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你就是為任務而生的,從出生就這樣,至死才能結束。」

驚鯢聞言閉上雙眼,輕輕抬起頭,任由雨水沖刷她完美的臉龐。

「為達目的,至死方休。」

驚鯢喃喃。

「對。」

面具男篤定地道。

漆黑的天空忽然劃出一道閃電,一滴雨水自面具男的斗笠落下。

粉色劍氣一閃,驚鯢消失在原地。

面具男的斗笠瞬間一分為二,他的身體也逐漸倒下。

「天羅地網,你,逃脫不了……」

就像是死亡前的詛咒。

男子的屍體重重地倒下,雷聲這才傳來。

「一起上。」

一個殺手叫喊著,沒了領頭羊的一群獵人,選擇用最穩妥的方式繼續抓捕獵物。

驚鯢正要揮劍,卻見一道金光在雨幕中穿梭,一個個刺客瞬息倒下。

「總算趕到了。」

三息后,陳玄提溜著顏路,姍姍來遲。

驚鯢握緊了長劍,她並不會因為陳玄殺了幾個羅網殺手而放鬆警惕。

「滅魂死在我的手中。

所以,若是我想殺你,不會太難。」

陳玄看著驚鯢的小腹,淡淡地道。

驚鯢收劍,靜靜地看向陳玄。

「你想要什麼?」

「一個答案。」

陳玄將顏路推到身前。

驚鯢盯著顏路看了許久,突然瞳孔一縮。

「你是他的弟子?」

她在顏路身上察覺到一股熟悉的內息。

顏路點了點頭,也不顧風雨肆虐,朝著驚鯢走去。

「他還活著嗎?」

驚鯢看著這張稚嫩的面孔,一時竟是沉默了起來。

顏路明白了。

「他是怎麼死的?」

驚鯢愈發沉默。

顏路看了看驚鯢手中的長劍,又看了看她隆起的小腹。

「沒有人能殺他,除非這是他自己的選擇。」

方圓十丈的雨水都停在半空中,陳玄走到顏路身後,伸手摸了摸他的腦袋。

「我們是不是見過?」

陳玄嚴肅地看著驚鯢。

陳玄當然不是在調戲驚鯢,他只是覺得驚鯢的這張臉有些眼熟。

驚鯢聞言一怔,腦中回憶一幕幕閃過,突然在某一刻停止。

「魏國邊界,有一個琴師與你同行。」

陳玄聞言一愣。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十三套琉璃茶具贈送完后,稻花幾人就離開了。沒辦法,大多數琉璃只做展示,並不售賣,能買到琉璃的,都是一些簽了大訂單的大客戶,像只買一兩件的散戶,只能等過些時候,寧門府城內的向陽琉璃鋪開了之後才能買到了。

時辰還早,眾人就在街上閑逛了起來。

「本來想買套琉璃茶具回去孝敬祖母的,誰知,白跑一趟了。」董元瑤一臉失落。

稻花笑道:「這有什麼,等琉璃鋪開了,再買就是了。」董元瑤:「可是,省府的琉璃鋪不知還要多久才能開?」跟在後頭的顏怡雙聽了這話,頓時一笑:「大姐姐,你那不是有好些琉璃器物嗎,你和董姐姐如此要好,你就送她一件唄。」董元瑤似笑非笑的看了看顏怡雙,轉頭看向稻花:「我之前和你說什麼?庶出的就是見不得人好,見縫插針的挑撥離間,我要不清楚你的為人,可不就得心裏起疙瘩了。」稻花淡淡的瞥了一眼顏怡雙,眸光有些清冷,招來王滿兒:「三妹妹累了,送她回府吧。」今天早上,要不是便宜爹開口,她是不想帶上顏怡雙三人的。

顏怡雙面色一僵,看了看冷眼瞧着她的眾人,咬了咬唇,本想就此離開的,可突然看到朝着這邊走來的蕭燁陽等人,眼眶頓時一紅。

「大姐姐,是妹妹不好,不該在你和董姐姐說話的時候開口,求求你,不要趕我回家,我好不容易才出來一次。」稻花當即冷了臉,忍着氣壓低着聲音說道:「顏怡雙,你非得在大街上哭哭啼啼的,丟盡顏家的臉面是不是?」顏怡雙咬着嘴唇,泫然欲泣的看着稻花,活像是一個被欺負的小可憐。

一旁目睹了全程的董元瑤和蘇詩語是一臉佩服的看着顏怡雙。

「這是怎麼了?」蕭燁陽幾個走了過來。稻花回頭,看了看蕭燁陽幾個,又看了看故作可憐的顏怡雙,頓時無語極了。

董元瑤、蘇詩語皆是恍然大悟。

「我說嘛,怎麼好好的就哭起來了?原來是玲香惜玉的人來了。」聽到這話,顏怡歡和顏怡樂對視了一眼,沒有說話。

蕭燁陽見稻花神色不好,掃了一眼顏怡雙,淡聲道:「你這性子,就是太軟和了些,誰惹你不快了,直接打發就是了,何必還要浪費唇舌?」這話一出,所有人都無語了。

顏妹妹(顏怡一、大姐姐)性子軟和?小王爺這真眼說瞎話的本事什麼時候變得這麼厲害了?

就是稻花,臉上也難得的浮現出一絲不自在。顏怡雙愣愣的看着蕭燁陽,眼中的淚水這一刻是真的流下來了,同時,腦子也清醒過來了。

剛剛她被嫉妒迷暈了雙眼,看到大姐姐和董姑娘、蘇姑娘親密無間的樣子,她心中就湧出了一團怒火。

憑什麼同是父親的女兒,大姐姐就能和別家姑娘交好,而她,只能走在後頭?

憑什麼家裏頭的琉璃器物,只給大姐姐賞玩?所以,一個沒忍住,她出聲挑撥了。

顯然,大姐姐和董姑娘的關係,比她想像得要牢固。在聽大姐姐要遣送她回家,她心中是羞惱的,看到小王爺他們過來,突然間就湧出了要給大姐姐添堵的念頭,最好讓她在小王爺這些人面前落下一個刻薄的名聲。

可惜,事與願違。蕭燁陽看向顏文凱:「沒看到你三妹妹累了嗎?還不快將人送回府去。」聞言,董元瑤和蘇詩語快速對視了一眼。

「怡一和小王爺倒是默契,這趕人的理由都出奇的一致。」這一下,顏怡雙再也待不下去了,沒用王滿兒請,自己就轉身離開了。

稻花示意王滿兒跟上,顏文凱也派了一個小廝跟過去。等人走後,顏文凱才看向稻花:「好好的,你把她帶出來做什麼?」稻花淡淡道:「父親讓帶的。」聞言,顏文凱不好說什麼了。

蕭燁陽笑道:「好了,別生氣了,今天是你的生辰,該高高興興的才是。」稻花看向蕭燁陽,詫異道:「你怎麼在這裏?」蕭燁陽笑了:「你該不會覺得琉璃廠那邊的事我得親力親為吧?」稻花想想也是,就沒在多說。

蕭燁陽:「走吧,我們再陪你們逛一會兒,然後去你家吃飯。」稻花抬頭看了過來:「蕭燁陽,你倒是不客氣嘛。」蕭燁陽揚了揚下巴:「那是當然,我可是有送禮的。」看着兩人自然熟稔的說笑,董元軒眸光閃了閃,顏文凱見他站着不動,用手拐碰了碰他:「走啦。」董元軒拉他一下,等落後眾人幾步,才低聲道:「你有沒有覺得小王爺和顏妹妹的關係似乎親密了不少?」顏文凱抬眼看了看走在一起的妹妹和小王爺,搖了搖頭:「沒有啊,他們不是一直都挺親密的嗎?」董元軒沉默了一下:「以前雖說也親密,可比起現在,感覺少了一些東西。」顏文凱糊塗了:「你在說什麼呀,什麼少了東西,多了東西的。」董元軒有些無語的看了一眼顏文凱:「算了,和你說也是白說。」說完,就快步去追眾人了。

「什麼嘛,是你自己沒講清楚好不好!」顏文凱搖了搖頭,追上蘇弘信,抱怨道:「董大哥就是太擰巴了,明明跟着我們一起練武,偏偏要學着大哥他們說些似是而非的話,能說明白也就算了,這說得雲里霧裏的,誰能聽懂?」蘇弘信拍了拍顏文凱的肩膀:「你要知道,董大哥不像我們,他日後是要參加科考的。」顏文凱:「你不參加嗎?」蘇弘信搖了搖頭:「我家雖歷來都出文官,可是我是個另類,沒繼承祖宗讀書的腦子,想參加都沒法。」顏文凱笑了:「沒事,有我和三哥陪着你呢。」蘇弘信斜眼看了過來:「我還是要比你們兩個強點的,至少我還能作詩呢。」顏文凱撇嘴:「強也強不到哪裏去,好了,不說這個了,咱們就一心練武,我就不信只有文官才能出頭。」蘇弘信看了看走在前頭的蕭燁陽等人,壓低了聲音:「我之前和軍營里的將士切磋的時候,聽到一個消息。」顏文凱:「什麼消息?」蘇弘信:「北邊好像又要打戰了。」顏文凱雙眼一睜:「真的?!」蘇弘信立馬捂住他的嘴:「你小聲點,這事還不知是真是假呢。如今咱們還是好好練武吧,只要有本事,不愁沒有建功立業的機會。」顏文凱點了點頭:「你說的對,咱們現在的武藝還不行,還不足以橫掃千軍。」聞言,蘇弘信直接翻了個白眼。

顏文凱這傢伙的口氣如今也是大得離譜呀,動不動就橫掃千軍。 「未知難度」的劇情任務向來是各類劇情任務中數量最少的,並以極高的結果判定著稱!

說白了,任務中表現得好,搞不好就會回饋給任務者E級以上的連續劇情認定,而玩得爛給一點G級標準的獎勵就能把人打發了~

但後世玩家基本都認為如果不能把「未知難度」的劇情任務玩出E級以上標準的結局的話,基本就算是玩砸了~畢竟尋常G級、F級的劇情哪用得着搞得那麼神神秘秘的?

劉逸飛是真真沒想到啊!

自己經歷的首個劇情任務是外人帶來的就算了,難道自己經歷的首個高級劇情居然也會是別人帶來的?

話說自己這樣模範水準的老司機難道就要成為一個無恥的蹭車狂徒了???

原本這周一下子被獎勵了兩個G級劇情,外加一個優質小跟班還讓劉逸飛不住地暗自得意,可和冷風過境這等歐皇玩家一比他差點就抑鬱了……就差那麼一滴滴而已……

雖然內心糾結於系統大神的偏心,但難得一個「潛在的高級劇情」主動跳到自己跟前,劉逸飛又哪有錯過的道理,當下就答應了易婉清的幫助請求,並仔細詢問起劇情內容來。

原來易婉清作為一個網游小白,操作水平上一時半會的真的難以提高,這一個月來最大的進步或許就是在對待遊戲的態度和意識方面進步明顯。

對待戰鬥和各類怪物,至少是不那麼害怕了。而要說態度的話……

易婉清一開始玩遊戲的初衷就不太「正」,只是抱着不服氣的想法要來看看遊戲究竟有什麼好玩的,以至於能令萬千宅男棄生活於不顧……順便散散心,畢竟前不久剛剛失戀了……

而戰役模式的玩法雖然有些艱難,但卻一下子俘獲了易婉清的心!因為她居然在戰役中交到了朋友……

完全逼真的場景交互,和真人幾乎看不出區別的遊戲NPC,這一切都成了易婉清「迷失」在戰役中的基礎:

第一次戰役,這個無知的小丫頭稀里糊塗的就退出了民兵序列,而後毫不意外地餓死街頭。

而第二次進入戰役,不服輸的她努力掙扎着想要活下去,尤其當時她的職業等級在劉逸飛的帶練幫助下已經提升到【士兵】了,她以為自己進步明顯,總不至於再被活活餓死那麼慘了吧?

只可惜,她還是太單純了,壓根就沒搞懂戰役模式的重點何在……

而就在她眼瞅著要被第二次餓死的時候,奇迹出現了!!!

一個名叫「戴莉」的女孩給了她一點吃的,雖然只是最簡單的吃食,但是那種填飽肚子的感覺對於一個忍飢挨餓的人而言實在太幸福了~

尤其戴莉的笑容可愛甜美,又給易婉清介紹了一個村上的工作,又會和她嘰嘰喳喳的聊天,就彷彿那是一個真實的女孩一般。

在自身情緒+挫折+感激等等未知因素影響下,易婉清這個網游小白真的就將對方當成了自己的一個朋友般相處著……尤其這個傻妞不知怎麼的還觸發了戴莉的劇情任務,前面幾周每次都能白得一個劇情和戴莉一塊「姐妹淘」。

聽到這裏的時候,劉逸飛嫉妒得簡直就快原地爆炸了!!!

什麼鬼啊?就算明知自己是個非酋的命,但歐成這樣也太犯規了吧?!

別人都在為一個劇情任務努力打拚的時候,這丫頭怎麼就能變戲法似的每周都有劇情白嫖啊?她是系統大神的親閨女嘛?歧視黑人也不是這麼個歧視法啊……

只是上上周的時候,也就是戰役里的一個月前,易婉清所在的村子裏突然就開始莫名出現失蹤人口!前前後後一共有三個人不見了,兩大一小,生不見人、死不見屍,連戴莉都一下子變得憂心忡忡起來。

易婉清原本還以為後續會像那些老套三流故事裏一樣,村中善良的少女拜託勇敢的冒險者去發現事情的真相、解救那些失蹤的村民什麼的,結果就在上周的戰役里,戴莉直接也失蹤了!!!

這一下就真是急壞了易婉清,只可惜她哪怕耗費了足足兩天的戰役時間到處尋找,最終卻也一無所獲……

就在易婉清以為一切都完了的時候,退出戰役的她就被獎勵了一個「未知難度」的劇情任務,就和前幾周一樣,易婉清下意識地就以為戴莉回來了,這是和她相關的任務,二話不說就點了進去。

而事實卻是極為慘痛,甚至是殘酷的……

劇情中,村民們終於在一天夜裏找到了全部的失蹤者,只可惜是這些人自己「走」回來的,以「亡靈」的方式……

慘死的面容、僵硬的肢體、淋漓的鮮血都昭示著這些人只怕是遭到了某種邪惡儀式的獻祭……

再見到戴莉的那一刻,易婉清整個人幾乎崩潰!毫無心理準備的她直面了這個遊戲世界裏最黑暗的惡意之一,以至於這個小白連任務和戰鬥都忘了,就那麼傻傻的看着戴莉一點點被村子裏的其他NPC打倒……分屍……

由於沒有參與戰鬥,村民方面出現了不少損傷,第一次劇情毫不意外的失敗了~

而易婉清準備了兩天,終於又鼓起了勇氣,並且這次找了兩個朋友幫忙之後,再次組隊進行了劇情任務。

守衛村落成功,所有來犯的原村民行屍被消滅,但劇情卻並沒有結束。

最終易婉清的一個朋友提議要不然順着行屍過來的方向去查看下會不會有什麼收穫,只可惜三人找了一陣也沒有發現什麼,最終只等來了劇情任務到達時間上限的提示。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