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你們國家是不是有另外一個名字叫做『唐』啊?那個什麼羅蘭祭典其實是重陽節對吧?那天要上演滿城盡帶黃金甲對吧?」

「?」

「哎。」孫澤仰天長嘆一聲:「這尼瑪像拍電影一樣的,拍的還是那部滿滿的胸部和不倫戀的電影,我的個天,反正都講的是倫-理,與其拍這麼危險的劇我更喜歡《雷雨》啊……」

因為佩雅並不懂得孫澤再說什麼,所以並沒有人可以吐槽他。

真的是夠了,一開始聽聖羅蘭大帝的發家史他還沒覺得有什麼,畢竟每個可以當開國皇帝的都是掛b一樣的存在,遠的不說咱們就談談當朝太祖吧,從兩三桿步槍到席捲全國,從武裝討薪到跟世界警察正面對肛,這妥妥的主角模板讓人沒話說啊,和他比起來這聖羅蘭大帝都不算太掛b了!而這延續了上千年的帝國出現的皇權衰弱的問題嘛……資本主義萌芽?好像是又好像不是,不過有一點是可以確定,這個帝國馬上要發生一件大新聞,時間就是重陽節的菊花事變……咳咳咳,是羅蘭祭典四大家族和皇后將要逼宮造反才對。

總而言之,安東尼那老狐狸隨隨便便的就推給自己一份常人根本沒辦法完成的工作,更加見鬼的是因為那句「人肉包子走一遭」的任務懲罰孫澤並沒有勇氣拒絕。

綜上,孫澤此時此刻的心情是崩潰的。

他娘的自己一個lv1,戰鬥力只有0.5鵝的戰五渣見習先知要去拯救這風雨飄渺的帝國了?

… 「啊,親愛的師傅啊,我給您端來洗腳水了。」

「啊,尊敬的老師啊,這是我上次從村長那吝嗇鬼的家裡拿來的茶葉,請嘗一嘗。」

「啊……」

還是那句老話,三年下來誰不知道誰,正如孫澤始終把那位受人敬仰的大先知當成只會騙吃騙喝到處坑人的老神棍一樣,作為老師的安東尼當然也知道自己這個徒弟到底是個什麼德行,這小混蛋平時沒少著要對自己下黑手,而今天突然變了個人似的打獻殷勤,肯定有古怪。

「先說好。」雖然現在佩雅他們幾人跟科林都在樓下,並沒有其他人,但安東尼還是保持著一副雲淡風輕的模樣:「不管你怎麼說我都不會取消這一次的試煉的。」

「當然了,我也知道你這老混……咳咳,老師您說一不二嘛。」差一點就原形畢露的孫澤趕緊乾咳了幾聲,他嘿嘿一笑,把手中的杯子朝安東尼遞了過去:「俗話說一日為師終生為父,弟子今天呢,是有別的是想跟您談一談。」

「裡面下藥了?」

「……」強行繃住臉上的笑容讓自己不至於一巴掌朝著老狐狸扇過去,孫澤搓了搓手,像個十足的二鬼子般諂媚的笑著:「我怎麼可能會做那種欺師滅祖的事呢?我只是想和老師您分享分享我的快樂……」

「說吧,有什麼事。」安東尼掃了孫澤一眼,反常必有妖,對於孫澤突然一改之前的態度他到是稍微有那麼一點點的興趣。

「事情是這樣的。」孫澤摸了摸自己的腦袋:「關於聖羅蘭帝國的那點破事您應該也知道了吧,當然,當然了,我知道的,這是我的試煉,是我的任務沒錯。但是呢,難度未免有點太高了,我沒有畏懼的意思,只不過是想說以我現在lv1的等級就算分出一百個上去也不夠人家一鍋端啊!」

「確實。」安東尼沉吟了一陣:「現在的你確實不成熟,把這個任務教給你是有點為難你了……」

「所以咯!」

「但是,這件事也只能由你來做。」安東尼搖搖腦袋:「世界與世界的界限正在震動,北方的黑暗正在集結,異世界的勇者遵從契約而來,對於現在的這個世界來說,區區一個王朝興衰已經算不得什麼大事,我現在還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嘁。」雖然早就知道會這樣但孫澤還是有些不爽,不過很快的,他又擺出一張燦爛的笑臉:「我知道我知道,畢竟我是您唯一的弟子嘛,老師不行了只能徒弟上嘛!我知道的,不過這次任務的難度太高了老師您就沒有打算意思意思一下?」

說了這麼久終於暴露出自己的小算盤,而安東尼則是非常平淡的問道:「什麼意思?」


「就是這個意思啦。」孫澤搓了搓手指:「這個。」

「這個意思是什麼意思?」

「擦,再裝下去我翻臉了啊!」孫澤終於忍不住了:「這個啊這個,活動經費跟保命的裝備啊!就算是臨時工也得報銷車錢油錢吧?你打算讓身無分文的我怎麼去完成你那個見鬼的專家級任務啊?還有裝備!實在沒有的話把你的木杖交出來!新手村出來的都有一根木劍呢,我這個lv1的先知該不會連條褲衩都沒吧?」

「這個意思啊。」安東尼終於笑了:「錢嘛,我沒有,對於一個職業者來說,錢財乃身外之物,先別激動,我自然有我的考慮,這次你隨佩雅回帝都,一路上自然有他們幫襯,並不用擔心這方面的問題。至於裝備……沒有。」

「來來來,你乾脆就在這裡幹掉我吧。要錢沒有要裝備也沒有,我就一個人去硬肛皇后和四大家族的人啊?來來來,往這裡劃一刀省事點!」

「冷靜點。」對於以死相要挾的孫澤,安東尼並不在意,他繼續說道:「你應該知道,我們這一門是特殊的,而且跟你這個只能看隔天天氣情況的半吊子不同,我能看到的東西比你更多,更遠……」

「哦?」

「但是不知道為什麼。」安東尼的眼睛在一瞬間變成了純白色,他的聲音有點古怪:「不管我怎麼做都看不到你的影子,屬於你的那條命運長線就像是透明的一般,不論我怎麼尋找都沒有……」

「擦,那不就跟沒說一樣嗎?」都快要送上別人的餐桌了孫澤才沒興趣探究命運長線這種複雜的問題,想想看吧,作為這塊大陸唯一的帝國聖羅蘭,他擁有多麼強大的力量,別的不說,跟蒼老爺子一樣強,甚至強得多的七八階強者肯定多得要死。自己這個lv1的小弱雞要一頭扎進他們的陰謀裡面不是找死是什麼?

「仔細想想的話確實是應該給你一點幫助,雖然這是你的試煉,但我也不能眼睜睜的看著你去送……試煉失敗,所以,我決定把我年輕時用過的一件裝備給你。」安東尼一邊說著一邊朝自己的兜里掏了掏。

「剛剛你是想說送死吧?是吧?是送死吧?其實你對我去完成這麼一件不可能完成的任務根本沒有信心是吧?你其實是覺得我已經死定了對吧?」孫澤真的要哭了,前有不可能完成的任務後有想把自己做成人肉包子的任務懲罰,這比前有狼後有虎好不了多少啊!

「看這個。」安東尼從兜裡面掏出一枚戒指,就將他遞給了孫澤:「試看能不能戴,那是我還小的時候老師為我準備的空間戒指。」


「哦!主角必備裝備之一的空間戒指?老頭你還是挺懂行的嘛。」一瞬間孫澤就從地上跳了起來,完全沒有之前在地上撒潑打滾的無賴模樣,只不過當他接過戒指的時候瞬間傻了:「這麼小?」

「早說讓你減肥了。」安東尼長長的嘆了一口氣:「既然帶不了就還給我,雖然不是什麼強力的空間裝備,但畢竟是我的老師給我留下的紀念品之一。」

「扯吧。」孫澤翻了個白眼,進了狼嘴裡的肉還想飛?沒門!他緊緊的將戒指握在手中:「雜家的手就算再細也戴不了小孩子戴都嫌小的戒指,別想用這種無法裝備的借口忽悠我,我等等去竄條鏈子當項鏈用!」

「既然你堅持的話,我也就不強求你了。」安東尼也沒有強求孫澤把戒指還回去。

「哼!」

物品:老舊的空間戒指

品質:藍色【精良】

【一位擔心自己的徒弟走丟餓肚子的老師為自己的弟子量身打造的空間戒指,因為那位孩子當時只有四歲所以戒指非常細小,無法正常裝備到手指上】

「只是說無法裝備到手指上而已,又沒說不能當項鏈用,讓我看看有什麼東西,等會,這玩意該不會要滴血認主吧?」孫澤抬起腦袋朝安東尼問道。

「少看點游吟詩人的小說。」安東尼翻了個白眼:「用你的精神力去感知它,這只是小孩子的玩具,上面並沒有精神印記,就算是你那薄弱的精神力也可以隨便使用。」

雖然對安東尼那句薄弱的精神力很不爽,但孫澤還是老老實實的閉上眼睛,靜靜的感受著手上的戒指。所謂的精神力類似於戰士體系中的鬥氣,狂戰士的怒氣值,但又不太一樣,是只有法系職業才有的特殊「能量條」,精神力的高低是衡量一個法師強大與否的關鍵,跟魔力不一樣的是,只有精神力高才能使用一些複雜的,高難度的魔法。對於魔法師來說,精神力就是手槍,而魔力,就是槍身裡面的子彈,只有同時擁有魔力和精神力才能使用大威力的魔法。

而孫澤呢,辛辛苦苦的鍛煉三年之後魔力的總量不能算少,但精神力就少得可憐了,如果安東尼給他的不是一件老舊的空間戒指,以他那可憐的精神力來說甚至都無法取出其中的物品。

「裡面什麼東西都沒有啊。」孫澤奇怪的問道:「按照設定來說裡面不應該是裝滿靈丹妙藥神器秘籍什麼的嗎?老頭你該不會給錯了吧?」

「有那東西我早就自己用了。」安東尼再次翻了個白眼:「先說好,本來我是不能,也不打算干涉你之後的出世試煉的,但鑒於這次的試煉難度過大,才稍微給你一點點幫助,不要想太多。」

「擦,你還真想讓我一個人去跟皇后和四大家族的人硬肛啊?別的不說,按他們的人數一人一口唾沫就能淹死我了信不信?」孫澤愈發的絕望了:「整整一個聖羅蘭帝國啊,看地圖比整個亞洲都小不了多少!我的天……」

「這件事就到此為止吧。」安東尼打斷孫澤的悲號,正色道:「我們先知一脈,從來都是作為『指引者』而存在的,孫澤你這次和佩雅到帝都去一定要帶領他們走向正確的道路,也許過程會有些艱辛,但你要相信未來一定是美好的,正義終將會戰勝邪-惡。」

「你這忽悠人的本事不錯啊,但我才不會上當。」

「那我就不說廢話了,到帝都的時候順便幫我調查幾件事……」

… 「胖叔叔,胖叔叔,安東尼爺爺怎麼說。」宛如小尾巴一樣跟在孫澤身後的科林扯了扯他的衣袖,大聲地問道。

「別提了。」一想到那個見死不救的老傢伙,孫澤就有種氣不打一處來的感覺:「就隨隨便便的塞給了我一個破戒指,說好的神器秘籍連影都沒眼,最後還塞給我三個錦囊,說什麼在必要的時刻打開,他以為這是《三國演義》么?還真把自己當諸葛亮啦?」

科林看了看孫澤取出來的幾個白色錦囊,搖搖腦袋:「不是說這個,是說我啦,安東尼爺爺這次讓你出門有沒有說要帶上我?其實我一直以為沒用的胖叔叔是一定要老死這邊的呢,沒想到短短一個晚上就讓安東尼爺爺回心轉意,真是不可思議啊!」

「你這小屁孩懂什麼叫求人的態度么?」孫澤朝科林的後腦勺不客氣的就是一巴掌甩了過去:「大哥哥我現在是去干九死一生的活計,你還以為是郊遊啊?一邊去一邊去,到廚房幫我把蒜給剝了哈,今天我要好好的展示展示我的廚藝。」

「胖叔叔你翻臉不認人!說好了我幫你把安東尼爺爺的捲軸偷出來就讓我跟你一起出去玩的!」科林捂著自己的後腦勺,一臉委屈之色。

「嘁,是你先過河拆橋想單幹的吧?」孫澤捏著科林的臉頰,用力的往兩邊一扯:「再說了咱們的交易在昨天就失效了!老狐狸果然不是那麼容易就可以搞定的,竟然可以面不改色的把我打成篩子再把捲軸收走,根本沒辦法威脅!你出去那件事嘛……我說不行就不行!」

「可惡,你這拔diao無情的混蛋!」

「擦,這句話你從哪裡學到的!」孫澤一時間有些慌了,這個世界比較和原來的世界不同,當然,這邊說的並不是魔法和科技的區別,而是指另外的一些方面,比如說網路術語什麼的,像這句充斥著各種槽點的葷話根本不是一個異界人可以懂的,更不用說是一個小孩子了。

「從胖叔叔你畫的那本小本子上看到的。這麼驚訝幹什麼?我可是知道的哦,你每次大半夜起來都在一本小冊子上寫寫畫畫,一邊畫還一邊笑,笑得還很可怕……」注意到孫澤的臉色有些不對勁,科林頓時計從心來:「哼,胖叔叔,如果這次你不帶我出去的話就把那個小冊子交給媽媽和安東尼爺爺!」

「呵呵,我可不是那種會輕易威脅的膚淺男人。」孫澤乾笑了幾聲,然後轉身就跑:「我有點事!」

看著一溜煙跑進屋子裡的孫澤,科林笑了,在他的手臂後面正藏著一本黑色封面的小冊子「嘿嘿嘿,沒想到這小冊子的用處這麼大,也許這會是一個不錯的把柄?」

「沒啦……」又從屋子裡跑出來的孫澤氣喘吁吁的看著正賊賊笑著的科林:「我的書呢?你小子給藏哪了?」

「嘿嘿。」科林笑得更加開心了,稍微往後面退了幾步,走到樓梯口:「在哪呢~」

「你小子……」

「再過來我就叫咯。」科林得意洋洋的扭著腰,還挑釁似的亮出他身後的小冊子:「如果這個時候胖叔叔因為襲擊我的話下面那幾個漂亮姐姐會怎麼想呢?我可是知道的哦,胖叔叔一直渴望一段驚天地泣鬼神的愛情,還有還有,那位女僕姐姐正好是你喜歡的類型吧?真是好用的小冊子呢,胖叔叔的弱點都畫在上面了~」

「夠了!」最重要的秘密暴露之後,孫澤也沒法子了,他深深的吸了一口氣,認真的對科林說道:「收起玩笑的心思吧,科林,我這次去帝都真的不安全,樓下那幾個漂亮的大姐姐要去干一件非常危險的大事,我這三兩肉再加上你這小疙瘩進了這坑連一個水花都冒不起來你值得么!你還是太年輕了啊……聽我一句勸,老老實實的呆在這裡,如果大哥哥我還有命回來的話一定帶你出去玩。」

「說心裡話。」科林表示不吃這一套。

「老老實實的把小冊子交出來,熊孩子搗什麼亂?」

「救命啊,胖叔叔要把我強【嗶】了再【嗶】之後再……唔唔唔~」

「哈哈哈,沒事沒事。」因為就在樓道口的緣故,科林這熊孩子一嗓子馬上就引來樓下幾個人的注意力,在他們疑惑的視線中孫澤尷尬的笑了笑:「這孩子的腦袋不好使,沒事沒事,你們忙你們的,我去找夏洛特大嬸說說,爭取今天就出發。」

夜長夢多啊!再說那個見鬼的任務還有時間限制,一點都不想死的孫澤也尋思著在今天之內出發,要不是遇上科林這茬他現在已經去找正打算外出的夏洛特大嬸了吧。

「唔唔唔~」

一把奪過寫滿自己秘密的小冊子,孫澤才放開被他捂住嘴巴的科林。

「好難受……」科林使勁的咳嗽了幾聲,才抬起腦袋看向孫澤,惡狠狠的說道:「胖叔叔我今天就把話放這了!如果這次出去你不帶上我的話我就跟我媽媽說你把我把我強【嗶】了再【嗶】之後再……」

「得得得,我怕了你可以吧,一個小孩子不要整天把這種話掛在嘴邊。」孫澤長長的嘆了口氣,先把小冊子收好,才說道:「等下我要去見夏洛特大嬸,你要出門的話自己跟她說,這活計真的號危險,還沒正式開始任務我就差點被社會性的抹殺。」

「恩。」科林的興緻非常高昂,他興奮地問道:「話說回來那小冊子上面是什麼?不單單是文字還有一些丑得要死的畫……」

「去你的!這是充斥著我這滿滿文藝精神的筆記本,不單單是小說還有漫畫。」孫澤走到樓下,首先朝著佩雅幾人打了個招呼,直到出門之後才繼續對科林說道:「知道這叫什麼嗎?叫deathnote,不對,是叫pubscentcrisisnote!滿滿的都是我的青春和愛啊!還有,絕對不要隨便在外面說起這件事知道么?」

「啊咧?」科林的眼睛眯了起來:「這是屬於我們兩人的秘密么?」

「啊,是的。」孫澤一臉的決絕之色:「如果讓別人看到這小冊子的話我只能一死以謝天下了。」

「胖叔叔您的愛還真是沉重呢。」

「這不是愛。」孫澤臉色非常嚴肅:「只不過是不願意去面對中二病的自己而已。」

。。。。。。

村長的家離夏洛特大嬸的屋子並不遠,出門走幾十米就能看到一個小小的院子,門口拴著一匹馬,兩匹騾子,不遠的地方靠著一輛不算小的馬車,院子里還有幾塊菜田,這就是村長的小屋了,當然,這地方還有著「課堂,驛站,民事調查局」等的別名。

「看誰來了,不是我們聰明可愛的科林么?」這個小山村的村長名叫赫爾曼·條頓,一個高大威猛的大漢,有著一頭乾淨利落的黑色短髮,一身子肌肉鼓囊鼓囊的,說實話,如果不是髮型和最經典的爪子對不上的話孫澤都要以為這大叔其實就是異世界的金剛狼了。只見他朝孫澤吹了個口哨:「哦哦哦,這個是誰,被大白鵝追著跑了半天的孫澤,放心的走過來點,大白鵝已經被我宰了。」

「擦,你那大白鵝不是普通的大白鵝好么?是一階十幾級的魔獸『大白鵝』啊,天生自帶的風系魔法天賦就能秒我一百遍啊混蛋!」對於這件事孫澤表示非常憤慨,按理說他跟隨安東尼修行了三年雖然等級一級沒升但對付一隻普通的大白鵝還是沒問題的吧?所以他上次到村長家見到那隻馬上要被宰的大白鵝之後為了洗刷自己戰鬥力只有0.5鵝的評價,自告奮勇的要去擒住這小牲口,沒想到結果會是如此的戲劇性……此「大白鵝」根本非彼大白鵝,雖然名字一樣,但人家可不是一點戰鬥力都沒有的弱雞,而是一階的魔獸「大白鵝」,天生自帶著兩個風系魔法。結果顯而易見的,孫澤栽了,原本想撿個軟柿子捏的他被那大白鵝追殺了好半天,最後還是夏洛特大嬸大發慈悲的救了他,隨手扭斷了那大白鵝的脖子。

「赫爾曼叔叔你可千萬別說了。」科林捂住嘴巴不停的偷笑:「我媽媽都說胖叔叔實在弱得可以,一點男子氣概都沒。」

「你們這破地方的男子漢氣概是跟比自己強好幾倍的魔獸對肛送死么?」孫澤淚流滿面,不過他很快的就把這些小事放到一旁:「不說這個,夏洛特大嬸呢?我找她有事。」

「啥事?」赫爾曼從兜里掏出一根雪茄,也沒點著,就這樣叼在嘴邊:「說來聽聽。」

「一邊去,飢不擇食的老色鬼。」孫澤鄙視的斜了赫爾曼一眼:「我很久以前就奇怪了,赫爾曼你這老小子長得不差也挺有錢,為什麼非要弔死在夏洛特大嬸這棵枯樹上呢?口味還真tm重,要不是上次偶然從你的屋子裡搜出來幾本珍藏本的話我都要懷疑你的審美觀了!廢話少說,夏洛特大嬸在哪裡?」

… 「在小孩子面前亂說什麼話呢。」赫爾曼先是一拳頭敲在孫澤腦袋上,小心翼翼的瞥了科林一眼,見他一副好像什麼都沒聽到的模樣之後才轉頭惡狠狠的沖孫澤威脅道:「咱們私下裡調侃歸調侃,如果這些話讓她聽到的話我肯定會宰了你!」

「宰個毛線。」孫澤使勁的揉著自己的腦袋,赫爾曼這該死的肌肉兄貴,下手都不知道輕重的,這混蛋也不知道什麼來路,從來都沒有透露過自己的實力,但看那生擒大白鵝的輕鬆模樣絕對是職業者沒跑了:「別浪費時間了,本大爺的小命正被人揪在手裡面呢!夏洛特大嬸在哪,跟她說一聲以後我就要去帝都了,對了,馬車借我用用。」

「帝都?你要去帝都?」赫爾曼愣了愣。

「對,不光是胖叔叔,我也要去!」一旁的科林也不甘寂寞的抬起手。

「什麼?你們沒在開玩笑吧?」聽到科林也要去帝都,赫爾曼真的傻了,連最裡面叼著的雪茄掉在地上都沒有去撿:「發生了什麼事,為什麼突然要去帝都?今天可不是我的生日,別拿這種玩笑話糊弄我。」

赫爾曼生日的時候被孫澤跟科林這兩混蛋給折騰的不輕,現在只要聽到和現實完全不符合的話就會下意識的聯想到自己的生日。

「誰跟你開玩笑了,我容易嘛我。」孫澤仰天長嘆:「今天有幾個從帝都的人找老狐狸,其中一個還是帝國的長公主!本來到這裡還跟我沒什麼關係,但後來我莫名其妙的就接到了一個無法拒絕的專家級任務,更過分的是老狐狸!他竟然選擇坐視不管!還美其名曰對我的試煉,實際上就是拉一個壯丁去替他送死。想想要跟整個聖羅蘭帝國的高層作對我腳都在發抖……」

「帝國,長公主,皇家的人?」赫爾曼的臉色一變再變,原本懶懶散散的大叔好似變成了一頭擇人而噬的餓狼,身上散發著一陣陣的殺氣,他冷冷的盯著孫澤:「她在哪?」

「整個村子就那麼點大你說在哪。」孫澤好像沒看到赫爾曼身上的殺氣一般,自顧自的說道:「哎我說赫爾曼,你不要一聽到公主這種名頭就狼性大發好么,聽我一句勸,你這種只能抓大白鵝的diao絲和聖羅蘭的公主是沒有可能的,還是老老實實的抱你的枯木去吧。」

「嗖!」一把短刀落在赫爾曼身前,夏洛特大嬸的聲音從後邊傳來:「赫爾曼,夠了!孫澤,科林,你們過來。」

「……」赫爾曼看了看地上的短刀,深深的吸了一口氣,默默的側開身形,讓孫澤和科林可以通過,最後才說道:「她在菜園子里。」

「擦,夏洛特大嬸真的在裡面啊,慘了慘了,剛才的話肯定被她聽到了吧。」孫澤看著地上的短刀不停的打著哆嗦:「剛剛那一瞬間我還以為那刀子是要送我去見上帝呢,好危險!科林啊,等下咱們盡量不要觸怒夏洛特大嬸知道么,我這身肉還不夠大嬸她做幾個肉包子的。」

「放心吧,胖叔叔你的肉可以做很多肉包子。」科林有些無奈,臨了,又小聲說道:「胖叔叔你有時候真的笨得可以!剛才赫爾曼大叔他明顯……」

「他怎麼了?不就是狼性大發么?這種事情我在洗澡的時候經常做!」


「不,我覺得赫爾曼大叔跟胖叔叔你在浴室的時候鬼哭狼嚎不一樣。」

從正門繞了個彎就可以看到一片綠油油的菜園子,此時此刻夏洛特大嬸正蹲在菜園子旁邊整理著些什麼,雖然單看背影的話就好像是一頭正在偷食菜園子的大熊,不得不說真不愧是夏洛特大嬸啊,竟然比肌肉大叔赫爾曼還要壯實不少。

「要出門?」靠近一看,才發現夏洛特大嬸正在小心翼翼的給一株小樹苗施肥。

「大嬸你聽我解釋,剛剛那些話不是我說的,一切都是那老狐狸教唆給我……哎,科林你能別一直踢我腳么,現在可是生死攸關的時刻!」

「胖叔叔你笨死啦!快點說正事!」 天才小神農 :「怎麼辦,胖叔叔一旦生命被威脅智商就會直線下降,如果我沒跟在你身邊的話絕對會被人輕而易舉的幹掉吧?」

「瞎說什麼呢。」孫澤一把將科林拉到身後,才對著夏洛特大嬸嘿嘿一笑:「大嬸,我們想去一趟帝都……」

「多久?」


「一百天以內。」孫澤吸了吸鼻子,非常苦澀的回答道:「如果能完成任務我就能回來,完不成我也沒轍,現在想想這種每天幹家務活的日子是多麼珍貴啊!頂多就是被大嬸你扭斷胳膊或者被老爺子暴揍一頓而已,哪像現在,隨時都會去見上帝……」

「好。」

「哈?」孫澤愣了一下,夏洛特大嬸好像沒有繼續追問的意思,只是轉過身來看了他和科林一眼:「你們兩個這次出門要好好的照顧自己,特別是你,孫澤,雖然實力沒有半點進步但也要好好練習你的職業技能。」

「不是,那個啥!夏洛特大嬸您真的放心科林這熊孩子千里迢迢的跟我到帝都去?很危險啊!您就他一個兒子,這不好吧?」

「胖叔叔我已經十五歲了!十五歲!」科林一臉不滿。

「瞎扯吧,就算營養不良十五歲也不會長成這樣。」孫澤用力的彈了彈科林的額頭,一臉蛋疼:「夏洛特大嬸,我這次出門真不是去郊遊,那見鬼的任務我完全沒有完成的信心啊!科林跟著我萬一遇到什麼不測的話我要怎麼跟你們交代?」

「那就保護好他。」夏洛特大嬸久違的笑了,她拍了拍手上的泥土,看著一高一矮,一胖一瘦,形成鮮明對比的兩人:「你不是一直在吹噓自己有多厲害,如果不是安東尼叔叔的話別人早栽你手裡了么,正好,這次剛好可以讓你證明自己的實力。」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