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你們主子也是,才剛被皇上看中,怎麼如此張狂呢?」

雲貴妃想想也是頭疼,這兩人都挺愛鬧事的。只是這瑜妃一起以來侍寵而嬌,這次總算抓她的把柄了,說不定還能自治她一番。

「娘娘,奴婢知道我家主子是有點說過頭了,她也是口不擇言,還望娘娘能趕去救主子呢。要不然,不知道主子會被瑜妃折磨成什麼樣子。」

雲貴妃也不敢怠慢,先不說她與廖小主兄長的交情,就說皇上今日十分喜歡她,所以她不能讓廖羽薰有所損傷。

「韓馨寧,你同本宮一起前去吧!」

「奴婢遵命!」

馨寧緊緊地跟著雲貴妃,心裡十分著急,也不知道自己當初棄廖小主而不顧,是不是做對了。

「快點啊!」雲貴妃一直在催促。

半個時辰后,她們好不容易趕到玲瓏宮。可是那些守門的宮女卻多方阻攔,聽到雲貴妃的名號也無動於衷了。

「娘娘吩咐了,除非是皇上來了,其他人一概不見!」她們傲慢地說。

雲貴妃才執掌玉牌沒多久,也沒親自來過玲瓏宮,這裡的人不認識自己也無足為奇。只是這些人囂張到如此地步,真讓自己很生氣。

她得開始樹立自己的威風,才好讓後宮所有的人服她。

雲貴妃亮出了玉牌,呵斥她們:「你們這些個奴婢好好看看,本宮現在是後宮之主。誰人敢再撞攔我,我就處罰誰。」

那些宮女都見過玉牌,忙跪下說:「奴婢們該死,有眼不識泰山,還望貴妃娘娘見諒!」

「還不快滾開,別阻擋本宮進去!」

她們退到一旁,有個機靈點的宮女忙給雲貴妃和馨寧帶路。

瑜妃早知道雲貴妃來了,就是避而不見,可這宮女阻擋不了,自己只得出來解決。

「雲姐姐,您怎麼得空來我玲瓏宮坐坐呢?據妹妹所知,賞花大典還沒結束呢。」瑜妃根本不在意什麼雲貴妃,即使她是後宮暫時主子,她也是很慵懶地說著。

雲貴妃當然聽說出來她的蔑視了,皇上這幾個一直寵這個長相平庸的女人,她就忍著不敢說什麼。畢竟她當時無權無力,可現在完全不一樣,一定要給她點顏色瞧瞧。


「本來本宮在賞花大典,過得很愜意,沒想到妹妹幹了壞事,所以弄得本宮不得不抽身前來。」

「妹妹,可是什麼都沒做哦,還請姐姐不要冤枉了我。」

「韓馨寧已經把你抓走廖妹妹的事,全部告訴我了,你這樣私自帶走廖小主是不合規矩的。你趕緊把人交出來,要不然,別怪本宮不客氣了。」

雲貴妃不依不饒,勢將瑜妃氣焰壓下去。

到底事情後續怎麼樣呢?

!! 「韓馨寧已經把你抓走廖妹妹的事,全部告訴我了,你這樣私自帶走廖小主是不合規矩的。你趕緊把人交出來,要不然,別怪本宮不客氣了。」雲貴妃不依不饒,勢將瑜妃氣焰壓下去。

馨寧早就知道自己走了這一步,始終會得罪這皇上的寵妃。

果不其然瑜妃的臉立即一黑,扯出大嗓子叫著:「韓馨寧,你竟然敢玩弄本宮?」

馨寧不想火上澆油,故作軟弱地說:「娘娘,奴婢也是迫不得已呀。廖小主畢竟是奴婢的主子,奴婢怎麼能狠心棄她而不顧呢。奴婢求求娘娘,放了我家小主吧?」

「韓馨寧,本宮記住你了,今後一定不會讓你好過的。」瑜妃沒打算理解她。

雲貴妃從容地說:「瑜妃沒必要對付一個小奴婢,她只是忠心於自己的主子而已。言歸正傳,你趕緊把廖羽薰的人交出來。」

「本宮從來沒抓過什麼廖小主,也不知道她去哪兒了,反正沒在我玲瓏宮。雲姐姐,帶著這賤婢離開吧,我睏乏了,先補補覺,晚上還要伺候皇上呢。」

雲貴妃豈不知她故意用皇上的名義來壓制自己,可是她擄走的是皇上看上的廖羽薰,她才不會怕呢?

「瑜妃,你別想以這話來糊弄本宮。如果你死活不交出人的話,別怪我請來侍衛來搜你的宮。到時若是搜出廖小主來,恐怕你不好交待。廖羽薰不僅是朝中重臣的妹妹,還是皇上新升的羽妃,你是沒有權利關押她的。」

瑜妃面不改色,她雖然相信雲貴妃有這個能力叫動侍衛,可是量他們也不敢搜自己的宮。

「雲姐姐,你儘管去叫侍衛來,我可不怕的哦。皇上經常來我這玲瓏宮,我看他們就算來了,也不敢搜我的寢宮。」

「你!你不要敬酒不吃,吃罰酒!若是我下死命令,沒人敢不從的。你居然敢蔑視我的存在,這次本宮一定給你好看!」雲貴妃沒想到她居然如此頑固,就是不肯放人。

她把玉牌交給馨寧:「韓馨寧,你趕緊拿著本宮的玉牌,叫那些巡邏的侍衛過來。」

「奴婢遵命!」她唯有趕忙跑出去,找人來幫忙了。

這瑜妃太狂妄,竟然敢得罪雲貴妃。馨寧想她一沒背景,二沒長相,就憑著這份寵愛,敢如此放肆,也真是服了她了。

正好此時有一隊侍衛經過這裡,馨寧忙叫住他們:「各位大哥,雲貴妃命令你們馬上進入玲瓏宮!」

她亮出了玉牌,自然沒有人敢不從。

馨寧帶著他們來到了殿內,站在了雲貴妃的身後。

雲貴妃收起玉牌,對那些侍衛說:「這瑜妃涉嫌抓住了廖小主,大家趕快把這玲瓏宮翻個遍,定要找到這丟失的小主。」

「你們敢!這可是皇上最喜歡來的地方,你們可看清楚了,我是誰。」瑜妃擋在他們面前,驕傲的說。

那些侍衛們猶豫了,他們經常在附近巡邏,當然這知道這瑜妃是皇上最寵愛的妃子。他們是萬萬不能得罪的,萬一瑜妃在皇上面前說他們壞話,他們肯定死路一條。

「娘娘,我們不敢!」侍衛們對雲貴妃說。

「你們這些狗奴才,真沒用!你怕他瑜妃,難道不怕本宮嗎?本宮現在可是後宮的主人,叫你們搜,你們就搜啊。要不然,本宮可生氣了,後果很嚴重。」

馨寧也干著急呀,為什麼瑜妃非得鬧成這個地步呢,她擔心廖小主的安危。

那些侍衛猶豫了,進也不是,退也不是,難為至極。

而瑜妃笑了:「雲姐姐,我都說了這些侍衛是沒有這個膽量搜我玲瓏宮。難道他們不要命了嗎?」

雲貴妃被徹底激怒:「好,如若你們再不聽本宮的話,我直接叫人摘了你們的腦袋。你們仔細想想現在後宮是誰做主,是誰擁有生殺大權。」

侍衛們權衡利弊,確實得聽雲貴妃的,先保住這條命再說。

「娘娘,奴才答應搜宮便是!」他們擺出了一副難以抵擋的架式,拿著刀對著瑜妃的方向。

瑜妃此時有點心虛了,但還強裝鎮靜地說:「你們這些奴才可要想清楚,到底站在哪邊,隨時可能丟掉性命的!

「娘娘,奴才必然是要聽後宮之主的。您雖然受到皇上寵愛,可是不能直接決定我們生死的。還請娘娘快點讓開,不然會受到傷害的。」

瑜妃臉色有些蒼白,她原本不想把此事鬧得這麼大的,沒想到廖羽薰那個賤人竟要一而再,再而三地刺激她。現在她又多了一個執掌後宮玉牌的雲貴妃來幫忙,自己怕是抵擋不了的,唯有暫時認輸。

她對旁邊的宮女說:「你去把那廖羽薰帶出來!」

雲貴妃終於勝利了,她想這瑜妃再怎麼得皇上寵愛,還是得顧忌我這掌有生殺大權的玉牌。

「瑜妃早該如此了,也免得本宮動怒了。」

侍衛們統統放下了刀,退到了雲貴妃身後,他們原本懸著的心也放下來了,終於誰都不會得罪了。

瑜妃可沒好臉色給雲貴妃看,嘴也不饒人:「雲姐姐,我可不是怕你才交出廖羽薰的。妹妹想了想,這廖羽薰回去,皇上也不會臨幸的。所以我就決定放了她,免得佔了我玲瓏宮的地方。」

「皇上的心思,我們做妃子的是不能隨意揣測到了,說不定明晚廖妹妹就能侍寢呢。」雲貴妃也不能讓她強詞奪理了去。

「今晚皇上過來的時候,我就會千方百計說服皇上,別冊封她了。就算皇上硬要了她,我也有辦法留住皇上的心,讓那個廖羽薰沒有可乘之機。如若想侍寢,下輩子吧!」陳戀瑜說著就哈哈大笑了起來,笑得在場所有的人都心麻。

雲貴妃也不再多與她爭辯了,對於這種蠻橫的人,也是對牛彈琴了。

此時,廖小主被那個宮女帶了出來,一臉驚慌失措的樣子,頭髮亂了一團糟,而衣服也髒了許多。

她看到了雲貴妃,就像看到了希望,高興地跑了過去。

「雲姐姐,謝謝你來救我了。」

雲貴妃謙虛地說:「多虧韓馨寧及時跑回賞花大典上,我才知道你被某個不知本份的人抓走了。你還好吧?她有沒有對你濫用私刑呢?」

廖羽薰臉上有了光彩,回想著被抓走時的心情,還有點心顫。

「她把我抓入玲瓏宮,叫人打了我幾巴掌,不僅讓我認錯,還讓我發誓不能搶走皇上的寵愛。妹妹怎麼能答應這種無理的要求,就是不從她。她本想採取一些非常手段,她聽到外面有動靜,才沒有對我怎麼樣。」

雲貴妃拍拍她的肩膀說:「沒事啦,有姐姐在此,以後她不能傷你半分。」

廖羽薰躺入雲貴妃的懷中,像是一對親姐妹似的。


「你們別在這裡深情款款的,我可不想見。要抱去外面抱呀,我們這裡不歡迎你。送客!」瑜妃沒好氣地說。

廖羽薰的仇還沒報呢,這瑜妃又這樣了,她氣得不行。

「醜八怪,你囂張不了多久啦,今後就是你受冷落的時候。雲姐姐,我們走,別待在這冷宮啦。」

她拉著雲貴妃的手,往外走了。

馨寧只好跟上了,回頭看了一瑜妃,她雙眼冒火光,青筋又爆了出來。

瑜妃吼叫著:「我一定不會放過你們的!」

她身子顫抖一下,心想趕緊走,要不然非找上自己不可。今日她已經徹底得罪了這寵妃,估計日後主子和她都沒安寧日子過了。

馨寧走到了廖小主的旁邊,關切地詢問她:「小主,你的臉不痛了吧?」


「你還好意思關心本小主?」廖羽薰都不望她,顧自走著。雖然她最終叫人過來了,可是卻是背叛過自己的人,她是不能原諒的。

「小主,我那個時候是為了搬救兵,才那樣置您不顧的。當時咱們明顯處於弱勢,憑奴婢一人之力,也無法取勝。奴婢唯有假意投靠她,才能讓瑜妃放了奴婢。奴婢最終才有機會,找到雲貴妃幫忙。」

雲貴妃也回頭為馨寧辯解:「廖妹妹,的確如她的說,她是對你很忠心的。你不能冤枉了她,若不是她,我也不能及時趕到來解救你了。」

廖羽薰此時也想通了,當時自己被意外之喜沖昏了頭腦,一個勁地與那強勢的瑜妃做對。

她拉著馨寧的手:「對不起,馨寧,我錯怪你了。我之前那般惡劣對你,你都沒有出賣我,更何況現在呢?我的臉沒事了,只痛了一下下而已。」

「你們倆和好就行,以後還有得我們頭疼的呢。這瑜妃與你們結下仇怨,勢必不會就此罷休的,你們要做好隨時接她招的準備。」雲貴妃饒有深意的說。


廖羽薰倒不在乎地說:「她一個小小妃子,又怎麼能與一統後宮的雲姐姐相比呢?再說我有兄長做後盾,如今又有了皇上的喜愛,怎麼怕她呢?」

雲貴妃搖頭,這廖羽薰始終太單純了,往往不會看到事情潛在的危險。

「這瑜妃一沒背景,二沒長相,能得到皇上如此久的寵愛,肯定大有秘密的。」

!! 雲貴妃搖頭,這廖羽薰始終太單純了,往往不會看到事情潛在的危險。

「這瑜妃一沒背景,二沒長相,能得到皇上如此久的寵愛,肯定大有秘密的。」

廖羽薰仍然是一副無所謂的表情:「可能當時皇上是想換換品味吧,就選了她陳戀瑜,算她走運。可如今皇上已經注意到我了,她也就沒用武之地了。」

雲貴妃只能淡然一笑:「妹妹,那全靠你來拯救我們的皇上的了。」

可她心裡卻一直在憂慮,這瑜妃一定有秘密,只是不知道是什麼。她想看看日後的情況,便能知曉了。

「廖妹妹,想必你也累了吧,這一驚一喜的。你先回去休息吧,姐姐我還要回賞花大典上呢,說不定很多人正等著我指示呢。」

廖羽薰感覺全身像散架一般,她對雲貴妃說:「雲姐姐,你去忙吧,妹妹和馨寧回去就是。至於明天的冊封和其他事宜,還請姐姐費神了,妹妹就在秀女殿等您的好消息了。」

「那些自然是應該做的,妹妹,不用介懷的。」雲貴妃優雅地離開了她們倆。

待雲貴妃走了很遠了,馨寧才與廖羽薰說話:「主子,我們以後還是別再得罪瑜妃了,總感覺她不像表面那麼簡單。」

廖羽薰一直走著,卻也不說話,過了許久,才冒出一句:「一切先聽你的話吧,待我翅膀硬了,再與她較量。」

馨寧想也只要如此了,就算瑜妃有什麼惡招,也得使出來,她們才得拆招。現在只求主子不要再刺激她了,免得提早被廢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