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你就不能不踩油門嗎?」樂天的冷汗也出來了。

「我沒踩啊!油門回不去……」蘇紫萱真的是白毛汗都出來了。

這要是出了事故,不出人命也就罷了,出了人命自己別說進暗部了,警察能不能做都不一定了!

蘇紫萱求助的看了一眼樂天,她瞬間就想一腳將這個王八蛋踢出去!

這傢伙不來幫自己也就罷了,居然整個人看起來就像是要隨時準備跳車的樣子,而且眼睛還在四處的搜索著什麼。

「咔嚓!」

車門的自動鎖上鎖了。

樂天一愣,驚訝的看著蘇紫萱。

「別看我,我沒動。」蘇紫萱的眼睛死死地看著路面,她不能有任何的分神。 “大嬸兒,雖然師傅仙逝了,但是我還在。至於能不能治得好,總的先看到人不是。”我站起身來,朝着那臉女人說道。

女人聽到我的話之後,先是一喜,不過估計是看到我年輕的臉龐,也就沒有抱多大希望。最後我能夠跟她一起同行,估計也就是死馬當活馬醫了。

讓我萬萬沒有想到的是,她的女兒,竟然正是我高二同班同學黃瑤。

前幾天,老頭子去世的時候,我請了兩個星期假沒有上學在那邊料理後事。沒想到,竟然就出事兒了。這黃瑤長得十分漂亮,而且性格開朗生性隨和,對誰都很有禮貌,有很多的追求者。

當我再次看到黃瑤的時候,嚇了我一大跳,纔多久功夫沒見,整個人臉色蒼白頭髮蠟黃,看上去跟原來的那個直接判若兩人。

“葉凡秋,你咋來了?”黃瑤擡起頭來,喊出我的名字的時候,讓我跟身後的她父母都很驚訝。在我來之前,黃瑤可是見誰咬誰,整個都是瘋的。

“你認出我來了?”我好奇的朝着黃瑤問道。

黃瑤警惕的看着周圍點了點頭,然後朝着她父母喊了一聲讓他們先走開,說有話要跟我說。她父母放心不下,但是看到黃瑤的堅決,以及我以過來黃瑤就好轉過來,還是退出了房間。

就在黃瑤父母剛把門關嚴,她就直接朝着我脖子咬了過來,幸虧我眼疾手快把胳膊橫在脖子上,才堪堪躲過她這一下。不過胳膊上傳來鑽心的疼,能感受到已經被她咬破皮了。

不過慘叫的卻是黃瑤,她直接縮到了牆角用被子把自己全身都裹起來,只留下了頭在外面。整個人都在瑟瑟發抖,也不知道在害怕什麼。

正在這個時候,黃瑤的父母進來了,看着我坐在牀邊,黃瑤那個樣子,還以爲我要對黃瑤欲行不軌,直接上來就抽了我個大嘴巴子。我趕緊解釋,把自己的胳膊擡起來讓他們看牙印子之後,才取得他們的信任。不過黃瑤的父母,卻怎麼都不讓我再接近黃瑤了。

無奈之下,我只好收拾東西準備回去。

可是剛轉身,就聽見後面的黃瑤發出那種蒼老根本不屬於自己的聲音:“他們都得死,你也阻止不了,嘿嘿嘿嘿。”

這聲音陰森森的,讓我整個人都覺得頭皮發麻。本來還想看看黃瑤到底是不是被鬼上身的,可是卻被黃瑤爸媽生拉硬拽直接給推出門去。

沒想到,接受老頭子店鋪的第一單生意就這麼黃了。不過我的心思還是在黃瑤身上,她的表現完全不正常,尤其是最後的那個聲音,肯定是有問題。如果有機會,一定要去調查一下黃瑤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

晚上睡的正香,就聽見外面砰砰砰的砸門聲。罵了兩句,才披着外套睡眼朦朧的來給開門。

可萬萬沒想到的是,剛剛把門打開,兩個大蓋帽就直接把一副銀鐲子就給我戴在了手上。

“我們懷疑你涉嫌一起謀殺案,跟我們走一趟吧。”

我連衣服都沒穿,直接被兩個大蓋帽給帶到了警察局。

到了這邊才知道,黃瑤他們一家人都死了。而通過監控路線顯示,昨天最後一個從黃瑤家裏出來的人是我。黃瑤他們一家人的死亡時間在晚上十點半點到一點之間,而我是十二點從黃瑤家出來的。時間上,完全吻合。

聽到這兒,我頭轟一下炸了一般。明明記得從黃瑤家出來的時候,才晚上九點,當時打車回去的時候還瞄了一眼出租車上的時間和價格表。

“不可能,我明明就是不到九點就從他們家裏出來的。你們這是誣賴,我要查看監控錄像。”

“行,我就讓你死心。”其中一個大蓋帽說完後之後,把手中的筆記本電腦轉到我面前。

筆記本電腦裏面出現的正是我跟黃瑤媽媽進入他們家的畫面,當時時間顯示,正好在晚上八點零幾分。而從這兒開始,畫面就一直靜止,警察開始拉動快進條。一直到了十二點,纔有個人從黃瑤家門口出來。雖然沒有正臉,但是側影看上去和我一模一樣。

看到監控錄像上的時間,我傻眼了。明明記得自己進入黃瑤家到出來,只用了十幾分鍾時間。怎麼可能八點進去,十二點纔出來呢,肯定是哪裏出了問題。

“我知道了,肯定是鬼,是那東西動的手腳。我要看黃瑤他們的屍體,必須得趕緊,不然的話它又要動手了。”想到昨天晚上離開黃瑤家的時候,聽到那不屬於黃瑤的聲音,我忽然明白了,這肯定是它動的手腳。

“嚴肅點,現在所有的證據都指向你。我希望你老實交代,把事情的前後交代的清清楚楚,爭取寬大處理。”警察把本子往桌子上狠狠一摔,惡狠狠的瞪着我。

我被他的氣勢嚇的有些傻眼,不過這種事情絕對不能招,如果招了這輩子就完蛋了。況且,那根本就不是我做的事兒。

“我現在問你,昨天晚上十點到一點半這段時間裏,你在哪裏?”

“在房子裏睡覺。”

“有誰能夠證明?”

“我一個人住,在自己房子裏睡覺。回去之後就根本沒出去過,不相信你可以看監控錄像。”

“你還嘴硬,好那我就讓你再看看這個。”那方臉警察擡頭看了我一眼,把另外一隻u盤插在電腦上,翻轉過來讓我看。

電腦上的監控畫面,正好是我的那家店鋪外面的馬路。就在十點半的時候,一個穿着黑色塑料雨衣帶戴墨鏡的人,從遠處走到店鋪門口,脫掉黑色雨衣開門進去。雖然全程都只能看見側臉和背影,但是我一眼就能看出來,那是我自己的臉。至於這些,我一點印象都沒有。

“這些,就是我們剛纔在你房間裏搜出來的,你還有什麼好解釋?”方臉警察把一個塑料袋子扔在了我的面前,裏面裝着的正是監控畫面中的那套黑色塑料雨衣以及墨鏡。

看到這些,我真的無話可說了。現在所有的證據,全部都指向我。

正當我驚慌失措的時候,兩個審訊我的警察被叫了出去。坐在黑漆漆的審訊室裏,我整個人完全慌亂了,要是真的被定爲殺人犯,那麼我這輩子就到此爲止。雙手不由得摸着脖子上掛着的那枚戒指,也不知道這十年來爸媽過得到底怎麼樣,現在難道連見一面都不行了嗎?

漫長的十分鐘過去了,那兩個大蓋帽纔回來。

“葉凡秋,你可以回去了。不過你隨時保持開機狀態,我們對你的懷疑還沒有接觸。”方臉警察說完後之後,給我打開手銬,做出了個請的動作。

出來之後,我才發現天色已經大亮。而就在外面警局辦公室,一個二十來歲的小夥子坐在那裏。這個小夥子我認識,我們那個斜對門小區的保安。

警察出來說我應該謝謝他,是拿出來的證據證明我的清白,不然的話我這輩子估計就得完蛋。聽到他這麼說,我確實挺感激這大哥的,不過更加好奇的是,到底是什麼樣的證據,能在剛纔那種所有證據都指向我的局面下扭轉過來。

他手上也有兩份視頻監控資料,一份是小區保安監控室的,另外一份是昨天晚上去沒收樓上某偷窺渣男攝影機獲得的。

小區保安室的監控資料上顯示,我九點多鐘的時候,回到了家裏,而從這兒之後,就再也沒有出現過。

攝影機裏很清晰的記錄下來我躺在沙發上睡着的場景,而就在幾秒鐘之後,我的牀邊站了一個人。那個人的臉被防護欄擋着看不太清楚。不過能夠很清晰的看到,他就站在我的身前冷冷的看着我。手上,提着那個裝雨衣的黑色塑料袋子。

接下來,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畫面開始劇烈的顫抖。等再次恢復過來的時候,那個站在我身邊的人已經不見了,而我自己則是被兩個大蓋帽帶走。

看完攝影機裏面的錄像,我驚出了一身冷汗,竟然有人能開我的房門,而且還離我那麼近不被發現。要知道,老頭子那幾年爲了鍛鍊我的反應力,好多次大半夜拿到扎我,練得我現在只要有個蚊子飛過,都能迅速從夢中醒來。不至於,一個大活人站在我面前,還醒不過來。

更讓我疑惑的是,那個偷窺宅男到底看到了什麼,畫面顫抖成了那樣,接下來那個站在我牀邊的人又去了哪裏。

我在外面請保安大哥吃了個飯,問他能不能把那個偷窺宅男請出來,我有話要問。保安大哥非常熱心的答應了,我直接又買了兩包中華全部都扔給了他。

等到回到店鋪的時候,把整個房子裏裏外外都看了一遍,沒有任何可疑之處。

正在我疑惑的時候,班主任打電話過來問我,兩個星期的假已經到了,怎麼還不回去上課。我這才反應過來,自己還只是一個高二學生,立刻跟老師道歉馬上揹着書包朝教室裏趕去。 樂天開了一下門,他忍不住倒吸了口冷氣,車門真的打不開了……

「咦?那不是蘇隊的車?」一個警察奇怪的問。

小助理奇怪的看了看,問旁邊的韓妮妮:「師父,蘇隊的車技是怎麼練出來的?你看……剛剛這個甩尾急轉彎真的太漂亮了!」

「蘇隊可是女中豪傑!我們可比不了……」韓妮妮看了看,點了點頭。

幾個人還在等著蘇紫萱呢,沒想到蘇紫萱的警車在他們旁邊一閃而過,連停都沒停。

「咦?蘇隊沒看到咱們嗎?」小助理奇怪的問。

「不可能!這裡這麼多警車,不瞎都能看得到!」韓妮妮皺眉。

兩個人有點莫名其妙,時間不長……蘇紫萱的車又轉過來了,再次沒停……

短短的十分鐘,蘇紫萱已經開著車五次經過小助理和韓妮妮的面前了。

「不太對勁吧……」小助理疑惑的問。

「傻子都該知道不對勁了……馬上喊人!」韓妮妮叫道。

可是等她們喊來了人,蘇紫萱的車子卻沒有再經過他們這裡。

「你早就該開出來了……指望那兩個女人來救我們,你是不是想多了。」樂天肯定了蘇紫萱的做法。

蘇紫萱這個無語,她本來以為自己轉幾次,韓妮妮和小助理就能發現自己的異常,結果這兩個傻妞反應遲鈍的!

無奈之下蘇紫萱只好從小區拐了出來,衝上了郊外!

郊外的路難走多了,大路不敢走,蘇紫萱直接方向盤一打拐進了一旁的小土路。

「我今天算是倒了八輩子血霉了!你走開……讓我來開!」

樂天眼看著這女人就是要把他們往絕路上帶啊,他怎麼也坐不住了。

蘇紫萱看了看樂天,終於鬆開了方向盤。

兩個人艱難的交換著位置。

車速依舊在七十左右,警車時不時的來一個劇烈的扭動,樂天終於坐到了駕駛位,可蘇紫萱卻沒有離開駕駛位,車子就那麼寬,只能先讓一個人坐下,另一個人再移動。

所以蘇紫萱就以一個非常曖昧的姿勢跨坐在樂天的身上,兩個人面對面的坐著。

樂天可沒時間來享受兩人間這麼親熱的一刻,他的眼睛死死的看著路邊,他看到了一大堆草稈……

這麼一大堆,應該可以擋得住車子了。

「你幹嘛?」

蘇紫萱驚詫的發現樂天居然抱住了自己的腰,而且用的力氣極大,她大力的掙扎了一下,兩個人反倒是緊緊地貼在了一起。

「沒時間了!抱緊我!樂天吼道。

蘇紫萱看到樂天的臉色不正常,她急忙扭頭看了一眼,車子向一個大草垛撞了過去。

「啊……」

不用樂天提醒了,蘇紫萱一邊尖叫一邊死死的抱著樂天。

「咚!」

一聲巨大的響動,兩個人的身體不由自主的往前撞去。

車速太快了……

「抱住……」

樂天大吼,他雙腳死死地蹬住車底,手也放開了蘇紫萱,撐在方向盤上……

其實這樣的蘇紫萱是最危險的,一旦樂天撐不住,兩個人的體重加持下,她的腰必要會狠狠的撞到方向盤上!

蘇紫萱突然將腿也抬了起來,死死地盤在了樂天的身上,她也是急中生智了,手直接抱住了背後的座椅靠背,這樣也為樂天減輕了大部分的壓力。

車子終於停了下來,這個大草垛居然還能保持住它的完整性,整輛警車的車頭都鑽了進去,草垛依舊沒有散。

這個草垛的裡面有一堵小矮牆……

警車的車頭遭受了重創,車身也變形了,現在的方向盤已經死死地卡在了蘇紫萱的腰上。

「你沒事吧?」

樂天長長的吐了口氣。

他只感覺這個女人的身體緊緊地帖在自己的身上,有點熱呼呼的感覺。

蘇紫萱試著動了一下身體,身體好像沒什麼大礙,但是卻動不了。

「我的腰被方向盤抵住了。」她說道。

樂天使勁的推了推方向盤,紋絲不動。

「不行!推不動……」

蘇紫萱也使勁的動了動身體,兩個人死死地擠在一起,她這麼動來動去,倒是讓樂天有點心猿意馬的感覺。

「喂喂喂!你別動了……」樂天叫道。

「不動在這裡等死嗎?」蘇紫萱拚命地想移動出個縫隙。

「我說姑奶奶……你別動了好嗎?你現在正是倒霉的時候,萬一這時候來個油箱爆炸,我可不想就這麼死了!」樂天急忙死死地按住蘇紫萱。

蘇紫萱根本不管,她試了試,發現真的不行。

一個是兩個人之間太擠了,根本用不上力氣!另一個就是這個傢伙死死地抱住了自己。

「你幹嘛啊?占我便宜嗎?」蘇紫萱瞪著樂天。

「拜託……到底是誰占誰便宜?我都告訴你了別動別動,你還扭來扭去的。」樂天翻了個白眼。

蘇紫萱無語。

她看了看兩個人之間的距離,又看了看自己被壓扁的胸……

好在脖子還能活動,要不然兩個人就只能親嘴了。

「你的電話呢?打電話讓韓妮妮過來。」樂天問道。

蘇紫萱動了動,她的手根本不能彎到自己的口袋。

「在我的口袋裡,你來拿。」蘇紫萱說道。

樂天伸手摸索,蘇紫萱的臉突然紅了。

「你信不信你再摸下去我就殺了你!」她瞪著樂天。

「怎麼了?」樂天奇怪地問。

他順著蘇紫萱的口袋摸進去,手機是沒摸到,倒是摸了一把光滑的大腿……

蘇紫萱的口袋底居然破了!

「在這一邊!」蘇紫萱沒好氣的說道。

「哦。」

樂天頗為尷尬的收回了手,用另一隻手拿出了手機。

「什麼?你們出車禍了,在哪裡?人有沒有事?」

接到蘇紫萱的電話,韓妮妮嚇了一跳。

「人沒事,就在案發小區往西走,出了市區,右拐的那條小路……」蘇紫萱說道。

「好,馬上到,你們堅持住。」韓妮妮說道。

掛上了電話,蘇紫萱長長的吐了口氣。

她看了看樂天。

「你這個烏鴉嘴。」蘇紫萱沒好氣的說道

「拜託,你能不能看清形式啊?現在是你在倒霉……我可提醒你了,你最好一個月內都待在家裡,哪裡也別去!車是絕對不能開了,一切危險事宜你都不要碰,最好現場也不要出了!否則你會連你怎麼死的都不知道!」樂天警告道。

「不可能!我不出門我還不如死了!」蘇紫萱毫不猶豫的拒絕。 樂天無語,這女人是沒長腦子嗎?現在是活著重要還是做警察重要?

時間一點點過去,蘇紫萱一直挺著腰也有點受不了了,她看了看樂天。

「椅子還能不能往後了?我的腰好累。」她說道。

「不能了,我早試過了,卡死了。」樂天搖搖頭。

蘇紫萱越來越難受,現在的溫度也挺高的,兩個人貼在一起也都出了汗。

「你使勁往我身上靠!」樂天說道。

蘇紫萱眨了眨眼。

非常時期非常辦法,她只好使勁的往樂天的身上擠,讓背後的壓力輕一點,可即使是這樣,依舊效果不大,蘇紫萱也沒辦法了,只能咬牙忍著。

她突然紅著臉瞪著樂天,屁股下面依稀有什麼東西在硌著自己。

「你……你注意點!」她說道。

「我注意什麼?這可不是我的錯……任誰抱著一個熱乎乎的大美女,不得有點反應?」樂天無奈的說道。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