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你猜我想幹什麼?」林塵迎視她。

「除了那點事,還能有什麼事?」柳青璇白了他一眼,不用想都知道。

「要是你們三個都輸了,就不穿衣裳,跪在地上,聽候我的指令,怎麼樣?」林塵。

「那要是你輸了呢?」林溪問道。

「隨你們怎麼樣。」林塵拍著胸脯道。

「要是你輸了…你就自摸給我們看。」林溪。

「這個好,鼓掌。」夏傾月。

林塵一頭黑線…

好羞澀。

「行!」林塵豁出去了,他就不信了,憑他麻將之神的名頭,贏不了三個娘們?

夏傾月、林溪、柳青璇三人交換了一個眼神,暗中密語傳音。

同為聖人,她們不怕林塵能截取到她們交流的傳音,除了這個,其它的能力是不能動用的,若是動用了,難免會被林塵發覺。

「我湊十三幺!」柳青璇。

「我湊地糊。」林溪。

「我湊天糊!」夏傾月。

三人面不改色,似乎並沒有作弊。

林塵才不信她們沒有密語傳音,林塵改變自己的聲音,對柳青璇說道:「你打個紅中,我就能糊了。」

林塵用的是夏傾月的聲音。

柳青璇拿起一個麻將,打出了紅中。

「糊了!」林塵直接翻牌!

天糊!

「……」柳青璇。

夏傾月詫異的看著柳青璇,不會是柳青璇跟林塵串通好的吧?

柳青璇更是懵,什麼情況…

「哈哈哈……我贏了……」林塵笑了起來,壞笑的看著她們,道:「你們輸了!準備侍寢吧。」

夏傾月一臉黑線,看著柳青璇密語傳音質問道:「你什麼情況?你怎麼跟林塵串通好了?」

「我沒有…不是你說要紅中的么!」柳青璇。

「我什麼時候說過?」夏傾月。

忽然,柳青璇跟夏傾月想到了什麼,恨恨的看了一眼林塵,原來是林塵搞的鬼。

「看什麼看?侍寢吧。」林塵笑道,轉身踏入開闢的空間內。

柳青璇一臉鬱悶,她竟然中計了!

現在好了,這麼快就輸了…

想到要跪在地上,還不能穿一丁點的衣裳,就有點羞恥!

她堂堂聖人,竟然要跪在地上,聽候指令。

誰知道林塵會下達什麼指令?

夏傾月幽怨的看著柳青璇,豬隊友啊。

林溪更懵,她一手好牌!

還沒出呢,就結束了…

……

葛老頭還在看著電影,他深深感嘆,覺得自己這一生真的白活了,這世間竟然還有這麼好看的東西。

「這是什麼?」葛老頭不小心點了一下,然後就出現了一個讓他面紅耳赤的畫面。

「真是!沒羞沒臊!這些女人比藝樓女子還要更噁心。」葛老頭忙一通瞎點,手機里的視頻終於正常了……

一晃。

七日過去。

這天。

昊劍宗降臨了許多強者。

昊劍宗僅剩一個長老,只是元嬰期,看到合體期的赤雲宗宗主,驚的說不出話來。

「見過赤雲宗主。」長老忙道。

赤雲宗宗冷聲問道:「前些天,我赤雲宗的一眾長老隕落在附近,你們可知道是什麼情況?」

「我們宗主跟一些長老也都被殺了,我也不知道兇手到底是誰。」長老苦笑連連。

赤雲宗主冷哼一聲,道:「長老們死去的地方就在不遠處,先去看看情況再說。」

婚外噬情 一群人,紛紛瞬移。

赤雲宗主是合體期的實力,實力不可謂不強,他身後的長老,清一色的分神期,整體陣容足以滅掉一個七品宗門了。

總共十幾人,帶著莫大的威勢出現在遠處!

赤雲宗主的靈識擴散,很快就鎖定住了一座山頭,山頭有些人!

哼!

赤雲宗主冷哼一聲,出現在半空,俯視的望著林塵等人,看到柳青璇三個絕色女子時,他的眼神閃過了一道驚艷之色。

雖說,修仙無醜女,但像這麼漂亮,氣質這麼出眾的,卻是極少極少。

即便是他,都心動了。

赤雲宗散發合體期的氣息,試圖給她們一些震懾,但她們個個都面不改色,還在搓麻將。

赤雲宗見狀,臉色微微一變,竟然沒有被他的氣息所影響,這是什麼樣的實力?

「本座乃是赤雲宗的宗主!你們是何人,可曾見過最近些天,這裡有一群分神期修士死去?」

赤雲宗主冰冷開口道。

「沒有。」林塵淡淡一聲。

赤雲冷冷一笑道:「本座不信,要將你們都帶走,然後徹查!」

「滾!」這時,葛老頭的身影出現在上空,目光淡漠的看著赤雲宗主。

「你是什麼東西?竟然敢讓我滾?」赤雲目露煞氣,他堂堂一宗之主,竟然被人罵滾!

轟!

葛老頭渾身暴涌一股可怕的威壓!

這威壓,直接震的赤雲七竅流血,身旁的一眾長老,更是感到靈魂上的顫抖!

「你……你是大乘境。」赤雲宗主嚇的臉色慘白,怎麼也沒想到,他竟然碰到了一個大乘境的修士,這可是這片天地最強的了啊。

「滾!」葛老頭又是大喝!

宛如晴天霹靂一般,降臨在赤雲宗主等人的身軀上,直接震的他們的靈魂都快崩潰!

「這就滾這就滾!」赤雲宗主嚇的臉色慘白,忙逃離,諸長老也是連忙逃離。

現在他們已經確定,肯定是這老頭滅的他們宗門的人,但人家是大乘境,根本就是不能惹得存在,至於宗門死去的長老,只能這麼算了。

葛老頭繼續回到樹上看著視頻,看到三生三世十里桃花的電視劇,直接吐槽:「這也叫上仙?這點本事也就跟剛剛修行的修士差不多。」

葛老頭很無語。

正常的強大修士,一念就能毀滅無數長疆,這電視劇里的強者…太弱太弱了。

林塵幾人還在搓麻將。

每天的小日子過的挺逍遙自在。

就這樣持續了一個月。

柳青璇突然問道:「我們來到了這片世界,又該怎麼回去?」

林塵聞言,微皺眉頭道:「達到這片天地的邊緣屏障,用同樣的方式回去不就行了?」

「如果…無法回去,而是回到了另一片天地怎麼辦?」柳青璇。

「這……」林塵還真沒想過。

我搶了滅霸的無限手套 至於回不回去,兒女肯定是不用想了,各自都有各自的生活,但葉嵐還在葉族…

終究還是要回去的。

「要不先試試,看看能不能回去?」林塵道。

「嗯。」柳青璇輕點頭。

林塵走向不遠處,對樹上的葛老頭笑著說道:「我們打算今天就要離開了,以後有緣再見。」

「這麼快就走了?」葛老頭不舍道,這麼長時間的相處,他已經習慣看到林塵幾人搓麻將打牌,他自己則是看著電影。

突然說要離開,心裡不禁不舍了起來。

「嗯,」林塵輕點頭,道:「我們還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做,以後有機會還是能見面的。」

「能認識你們,是我這糟老頭的榮幸。」葛老頭千萬無語化成了這一句話,他實在說不出什麼感激的話了,再多的感激言語,都顯得那麼的蒼白無力。

林塵擺了擺手,笑道:「我們走了,至於小妃兩個孩子我們就不道別了。」

「慢走。」葛老頭看著他們。

林塵笑了笑,隨即幾人的身影消失不見。

四人並沒有立即去往天地的邊緣,而是要先找到光明女帝,畢竟是一起來的,最後應該一起回去,不能將光明女帝一個人落在這裡。

婚後才知顧總暗戀我 四人撕破虛空,前往上界天。

上界天。

是諸仙並立的仙界。

這裡仙人如雲!

散仙、地仙等等應有盡有。

林塵將自己的聖念籠罩,但,並未發現有光明女帝的身影,這不禁讓他眉頭微微一皺。

隨即繼續前往更高的界面!

這個界面,屬於頂級的界面了。

有聖人期的大能!

凡是達到了聖人期,若是想躲另一個聖人,這並不難。

在這方世界,有九座聖山!

聖山懸浮在虛空,有一道天梯直通下方!

這天梯是專門為修行天賦極高者準備,只有有誰能一步步的通過天梯,走到聖山前,就有資格入聖山修行,從此被聖人期的大能親自教導。

林塵四人站在天梯下,微微皺眉,這裡有九座聖山,聖山裡的一切,他們無法查探到。

然而各處都尋找過了,卻無法尋到光明女帝的身影,難道光明女帝在某座聖山?

這天梯,共有九個,每個對應一座聖山。

這裡有許多人都在嘗試想登至聖山,但無一例外,幾乎都失敗了!

「咦,這些人是誰?」

遠處,許多人都看到林塵四人的身影,實在是林塵四人太過耀眼了。

柳青璇一襲紅色盛裝,一頭長發高高盤起,端莊大氣,容顏絕美。

她隨意的一犟一笑,就像是陰陽交匯一般,有股神韻溢出,讓人忍不住的望向她。

夏傾月一襲白色長裙,一頭秀髮散漫的垂落在後方,高挑的身姿,絕美的容顏,給人一種彷彿來自九天的仙女一般,不可褻瀆。

林溪一襲白衣長裙,一頭秀髮也是散漫披著,同樣的風華絕代,讓人忍不住將目光看向她。

「不認識,從未見過。」有人說道。

許多人微微皺眉,如此出眾的女子,竟然聞所未聞?不應該啊?

有許多仙人都打量著她們,試圖看穿她們的境界,但發現,根本就看不穿,就像是有一股隔絕屏障,阻擋了他們的眼睛。

這讓諸人心神一凝。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