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你真壞!」楚瀾笑的很開心,「走吧,跟我爸說說話去。」

兩人手牽手走回客廳。

楚風能看出來,謝黎墨對楚瀾是真心的,看到女兒能幸福,他比什麼都高興。

日子又恢復了平靜,大家都各自忙着。

晚上,喬安夏吃過晚飯後跟往常一樣,陪着小橙子、睿睿還有小寶在地毯上玩,突然腹部一陣刺痛,感覺一股熱流正在湧出,喬安夏嚇了一跳,離預產期還有一個禮拜,難道是要生了?

見她面色蒼白,老爺子忙問了句,「怎麼了安夏?」

喬安夏捂著肚子慢慢站起身,「爸,我可可能快要生了,夜擎呢?快送我去醫院。」

雖然生過一個了,可這回畢竟是龍鳳胎,肚子裏頭有兩個,她還是挺緊張的。

龍夜擎剛去了下書房,聽到喊聲趕緊跑了過來,「趕緊去醫院,九叔,備車!」

一把抱起喬安夏來到車上,老爺子和龍夜斐也跟了過去。

喬安夏送進了手術室,胎兒太大,需要剖腹產,龍夜擎和家裏人站在外面緊張又激動,凌家人也來了,謝黎佳前不久剛生了孩子,要在家照顧寶寶就沒過來。

楚瀾和謝黎墨也趕了過來,他們同樣很激動、很興奮,謝黎墨拽緊楚瀾的手,產房中那個是他深愛過的女人,一直到現在,只要喬安夏有什麼事,他依然是那個可以捨命去救她的人。

楚瀾感覺到了他的緊張和激動,「黎墨哥,如果我生孩子你也這樣嗎?」

謝黎墨愣了愣,隨即露出一抹笑,是自己表現的過頭了,讓楚瀾生出了醋意,「如果是你生寶寶,我巴不得能進去陪你。」

這回答楚瀾很滿意,「這還差不多。」

龍夜擎在門口來回踱步,龍老爺子面帶笑容,興奮不已。

龍夜斐調侃了句,「夜擎,你又不是第一次當爸爸,至於嗎?你看看,都冒汗了。」

龍夜擎擦了擦額頭的汗,「這回不一樣,這回是兩個,還有個女兒,我要有女兒了!」

一看就是對女兒的寵愛會比兒子更多。

小橙子也來了,「小叔叔,你有了女兒,就不疼小橙子了吧?」

龍夜擎把她抱起,在她小臉上親吻了下,「誰說,小橙子依然是小叔叔最疼愛的孩子。」

小橙子很懂事,七歲的人了,說話也好聽,「嗯,我也會非常疼愛弟弟妹妹的,以後,小橙子就有弟弟還有妹妹了,再也不會孤獨了。」

龍夜擎把她放下,「小橙子長大了,小叔叔抱一會就累了,你看,都這麼高了。」 今天是第一天賣包子。

所以,陸細辛包得不多,只包了三百個,調了兩種餡料,一葷一素。

按照昨天踩好的地點,把三輪車騎到附近的工廠。

這一片都是廠區,工人比較多。

陸細辛都想好了,6點先到這邊賣,賣的不好等7點多8左右,再去政府部門門前。

停好三輪車,掛上事先準備好的牌子。

陸細辛的包子小攤就這樣開業了。

6點之後,工人們開始陸陸續續地上班。

這附近沒有什麼賣吃的地方,只有陸細辛自己。

冷不丁出現個賣包子的,工人們都很稀奇,不斷回頭瞅她,但是買的人卻很少。

因為工廠里有食堂,工人都習慣去食堂吃飯,月底統一結算,飯錢在工資里扣。

簡單方便。

眼瞅著快要七點了,馬上就要到上班時間,卻沒有一個人買包子。

陸細辛有些著急了,心想是不是地點選得不好?

明天還是不要來這了。

正要收攤,不遠處突然來了一群年輕的小夥子,看見陸細辛齊齊怔住,隨後臉色通紅。

一個膽大的小夥子跑過來問:「賣包子啊?」

陸細辛點頭:「嗯,素的一元,葷的一塊五要嘗嘗么?」

小夥子回頭看向身後的同伴,同伴們呼啦啦都湊過去,紛紛拿過手機:「可以掃微信么?我要兩個葷的,我要三個素的。」

一會的功夫就賣了20個包子。

膽大的小夥子還對陸細辛說:「你明天要來啊,我還買你的包子。」

陸細辛笑笑,沒說話。

幾個小夥子拎著包子進入廠區,碰見前頭一群女孩。

一個黃衣女子看了小夥子手上的包子,哼了一聲:「不要臉,看人家長得漂亮就去買包子,包子能當飯吃啊。」

「就是。」旁邊的黑衣女孩附和,「包子肯定很難吃。」

高個小夥子笑嘻嘻回了一句:「難不難吃我不知道,不過這包子是給子萱買的。」

說著將手上的包子提給人群中最漂亮的小姑娘。

子萱不想要,旁邊的姑娘們就慫恿她:「拿啊,怎麼不拿,正好嘗嘗這包子餿不餿。」

黃衣女子幫子萱接過包子,自己先拿出一隻咬了一口:「我幫你們嘗嘗。」

一口咬下,黃衣女子的眼睛頓時瞪圓。

黑衣女子被嚇一跳,趕緊問:「怎麼了?很難吃么?」

黃衣女子根本不理會黑衣女子,直接抓起包子,三下五除二將剩下的吃光,等到咽下去,打了個飽嗝,才道:「太好吃了,這包子也太好吃了吧。」

包子沒賣出多少,陸細辛已經準備收攤換地方。

剛弄好,工廠里就衝出一幫小姑娘小夥子們,揚著手機要買包子。

陸細辛先是一怔,反應過來后,立刻給眾人裝包子。

一會的功夫,竟然賣出去上百個包子。

一位黃衣姑娘還湊到她身邊,讓她明天也來賣。

「老闆,你的包子太好吃,我這輩子都沒吃過這麼好吃的包子,好吃到爆。」

「是啊,是啊。」黑衣女子附和,「簡直了,咬上一口,香味在唇齒之間爆開,好吃得恨不得把舌|頭吞下去。」

子萱也湊上來,溫溫柔柔:「老闆的包子真的好好吃呢,我要多買一些,給我爸媽嘗嘗。」 刺青男子沒有感覺死到臨頭,翹著二郎腿道:「你媽媽給嗶嗶,我煩得很,打一巴掌算輕了,怎麼?聽著你的語氣,要報仇啊。」

「哈哈哈。」

身邊幾個狗腿子也是大聲不止。

「媽,你怎麼不說你被打了?」葉一鳴問道。

若是知道老媽被打了,根本不說什麼廢話。

羅秀珠說;「也沒什麼的,可能是這人太擔心老太太了,才打我。」

「哪一隻是打的?」葉一鳴問刺青男子。

「右手啊。」刺青男子舉著右手,笑眯眯道,「年輕人,打算幫你丈母娘報仇啊。」

葉一鳴沒說話,轉身。

刺青男子等人以為葉一鳴要走呢,誰知道,葉一鳴把餐廳的大門關上了。

「你這什麼意思?」刺青男子下意識的問道。

葉一鳴露出一個森然的笑容;「怕你們跑了啊,你這話問有點傻。」

「我草,給我廢這個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年輕人。」刺青男子怒道。

太他么的大膽了!

幾個社會男子衝過來對葉一鳴圍毆。

砰砰砰砰。

那幾個社會男還沒有搞清楚怎麼回事,就看到自己的身子全部飛離開出去,桄榔桄榔的撞翻了餐廳的桌子,一個個哀嚎在地上打滾。

「練家子?」

刺青男子懵比了。

「大哥。」

很快,廚房裡的廚師聽到外面有打架的聲音,立即拿著菜刀衝出來。

「給我砍死這個比。」刺青男子怒道。

三個魁梧廚師舉著菜刀就對葉一鳴砍過來。

「一鳴,小心啊。」

羅秀珠驚慌大喊。

葉一鳴一個鬼魅閃身。

出拳。

踢腿。

三個身材高大的廚師嗖嗖嗖的飛撞在牆壁上,震得餐廳好像崩塌了一般。

葉一鳴拾起一把明晃晃的菜單一個大步來到了刺青男子跟前。

「你,你別亂來啊。」

刺青男子大喊,褲子都要嚇尿了,太狠了,這身手太狠了;「這,這可是法治社會,殺人要坐牢的」

「哪一隻手?」葉一鳴一字字問道。

刺青男子全身冒著冷汗:「哥們,誤會,誤會,錢不要了我,我堂哥是道上的肖恩,你知道吧。」

「肖恩是你堂哥。」葉一鳴皺眉,呵呵一笑,怪不得這麼囂張跋扈,原來肖恩是他堂哥。

刺青男以為葉一鳴忌憚堂哥了,馬上跟著說道;「對,我堂哥是肖恩,哥們,這個事情就這麼算了。」

「我說出來的話,都是要算話的。」

葉一鳴倏然抓住刺青男右手腕摁在桌子上,

手起刀落。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