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你本來就是我的女兒……」帝溟寒看到寶寶失落的小臉立即解釋道。

沒錯,不管怎麼樣,寶寶都是他的女兒,而墨九狸是他的女兒的娘親,自然就是他的女人,保護自己的女人和女兒,本來就是天經地義的事情……

「那娘親呢?」寶寶再次問道。

「她是你的娘親!所以,我會保護你們!絕對不讓任何人傷害到你們一根頭髮!」帝溟寒看著寶寶說道。

寶寶看了看慢慢變黑的天色,她知道自己又快要毒發了!雖然娘親沒有說,但是從這兩天娘親慎重的表情看起來,她就猜到自己這次毒發會很嚴重……

她不知道自己還能不能活下來,她捨不得娘親!她擔心自己死了,就沒人保護娘親了……

她心裡也知道娘親不喜歡爹爹,可是爹爹很強大!要是自己過不了今晚,她可不可以自私的,讓爹爹幫她好好的保護娘親……

可是,看著面前帝溟寒跟自己酷似的俊臉,寶寶有些猶豫了,爹爹會不會拒絕自己……

帝溟寒看出寶寶臉上的糾結,溫柔的問道:「寶寶有什麼話想說嗎?」

「我說什麼你都會答應嗎?」寶寶下意識的問道。

「嗯,會的,什麼都答應你!」帝溟寒一愣隨即說道。

「真的嗎?」寶寶眼睛一亮的追問道。

「真的,只要寶寶說的,不管什麼事情我都答應你!」看到寶寶眼中的亮光,帝溟寒笑著道。

執手千年 「爹爹,如果我死了,你能幫我保護娘親一輩子嗎?」寶寶聞言小手摟住帝溟寒的脖子,小嘴貼在帝溟寒的耳邊小聲的問道。 聞言,帝溟寒的身體一震……

寶寶忽然親近自己的舉動,和那一聲爹爹讓他激動不已……

可是寶寶說的話,卻讓帝溟寒震驚不已!

「如果我死了,你能幫我保護娘親一輩子嗎?」

寶寶才不過四歲,他沒有想到小傢伙這麼敏感!不舍的語氣,難過的情緒,讓帝溟寒有生之年第一次眼中微濕!他的手顫抖而小心的,緊緊的抱著寶寶軟軟的,還帶著奶香的身體……

「爹爹……」寶寶半天沒有等到帝溟寒的回答,有些不確定的,又在帝溟寒耳邊輕喊了一聲。

「寶寶放心,你不會有事,你娘親也不會,我們會一直在一起到很久很久!不管發什麼事情都還有爹爹在,寶寶不要擔心!」帝溟寒回過神來傳音安慰道,他的眼底有些淚意泛起。

他知道寶寶貼著自己的耳朵說,大概是擔心被她娘親聽到!他難以想象這幾年她們母女身上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情,才讓這麼小的孩子這麼懂事……

那個囂張的丫頭一定很辛苦吧,他慶幸五年前讓她遇到了自己,感謝她生了自己的孩子,更感謝她把寶寶教的這麼好……

看著不遠處背對著他們的墨九狸,帝溟寒的眼光不自覺變得柔和起來……

「爹爹,你要答應我!一定要保護娘親好嗎?」寶寶有些虛弱的,卻固執的想要一個答案的問道。

「好!」帝溟寒沒有想到寶寶如此堅持,微微點頭承諾道,一個好字是他對她們母女的承諾,有生之年,只要他還活著一天,就絕對不會讓她們再受半點傷害……

而且,不管寶寶體內的毒是什麼,他都會儘快想辦法幫助她清除!這個大陸沒人能解的話,他就去別的大陸找解藥!他絕對不會讓自己的女兒,再受一次今天的苦,帝溟寒在心裡暗暗想著……

只是帝溟寒現在還不知道,有時候,有些事根本不能盡入他意,即便他想做的完美,但是奈何世事無常,總有那麼多讓他無能為力的事情發生在他們一家三口身上,讓他們一次次的重逢和分別,真是想吃一頓團圓飯都他么的好難啊!自然,這也是后話了……

墨九狸低著頭,任由淚水從臉上劃過,寶寶的聲音雖然極小,可是對於時刻關注著寶寶的她來說,想要聽到一點也不難!她一直知道寶寶很懂事,卻沒有想到小傢伙什麼都知道,即便自己如何的隱瞞不說,敏感聰明如寶寶,也全部都知道了……

那一句:「如果我死了,你能幫我保護娘親一輩子嗎?」讓墨九狸的淚水如斷線的珍珠怎麼都停不下來……

她很想告訴寶寶:「無論如何她都不會讓寶寶有事的!即便是逆天而行,她也在所不惜!如果沒有寶寶,她活著又有何意義……」

得到了帝溟寒的承諾,寶寶有些疲憊的趴在他的肩膀就睡了過去,帝溟寒小心翼翼的把寶寶抱在懷裡,放在腿上,盡量讓她睡的舒服些…… 婦女一邊抹眼淚一邊看着阿黎,想說話,卻總是哽咽,只有眼淚不停的往下掉。女人都是敏感的,我多多少少都有點不舒服,畢竟這事確實不好當着丟棄的女兒面說,倒在我懷裏的阿黎也被帶動了情緒,她心裏肯定清楚面前這個人是她親媽,但是她卻沒說什麼,只是默默的看着她。

我們不好出聲安慰,只好等了一會,婦女傷心過後,纔對我們抱歉的笑了笑,緩緩說道。

“生她的時候家裏窮,沒有像現在條件好,會提前到醫院待產,我在家裏羊水破了,才被家人送去醫院,可是那會醫院太遠,時間根本就來不及,結果就在半路的一處墳地,給她生了下來。雖然有點不吉利,但孩子總算是下來了。”婦女看了一眼阿黎,眼神裏滿是回憶:“她剛生下來的時候,就有些不正常,別的娃都會哇哇大哭要奶喝,她不一樣,她就會笑,而且還是那種很滲人的笑,不管熟人還是生人,誰抱她都一樣。當時村裏人都說這娃是在墳地裏生的,不吉利,趁早就丟了,連我婆婆一直勸我丟了孩子再生一個,可是孩子都是當媽身上掉下來的肉,我哪裏捨得丟啊…“婦女抹了臉上的淚水。

說到神情處,連我也被她感動了,可以想象,當她自己的孩子,被村裏的長舌婦說不吉利的時候,她一定特別揪心…

“後來,婆婆拗不過我,就讓我們兩口自己養着,日子苦了點,可有自己娃陪着也好,慢慢的她就長大了,跟別的孩子也沒差什麼,會哭會笑,到處亂玩,我一直覺得堅持養她,是對的,但是時間久了,我卻發現她有一個毛病,就是晚上睡覺到半夜,會突然坐起來,睜着眼睛看人,當時把我們夫妻兩嚇壞了,送孩子去醫院看了,也沒效果,還找了許多專治怪病的偏方,也沒用,這下村裏人又開始說了,連同我老公都覺得這孩子出生就古怪,實在不吉利,也不管我怎麼想,就把她給送出去了。”婦女嘆了一口去。

“這些年,我不是沒想去看她,但是我不敢,我怕小孩子懂事了會怪我,怪我在墳地裏生下她,怪我把她給丟了…”

郭勇佳似乎一點也不動情,只是默默的抽着煙,我們三個女人都在一旁抹眼淚,說真的,我也能體會她那種無奈,就好像我當初離家出走一樣,就是心裏對父母有愧疚,不敢面對他們。

“之前那片墳地,你現在還記不記得?可以帶我們過去看看嗎?”郭勇佳突然出聲問道。

婦女不急不緩的說:“記得,但是那一片都拆了,蓋了新房子。”

郭勇佳突然笑了下,這讓我很莫名其妙,他說:“既然這樣,那就算了。”

婦女輕輕點了點頭,神情的望着阿黎,也不多說什麼,我拍了拍阿黎的後背,示意她要不要上去跟親媽認一下,畢竟骨肉相連,血溶於水,被遺棄的孤兒能碰見親爹親媽,這可以說是天大的喜事。

阿黎也有反應了,她慢慢坐直身體,看向婦女,剛想說什麼,婦女突然臉上一變,拿出手機看了幾眼,忙說道:“現在時間不早了,你們先回去吧,如果可以,明天早一點過來好嗎?”

郭勇佳似笑非笑,直接站了起來說了句可以,然後對我們兩個挪了挪嘴,示意走人。我和阿黎都楞住了,到了現在這個情況就要走了?這個婦女是不是腦子也壞了?

郭勇佳扯住我們兩個人的手,拽着我們出了屋子,跟走出來的婦女招了招手,直接開車走了。我茫然的回頭望了一眼,婦女還站在門口,親自看我們開遠了,纔回屋子裏。

我非常納悶,一對二十年沒見的親人,馬上就要相認了,爲什麼突然這樣?難道是那女的在心裏還是很排斥阿黎,所以拒絕她?不對啊,那爲什麼要我們明天早一點過去?

還沒等我問話,郭勇佳突然掉頭,重新開車回去,只不過在距離阿黎家五十米遠的地方停住了,點了根菸自顧自的抽起來。

“我們回來幹什麼?”這下我更鬱悶了,剛纔還拉着我們的手要走,現在又跑回來了,到底在搞什麼?

“回來看看那女的到底要玩什麼把戲,難道你不覺得那女的太奇怪了嗎?“郭勇佳朝窗外吐了一口水。

奇怪?我和懷裏的阿黎對視了一樣,她雙眼腫的很紅,顯然剛纔婦女說的一番話,刺中了她的心坎。

“有什麼奇怪的?”我心說難不成是剛纔那女的急着趕我們走,這裏面還有別的內幕?

“小年輕,她的那些話,也就是騙騙你們兩個的眼淚,我覺得她剛纔說的話都是放屁,淨扯一堆沒用的。”郭勇佳罵了一句。

這麼說我就不高興了,因爲她說的確實很傷感,我們是帶着阿黎過去見她的,根本就不像是在演戲。再說了,孩子都丟了,不要就不要,至於騙我們麼?我不相信人心會壞到這個地步!

“郭勇佳,你爲什麼這麼說?”我還沒說話,阿黎就先開口了,她嘟着嘴,一副不服氣的樣子。

“嘿,你還不信了。”郭勇佳回頭望着我們:“當媽的看見了自己的女兒,表現的傷心一點就把你們兩給忽悠了,我問你們,那女的看到阿黎,有沒有問半句有關於阿黎的病情?”

我一愣,好像確實沒有,那女的就一直在抹眼淚,說阿黎之前的事,確確實實沒有多問一句關心的話…

“來不及嘛,她可能還有什麼事…”阿黎想都沒想的回擊了一句。

“切,二十年沒見的親母女啊,連句這些年你過得好不好都沒說,這種女人,還配做媽?”郭勇佳撇了撇嘴。

我心裏咯噔了下,難道這女的不是阿黎老媽,我們找錯人了?不會吧,這長得都是一個模子刻出來的,真要說她們不是母女,打死我都不信。而且就算不是,人家也沒必要吃飽了騙我們玩啊!

阿黎也不說話了,只是幽怨的看着郭勇佳,我連忙讓他把話說清楚,剛纔那女的,不會是假冒的吧?

“假是應該不會假,畢竟長得一樣。”郭勇佳吐了一口煙。這句話讓我心裏好受了不少。

“但是她說的全是假的,什麼在墳地裏生下孩子,這村子出去就一條路,我剛纔全看了,根本就沒有什麼墳,就算有,也是和你家那樣,集體蓋在一個地方纔對。”郭勇佳罵道。

“人家不是說了,墳被推了蓋了新房…”

“你見過誰家蓋新房,是蓋在墳堆上的?”郭勇佳不等我話說話,斬釘截鐵的打斷道。

“那女的,一邊說村裏迷信,一邊說推了墳墓蓋新房,這坑爹的話,誰信誰傻逼。”

我瞧郭勇佳雖然罵的兇,但說的確實很有道理,仔細一想那女的似乎真的是在忽悠我們,尤其是在最後,她急急忙忙的趕我們走,單單這一點就非常奇怪了。

舌尖上的異世 “等着吧,那女的着急的趕我們走,肯定有什麼見不得人的事,到時候我們就知道了。”郭勇佳丟了菸頭,關緊窗戶,打開音樂聽了起來。

我心裏嘆了一口氣,就是查個身世,都這麼曲折,人心不善的背後,苦的是阿黎這個小姑娘。

等了大概有十分鐘,郭勇佳突然叫了起來,我們一同朝阿黎家看去,就見一個人才魁梧的中年男人,拿出鑰匙打開了家門,還朝我們這裏有意無意的看了一眼。

“你們等我。”待男人進了屋子,郭勇佳開了車門跑了過去。

“你在這裏等我。”我丟下一句後,跟在他背後跑去… 看著寶寶緊閉著雙眼,眉頭微微皺著,帝溟寒的心裡就不自覺的心疼起來,原來,這就是為人父母的感覺……

林月和冷汐夜看著忽然落淚的墨九狸,有些擔心卻不知如何安慰,她們以為墨九狸只是因為寶寶快要毒發而太過擔心了……

「主子,寶寶不會有事的!」冷汐夜張了張嘴最後說道,連她自己也說的沒有底氣。

「我知道,我沒事的!不管怎麼樣?我都不會讓寶寶有事的,絕對不!」墨九狸擦乾淚眼堅定的說道。

說完墨九狸轉身看著一襲紅衣坐在地上,抱著寶寶的帝溟寒,男子的容貌俊美,氣質出塵若仙,寶寶粉雕玉琢,如同仙童,那畫面看起來美得不可思議……

看到寶寶緊皺的眉頭,蒼白的小臉,墨九狸心裡微微刺痛,不知道寶寶什麼時候,才能像正常的孩子一般,無憂無慮的成長著,再也不受那毒素的折磨……

林月和冷汐夜看到墨九狸眼中悲傷,心裡都是一陣刺痛,兩人心中都劃過一抹堅定,哪怕是拼了自己的性命,也要保護主子和寶寶安好……

守護她們……是她們的信念,她們的目標!在有生之年,必定護她們安好!

風護法則一邊心疼的看著主子懷裡的寶寶,一邊注意著周圍的情況……

隨著天色暗了下來,寶寶也開始變得不安,小臉有些開始發紅,嘴裡不斷喊著:「娘親,娘親……」

「寶寶別怕,娘親在!不怕,娘親一直都在……」墨九狸從帝溟寒的懷裡抱過寶寶,柔聲的說道。

感受到墨九狸身上熟悉的氣息,寶寶變得安靜了許多!

帝溟寒看著一大一小身穿同款服飾的母女兩人,心裡滿滿的知足!看著寶寶在難受的時候,到了墨九狸懷裡就安靜了下來,心裡雖然有些吃味,卻也知道自己急不來……

墨九狸緊緊的抱著寶寶,不斷的在她耳邊說著話!寶寶是她的命,不管多痛,多苦,多炙熱,多麼艱難,她都會一直陪著寶寶的。

既然現在無法徹底解了寶寶身上的毒,那麼,她也絕對不會讓寶寶,一個人去承受的這些痛……

寶寶微微睜開眼睛看著墨九狸,小小的心田被溫暖填滿,她的娘親是世界上最好的娘親,她好愛自己的娘親,她捨不得娘親,希望自己能夠度過今晚,能夠活的時間久一點,這樣就可以快點長大,保護娘親了!一直都是娘親在保護她,照顧她,她還什麼都沒有為娘親做呢……

暗處的沉香和忘川,視線一直落在墨九狸和寶寶的身上,兩人眼中閃過一陣幽光和諸多複雜的情緒……

隨著時間的推移,月亮慢慢露出臉龐,墨九狸抱著寶寶,帝溟寒坐在母女兩人的身邊,風護法和林月還有冷汐夜三人,分別守在三個不同的方向……

而沉香和忘川則在暗處,守在墨九狸的兩側!

好在這懸崖底的面積非常的大,粗略看去大概有500里左右,而且非常的安靜,顯然暫時,是沒有任何人和獸,會出現在這裡的…… 郭勇佳回頭看我跟上來了,放慢腳步罵了一句:“你跟着我幹啥,快回去!”

我笑了下,率先跑了過去,郭勇佳見我不聽話,無奈的跑到我邊上說你等會別亂來,多注意着點,我點了點頭,沒有說話。

很快,我們就到了房子門口,院子裏有個小鐵門,我們直接跨了過去,不過就我剛想敲門的時候,郭勇佳卻一把拉住我:“你傻逼啊,我們過來是偷聽的!”

我縮了縮脖子,偷聽?我長這麼大還沒幹過這些事,有心想回去,但是都到這了再回去,似乎也不太好,索性跟郭勇佳走到窗口邊上一屁股蹲了下來,看看會聽到什麼。

“你哭什麼?”這是一個男聲,聲音非常厚實,顯然就是剛纔進屋的魁梧男人。

“沒有,就是想娃了…”婦女弱弱的說了一句,我恍惚了下,那男的看樣子是女的老公,也就是阿黎的老爸?

“有什麼好想的,她會回來的。”大叔說的很輕鬆,似乎一點也不擔心阿黎的生死。

“哎,這麼久沒見到她,也不知道她現在過的怎麼樣了…”婦女哀聲嘆了一口氣。

我心想這女的真奇怪,爲什麼不把剛見到阿黎的事告訴自己的老公呢?難道是怕老公生氣?不對,一般來說,老爸會更疼女兒纔是,雖然這男的親自送出閨女,但是也沒道理有女兒不認啊!不過我很快就意識到了一個嚴重的問題,爲什麼我們前腳剛走,後腳這男的就回來了?女的那麼着急的趕我們走,可不就是怕老公回來跟我們撞上?

陰謀,這裏面絕對有陰謀,那女的果然一直在騙我們!

“過得能怎樣就怎樣,算算時間,也快要回來了吧。”大叔話語裏帶着一點喜氣,甚至說是興奮?

“到時候我們一家不還是團聚了,呵呵…”

郭勇佳很奇怪的跟我對視了一眼,顯然他也覺得這對夫妻太不正常了。

“回來了,就變了,我只想要自己的女兒…”

“別說了,什麼女兒不女兒的,你現在不是已經有了一個兒子,女兒就當不見了不就行了。”大叔嚴肅的打斷婦女的話。

這話我聽得糊塗,回來了,就變了?阿黎能變成什麼?男的話也非常奇怪,前腳剛說一家人團聚,後腳又說女兒不見了也無所謂?這也太矛盾了吧?

郭勇佳顯然很激動,低聲罵了一句:“這對夫妻都不是什麼好鳥,看來有不少事情瞞着我們!”

我剛想回話,就聽見屋子裏大喊一聲:“這菸頭誰的?剛纔誰來家裏了?!”

“糟了!”郭勇佳面色一變,拉着我的手就朝大門口衝去,可是屋子裏的人反應也特別快,門一下子就被推開了,此時我們已經跨過了鐵欄,大叔罵了一句娘,就朝我們衝了過來。

說真的,我現在心裏特別害怕,就好像做了壞事被人抓住了一樣,雖然我們只是偷聽,但這也夠我們喝一壺的了!

“去開車!”郭勇佳隨手推了我一把,我踉踉蹌蹌的回頭看了一眼,他已經攔住了大叔,正在對持,不讓大叔來追我,可大叔見我,似乎非常憤怒,一把推開了郭勇佳,紅着眼睛衝我跑了過來。

我嚇壞了,也管不了別的,一口氣跑到了車上發動了汽車,掉頭的時候正好看見郭勇佳和那個大叔已經打起來了,不過郭勇佳根本不是對手,正被抓着暴打!我心裏雖然着急,但也十分生氣,不就偷聽個話麼,至於打人嗎?!

我管不了別的,直接開車撞了過去!

那大叔見我開車兇猛的樣子,面色一變,丟下郭勇佳自個跑到一邊,我連忙偏頭,怕撞到郭勇佳,可我剛想停車的時候,阿黎突然開了後面的門喊了一句:“不要停繼續開!”

我只好踩着油門衝了過去,不過還是聽到了後座一陣喘息聲,回頭一看,郭勇佳已經坐在了後面,正在那大口喘氣。

娛樂圈的科學家 “他孃的,這大叔勁夠大的,快打死我了都。”

我急匆匆瞥了一眼後視鏡,那大叔就站在原地眯着眼睛目不轉睛的看着我們,給我一陣非常可怕的感覺。

車子開出了村子,我的心情漸漸放鬆了下來,隨便找了一個地方停下了車。

主動撞上帥哥 郭勇佳代替我坐上了主架勢,我看他鼻青臉腫的樣子,有些想笑,偷聽被抓,我們理虧…

“笑個啥,要不是我攔着他,他都能把你給吃咯!”郭勇佳拍了拍方向盤,兜裏掏出煙,點上火,狠狠的吸了一口。

這麼一說我就想起剛纔大叔看我的那個眼神,確實像是要吃人的樣子,一想到這我心裏就害怕的慌。

“我第一次見到他,他幹嘛要追我?”我問郭勇佳道。

“我哪裏知道…”郭勇佳嘴裏叼着煙:“我估計,他八成以爲你是他女兒,所以見到你比較激動。”

我看了一眼阿黎,她也嚇得不輕,正乖乖的坐在後排聽我們說話。

“我和阿黎又不像,他怎麼把我看成他女兒的…”我嘀咕道。

“咳咳…”郭勇佳被嗆了一口,順手拿下手裏的煙:“大姐,他都二十年沒有見到自己的女兒了,肯定不知道女兒張啥樣啊!見到你一個黃花大閨女躲在門口偷聽,在看看自家老婆抹眼淚說想女兒,就是頭豬也知道,肯定是女兒剛纔回來過,所以認錯人了!”

我心裏鬆了一口氣,不過隨即又開始緊張了起來,萬一以後在路上碰見了,那就不好玩了…

“媽的,阿黎老爸絕對不是善茬,兩下就把我撂倒了。”郭勇佳不停的在揉臉。

“對了,剛纔到底什麼情況,他們夫妻兩說的那話是什麼意思?”我想起之前偷聽的話。

郭勇佳搖了搖頭:“不知道,只能肯定阿黎身體裏的東西,十之八九和她父母有關係。”

此時正在一旁沉默的阿黎突然開口說:“要不你送我回去,我找他們認識一下吧…”

我扭頭看向阿黎,她大眼睛裏滿是期待,畢竟她當孤兒二十年了,這一時碰到自己的親爸親媽,心裏肯定都不會淡定。

“不行,太危險了,我看你爸媽都不是什麼好東西,沒有比有的好,我們明天也不要去找那女人了,你老爸現在有了警惕,我們得自己想辦法弄出你身體裏的東西,然後和他們斷絕來往,最好一輩子不要碰面。”郭勇佳斬釘截鐵的說道。

阿黎低下頭,長髮蓋住了她的臉,看不清楚她的表情,我想她此時一定很難過。我輕聲安慰了她幾句,就讓郭勇佳先開車回去。

我們在外面對付了一頓中午飯,郭勇佳並沒有開車回家,而是去了一個陌生的小區裏,我正納悶他要幹什麼的時候,卻看見楊塵從小區裏走了出來。

“師兄剛回來,正好幫我們看看阿黎身體裏的毛病,還有救徐鳳年出來。”郭勇佳笑着說。

我主動坐到了後排,楊塵上車後,對我和阿黎輕輕點了點頭,見到郭勇佳楞了下,緊接着問他出了什麼事。郭勇佳罵了幾句娘,就說剛纔被人給打了,楊塵有些驚訝,說你是不是被羣毆了,普通人也不會是你的對手。郭勇佳笑笑沒有接話。

到了家,楊塵給阿黎檢查了一下身體,郭勇佳也順道說了阿黎體內奇怪的事,還有徐鳳年也在阿黎體內出不來。

楊塵面色凝重:“這個不好辦,她的身體被人做了手腳,那隻鬼可能是被寄養在她身體裏的…” 「寶寶痛嗎?」墨九狸看著寶寶問道。

「娘親,現在不痛,沒事!」寶寶虛弱的說道。

「嗯,寶寶不怕,娘親一直陪著你!」墨九狸心疼的說道,卻強忍著不讓眼淚掉下來。

「娘親最好了!有娘親在,寶寶不害怕!」寶寶露出一個笑容說道,雖然很想睡,可是她怕睡了就醒不來了,怕再也看不到娘親了!

所以,現在她要多看看娘親……

想到剛才抱著自己的帝溟寒,寶寶看著墨九狸小心的問道:「娘親,我能看看爹爹嗎?」

「好!」墨九狸微微一笑道,然後抱著她坐到了帝溟寒的身邊,讓寶寶的頭對著帝溟寒,剛好可以看到他的俊臉。

「娘親,爹爹好好看!不過,還是娘親最好看了!」寶寶甜甜的說道。

「呵呵,寶寶最好看了!」墨九狸強顏歡笑道。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