風的樣子給逗樂了。 「看你的樣兒,哪裡還有指揮千軍萬馬,橫掃千軍兵馬大元帥加國師的風範?」

「呃,倒也是,好久沒和鳳兒你這樣單獨坐在一起,有些不好意思了我。」

羽風撓了一下頭皮,訕訕笑了一聲。

「你?你也有不好意思的時候?什麼時候臉皮變薄了?」鳳兒嬌小玲瓏的身軀,笑得花枝亂顫。

「鳳兒,這些日子,你辛苦了。」羽風忽然柔聲細語的說道。

「只要你在,受些苦算什麼呢?以後不要再這樣嚇鳳兒了。」

「嗯。」羽風將鳳兒摟在懷裡,深情地嗅著鳳兒身上的體香,沉醉……

最終,羽風還是走了。不過他沒有回國師府,而是徑直來到以前自己居住的菊花苑。阿亮早就接到上級領導的交代,說是國師要在菊花苑小住一宿。所以阿亮老早就站在門口等候。

羽風又恢復了樂無憂的面貌,阿亮一見之下險些把剛吃的夜宵給吐出來。可是這可是國師大人,為閉月落雁國收復國土的大功臣,得罪不得。阿亮強忍著內心的噁心將樂無憂迎進菊花苑,服侍好樂無憂,這才準備轉身離去。

「阿亮!」

一個阿亮熟悉無比的聲音突然傳來。

阿亮身子猛然一震,嚯的轉過身來,阿亮的眼神登時呆了。

樂無憂笑著說道:「怎麼,不認識我了?」

說著,樂無憂的臉皮一陣變幻,醜陋的臉龐恢復了英俊瀟洒的面貌。


「你,是人,還,還是鬼?」阿亮驚恐莫狀,結結巴巴的說道。

「當然是人。你看我身下可是有影子的。鬼沒影子!」羽風在燈光下走了幾步,燭光搖曳之下,人影晃動,果然是人。

「你再摸摸我的臉。人的臉是熱的,鬼的臉可是涼的。」羽風抓起阿亮的手放在自己的臉上。

「是、是熱的……風公子,你沒死!樂無憂,這,我的腦子亂了,這是怎麼回事兒?」阿亮莫名其妙,激動不已。

「倒地怎麼回事並不重要,關鍵是我沒死,不是么?」羽風笑著說道。

「對、對!風公子……」阿亮不傻,既然羽風不想說,肯定有他不說的原因,與相不相信自己沒有關係。

「阿亮,你回去收拾收拾,明日一早就跟我走。是該實現我的諾言的時候了。」羽風拍了拍阿亮的肩膀。

「真的?太好了,我等這一天好久了。我還以為風公子貴人多忘事,逗我玩呢?」阿亮驚喜若狂,終於有了出人頭地的機會,他能不高興嗎?

阿亮,無師自通讀心術,終將會在間諜這一行業大放異彩!

羽風很忙,每當在深夜的時候,他都會在狐狸姐、雪青鸞等女的居所外靜靜的注視一番,才會回去。不是他不想與眾女相認,實在是一旦那樣做了,動靜太大,容易暴露身份。最主要的是雷霆大陸對望月大陸期許以久,說不定自己身邊或者周圍就有雷霆大陸的人。自己這個黑鍋不能白背,自己要在暗處小心的查探一番。

雷霆大陸之前的作為實在是讓人不敢恭維:男的殺掉或是充當奴隸,女的全部淪為將領士兵發泄的玩物。

雖然上次雷霆大陸入侵望月大陸幾千年過去了,可是望月大陸的人口卻是沒有恢復過來。而雷霆大陸是什麼樣?他們得元氣恢復的怎麼樣?這些都是一無所知。而雷霆大陸當年撤退時,必定會留下姦細暗探,詳細記載望月大陸上發生的每一件大事。

雷霆大帝能侵略望月大陸一次,那就回有第二次,幾千年過去了,說不定第二次入侵很快就會來臨。而望月大陸上的各個國家還在互相敵視、內鬥,所損失的可全部是望月大陸上的精英!這樣一盤散沙,非得等到雷霆大帝的千軍萬馬殺到眼皮子底下再團結起來一致對外,那也太晚了點兒。畢竟雷霆大帝有了上次的失敗教訓,肯定不會再重複原來的錯誤,到時,一場更加慘烈無比的大戰,將會成為壓倒望月大陸的千斤閘!

羽見狐狸姐房中的燈光熄滅了,這才準備轉身離去。

忽然,羽風聽到身後傳來一聲輕微的樹枝摩擦的聲響。

這不是風吹樹枝造成的聲音,而是人體碰到樹枝才發出的聲響。

「誰?」羽風急忙轉身,看向發出聲響的地方。

「嗖——」

暗淡的月色下,一道黑色的人影,從一棵松樹上閃電般的電射而出,向遠處飄去。

羽風躍起身形,身體由於速度太快,在空中形成一道直線。可是前面逃竄的黑影兒速度一點兒也不比羽風慢,二人一追一逃,很快就來到城外的一處村落中。前面的黑影在街道拐彎處閃了幾下,就沒了蹤影。

羽風心下暗暗吃驚,此人的功力不在自己之下,看他一路逃跑的陣勢,好像是有意要將自己引到此處村落。

羽風小心翼翼的漫步在村落狹窄的街道上,忽然腳下一松,地面猛地向下沉去。

有陷阱!羽風身子一晃,輕飄飄的就原地飄了起來,落在一棟房屋的屋檐之上。

「嗤、嗤、嗤!」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