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你們可以跟著我。」武王對邪王說道,這句話,讓邪王心中的怒火,宛如那火山一般,卻又強忍著沒有爆發出來。

龍王眉頭一皺,卻沒有離開的意思,他的實力是四煉初階巔峰,和現在的邪王相差很明顯,假若楚暮還可以施展那一門秘法的話,與之相遇,將會十分危險,和武王一起行動,才是最好的。

至於聖王和劍王,這兩人的實力,已經達到了他們需要仰望的地步了,但究竟如何,也只有他們自己才清楚,並且,以他們兩人的性子,斷然不會與他們聯手。

「來了。」忽然,邪王開口說道,他對危險,一向有超乎常人的感知。

武王與龍王兩人,也都知道這一點,因此,他們立刻反應過來,往邪王目光方向看去,憑他們的目力,輕易就可以看到十幾萬米之外的景象,只要不被遮擋。

片刻之後,一道身影,出現在他們的視線之中,接近,十幾萬米,對四煉的強者而言,不算長。

那身影,迅速在眾人眼中變得清晰,他們看到楚暮的同時,楚暮也看到了他們。

「很好,節省了追命盤兩次機會。」楚暮雙眸精芒閃爍,這是他的想法,至於武王邪王和龍王以及幾尊天將聯手,並沒有讓他感到忌憚,這,是源自於實力的自信,一種底氣。

「看到我們在這裡,竟然還敢過來,果然是狂妄至極。」龍王滿臉冷笑,旋即,渾身氣息一震,依稀之中,似乎有強勁的龍吼聲,從他的身上傳出,旋即,只見一道光芒,自龍王的體內出現,沿著他的身軀迅速的環繞起來,最終化為一副鎧甲,一副外形如龍的鎧甲,龍王搖身一變,彷彿變成了一個龍人。

龍王寶甲!

這,便是龍王曾經一次奇遇得到的秘寶,源自於上古時代,其中,煉入了一道蛟龍魂魄,將龍王寶甲煉化之後,一旦激發使用,就會覆蓋全身,變成一尊金屬龍人,擁有可怕的力量和速度以及防禦力,如同從人變成了一尊怪物。

龍王本身的實力,只是四煉初階巔峰,但動用龍王寶甲之下,卻達到了四煉高階的層次,這,還不算秘法在內。

沒有絲毫猶豫,邪王動用自身全部的力量,四煉中階巔峰的氣息,瀰漫而出,旋即,他又施展了一門秘法,邪氣衝天起,一身氣息攀升,達到四煉高階的層次,面對到來的楚暮,他又回想起之前被一劍斬殺的一幕,沒來由的感到心悸。

武王也露出一抹凝重,雙手一握,一副臂甲出現在雙臂上,迅速蔓延到手掌處,那臂甲看起來,十分霸氣猙獰,四煉巔峰的氣息,也隨之瀰漫而出,充斥四周。

武王天將和龍王天將們,也紛紛爆發出自身的氣息,達到極致。

氣息衝天起,攪動風雲,彷彿一座座的火山爆發似的,十分強勁。

「潛龍出淵!」龍王一拳緊握,收回,再瞬間轟擊而出,龍吼聲響起,可怕的拳勁,凝聚為一道十幾丈蛟龍,彷彿衝出深淵般的,沖向天空,攜帶無以倫比的威勢,有破碎蒼穹的氣概,沖向楚暮。

「天邪掌!」邪王也是全力出手,一掌轟出,天空似乎要被洞穿。

「無敵指?天崩!」武王手臂一顫,可怕的力量涌動,一指點出,他的一指天崩,比戰王的一指天崩,威力不知道要勝過多少倍,完全沒有可比性。

皇庭十王,除卻聖王是不死聖皇的弟子之外,其他九王各自傳承不死聖皇一門絕學,這種傳承,是不死聖皇的直接傳承,但並不代表,他們只掌握一種聖皇絕學。

武王,在武道上有著驚人的天賦,曾以一些方法,從戰王手中得到無敵指的修鍊之法,並且,將之修鍊成功,造詣,還要在戰王之上。(未完待續。。)

!! 蛟龍出淵,騰空而起,天邪掌印崩碎蒼穹,天崩一指粉碎真空,武王天將與龍王天將也紛紛出手,施展出自身最為強大的一擊。

各色光芒撕裂長空,紛紛轟向楚暮,強橫的威力,令楚暮神色微變。

第一重枯蒼秘法之下,他的實力,達到四煉巔峰的層次,與如今的武王相當,武王那一指,給他帶來一定的威脅,其他的攻擊,楚暮卻是不放在眼裡。

一指天崩下,武王展開了其他的攻擊。

武王武王,武道稱王,在武道上,有著超乎尋常的天賦,但凡被他看過一遍的武道,要麼被他學會,就算是學不會,也能夠看出其中的一些玄妙,做出更好的應對。

指掌拳盡數精通,武王連續轟出三道強橫的攻擊后,身形衝天而起,瞬間接近楚暮。

楚暮連續三劍,擊碎武王三道攻擊,將其他人的攻擊忽略,瞬間,武王出現在楚暮面前,直接展開狂暴無比的攻勢。

雙臂雙腿和身軀,渾身上下每一處都變成了致命的武器,搭配無比恰當,行雲流水,又如同萬丈瀑布之水,傾瀉而下,無以倫比的衝擊。

近身戰鬥上,武王將自己的優勢,發揮得淋漓盡致,將一身所學,盡數展現而出。

拳法、掌法、指法、掌刀、手肘、肩膀、膝蓋、腳掌等等,每一處,都被武王充分利用起來,這樣的對手,楚暮還是第一次遇到,一瞬間,就被武王壓制下去,處於下風。

但楚暮的絕對力量,不會遜色武王分毫,其戰鬥意識和戰鬥天賦也十分高超。瞬間就調整過來,攻守兼備,與武王對抗起來。

劈山斬,手掌如巨斧,一斧可劈開山嶽,碎蒼穹,一指如劍,刺破蒼穹,翻江倒海,山崩地裂。月毀星沉……

武王一展開攻勢,邪王和龍王以及諸位天將們,根本就沒有插手的餘地,沒辦法,在他們眼中,武王的身影,直接圍繞著楚暮,全方位的攻擊,沒有死角。讓他們無法插手,只能希望,武王可以將楚暮殺死。

同為四煉巔峰的實力,要分出勝負。就只能在戰鬥的技巧上、力量的應用、時機的把握、節奏的掌控等等各個方面分高低。

武王在這些方面,十分出色,而楚暮,更出色。

雙劍在手。扳回劣勢之後,楚暮打出了自己的節奏,與武王抗衡。漸漸的,一點點的潛移默化當中,佔據一點上風,這,是不可逆轉的過程,任憑武王如何發力,也無法將自己漸漸增大的劣勢扭轉。

對武王來說,這是不可能的情況,在他生命當中,絕無僅有的第一次。

十王當中,他的實力不是最強大的,但他的戰鬥能力卻是最強的,若是同樣的實力,武王自信,聖王也不是他的對手,但是現在,在同樣的實力之下,他不僅被楚暮扳回了劣勢,竟然還被他漸漸的壓制下去,落於下風而無法扭轉。

事實就是事實,武王不接受也要接受。

秘法施展,氣息暴漲,武王的實力,一下子達到了四煉極限的層次,既然,在自己擅長的方面,無法將楚暮壓制下去,那,就在絕對的力量上,配合自己的戰鬥天賦,將楚暮壓制下去,殺死。

四煉巔峰與四煉極限的差距,十分明顯,楚暮剛剛取得的優勢,頓時被打破,雙方持平。

武王的戰鬥能力,讓楚暮大開眼界,這樣的對手,他是首次遇到,會是一種十分不錯的體驗,一種磨礪。

同樣的招式,第二遍對我無用,這一向是武王的認知,他也做到了,但面對楚暮,同樣的一劍,卻有著萬千種變化,讓武王無從判斷,不要說第二劍,哪怕是第三劍第四劍,武王依然必須全力應對。

楚暮與武王之間的戰鬥,看起來,並沒有那種打得天崩地裂的恢弘,然而,他們自己卻都很清楚,對方的力量,都凝聚集中起來,看似不強,實則十分可怕,比起那種天崩地裂的場面來,還要更加危險許多。

邪王雙眼冒火,拳頭不自覺緊握,眼底,閃現一抹連他自己也沒有覺察到的恐懼。

竟然……楚暮竟然可以和施展秘法之下的武王戰鬥到這樣的地步,這種實力,已經完全在他之上,難怪,那一劍,可以將他的一尊分身秒殺。

而楚暮,難道可以一直維持著這種實力?

沒來由的,一絲絲的恐懼,從邪王內心深處湧現,瀰漫而出,如同病毒肆意擴散。


龍王雙眸冰冷,身上散發而出的氣息,就好像是一尊冷冰冰的金屬人,他抬頭盯著天空,以他的實力,也只能夠隱約的看到楚暮和武王的動作,很模糊,這讓他無比忌憚,慶幸自己沒有獨自行動。

「好了,戰鬥到此結束。」楚暮忽然說了一句。

在現在的實力下,要殺死四煉極限的武王,很難,要知道,武王可不是普通的四煉極限,而是一尊擁有驚人戰鬥意識和天賦的四煉極限,其實力的發揮,達到了百分百以上,絕對是可以越級戰鬥的妖孽。

四煉極限與四煉巔峰的差距十分明顯,楚暮能夠保持平手的局面而不落於下風,已經很難得,就算是施展出最強橫的天殺地劫劍式,爆發出來的威力,也處於四煉極限層次,可能會比此時武王的實力更強橫一些,但絕對沒有達到壓制的地步。

面對武王這樣的強者,無法絕對壓制,就無法將之殺死。

而今,除了枯蒼秘法之外,楚暮其他的秘法都被統合了,無法再次施展,或者說,那些秘法,都一直處於施展的狀態之下。

「枯蒼……第二重……」


話音落下的剎那,沒有絲毫猶豫,直接開啟了百倍消耗的枯蒼秘法。

一瞬間,楚暮就感覺到,從自己的身軀深處,彷彿有什麼東西在消失的感覺,愈發的強烈,整個人彷彿陷入了虛弱當中,卻又有一股可怕的力量,從身軀深處湧現,宛如潮水一般的洶湧,衝擊四肢百骸,強大的力量,讓楚暮差一點沉迷。

隨著枯蒼秘法第二重的施展,楚暮的白髮飛揚,宛如魔神,可怕的氣息,從四煉巔峰開始迅速的攀升,很快,達到了四煉極限,卻沒有停止,再次攀升,半步五煉,無限接近於五煉層次時,方才停止。

這樣的氣息,讓近在咫尺的武王,感到無比壓抑。

沒有絲毫猶豫,武王迅速後退,一步往後跨出,瞬息千米,彷彿咫尺天涯。

楚暮實力的暴漲,他不明白是怎麼回事,但本能感到不妙,死亡的預警,令他渾身發寒,汗毛倒豎。

逃逃逃,必須儘快離開,越遠越快越快越好,否則,極可能會死在這裡。

但是,動用枯蒼秘法第二重,令壽元消耗速度達到百倍的楚暮,目的,就是為了斬殺武王,怎麼可能會讓他逃走。

不見作勢,楚暮一劍劈空斬出,劍光瞬息沒入了虛空之內,已經逃出數萬米的武王,渾身驀然一顫,停頓在半空之中,旋即,一身強橫的氣息,開始變弱,無法維持懸空,往下方墜落,重重的砸在地面上,強橫的身軀,直接將地面砸出了一個巨大的坑洞,深深陷入其中,鮮血瀰漫,將深坑染紅。

一劍,分生死,武王連元神都無法逃出,直接隕落。

這一切發生得太快太快了,邪王和龍王以及諸位天將,根本就沒有反應過來,當他們反應過來時,就已經結束了。

武王,死了。

眼前,一抹劍光,彷彿從遙遠的天際蔓延而來,似乎如同海潮般的十分緩慢,卻又如同極光一般,快得無以倫比,快與慢的共存,演繹之下,讓邪王龍王等人感到十分不適,強烈的眩暈感,嚴重干擾到他們的思維和反應。

這一劍,是楚暮斬出的一劍,沒有留手,實力的絕對差距,邪王與龍王和諸位天將,根本就沒有閃避的機會,一劍斬過,劍光消失,如同幻象。

邪王等人怔怔的站在原地,而後,從胸口處斷開,光滑平整,可怕的劍意,擊碎了他們的意識。

楚暮伸手一抓,將邪王龍王以及武王等空間戒指全部拿到手,仔細檢查一番,並沒有適合自己使用的東西,隨手將之收了起來,又取出追命盤。

「邪王已死,仇,我報了,三位兄長走好。」楚暮抬頭看向天空,輕聲說道,彷彿在告別,旋即,殺機自雙眸之中一閃而過:「不過,皇庭十王,還有兩王活著,接下去,我就要去將他們斬殺,徹底覆滅皇庭。」

將劍王的影像,直接輸入了追命盤之內,影像浮現,栩栩如生,追命盤上的金色指針也轉動起來,幾息后,指向一個方向,那,正是劍王所在的方向。

沒有絲毫猶豫,楚暮動身,化為一道劍光,其速度比起之前來,又要快上了許多。

孤傲的劍王、神秘的聖王,這,是皇庭十王的最後兩個,也是實力最為強大的兩個,武王尚且有四煉巔峰的層次,那麼劍王的實力,絕對會更加強大,同樣是劍修,楚暮的血液,似乎要沸騰起來。(未完待續。。)

!! 第二獄,一座火山上空,雙方對峙。↖,

一方一人,一方十二人,驚人的劍氣沖霄而起,鋒銳無匹。

「看樣子,你帶有追蹤的寶物。」劍王不徐不疾說道,聲音淡漠,卻蘊含鋒芒,如同利劍一般,每一個字,就好像是一劍刺出,攻殺心神,心神不夠強大者,在他的言語之下,就會勢弱,感到畏懼。

楚暮只是覺得,劍王的話語,聽著平淡,卻內在鋒利無匹,如同利劍一般向自己刺來,但他的意志堅韌無比,心神強大,絲毫不受影響。

「劍王之名,名不虛傳。」楚暮由衷說道,縱然處於敵對,縱然列入必殺名單,卻不能夠否認對方在劍道上的造詣,那是已經融入骨子裡,成為本能的劍道,一言一行,都詮釋著劍道。

「你,也很出乎我的意料。」劍王直言不諱,這是實話,以往,他從未聽過楚暮這個名字,就算是知道了楚暮殺死戰王,他也沒有真正正視楚暮,直到現在,楚暮站在他的面前,在氣勢上,毫不遜色,散發出來的鋒芒,完全不會比自己弱分毫。

這,是一尊絕世劍修。

劍王對楚暮的評價如此,楚暮對劍王的評價,也是如此。

一瞬間,兩人的心中,竟然生出一絲惺惺相惜,這,是源自於絕世劍修之間的相惜,絲絲的殺意,在兩人的心底瀰漫。


此殺意純粹,不為復仇、不為嫉妒、不為大義,而是絕世劍修之間,棋逢對手的殺意,一戰,殺死對方,磨礪自身劍道。

劍意,在咆哮。

一股滅絕天地滅絕萬物生機的氣息。從劍王的劍意當中,瀰漫而出,蒼天死寂,大地乾枯,萬物滅絕。

這,是劍王的劍意——滅絕劍意。

滅絕劍意,蒼穹滅絕,大地滅絕,萬物滅絕,天地之間。無物不可滅絕。

十一尊劍王天將,每一尊,都是三煉的絕世強者,並且,都是劍修,散發出的氣息十分驚人,宛如十一口寶劍一般,只是,他們並沒有衝殺過來。而是後退,遠遠的避開,將戰場讓給劍王和楚暮。

這,是屬於劍修之間的對決。不容許第三人插手。

無風,楚暮與劍王的長袍,卻飄揚著,獵獵作響。如霜似雪的白髮飛揚,漆黑的長發末端,似乎有一抹猩紅瀰漫。

雙劍在手。永恆劍意與湮滅劍意,從體內瀰漫,楚暮處身的地方,空間變得奇特,一半,彷彿亘古不變,任憑歲月流逝,滄海桑田,不朽不滅,一半,天地萬物萬事盡數湮滅,化為虛無。

「兩種劍意!」劍王的神色微變,眼底,有震驚之色一閃而過。

古往今來,擁有兩種劍意者,很少,並且大部分劍意都較為普通,如楚暮這般,擁有兩種劍意,且兩種都是如此高端的劍意,卻完全出乎他的意料,可以說,前無古人。

劍王可以清楚的感受到,楚暮釋放而出的兩種劍意,完全不會遜色於他的滅絕劍意,甚至,還要勝過。

要知道,他的滅絕劍意,是修鍊不死聖皇十門絕學名列第二的大絕滅劍典凝練而成,是一種無比高級的劍意,據他所知,起碼,沒有什麼劍意,能夠超越他的滅絕劍意,頂多,就是屬於同一個層次,諸如毀滅劍意。

滅絕劍意與毀滅劍意,有相通之處,也有明顯的不同,毀滅劍意,更注重摧毀,徹底的摧毀,而滅絕劍意,更注重生機的破壞。

如果用一種比喻來形容的話,毀滅劍意更偏重蠻力,滅絕劍意則更偏重技巧。

而今,從楚暮身上感受到的湮滅劍意,那種毀滅中的毀滅,毀滅的極致,已經超出了他認知的範圍了。

沒來由的,一股興奮與激動,從劍王的內心湧現,多少年了,不曾有過這種感覺,就好像是還年輕的時候一樣,他很清楚這種激動與興奮的由來,見獵心喜,並且,自己有可能也掌握這等劍意,令自己的劍意,更加強橫,實力,更進一步提升。

虛空一握,劍芒吞吐之間,一口黑色的狹長靈劍,出現在劍王的右手之中,可怕的滅絕劍意瞬間暴漲十倍,威能無盡,天地破滅。

強橫的滅絕劍意,襲卷八方掃蕩天地四極,如劍般,往楚暮斬殺而去,永恆劍意環繞,與滅絕劍意碰撞,不分軒輊。

一接觸,楚暮與劍王就各有了解了。

論劍意層次,楚暮的永恆劍意和湮滅劍意,都比劍王的滅絕劍意高端,但論對劍意的掌握,卻是劍王要勝過楚暮不少。

楚暮修鍊到現在,也不過才一百多年,劍王修鍊到現在,卻已經過了萬年,兩者之間在劍道上的浸淫時間,相差了百倍,而劍王本身的天賦,也是萬古妖孽級別的,專註於劍道,其造詣,難以想象,縱然楚暮的天賦,還要勝過劍王,百倍的時間差距,卻沒有那麼容易彌補。

因此,兩人的劍意對抗之下,並沒有誰佔據上風。

劍意對抗,只是一種試探。


滅絕靈劍在手,劍王出劍,一劍,彷彿跨越時空,瞬息千里,刺向楚暮,漆黑的劍尖,不到一息便出現在楚暮的雙眼之中,刺向眉心,快到極致。


雙劍交叉,十字劍光斬裂虛空,以攻對攻。

雙方,都沒有直接施展出威力強大的劍招,而是以基礎劍法對敵,發現這一點,兩人內心都閃過一抹詫異。

基礎劍法,在許多人看來,根本就沒有什麼威力,因為,那只是運用基本法門,是初學者才會修鍊的法門,用來打基礎的,但凡在劍道上有所成就者,都會修鍊威力更加強大的劍法,戰鬥時,一施展出來,殺傷力更強。

但,真正在劍道上有著高深造詣的人才明白,基礎劍法,不可放棄,必須堅持修鍊,並且,他們除了留下一門或者幾門作為絕學的劍法之外,平時戰鬥,基本會以基礎劍法為先。

這一向是楚暮的戰鬥方法,也是劍王的戰鬥方法。

基礎劍法,說起來,無非就是刺點劈斬崩等等運劍基本法門,沒有什麼特殊之處,然而,不同的劍修,對基礎劍法的掌握和理解,卻多少會有一些不同,那不同之處,就是精髓。

世界上,沒有完全相同的兩片葉子,就算是形狀一致,上面的脈絡,也會有差異,又或者在顏色上有差異。

尤其像楚暮和劍王這等絕世劍修,在基礎劍法上沉浸多年,其造詣,無法形容。

同樣的一刺,卻各有玄妙。

劍王的基礎劍法,帶著一股滅絕生機的味道,而楚暮的基礎劍法,卻包容一切,風格多變,隨心所欲。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