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連續劇
  • 0

「但我必須告訴你,凌子又不想離婚了。」

「我猜,是她母親和她說了什麼。」

「這不重要,反正我從來沒拒絕過她。」

「她哪兒比我好?為什麼你這麼愛她?」

「我愛她很久了。」皮森並不諱言,「也許她不領情,但我不在乎。」

她想了想道:「好吧,我允許你愛她,但我們一樣可以做情人啊。」

「你又何苦這樣委屈自己?」

「委屈嗎?和我戀愛的,可是世間罕見的男武神呢。」

「零點藥劑快完成了,到時會有很多男武神出現。」

「我才不管,我只要你。」

「我不理解,你怎麼會愛我?我們之間並沒有什麼共同點。還是說,你只是不甘心輸給凌子?或者,為了家族的榮譽?」

「都有。」她同樣直言不諱,「主要是你太特別了,和這時代的男人不一樣。也許是因為我的戀父情節吧,你是和我父親最接近的男人。」

「非常感謝你的厚愛。」他不知道說什麼好,「我怕我消受不起你這份美人恩啊。」

她壞壞一笑,「對了,我的禮物你喜歡嗎?」

「喜歡極了。」

「再送你份禮物。」她起身退後幾步。

只見她身上穿着一件輕紗睡袍,在燈光下輕盈飛舞,如夢似幻,完美地襯托出她的魔鬼身材,羊脂玉般的肌膚和修長的手臂和大腿,再配上她宜嬌宜惜的絕美面容……

「該死!」他好不容易平下身體的火,被她一下又點燃了。

「怎麼樣?我親手設計的。」她展示著自己胴/體和美麗的睡衣,「而且,只給你一個人看。」

「饒了我吧。」他簡直不敢看她,怕受不了這樣的誘惑。

「什麼時候來見我?我會穿着它,等你來脫哦。」她拋來一個飛吻,眉目間春意濃濃。

他長吁一口氣穩定心神,「簡直美呆了。你就這麼想把我變成一個壞男人嗎?」

「難道你不覺得,這也是女人的一種成就嗎?」

皮森只能苦笑,「好吧,敗給你了。」

「我還可以跳舞給你看。」

「下次吧,我怕我會受不了。」

她美目倏亮,「我還以為你刀槍不入呢?」

「我好歹是個正常的男人,你這樣其實很危險的。」

「有時候,女人喜歡危險。」

她沉浸在自己的媚態中。不知為何,明明這個時代普通認為,女性勾引男性是有失身份,可她很享受這種感覺,那是一種別樣的征服,有種讓人上癮的感覺。

皮森明白,她沉浸在釋放天性的快樂中,對於這個時代而言,她這一刻的所作所為,是種觸犯禁忌的快感。

他內心的小惡魔被溫晴晴喚醒了,換了一種溫柔的語調,「不!留待見面跳給我看。」

她大喜過望,「什麼時候?」

「快了,等我執行完下個任務。」

「什麼任務?危不危險啊?」

「我還不清楚,但我相信我應付得來。」

「你一定可以,你是我看中的男人。」

「我不會讓你失望的。早點睡吧,晚安。」

他緩緩關閉了通訊。

在另一頭,溫晴晴表情複雜,她第一次意識到身份高貴的她和普通女孩沒什麼不同。也許一開始她並不是那麼喜歡皮森,但看到他從冷若冰霜到綻放笑容,她特別有成就感。

戀愛有千般姿味,萬種風情,人只要被一種擊中就夠了。

皮森手指像槍一樣瞄準前方:「溫晴晴,這是你自找的。」

「砰!」

第二天一早,皮森不等希兒穿好衣服就把她訓斥了一頓,命令她照顧好自己,絕不能像個拚命三郎似的。當然,事後不忘給她一個溫柔的擁抱和親吻。

「如果希兒有事,我會擔心死的。」他撫摸着她的秀髮。

她點點頭,從他一會粗暴一會溫柔中享受他的愛與呵護。

黑蘿莉則趴在床上,笑吟吟看着他們,翹著兩條小腿晃呀晃。

「你笑啥?」皮森刮刮她可愛的小鼻子,「以後你得看着姐姐,別讓她傷害自己。」

「會——啦——」她聲音拖得長長的,又張開雙臂,「姐夫,抱我起床。」

「小壞蛋。」他抱起她柔軟的身體,「回姐姐身體吧,一會我有個重要的會議要開。」

「嗯。」她如今已是言聽計從,好感和忠誠都到一百不是開玩笑的,現在皮森就是要她立即去死她也不會猶豫。甚至連從前的小性子都消失了。

當皮森通過隊內傳訊通知隊員要開會時,所有人都匆匆趕來,皮森對隊伍的管理可以說是散漫的,所以當他鎮重其事時,就給別人一種感覺:出大事了。

令皮森意外的是,除了希兒、厲遠、羅波和韓婷婷,蕾蒂亞茲也來了。

「隊里第一次會議,我當然不能錯過。」蕾蒂亞茲道:「我向院長特意請的假。」

皮森剛要說什麼,蕾蒂亞茲卻道:「老大,啥也不用說,就算訓練結束,我也會歸隊的,我已向院長表態,我一定會呆在雄風戰隊。」

皮森這才知道自己多慮了,蕾蒂亞茲不同於其他人,她在戰隊呆了這麼久,對於戰隊間彼此挖人早已司空見慣。她追隨皮森就是要學他的戰技,雖然她只在特訓部呆了一天,發現戰技訓練並沒比她從前戰隊的高明多少,自然要回來。

「很好。」皮森倍感欣慰,「那咱們開會吧。」

安德烈和安蓮也來了,帶來了任務資料,皮森看過後發現和韓勁松研究的沒多大出入,便直接開講。

「我打算接下『搜索幽靈船』這個任務,需要全隊出動,這也是我隊第一次集體行動,大家務必慎重。下面,先請安蓮大人,說一下任務概況。」

安蓮道:「目前只知道幽靈船是一艘運輸船,它在運什麼?送到哪?防衛狀況如何?我們一無所知。可它居然能躲過雷區以及南門二火線帶的軍方偵測,說明它絕不是一艘簡單的船。目前學院把它的風險級別定義為S級,而且還有可能上升。」

蕾蒂亞茲到底是任務老手,直接問到核心問題,「最後看到它是在哪?」

「最後看到它的是維尼所在的風嶺戰隊,位置在『小地球』的行星帶上,然後它就突然消失了。」

蕾蒂亞茲驚道:「這怎麼可能?」

「小地球」是南門二火線帶后的第二道防線,最重要的戰略地帶,小行星帶內有着密如蛛網的偵察設備,別說一艘大型運輸船,就是一隻蒼蠅也難逃過。

「完全可能。」皮森道:「還記得中途島上,幽蘭用來隱藏吞金獸的異次元空間嗎?」

「爍滅空間?」

「沒錯,有這個東西它就可以隱身,不過應該是個超大的爍滅空間。」

「可是經研究發現,爍滅空間極其耗能,它怎麼可能長期使用?」

「所以它應該是一艘能量船,能量值超乎想像。」皮森道:「而且她們的爍滅空間是不能移動的,加上巨大的能耗,我可以斷定,它應該在小行星帶內緩慢移動。」

他對安蓮道:「大人,麻煩把小行星帶的偵測器佈防圖調出來。」

安蓮調出佈防圖,電腦上模擬了偵測器的範圍射線。

「大家看。因為小行星帶和小地球是始終處於運動狀態,所以偵測器是交叉探測。」

電腦上探測器的射線不斷運動着,時而交叉時而分散。

「這樣一來,對外太空的探測並不是處於全天候的狀態,會有一個短暫的盲區,時間不長,就幾分鐘,但對開啟爍滅空間來說,時間已經綽綽有餘。」

蕾蒂亞茲一拍手,「明白了,它根本沒離開過小行星帶,當射線來時它就進入爍滅空間,一移走它就是出現並前進,我們沒發現它不是因為它太快,而是它太慢了。」

「對,這就是爍滅空間的弱點。」說這句話時皮森有些慶幸,如果是他的可移動可透視的爍滅空間落在外星人手上,那就麻煩大了。

厲遠道:「話雖如此,可小行星帶那麼大的範圍,怎麼找到它的具體位置呢?」

「聽說過守株待兔嗎?」

「對啊!」蕾蒂亞茲眼前一亮,「爍滅空間太耗能量,特別是電力,當它穿過小地球的陰影地帶后必須補充電力,而外層空間只有一種補充方式——太陽能。」

「完全正確!」皮森豎起大拇指,「我們只需要守在小地球后的近日點,就一定能碰到它。」 葵文思量了些許然後對着陳恆道「你先去休息吧,小綠。你去領他到客房」

小綠是葵文的貼身侍女,一襲綠衣,細細看去是淡綠色雀舞長袖裙,三千青絲隨意的披散下來。

肩若削成,氣質若蘭,膚似凝脂。

陳恆看的愣了,燕歸咳嗽了幾聲。陳恆才反應過來,跟隨小綠去到了客房。

路上,陳恆一直在打量小綠。看氣質,看面相,舉手投足都不似一個侍女,更似一名千金小姐。

「請問,小綠姑娘。你。。。本來不是侍女吧」

小綠聽見陳恆這樣問,肩膀猛的顫抖了一下。

她微笑的看了看陳恆,慢慢的道「小綠身上的事情似乎與陳少爺無關。至於陳少爺所說我本不是侍女,但我究竟是誰?也與陳少爺無關。」

小綠說完就行個禮然後離開了!陳恆一臉疑惑的推開門走進了客房。

客房很大,有一個檀木搭建的床,窗戶正對一片葯叢,吸一口空氣便是滿滿的藥味。

陳恆將包袱放在檀木琉璃桌上,走到窗前。往外看去。

陳恆不知道的是,窗外辛勤勞動的人們。正是南山的另一個姓氏的人,因為他們世代為醫,醫者仁心。在南山爆發疫病的時候死亡數人,但是歸龍氏的醫術並沒有那麼高明,也醫死了很多都譚氏的人。

也就因為這樣,都譚氏便將歸龍氏的領土霸佔了一半,而將歸龍氏擠到南山的最邊境。

那場疫病,都譚氏因會引魂術。將許多健康的外族人的魂引到生病人的身體里,救活了很多人。這種療法異常殘忍,歸龍氏並不提倡。

最後都譚氏用引魂術挺過了疫病當上了南山的大姓,而這背後的原因是因為歸龍氏的愧疚和贖罪。

小綠就是歸龍氏的一員,小綠本名-歸龍翠玉。是歸龍氏一名聲望很高的大醫師。

陳恆看着外面勞作的人,看着他們歡快的笑着,拿着一株草藥與旁邊的人笑呵呵的說着話。

「你看這株葯,好像可以壓制咳嗽。」

「嗯嗯,搭配花月草效果更好。」

咚咚咚。。。一陣急促的敲門聲傳到陳恆的耳朵里。陳恆趕忙去開門,門外的正是南山的大醫師-歸龍翠玉(小綠)。

「我來幫你把脈」小綠淡淡的說。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