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你在笑什麼?」

邪月深吸了一口氣,抿著嘴:「我想起高興的事情。」

「什麼高興的事情?」

「我魂力50級了。」

焱頓時有些懵逼。

這不是自己想說的嗎,這不是自己想裝的逼嗎,怎麼被邪月給截胡了?

看到他的表情,邪月和素雲天忍不住,同時大笑起來。

焱覺得有點崩潰,他指著素雲天問:「你又笑什麼?」

素雲天同樣深吸了一口氣,學着邪月的樣子抿著嘴:「我魂力……我女朋友的魂力50級了。」

「什麼,你女朋友?!」

焱下意識地望向胡列娜,馬上就火了。

胡列娜卻是毫不猶豫地向前邁了一步,擋在素雲天的身前,挺起了日漸飽滿的胸膛:「不錯,正是在下。」

焱再一次懵逼。

邪月和素雲天還是忍不住,又大笑起來。

焱覺得自己心態已經崩了。

「你們……你們的魂力都50級了?!」

素雲天強忍着繼續大笑的衝動,壓低了聲音:「沒有,我的魂力只有49級半。」

「你不是……」焱剛想報出素雲天一年前的魂力等級,馬上就意識到了自己的錯誤。

一年零三個月之前,對方的魂力等級是44級,現在一年多過去,竟然升了5級?還要半?

這特么是在屁股上點煙花了嗎?

看到焱那震驚、懵逼,又帶着懷疑的表情,邪月和素雲天又一次大笑起來。

「你欺人太甚,我忍你很久了!」

焱的心態真的崩了。

他發火的對象並非素雲天,而是自己的好朋友邪月。潛意識裏,他總覺得邪月應該跟自己站在同樣的立場。

可是一年多過去,為什麼自己反倒像是邊緣化了,成了最孤立的那一個?

邪月強忍着笑意:「我魂力50級了。」

「你明明在笑我,你都沒停過!」

焱開始歇斯底里地大吼。

素雲天覺得總這樣也不是個事兒,便在旁邊勸道:「焱先生,我們受過嚴格的訓練,無論多好笑我們都不會笑……除非忍不住。」

邪月意識到好朋友的心態有點不正常,連忙補救,安慰道:「不如這樣,焱,你先回家好好休息,後面我們一起去狩獵魂環。這一次,遇到合適的魂獸,讓你先挑,怎麼樣?」

素雲天也一臉誠懇地助攻:「沒錯,這次狩獵魂環,我們都會幫你的,一定讓你滿意!」

提到獵魂,焱的心情稍稍平復:「那我先去睡覺了。星斗大森林很危險的,多帶點人。」

他依依不捨地看了胡列娜一眼,發現妹子沒有任何錶示和挽留的意思之後,很遺憾地扭頭走了。

邪月和素雲天終於憋不住了,再一次哈哈大笑。

焱連忙轉過身來,發現邪月和素雲天正一本正經地盯着自己。

他有心發泄,卻沒有對方的把柄,只好狠狠地瞪了一眼,轉身離去。

街道里頓時瀰漫着快活的笑聲。明媚的陽光,歡笑的公園,肖龍覺得一切都很美好充實。

眯着眼,笑着看眼前的一切,身邊是結婚幾年的妻子,一切都是最好的結果。

「龍,今天下午你又回劇組了嗎?」結婚幾年,依然小女生模樣的妻子若菜,抱着自己的胳膊撒嬌的樣子,讓肖龍有些抵擋不住。

只能無可奈何地道:「抱歉,若

《在假面騎士當工具人的日子》001齒輪咬合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哎,

兩個世界啊!」

「真不方便!」

凱瑟琳忽然意識到麻瓜司機根本看不見酒吧。

或者說,

在她特意因興趣查閱過的屬於HP的資料中有很多構建哈利波特世界的常識。

比如,

這是一間很久以前麻瓜也可以來喝點什麼的普通酒吧。

巫師和麻瓜在同一個屋檐下和平共處。

直到1692年,

《國際巫師聯合會保密法》實施以後,

酒吧繼續經營,但任何一個麻瓜都看不見它的存在了。

凱瑟琳對《保密法》保護的究竟是麻瓜還是巫師本身很好奇。

但有一點是肯定的,

自巫師界閉關鎖國固步自封之後,巫師生來就應該高人一等的想法大行其上。

換句話說,

巫師實慘,

一群關在保護區的珍惜動物卻夜郎自大沾沾自喜。

但不得不說,

這種舉措卻給兩界和平帶來了極其巨大的正面作用。

當然,

一切都是凱瑟琳通過原著和相關背景資料而進行的合理猜測。

真實情況如何,

她或許必須在霍格沃滋學習了之後才能得到答案。

一年,

兩年,

霍格沃滋的書很多,滿足她好奇心的問題也很多。

研究的這個時間或許很長。

如果可能的話,

凱瑟琳希望自己未來能像納威一樣,作為教授一直在霍格沃滋待下去。

決定了,

我是要成為教授的女人!

「街上有一家書店,據說以前開在一家酒吧的旁邊。

後來,酒吧好像拆掉了。

總之,

你們把我送到書店門口就好。」

凱瑟琳說的,

也是原本破釜酒吧的歷史。

它在麻瓜的歷史上是政府規劃查林十字路的時候被夷為平地了。

但當時全體巫師都團結起來,通過大量的遺忘咒修改了整條道路的規劃,這才把酒吧保留了下來。

「就是前面這家嗎?」

那是一家外表看起來狹小又骯髒的酒吧,

門外風中搖擺的木質破舊不堪的招牌上依稀寫著勉強能辨認的「LeakyCauldron」(「破釜酒吧」)字樣。

在整齊劃一的麻瓜建築物中間,一眼就能看出它的獨樹一幟和格格不入。

這是她的目的地,但以防萬一併不能讓麻瓜注意到這一點。

尤其M16出來的人,看起來都挺訓練有素。

確認過眼神,一個個都是有不少於一把槍的人。

「對,是這裡。」

凱瑟琳的目光從酒吧上挪動到它隔壁的麻瓜書店說。

哪怕極力掩飾過了,

但光聽聲音能清晰的聽見她在發抖還能聽見變了的音調和單詞最末的顫音。

講真,

麥考夫·福爾摩斯的氣場十分厲害,以至於哪怕此刻坐在車內她都還在顫抖。

哪怕擁有成年人的靈魂,她上輩子也還只是個普通人而已。

車停穩的時候,窗外的雨早就停了。

顧不得什麼儀態,凱瑟琳幾乎是用逃的離開了屬於麥考夫·福爾摩斯派來的車。

一把嬌小的女用傘被毫不意外遺落在了黑車上。

車後座的特工一向專註於自己的手機而忽略其他,自然也沒有剛發現這一點,

就更別說提醒凱瑟琳了。

更正一下,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