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你是個什麼東東?竟然敢這樣和本姑娘說話?」百花仙子聞言,卻是俏臉一板,不悅地問道。

那來人嘿然一笑,背著手傲然說道:「本人便是要和你進行這一輪比賽的修者宋夏!」

吳賴聽這宋夏再一次開口,聲音依舊是有些僵硬,心中更為狐疑,這個宋夏到底是什麼來頭,怎麼連華夏語都說不好啊?

「宋夏?你不是叫武大郎吧?嘻嘻,這麼個小不點兒啊,還敢讓姑奶奶跟你走,長成你這模樣兒,姑奶奶若是每天看著你,還不得噁心死,還是無嗔小和尚好看啊?」百花仙子輕蔑地說道,說著,卻還是眼波流轉,瞟了一眼無嗔,只是無嗔打死也不說話了,只是緊緊地閉著眼睛,心中暗暗念著佛號,心中那個慶幸啊,幸虧自己剛才碰到的對手是楊過,若是碰見這個魔女的話,自己只有被淘汰的下場了!

那宋夏聽了百花仙子的話語,卻是並沒有生氣,眼睛緊緊地盯著百花仙子那胸前的高聳之處,使勁地咽了一口口水,帶著幾分垂涎的神色說道:「花姑娘,你是不知道我的厲害,等你見識了我的厲害之後,你就知道,我比那個只是外表好看的小和尚厲害多了,怎麼樣?美人兒,你乖乖地認輸,然後找個幽靜的地方,我讓你見識見識我的厲害之處!」

金島主一旁卻是終於忍不住了,尼瑪,這叫什麼比賽啊,一個上來勾引老和尚,一個上來調戲美人兒,當本島主是擺設不成?

「二位,廢話少說,比還是不比?」金島主沉著臉說道。

百花仙子連忙嬌笑一聲道:「比,當然比,就請金前輩下令吧!」

「那好,本場比賽南海百花島弟子百花仙子對陣散修宋夏,現在開始!」金島主說著,已然是一拂袖子,轉身飄然下台,他實在是忍受不住台上的一對奇葩男女了!

那宋夏聞言,伸手從背後取下了一柄彎刀,斜斜地指向了百花仙子,百花仙子卻是做出一副楚楚可憐的樣子,出聲嬌嗔道:「死鬼,你還真的忍心對奴家動手不成?」

宋夏聞言,不由微微發愣,彎刀放下,出言問道:「呃?美人兒,我當然不捨得和你動手了,我這個人最喜歡憐香惜玉了,這樣吧,你認輸,我們找個地方探討一下人生的真諦如何?」 濃郁的白霧中,羅站在原地,只能看到周身十米以內的環境。

「兮兮嗦嗦…」

「哩哩哆哆….」一陣陣奇怪的聲音不知道從何處飄來。

突的,一道白霧幻化的虛影出現在羅格的視線中,那道白霧虛影本來是在走著,但出現在羅格視線中后,它似乎也看到了羅格,走了兩步就駐足下來。

雖然羅格看不親它的樣子,但羅格卻能感覺到,它轉過身來,它正在看著他。

幾秒后,那道白霧虛影又消散開,然後又過了一分鐘左右,羅格眼前的白霧也漸漸淡去,重新出現在他眼前的是他的實驗室。

「又嚴重了。」羅格微微皺了皺眉。

……

今天是羅格體內屍鬼能量失控的第十天,前兩天他費了些精力弄出了『流淌的月河』后,又製造了一批承載『流淌的月河』的『月河之心』,然後就把精力轉回屍鬼能量的研究上。

十天過去,他身體的變異越來越嚴重,如今羅格的體溫已經比正常的人類低了五度左右,皮膚漸漸顯現出蒼白色,身體中的血液已經開始顯現出現一絲絲冰藍色。

羅格現在要是把體內的血液放出來,滴入一杯水中,過不了一會兒,這杯水就得徹底結冰。

而從羅格砍下來的那隻手臂,和他最初保留的那份血液樣本上,羅格更是發現了更深層次的東西。

屍鬼能量,並不是冰霜的能量,『低溫』只是它表現出來的一種特質,它只是屍鬼能量的全部。

屍鬼能量,是更特殊,更高級東西。

這個得從羅格在他砍下來的那隻左臂上的試驗說起。

羅格將那隻手臂放進了一個密閉的特殊盒子里,盒子隔溫隔熱,隔絕空氣,甚至隔絕魔力,是羅格為了這個試驗,專門製造的。

而後,一段時間后,羅格觀察到盒子中溫度變低,空氣變得稀薄了,魔力也變少了。

溫度變低就不說了,但另外兩項說明什麼?說明那隻手臂在呼吸,在吸收魔力嗎?

不,羅格說的空氣變稀薄了,並不是說裡面氧氣變少了,而是裡面的空氣變少了!

之後羅格進一步驗證,發現是這個『盒子』的質量變小了。羅格確定自己製造的這個『盒子』是絕對密閉的,盒子內外壓強的不同也說明了不是因為空氣自然流失。

質量守恆定律在這裡同樣適用,就算是魔法師,也不能能使質量憑空消失,至少羅格是做不到的。

如果是盒子出問題了,那『質量消失』的事就另說,但如果盒子沒有出問題呢?質量真的消失了呢?那原因是什麼?

質量減少,有可能是質能反應的發生,在那個盒子里,有質能轉換的反應發生,然後盒子並不能完全封閉的流通能量。

在地球,『質能轉換』是由愛因斯坦提出來的,而與質能轉換聯繫在一起的就是『反物質』。

在提出質能轉換之後,人們又發現了反物質的存在。

我們所能觀測到的一切物質就是正物質,而我們觀測不到的,不一定是反物質,但反物質就存在與我們觀測不到未知存在中。

只有當物質與反物質結合時,才會完全泯滅,並轉化為純能量。

屍鬼能量雖然說是能量,但它並不是以純能量存在的,如果它是純能量,那就應該是魔力那樣,遊離在世界中,而不是能夠存在與羅格的身體中,像精血能量一樣運轉壯大。

屍鬼能量,實際應該是一種高能量物質。

當然,這裡並不是說屍鬼能量是反物質,真正的反物質與物質是不能共存的。而且反物質與物質結合的話,那釋放出的能量將是極為巨大的,巨大到如果盒子里消失質量是和反物質結合泯滅了的話,那這個守城點甚至方圓數百公里都應該已經沒了。

屍鬼能量可能會具備反物質的部分特性,比如說將物質轉化成能量,但是,它轉化的能量呢?物質不可能憑空消失,能量也一樣。

這個問題將羅格卡了好幾天,這幾天里,羅格一直在不斷完善、密閉製造的盒子,然後不斷進行實驗,來驗證是不是實驗本身出錯了。

但他幾天來做了上百次實驗,最後得出的結論就是,確實有物質消失了!

然後羅格就開始真正從物質減少這個角度來思考。

如果真的是質能轉換,那麼減少的物質所轉化的能量去哪了?

接下來的幾天,羅格都在思考這個問題,但一直沒有想到合理的解釋,甚至連個猜想都想不到!

……..

第十四天,羅格再一次看到迷霧世界,迷霧世界是羅格所看到的『白霧幽靈』更嚴重的癥狀,從第八天開始,羅格看到的『白霧』就已經不局限於白霧幻化的人形幽靈了,他還能看到那周圍濃郁的迷霧。

這一點在戶外的時候還不容易發現,因為外面也是一片朦朧的白霧,最開始的時候羅格還以為是霧氣變濃了,直到他在實驗室中也看到那濃郁的白霧,他才確定,是他的癥狀變得更嚴重了。

而這一次,羅格不只是看到了迷霧世界,他還被拖進了迷霧世界,這是之前從沒出現的情況。

羅格輕輕動了動腳趾,腳下傳來碎石摩擦的聲音,地質也變軟了。

「這裡是什麼地方?」羅格警惕的觀察著四周,精神統合態下精神力擴撒到了極致。

然而,馬上羅格就知道了,眼前的情況是他從未遇到過的。

他的放出去的精神力就像是進入無底的黑洞一般,沒有反饋回來任何的信息。

如果把他的將精神力比作是網路信號,那羅格現在就像是進入了還沒覆蓋網路的區域。

羅格只感覺心中『咯噠』一下,強烈的不安感瞬間襲來。

對於習慣了用精神力探查周圍情況的魔法師來說,失去了精神力,就像一個健康的人突然變成瞎子一樣。

「呼!!」突然,空氣中傳來一陣奇怪的聲音,是風聲,是什麼東西快速跑動帶起的風聲。

「噠噠…」一陣輕緩的腳步聲響起。

羅格身體微躬,雙腳分開,骨刺裝甲從體內長出,打起十二分警惕觀察著周圍的環境。

….. 「好啊,我真的是美人兒嗎?」百花仙子順手撩了一下垂下來的頭髮,臉色緋紅,眼波流轉,嬌羞無比地問道,嬌軀還微微地扭了扭,卻是正好將那動人的曲線在那紅色衣裙下展露無遺!

宋夏頓時看得呆住了,嘴角邊竟然淌下了一行亮晶晶的涎水,吸溜了一下說道:「嘶~美人兒,你簡直是要迷死人的小妖精,比我們那裡的那些什麼明星都要迷人,咱們別打了,隨我……」

宋夏的話還沒有說完,那百花仙子盈盈地朝前邁了兩步,隨著一種奇妙的波動,一陣無邊的媚力從百花仙子的身上散發出來!

「好厲害的媚功,那個宋夏要遭殃了!」楊過低聲嘀咕了一聲,其餘眾人也都是屏聲靜氣,暗暗收斂心神,至於那些實力有些不足的弟子,更是暗暗咬著舌頭,生怕一個忍不住衝上台去摟抱那百花仙子!

無嗔小和尚見周圍弟子又有人受了影響,一張口,想要出聲,旁邊的武當弟子宋無缺卻是低聲提醒道:「無嗔和尚,你若出聲,就是幫那散修宋夏,你若是能惹得起百花仙子的話,就繼續『善哉善哉』吧!」

無嗔小和尚聞言,頓時身子一顫,打了一個激靈,頓時閉口不言!

而台上的宋夏由於首當其衝,表現最為不堪,見那百花仙子的媚態,幾乎不能自持,嘴角那掛著的涎水都顧不得用手擦去,手裡的彎刀「噹啷」一聲墜地,整個人暈暈乎乎地朝著百花仙子走去,臉上掛著色迷迷的淫笑,一副色授魂與的樣子!

百花仙子見狀,美目中流露出隱隱的喜色,突然將手一揚,無數細如牛毛的飛針閃耀著攝人心魄的寒光,朝著那宋夏全身上下激射而去!

已然完全痴迷的宋夏哪裡能夠反應過來,等到發現不對的時候,已經是無從閃避,只得原地狂吼了一聲,身上竟然迸發出了淡淡的血光,然後那無數的牛毛細針都狠狠地扎了進去!

「哼!敢調戲本姑娘,現在你已經中了我百花島的冰魄神針,那冰魄神針上面淬有劇毒,縱然你是結丹期圓滿境的高手,也活不過三日,本姑娘勸你還是趕緊找個地方,給自己打理後事吧!」百花仙子見一招得手,剛才那滿臉春風般的媚笑早已消失不見,一臉寒霜地冷哼一聲道!

那宋夏卻是站在原地一動不動,一雙本來色迷迷的眸子散發出陰冷的光芒,口中一字一頓陰森森地說道:「好賤婢,竟然敢暗箭傷人,區區冰魄神針,能傷得了我嗎?」

宋夏說著,雙臂揚起,仰天怒吼一聲,那身上本來淡淡的血光頓時大盛,繼而身上現出了一副血色鎧甲,那鎧甲上面,密密麻麻地扎著無數的閃耀著寒光的牛毛細針,正是剛才百花仙子射出的冰魄神針!

「哼,都被炸成了刺蝟,還敢口出大話,還是好好珍惜你最後的時光吧!」百花仙子見對方的鎧甲上已然插滿了自己的冰魄神針,將嘴一撇說道。

「我發現百花仙子要糟糕了,宋夏那廝根本就不像是受傷的樣子!」卓一航搖了搖頭說道。

楊過和陸小鳳兩人都是點頭稱是,而吳賴更是發現,那宋夏身上的血紅色的鎧甲流淌著一種詭異的靈力,根本就不似是修者的靈力,心中暗暗詫異,因為他覺得宋夏身上的那種力量自己似曾相識!

果然,那宋夏聽了百花仙子的話語之後,仰天狂笑起來:「哈哈,花姑娘,你這幾根繡花針豈能傷了我?我就當是你送給情郎的禮物吧!」

宋夏說著,伸手從身上捻下一根冰魄神針,然後輕輕地扔到了一旁,根本就沒有受傷的樣子!

百花仙子卻是並不驚慌,而是櫻唇輕啟,輕輕地吐出一個字:「爆!」

百花仙子的這個字剛一出口,那扎在宋夏血紅色鎧甲上的無數牛毛細針,頓時都「蓬」地一聲炸了開來!

這一下宋夏根本就沒有防住,那無數牛毛細針爆炸產生的力量實在是不弱,宋夏被那騰起的氣浪激的是身子東倒西歪,好不容易才站穩了身子,只是此時的宋夏卻是比之剛才狼狽了不少!

只見他頭髮散亂下來,臉上有幾處灰黑,身上那血紅色的鎧甲也幾乎成了黑色,而且上面多了密密麻麻宛若蛛網的裂縫!

「你……」宋夏心中氣惱,臉色猙獰,指著百花仙子正要破口大罵,卻是不料抬手一指百花仙子,身上的血紅色鎧甲竟然紛紛破裂開來,一片片地掉落在了地上!

「啊?我的血玉寶甲?賤婢,你竟然毀了我的血玉寶甲?」宋夏先是一愣,繼而勃然大怒!

「果然是血玉製成的寶甲,難怪可以抵擋住冰魄神針!」青玄子見狀微微嘆息了一聲。

「血玉乃是修者至寶,這宋夏到底是什麼來歷,竟然會有用血玉做成的寶甲?」武當派掌門人一臉狐疑地說道。

「此子口音不似中原人士,再加上功法似乎也異於常人,估計是海外人士,一會兒動起手來,應該可以看出些端倪來!」金島主也插話道。

南海百花島掌門人百花娘子卻是橫了一眼青玄子道:「哼,青玄子老雜毛,莫非就你認識那血玉不成?哼!血玉寶甲怎麼了,還不是被我的乖徒兒給破了!」

青玄子頓時語結,乾咳了一聲道:「咳咳,這個……那宋夏功法詭異,百花仙子想要取勝,只怕有些不易!」

「啊呸,怎麼說話呢?你莫非盼我百花島輸了不成?就知道你這偽君子不是個好東西!」百花娘子頓時寒著臉罵道。

金島主、武當派掌門人、南葫蘆等一干掌門島主都是齊齊轉首莞爾,暗暗發笑,青玄子卻是老臉通紅,垂首閉眼不敢再說話。

百花娘子不欲就此作罷,正要接著出言,台上卻是已經打了起來,由於擔心愛徒百花仙子,只好恨恨地瞪了一眼青玄子,將視線投向了台上!

而這個過程,都被吳賴看在了眼中!

「咳咳,看情形似乎有情況啊,莫非我師傅這個老東西竟然和那百花娘子有私情不成?而且看樣子好像是始亂終棄,最後拋棄了人家,不然的話,那百花娘子為何要處處針對師傅,一副怨婦的樣子,嗯嗯,有意思,太有意思了!」吳賴不無惡意地揣測著,暗暗拿定主意,等仙道會結束了之後,回到中原好好問問師兄青山真人,那廝八卦得很,應該知道些情況!

而此時台上已然開始了激戰,大怒之下的宋夏終於按捺不住,從地上操起自己的彎刀,朝著百花仙子瘋狂地發出了進攻,而百花仙子也是抽出一柄細長的仙劍,迎了上去,兩人很快就戰作了一團!

不過,看樣子,兩人基本上是勢均力敵,一時間你來我往,卻是誰也奈何不了對方!

「呃?這個宋夏使用的彎刀,怎麼看樣式這麼像是倭國的倭刀呢?」吳賴不由有些驚疑不定地思忖道,他最近沒少和倭國打交道,還去倭國大鬧了一通,剛才沒怎麼注意,可是現在看那宋夏雙手執刀,而且那彎刀的刀柄也很長,和自己見過的倭刀樣子很是接近,心中不由開始有些懷疑了,只是這蓬萊仙道會應該是華夏修者的盛會,不會有這倭國的貨色參與進來吧!

就在吳賴暗暗猜疑的時候,台上那宋夏和百花仙子已然交手了上百回合,宋夏狀若瘋狂,一柄彎刀使得是潑水不進,無數刀花帶著呼嘯的勁氣,不斷地襲向百花仙子,一百回合過去,宋夏竟然有些氣喘微微!

至於百花仙子,卻是守多攻少,基本是閃避對方的進攻,不過百花仙子的身法曼妙,行動間花瓣紛飛、香氣繚繞,看上去倒是賞心悅目,和那動作瘋狂、面色猙獰的宋夏相比,正好是野獸與美女的組合!

終於,那宋夏有些焦躁了,接連劈出十餘刀之後,閃身跳了出了戰圈,微微喘息著!

「哼!你這賊子總算是黔驢技窮了吧?」百花仙子很明顯狀態好得多,俏生生地立在原地帶著幾分譏諷地說道。

宋夏卻是並不出言,只是冷冷地盯著百花仙子,將手中的彎刀高高地舉了起來,只是那刀刃卻是對著宋夏自己!

「呃?哈哈,你這賊子即便打不過本姑娘,也用不著自殺吧,乖乖地滾下台去不就完了!」百花仙子見狀不由嬌笑一聲道。

那宋夏依舊不說話,手腕一翻,刀刃斜斜劈在了自己的額頭上,額頭上頓時出現了一道一寸長的口子,鮮血奔涌而出,只是詭異的是,那鮮血沒有絲毫灑落下去,而是齊齊地浸入到了那刀刃之中,宋夏手中彎刀那青色的刀刃頓時變成了血紅色!

「不好,這貨難道真的是倭人?」吳賴頓時大吃一驚,心中暗暗驚疑道,這一幕自己可是太熟悉了,會吸血的倭刀,這可是倭人的手段啊! 當周圍的迷霧散盡,羅格又重新回到了實驗室中。

「嗯哼…」毫無準備的羅格瞬間發出一聲悶哼。

只見他那隻沾染了迷霧世界生物血液的手此時已經變成冰藍色,彷彿冰塊一般,還有他被血液濺到的臉,此時也在快速失去知覺,羅格不用看都知道,自己的臉上肯定也有很大一塊變成冰塊了。

「已經廢了。」羅格喃喃道,他那隻變得冰藍色的手,不止是看起來像冰塊,包括它的內部都已經變成了結晶一樣的東西。

羅格也已經完全感受不到那隻手的知覺,包括手上的精血能量,也根本感覺不到。

羅格直接伸出左手握住右手,重重一捏!

「啪!」羅格的右手就如冰塊一般,碎成一地。

「這到底是什麼東西….」羅格輕聲的喃喃道。

之後,羅格又挖掉了脖子、臉上大塊大塊的已經變成冰塊的『血肉』。

…….

之後,羅格用盡各種方法檢測那些『冰塊』,發現這些冰塊並不是真正的冰塊,但也是相似的結晶體。

這一點也在羅格的意料之中,畢竟那些『冰塊』是由他身上的血肉變成的。

真正重要的發現,是那些冰塊中的能量含量都極其的低,低到羅格刷新了羅格對物質能量含量的下限。

任何物質中都蘊含有能量,只是含量高低而已,比如說煤礦,比如說石油之類的都是高能量物質。

而像羅格現在正在研究的這些『冰塊』,就是真正的低能量物質。

「那麼?我身體中的那些能量都去哪了?」

羅格身上任何一部分割下來,都絕對算得上高輻射高能量的物質,現在就因為在迷霧世界中沾染了點那個世界生物的血液,回來后,手掌直接變成了冰塊?而且其中的能量還消失不見了?

這對羅格之前的研究來說,很顯然是一個新的突破口。

沒多久,羅格就提出了一種全新的猜想。

熵!

熵是表示體系混亂度的度量,有序為低熵,無序為高熵。

將兩杯溫度不同的水混合在一起,溫度會由高的那邊像低的那邊轉移,最後達到溫度統一;把一滴墨滴入一杯清水中,最後那滴墨水會在清水中不斷擴散,直到均勻的分佈在那杯清水中,這些都是熵增現象,由有序轉向無序,最終歸於混沌!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