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你把帆哥的女人交給我帶走吧!」黃富冷冷道。

「我說過交給你帶走嗎!」殘龍冷笑道。

「你不是說只要帆哥刺了心臟就放了他所有的女人嗎!」黃富氣呼呼道。

「嘿嘿,我說了嗎!他現在已經是個死人了,我說的話還要算數嗎!這些女人都得死!她們太賤了!」殘龍惡狠狠道。

「你,你說話不算數!老子跟你拼了!」黃富徹底憤怒了,他拔出軍刀沖了上去。


「哼,不知死活的傢伙,既然你想死,就成全你吧!」人影一閃,殘龍身如魅影一般。

「幻影魔刀!」殘龍尖叫一聲,一聲怪異的呼嘯聲,幻影魔刀化作數十道幻影,排山倒海一般直奔黃富。

殘龍臉上露出不屑之色,對付黃富這種級別的,只要一招就夠了。 黃富決定和殘龍同歸於盡了,他根本不躲避幻影魔刀,手中軍刀迎上幻影魔刀,「當!」軍刀被攪成碎片,眼看刀影要攪到黃富的霎那。

一道人影閃動,擋在了黃富的身前,一道寒光閃過。


「啊!」殘龍慘叫一聲,心臟上赫然插著匕首,「你怎麼沒死!」殘龍捂著胸口驚訝道。

剛才閃出的人影是江帆,他身上中了幻影魔刀,刀已經深深插入肚子。

「呵呵!」江帆慘笑了一聲,「雖然匕首刺入心臟,但是我是學醫的,心臟部位有個空隙,匕首就刺在空隙中,所以我根本沒有死去,要不然如何要你的命!」

「沒想到我殘龍會死在你的手裡,我就是死也要拉你墊背,我們一起去死吧!」殘龍拼勁最後一口氣,身如魅影,一把抱住江帆躍下了百丈崖。

「帆!」

「帆哥!」

梁艷、張小蕾、舒敏、王小蔓、李寒煙、黃富等人沖向懸崖,崖下一片霧蒙蒙,深不見底。

「帆!」梁艷哭著就要跳懸崖,李寒煙一把拉住她,「梁艷,你幹什麼!」



「我要去陪他!」梁艷雙眼無神地哭道。

「江帆舍了生命救我們是為了什麼?他是為了救我們,如果你死了,你對得起他嗎!」李寒煙悲憤道。

「我不管,他死了我也不想活了!」梁艷傷心地哭泣著。

「艷姐,我陪你一起跳下去!」舒敏哭著拉住梁艷。

「我也陪你們一起跳下去!」張小蕾也拉住了梁艷。

「我也陪你們跳下去!」王小蔓拉住了梁艷的手。

「你們這是怎麼拉?死能解決問題嗎?我們都死了,如何去面對江帆!」李寒煙大聲吼道。

「你們不要哭啼啼的,我們想辦法下去吧,就算帆哥死了,我們也要找到他的屍首!」黃富傷悲道。

「小富說得對,我們到崖底去看看,說不定帆沒有死呢!我總感覺到他沒有死!」李寒煙道。

眾人立即去尋找到懸崖下的道路,此時雨變大了,地面上發出噼叭聲音。

豆大的雨點落在江帆的臉上,腹部的傷口在緩緩地流血,血浸透了衣服,當血遇到了藏在身上的一顆墨綠色的珠子和一顆藍色珠子的時候。

珠子立刻亮了起來,兩顆珠子竟然緩緩地融入了江帆的身體內。怪異的事出現了,兩個珠子進入江帆身體內后立刻可化成兩道強大的熱流,嗖!流到丹田穴,轟!丹田穴被激活,兩股熱流旋轉起來,如同太極的陰陽魚一樣。

丹田裡的太極魚越轉越大,所到之處傷口立刻復原,削斷的手指立刻長了出來,當漩渦轉到頭部時,耳朵也長出來,臉上的刀口迅速癒合,身體在快速恢復。

兩道氣流越來越強烈,江帆的身體開始抖動起來,熱流在身體里繼續膨脹,江帆處在迷迷糊糊之間。

此時他心裡只有一個念頭:「我不能死,我一定要活下來!」強烈的求生念頭,讓他睜開了雙眼。

艱難地挪動了下手腳,他感覺到渾身酸痛,加上身體內的漩渦快速旋轉,身體膨脹欲裂。

「我這怎麼了,身體里怎麼會有如此強大的氣流呢?」江帆還發現自己的斷了手指長了出來,腹部的傷口癒合了,耳朵也長出來了!

吃力地坐了起來,江帆試著引導熱流,本能地修鍊紫幽心法,嘩!兩股強大氣流進入天眼穴,天眼穴周圍立刻出現一大的旋渦,「轟!」的一聲,天眼穴被激活!


緊接著天眼穴吸收了兩股強大的熱流,江帆立即感覺到眉心膨脹欲裂,一股鑽心的疼痛,又「轟!」一聲,天眼穴第二層被打開,一道白色的光明射出。

江帆已經看到了正在往懸崖下來的黃富、梁艷、張小蕾、李寒煙、王曉蔓、舒敏等人,繼續遠望,看到了東海市,看到了東海市區大街上的行人,再看仔細點,看到了行人臉上的麻子了!

江帆心中暗喜,這是突破天眼術的第二層的表現,現在他是千里眼了,可以看到一千里之內的所有事物。

另外江帆還驚喜地發現達到了「攝魂術」的第二層境界,現在可以控制人的思想,還可以讓那個被控制的人腦按照自己的意思去做事。

接著江帆還有令江帆更加驚喜的事,紫幽心法達到了第一層人仙境界,現在他可以把功力轉化成法力,隨意釋放紫幽之劍了!

活動了下手腳,江帆站起身來,沒想到這次因禍得福,掉下山崖后,因緣巧合下吸收了兩顆珠子,一下子突破了。身上的傷完全康復,連傷痕都沒有留下,身上的濕衣服都被熱流烘乾了。

「啊!」江帆大喝一聲,感到無比舒暢,這是「斷絕衰敗咒」發作以來第一次因禍得福,「這兩顆珠子到底上是什麼東西呢?」江帆百思不解。

江帆看到底上的幻影魔刀,撿了起來,立刻感覺到刀很怪異,月牙形狀的刀,刀身上還刻了些古怪的符文。刀尖處有一排小洞,刀刃十分鋒利,輕輕揮動一下,立刻發出怪聲,那聲音竟然讓人感覺到不寒而慄。

「這把幻影魔刀和黑夜的幻影魔刀好像有點不同,剛好沒有合適的兵器,這把刀小巧方便,就留著自己用吧。」江帆道。

幻影魔刀旁邊就會殘龍的屍體,由於高空下落,殘龍在下面,所以他的身體已經血肉模糊。江帆在他衣服里搜索,找到了一本很舊的黃色的小冊子,依稀可以看到《幻影魔刀》幾個模糊的字跡。

江帆打開小冊子看,裡面是幻影魔刀的刀法,當江帆看到欲練神刀,揮刀自宮的字時,不禁大罵道:「我靠!傻子才揮刀切鳥呢!」

江帆立刻把書給撕了,當撕書撕到最後一頁的時候,竟然撕出一張小薄絹。

「我靠!這些人都喜歡在書裡面藏東西啊!」江帆打開薄絹看,赫然是一招刀法,後面還留著細小的字:「要想達到幻影魔刀最高的境界不是絕情絕欲,而是有情有欲,這是吾晚年體悟,留給有緣人,魔道子留。」

「我靠,原來幻影魔刀的最高境界不是絕情絕欲,害人不淺啊!」江帆收起薄絹。

給讀者的話:

今天聖誕節,特加更一章,祝大家聖誕快樂!謝謝大家的支持! 可是為什麼眼淚不流了,心依舊這麼痛?

慕卿仰頭靠在門板上,微閉雙眸,安靜體會心裡悶痛的感覺……

清晨,天空烏雲密布,沒有一絲陽光。

喬治拎著給慕卿帶的早餐,來到了辦公室門前,伸手敲了敲門,卻沒有任何回應。

疑惑地皺了皺眉,喬治試探性地打開門,沒想到竟然真的打開了,眼底閃過一絲詫異。

只是辦公室內並沒有慕卿的身影,喬治詢問了人事部,沒有慕卿的請假消息……

略微思索片刻,喬治開車朝著慕卿的公寓駛去。

叩叩叩。

敲門聲驚醒了慕卿,猛然睜開雙眼,才發現她不知不覺間竟然睡著了。

伸手揉了揉乾澀的眼睛,慕卿起身打開房門,看到喬治時,眼底迅速閃過一絲複雜:「你怎麼來了?」

「我見你沒去上班,有些擔心你,所以才會來找你。」喬治忽然注意到慕卿腫起的眼睛,不禁有些擔心:「你眼睛怎麼了?你哭過了?」

慕卿微微搖了搖頭,避開喬治伸來的手:「我沒事,你不用擔心我,如果你沒事的話就先回去吧,我累了。」

「卿卿,你到底怎麼了?和我說說吧。」喬治眼底布滿擔憂,不知道慕卿怎麼會忽然這麼傷心。

不提還好,喬治問完這話,慕卿腦中瞬間浮現出封時奕和風嫣然糾纏在一起的畫面,眼淚不受控制地再次滑落……

見狀,喬治頓時慌了手腳:「別哭啊,我是不是哪句話說的不對?卿卿你別哭,如果我說錯話,我跟你道歉好不好?」

「不關你事,你不需要和我道歉。」剛剛只是心痛到無法自持而已,她也不知道到底是怎麼回事。

喬治劍眉緊蹙,心中大概猜到慕卿是因為誰才會難過,不禁有些惱火:「又是因為他對不對?他是不是對你做了什麼?」

「他什麼都沒有對我做,就算做什麼也與你無關。」慕卿甩開喬治的手,回到沙發上獨自垂淚。

聞言,喬治心中不禁有些難受:「卿卿,不要推開我好不好?我只是擔心你而已。」

「喬治……」慕卿抬眸看向喬治,一字一句的說著:「我不喜歡你,所以你的擔心對我來說是種負擔,如果說你不能像是對待普通員工那樣對待我的話,那我辭職。」

她累了,想要休息一下……

喬治瞬間愣在原地,久久沒有回過神,沒想到他的感情竟然讓慕卿想要逃離!

一陣悲涼忽然湧上心間,喬治嘴角揚起一抹苦澀的笑容:「難道就連朋友間的關心也不行嗎?我們真的連朋友都做不成了嗎?」

「你走吧,我累了,想休息。」沒有回答喬治的問題,慕卿直接下達了逐客令。

看著慕卿緊閉的眸,喬治眼底滿是受傷的神色,身側的手緊緊握起:「卿卿,你真的要和我劃清距離嗎?我們曾經明明是那麼親密的夥伴,為什麼因為封時奕的出現全變了?」

「你難道真的不明白嗎?並不是因為誰的出現,而是我對你根本沒有感覺,所以你對我的感情只會成為我的負擔!」慕卿心情不好,所以說話也沒有留情面。

喬治臉色頓時慘白,沒想到慕卿這次竟然這麼直接,想要說些什麼反駁,但是最終卻什麼也沒有說出口,悄然轉身離去。

待公寓內只剩下慕卿一人時,慕卿的眼淚再次流下,不過心裡也算是鬆了口氣,至少喬治的問題算是解決了……

叩叩叩。

公寓門忽然被敲響,慕卿眼底閃過一絲疑惑,難道是喬治又回來了?

起身上前打開門,卻發現門外的人並不是喬治,而是許久未見的米家家主……

「米叔叔?您怎麼會來這裡啊?」想起蘇若言的遭遇,慕卿面對米家家主的時候不禁有些緊張。

米正天知道慕卿的身份,也不敢過於放肆:「慕小姐,我來只是想問蘇若言的下落,你們兩個是朋友,所以我想你應該會知道露露現在在哪。」

「對不起,我並不知道她在哪,米家主還是請回吧。」說著,慕卿就打算關門。

助理注意到慕卿的動作,連忙伸出腳擋在門口的位置。

見狀,慕卿便不敢在用力,只能放棄關門,無奈的看著米正天:「我最近沒見過蘇若言,所以我真的不知道蘇若言在哪。」

「慕小姐,蘇若言平時和你關係最好,你覺得你這句話能給令人信服嗎?」米正天嘴角微微上揚,像是篤定慕卿知道蘇若言的下落。

慕卿怒極反笑,握著門把的手緊緊收攏:「如果米叔叔不相信我的話,又何必多和我浪費唇舌?我還有事,您請回吧。」

「慕小姐倒是很有個性,不過沒關係,我相信慕小姐看過這份文件后,會告訴我露露的下落。」米家家主遞給慕卿一份文件,嘴角揚起一抹自信的笑容。

接過文件,慕卿大概掃了眼,眼底閃過一抹震驚,沒想到米家主竟然能夠查到她和蘇若言之前的通話記錄……

「既然米叔叔已經查到了露露的電話號碼,又何必特地過來問我?」慕卿合上文件,嘲諷的看著米正天。

米正天臉色頓時變得有些難看,他如果能給打通電話的話,何必來找慕卿?

「慕小姐還是幫忙聯繫下露露吧,我們米家的家務事,慕小姐還是不要參與了。」米家主的口氣有些沖。

聞言,慕卿冷下臉:「既然是米家的家務事,那我肯定不會參與,蘇若言的事情,我無能為力,米家主還是找別人吧。」

趁其不備,慕卿直接關上公寓的大門,將米家等人關在了門外。

想起蘇若言被逼婚的事情,慕卿就怒從心起,如今蘇若言終於逃出了魔掌,她怎麼可能會給米家聯繫方式?

慕卿轉身回到卧室,躺在床上望著天花板,腦中思緒異常凌亂……

與此同時,封氏集團總裁辦公室。

封時奕站在落地窗前,手裡拿著手機,眼底閃過一抹複雜。

通話記錄裡面居然顯示他昨晚給慕卿打了電話……看來夢裡的聲音不是幻覺…… 通話時間只有短短的兩分鐘,但是封時奕完全想不起來他說了什麼,不禁有些懊惱。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