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你們,該死……」老霍戈站起身子,向前踏上一步,望著呆愣中的四個人,若不是有著依仗,恐怕今天自己四人全部要葬身於此,老霍戈徹底的起了殺心。

「嗯……」呆愣中的四個九級巔峰高手感受到了老霍戈凌厲的殺意,轉過頭去齊齊看著他,心中更為奇怪,這個老頭身上一無鬥氣,而無魔法波動,何來這麼強的殺意。

「踏,踏,踏……」老霍戈一步步向四個人走去,眼睛漸漸眯了起來。

念塵三個人抬起了頭注視著一幕,四個九級巔峰高手的心中起了莫名的恐懼擔憂,這是一幅詭異的畫面,空中七色光暈花瓣中白玉般的花蕊放出了愈來愈明的神光。

「踏……踏…踏……」老霍戈的腳步聲忽然停住了。

老穆拉揚起了頭,與老霍戈共同的將目光轉向了空中的七色光暈,四個九級高手「呼……」的出了一口氣,隨之所有人的目光也轉向了七色光暈。


忽然,七色光暈湛出了耀眼的光芒,所有人都條件反射的閉上了眼睛。

就在所有人閉上眼睛的那一刻,七色光暈的七個花瓣迅速閉攏起來,形成了閉合的花苞,花苞狀光暈迅速的旋轉,瞬間沒入了閉著眼睛的念塵腦部。

「念塵…不…」倏地睜開眼的老霍戈驚叫一聲,聲音中帶著恐懼絕望,雖然老霍戈閉上了眼睛,可是他的精神力卻無時不知道周圍一切發生的變化。

「念塵……」

「念塵……」

被七色花苞光暈沒入腦部的念塵已經不知道所有人的呼喚了,他的身體飛到了空中。


「啊……」念塵的身體突然間在空中爆出了血霧,慘叫聲在天地間回蕩。

「不要啊……」詩雅兒想要騰跳到空中抓住念塵,然而爆出的血霧讓本就暗紅色帶滿血跡的白紗再次鮮紅。

「徒弟……」老穆拉渾身爆出精光,騰空而起,想要抱下血霧中的念塵。

「砰……」就在老穆拉剛碰到血霧時,血霧中形成了一個七色的光暈,將老穆拉的身體猛地反彈出去,直接跌落到了地上。

「老霍戈,一起上……」老穆拉的身上精光連閃,翻身起來,一聲怒喝,旋身騰空而去,看的四個九級巔峰高手目瞪口呆。

沒有任何回答,老霍戈咬著牙,硬忍著眼淚,與老穆拉共同攻了上去……

一次……

二次……

三次……

……

詩雅兒哭的昏天地暗,老穆拉與老霍戈一次次的強攻,都攻不進去光暈的包圍圈,詩雅兒雙膝跪在了地上,看著血霧,已經浮腫的眼角淚水洶湧的流著。

「老傢伙,用塵雅攻進去吧!」無數次的強攻后,老霍戈不得不面對殘酷的現實。

「你看……」老穆拉忽然說到。

空中的血霧終於再次發生了轉變。

olor:#f00;text-decoration:underline; PS:本書籤約合同已經寄出去了,今天又是兩章,認為本書能看的書友,希望淘寶網女裝天貓淘寶商城淘寶網女裝冬裝外套能夠加入收藏,鮮花,貴賓賞上幾張!似塵這廂有禮了!!

只見血霧消散了,念塵出現在了其中,他雙眸緊閉,雙臂上揚,兩腿分開,全身遍布神光,他身上的血水不斷湧出,皮膚與骨頭似乎是不斷裂開,而後又在神光的作用下修復,他的身體不斷地痙攣,面容痛苦的掙扎著,就這樣念塵的身體不斷的被破壞,不斷的被神光修復,破壞,修復,破壞……

畫面儼然是一副衝擊寶體的畫面……

詩雅兒哭得幾乎暈倒,老穆拉的牙齒咬的格格作響,卻無可奈何,令人沒想到的是老霍戈卻看著這幕令人心疼的畫面沉思了。


究竟…究竟是什麼在作怪!

一切仍在繼續進行,破壞,修復,破壞,修復……

「走……」看到這一幕幕令人費解而詭異的畫面,四名九級巔峰高手終於堅持不住了,一切雖然異常罕見,千年難遇,然而,先是天降異象,神器出世,再來就是出現了巨大的漣漪將他們堪比聖級的攻擊吸食掉了,把他們定在了空中,還有那名老者「踏……踏……」神秘的腳步聲給他們帶來的恐懼,而現在竟然出現了這樣的詭異畫面,這一切太讓人費解!

即使他們經過大風大浪,但是經過大風大浪的人更加知道珍惜生命,面前的一切變化太快了,快的讓他們措手不及,甚至產生了想要逃跑的情緒。

從爭奪神器之戰清醒之後,他們終於動了腦筋,一般人可以煉出神器嗎?還有這一切一切詭異的畫面,他們真的有能力奪取神器嗎?相比之下還是保命重要。

「走……」四個人開始閃人了,雖然還想要那柄神器,不過一切與生命比起來,還要差上一些,不說現在一副詭異的的畫面,就說唯獨那個煉器室的屋子在他們的戰鬥下完好的存在就是件恐怖的事情。

或許,面前這兩位老傢伙是兩個深不可測的傢伙,甚至可能有一位是——聖級強者。

聖級強者出手,十個九級巔峰強者也不夠看的,那是境界的差異!

「快走……」

「啊……」就在四個九級高手將要閃人的時候,緊閉雙眼的念塵忽然睜開了雙眼,口中狂吼不斷,只見他的身體已經停止了無休止的破壞與修復,睜開的雙眸中綻放出了七色的光彩,他的衣服早已破碎,赤身**的騰在空中,渾身被七色光暈包裹,全身猶如寶體般流轉著淡淡的光華。

「啊……」念塵再次發泄般的吼叫一聲,四個早已閃到遠處的九級高手的身影在聽到這聲音后,身子竟然全部戛然止住。

「啊……」念塵仰天長嘯,騰空止住的身影忽然間消失了。

詩雅兒臉上淚痕斑斑,驚呆的雙瞳中閃過一道七色光暈,老穆拉與老霍戈吃驚的看著化為一道七色光暈一閃而過的念塵。

「啊…啊…啊…啊……」四聲吼嘯,四道七色光暈,四個風箏斷線般的身影化為四道流光,在眾人的視線中消失了。

空中唯留一個七色光暈的身影——念塵竟然把四個九級高手踹飛了。

老穆拉與老霍戈吃驚的看著這不可思議的一幕,詩雅兒捂著嘴,眼睛獃獃的望著空中再次閉上眼睛的念塵,這一切實在是很難讓人接受,念塵究竟是怎麼了,這變化實在太快了,太過驚異了!

「啊……」念塵再次仰天長嘯一聲,倏地化為一道七色流光消失在眾人的視線中。

「念塵……」

老穆拉與老霍戈徹底反應過來了,老霍戈一手抱住詩雅兒與老穆拉騰空而起,風馳電掣的向念塵消失的地方追去。

念塵的速度太快了……

天已黑,老穆拉家周圍一片狼藉,周圍有著不少修者,戰鬥結束了,他們終於找到了機會靠近這片曾經演繹激烈戰鬥的戰場,他們試圖尋找著蛛絲馬跡,但是他們始終不敢靠近那座完整無損的房屋,一切顯得很默契,無人打破這個潛規則,畢竟這是個強者的世界。

麥特小鎮光明教廷分支教堂,魔法公會駐地工會,傭兵公會駐地工會,獵人公會駐地工會,大陸各個大勢力皆聚集於此,希望淘寶網女裝天貓淘寶商城淘寶網女裝冬裝外套能從蛛絲馬跡中得到有用的信息,究竟是什麼可以擁有那股恐怖的氣息,然而,他們也遵循了眾人的潛規則,沒有進入那所房子。

現在已經有人知道了天降異象是神器出世的原因,這時所有人都對煉出神器的主人起了濃厚的好奇心,他們記起了那個整天抱著酒壺,幾乎足不出戶是老酒鬼,但是,令人喪氣的是,那個老酒鬼的面孔總是那麼模糊,讓人難以憶起。

————————

聖龍森林的邊緣,三個身影匆匆的尋找著什麼,燃起的火把印紅三張焦急的臉。

正是尋找念塵的老霍戈三個人,此時的詩雅兒疲憊的臉上已經沒有淚痕,她擦乾了眼淚,與老霍戈二人共同走進了聖龍森林的邊緣,她要快速找到丟失的念塵,否則念塵的生命會有危險,畢竟,這是聖龍森林。

「不太對啊!明明鎖定了念塵的氣息,最後的印記應該是在這裡才對,可怎麼又消失了呢!」老霍戈奇怪的對著老穆拉說到。

「我也有鎖定,只是效果是和你一樣的……不過,放心吧!念塵不會有事的,根據前面念塵踹飛四個混蛋的狀況來看,念塵定有一番際遇。」看了一眼疲憊的詩雅兒,老穆拉安慰到。

「我們再往裡看看吧!這個地方還真是奇怪,已經進入聖龍森林了,卻無一魔獸出現,莫非這裡是王獸的領地,雅兒,走在我們中間吧!」老霍戈對詩雅兒說到。

「嗯……」詩雅兒走到了老霍戈與老穆拉中間,她知道這個時刻並不能任性。

三人小心翼翼的向前走去,漆黑的聖龍森林有著噬人的黑暗,三個人腳底下踩著乾燥的枯枝,咔嚓咔嚓作響,兩個火把在黑暗中做出了掙扎的光芒。

「咿呀,呀呀……」忽然間在老霍戈三人的前面出現了一隻銀灰色的小獸,靈動的大眼望著眾人。

「嗯……」眾人對這隻不怕人的小獸的出現十分驚訝。

銀灰色的小獸雙腿立地,另外兩條小腿抬在胸前,放在胸口的一隻銀白色的小腳丫微微的向里淺握,另一隻銀白色的小腳丫對著眾人比劃著,略顯銀白色的小鼻子輕輕皺起,一雙靈氣而充滿期待的大眼望著眾人,口中「咿咿呀呀……」的說個不停,銀白色的小腳丫也配合口中的「咿呀……」之語比劃不停。

「這隻小獸……」半響過後,老霍戈一副震驚的的樣子,半張著大口,獃獃的望著銀灰色小獸。

「老乞丐,今天真是見鬼了,這隻小獸……」老穆拉也是震驚到了極點。

詩雅兒看著在震驚中的二人,心中大為焦急,銀灰色的小獸也「咿咿呀呀……」的比劃著不停。

「爺爺,小獸指著前方,是不是要帶我們去一個地方。」詩雅兒看著銀灰色小獸比劃的動作,不禁問到。


「咿咿呀呀……」銀灰色小獸煞有其事的點了點頭,銀白色的小腳丫比劃著前方,又比劃了有一個大大的東西的樣子。

「走,我們跟它去看看。」老霍戈帶頭走上前去,這隻小獸來頭甚大,或許跟著它會有所收穫。

「咿呀……」銀灰色的小獸喊著比劃著走到了前面。

眾人一字跟了上去,詩雅兒被保護在中間,老穆拉在後面時刻注意著周圍的變化,唯恐生變,不過他心中也知道應該不會出什麼事,有銀灰色小獸在此,所有的魔獸大抵上都不會接近此地,怪不得他剛來這裡時感到奇怪,一隻魔獸也見不到。

眾人跟隨著小獸走了不久,來到了一處空曠的地方,此地鮮草遍生,不知名的花草簇居一團,若是白天定會百花共艷,靈氣氤氳。

眾人定了定神,只見小獸的前方忽然間出現了一個靈氣十足的橢圓狀物品,氤氳的七色光華淡淡流轉,煞為神秘。

眾人向前走去,欲探究清楚。

「念塵……」詩雅兒忽然向前撲了過去。

就在那個靈氣十足的橢圓狀物品旁邊,鮮草傾倒,花苞輕折,一人大字狀的躺在地上,正是眾人尋了多時的念塵,只見他緊緊抓著那個橢圓狀的物品,赤身**的躺在了地上。

「咿呀咿呀……」小獸比劃著,拉著念塵的手,想把他拉起來,只是它怎能拉起念塵呢,未果之後,它指著那七色光華流轉的物品,銀白色的小腳丫放在胸口,似乎在說,這是寶物哦,一定好好收起來。

「念塵,醒醒啊……念塵……「淚水再次肆虐了詩雅兒的臉龐,縱然詩雅兒是個要強的女孩,但是看著念塵這個樣子,仍是揪心的痛。

「老傢伙,給念塵穿上件衣服,我們把他帶到你家再說吧!」老穆拉摸了一下念塵的鼻息,轉臉對老霍戈說到。

「好吧!」右手輕撫左手,一身天藍色的儒衫出現在了老霍戈手中。

老霍戈將衣服穿在了念塵身上,看了看念塵的昏迷的樣子,臉,忽然間陰了下來……

「哎!莫非這是天意嗎!」良久,老霍戈嘆了一口氣。

「你……看出來究竟是什麼原因了?」老穆拉望著老霍戈的臉,像是明白了什麼。

「走吧,先回到家再說吧。」老霍戈抱起了念塵,拉起了詩雅兒,低沉的說到。

「咿呀咿啊……」就在眾人準備離開這個地方的時候,只見被眾人忽略的銀灰色小獸倏地跳到了老霍戈懷中的念塵身上,咿呀咿呀的叫了起來,似乎是在責怪眾人竟然敢忽視它,呼哧呼哧的氣個不停。

「呃……你要跟著我們一起走。」老霍戈吃驚的問到,一個老者問一頭小獸話,這……畫面十分怪異。

「咿呀咿啊……」銀灰色的小獸煞有其事的點了點頭,靈氣十足。

「走……」老霍戈沒有任何猶豫停頓,騰空而起,迅速離去,老穆拉拉起了詩雅兒,尾隨而去。

這是只天地異獸,來頭甚大,它願意跟它走,實在他賺到了,老霍戈在心中不禁想到。

olor:#f00;text-decoration:underline; PS:本書籤約合同已經寄出去了,今天又是兩章,認為本書能看的書友,希望淘寶網女裝天貓淘寶商城淘寶網女裝冬裝外套能夠加入收藏,鮮花,貴賓賞上幾張!似塵這廂有禮了!

老霍戈與老穆拉以極快的速度劃過空中,他們閃過了長空,閃過了老穆拉家的上空,直接到了老霍戈家中。

老霍戈抱著昏迷的念塵與銀灰色的小獸落到了小院中,老穆拉隨之落下。

老霍戈走進屋,將念塵放在了床上,詩雅兒坐在床邊,一手握著念塵的手,默然的看著昏迷中的念塵,老穆拉看著一切沒有說什麼,因為他在等老霍戈告訴他念塵究竟是怎麼了,他知道念塵已經沒事了,至少生命無礙。

此時的念塵鼻息勻稱,只是眉頭輕皺,渾身似乎仍有七色光華流轉,他的皮膚變得光滑結實起來,雖沒有盤虯的肌肉,卻給人一種充滿力量的感覺,似乎多了一種氣勢,整個人愈發內斂起來,他相對修長的雙手緊緊握著七色光暈的橢圓物品,詩雅兒想把它拿下來,只是昏迷中的念塵握得緊緊的,讓詩雅兒動不得絲毫一分。

銀灰色的小獸倏地跳到了念塵的床上,緊緊的抱起了籠著七色光暈的橢圓物體,絲毫不顧及眾人的眼光睡起了大覺,讓詩雅兒大為無奈。

詩雅兒握著念塵的手,獃獃的看著念塵的臉,大有念塵不醒,她不休息的意味。

老霍戈並沒有阻止詩雅兒的做法,與老穆拉共同走了出去。

——————————

屋外,月**大的橫在了天空之中,月華如往常般籠罩了小鎮,只不過此時的老霍戈再也無那份把酒賞月的閒情逸緻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