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你等著,我馬上下來!」

陳蘭說完,便轉身走了下來。

哈哈!

還是要上當了!

宋一博神色一喜,把自己的小弟給招了過來,說了幾句,後者立馬聽懂了,跟周圍的十來個小弟都吩咐了一聲。

明顯就是是有預謀的做壞事了!

幾分鐘之後,陳蘭從宿舍樓里走了出來,到了跟前,看著宋一博,直接說道:「現在我下來了,跟你當面說清楚了,以後就不要再來煩我了,我有未婚夫了,謝謝!」

說完,陳蘭便準備回到宿舍,不再這裡過多的停留。

只是剛一轉身,便有兩個宋一博的手下將路給擋住了。

「什麼意思?」

陳蘭忽然有種不好的預感,皺著眉頭,看著宋一博問道。

「沒什麼意思,就是想請你共進晚餐,咱們都是同學,不會連這個面子都不給吧?」

宋一博微微一笑,一臉的人畜無害,開口說道,「跟我吃一頓飯,然後你再做決定,好不好?」

「不好!」

陳蘭想也不想的便拒絕了,跟他吃飯,誰知道是吃飯呢,還是吃自己呢?

跟這種為了達到目的不擇手段的人吃飯,陳蘭太沒有安全感了,總覺得要被坑!

「那就不好意思了,你說不好也不行了,今天這頓飯,你吃最好,不吃,那我也必須拉著你去吃了!」

宋一博兩手一攤,渾然不在意,語氣看似很輕鬆,卻是不容拒絕。

「怎麼,這裡人這麼多,你還想綁架我去不成?」

陳蘭看了看周圍那麼多的學生在圍觀,心裡稍微安定了一點,便說道:「我現在只想回宿舍,別逼我喊人,到時候鬧翻了,對大家都不好!」

「我今天還就是打算把你綁架過去!」

宋一博邪笑一聲,「我宋一博看上的人,還從來沒有跑掉的,你陳蘭,也不例外!」

這話一出,陳蘭臉色一變!

當即趁著那人不注意,轉身就往宿舍樓的方向跑了過去。

不過可惜的是,這裡宋一博的兄弟起碼有十五個人,早就瞅准了陳蘭的動向,兩個人快步衝過來,將陳蘭給攔住了。

「救命……」

陳蘭剛喊出兩個字,便有人拿著毛巾將陳蘭的嘴巴給捂住了,光天化日之下,直接就用綁架的手段了。

「看什麼看,宋少辦事,都走遠點!」

「滾蛋,誰敢多管閑事,我要他的命!」

「都走開,宋少的事,誰敢插手?活膩了吧!」

……

看到陳蘭被這幾人用強力手段給綁了,有幾個高個子男生看不下去,想站出來管管,但宋一博的幾個手下提著鋼管往這邊一站,一股子凶神惡煞的殺氣便撲面而來。

原本有點想法的人,立馬就縮了回去!

為了一個不認識的女人,而冒著生命危險去救人,還是有點不太值當的!

宋一博很滿意,他的名頭,天海大學誰人不知,誰人不曉?

不就是個女人嗎?

給她臉不要,那就別怪自己來硬的!

「帶走!」

宋一博一揮手,那幾個人便帶著陳蘭往旁邊的車子上走去。

但在車門前面,還站著一個男人,沒有離開,冷眼看著宋一博等人。

「你誰啊?趕緊滾開!」

其中一個小弟,一手拿著鋼管,趾高氣揚的罵道。

「等等……」

站在後面的宋一博看著葉風,總覺得有點眼熟,便走上前,說道:「你是……我們是不是在哪裡見過的?」

「沒錯!」

葉風點點頭,指著陳蘭說道:「她就是我的女朋友,怎麼,光天化日之下,都開始明目張胆的搶人了?膽子不小啊!」

額……

這話一出,宋一博立馬想起來了,那一次上課的時候,葉風和陳蘭一起來的,他也見過一次,難怪有點眼熟。

「兄弟,那還真是湊巧了!」

宋一博面對葉風,卻沒有絲毫的感覺到尷尬,反而十分大膽的說道:「既然這都遇上了,要不這樣,我給你一萬塊錢,你女朋友借我用一下,明天就還給你,怎麼樣?」

嗯?

用一下?

一萬塊錢?

「噗嗤……」

葉風忍不住一笑,兩眼盯著宋一博看著,卻沒有說話。

「兄弟,一萬不少了,你在老家種田,想必也沒多少錢吧?」

宋一博淡淡的說道,「那就給你兩萬吧,看在你女朋友長的還不錯的份上,我就多花點錢!」

「呵呵!」

葉風冷笑一聲,「今天你放了她,再賠償二十萬,我可以考慮就這麼算了,否則的話,我會讓你知道什麼叫做後悔!」

嗯?

聽到這話,宋一博都以為自己聽錯了。

不僅要放人,還要倒賠他二十萬?

當自己是冤大頭嗎?

「小子,你怕是不知道宋少在天海大學的名頭吧?」

旁邊一個小弟掂量了幾下手中的鋼管,不懷好意的說道。

「我管他是什麼名頭,得罪了我,我就把他打成豬頭!」

葉風冷冷的說道,慢慢的朝著宋一博走過來。

「小子,你找死啊……」

旁邊一個小弟,抬起手中的鋼管,就想攔住葉風。

誰知,葉風突然發力,一把將鋼管給奪了過去,然後狠狠的擊打在了他的身上。

攔在前面的十來個人,葉風毫不猶豫的將鋼管狠狠的打在他們身上,走了幾步,這一路上,倒了一片的人!

就沒有一個能站著的!

殺神!

宋一博都還沒有反應過來,他的兄弟就全都倒了!

這是什麼操作?

「小風!」

陳蘭趁著這個機會掙脫了兩個人的束縛,快速的跑了過來,衝進了葉風的懷裡。

「你……你……你竟然打傷了這麼多的人,你完蛋了,我告訴你,你死定了!」

宋一博顫抖著拿出手機,似乎要報警一樣。

報警?

葉風睬都沒有睬他,手握鋼管走上前,一棍子狠狠的打在宋一博的肩膀上。

「嘭……」

一道無比沉悶的聲音響起,宋一博只來得及尖叫一聲,便摔倒在地,葉風衝進人堆里,將剩下的幾個人統統給放翻了,一夥十幾個人全都倒在地上哀嚎!

那痛苦的樣子,彷彿是到了傷病營一樣。

葉風這一次可沒有留手,敢對自己的未婚妻動手,真當自己好欺負的?

泥人還有三分火氣呢!

更何況他一個七尺男兒!

「想報警是吧?不需要你來,我幫你!」

葉風看著宋一博的樣子,一把將他的手機給拿了起來,撥通了警局專線,將這邊的事情給簡單說了一下,隨即將手機狠狠的摔在了地上。

「等警察來,我要你死!」

宋一博齜牙咧嘴的看著葉風,大聲的吼道。 第443章

龍有逆鱗,觸之必死!

葉風對待自己人很隨和,但對待宋一博這樣的惡棍,從來不會有好臉色!

剛剛看似只是一棍子打過去,但葉風的力道卻是控制的完美,打過去的力量分散開來,他現在不光肩膀上疼,甚至,手臂疼,腿疼,渾身都疼!

這才是真正的在折磨人!

一些還沒有走掉的學生,看到葉風大殺四方的樣子,都看傻眼了!

這男的,好猛啊!

猛男一樣,四處衝撞,活脫脫的一個怪獸一般。

「這麼猛,現在還打傷了宋少,下場可就慘了啊!」

「是啊,圖一時爽快,等會警察來了怎麼收場啊!」

「真是可惜了,宋一博這樣的人渣就是該收拾收拾,看著太氣人了。」

……

十分鐘之後,警車呼嘯,一隊警察趕了過來。

王夢楠從車子上下來,看著葉風,一陣無奈!

這傢伙怎麼不管到哪裡都在惹事啊,今天居然一下子打傷了這麼多的人,這些基本都是學校的學生啊,怎麼能這樣!

「校長,那是校長來了!」

旁邊的人忽然又喊了一聲。

在不遠處,一群中年人快速的走過來,似乎都是學校的領導。

天海大學校長:陳國輝!

他原本在辦公室里,忽然聽到有人說,女生宿舍樓下發生了集體鬥毆事件,宋氏集團少東家更是被人打倒在地,都站不起來!

這讓他就坐不住了,帶著教務處主任以及一幫保安處的人也快速的趕了過來。

「王警官!」

王夢楠是大學城這邊的分局局長,也來過學校幾次,陳國輝也認識,便打了一聲招呼,問道:「兇徒有沒有抓住?」

兇徒?

這說的就是葉風了!

「在這呢!」

王夢楠示意了一下站在一邊泰然自若的葉風,開口說道。

「那還等什麼啊,趕緊抓起來啊,這樣的兇徒,可不能留在我們校園裡繼續行兇作惡啊!」

硯尊 陳國輝急忙說道,「這件事,你們警局可要給我們大學一個交代!」

「陳校長,陳校長!」

地上趴著的宋一博艱難的伸出手,大聲的說道:「校長啊,這樣的兇徒要抓起來坐牢啊,不能輕易的放過他啊!」

「宋同學,你就放心吧,這件事,我會給你一個滿意交代的!」

陳國輝立馬說道,這可是宋氏集團的少東家,他還指望著宋一博的老爸多援助點學校呢,這樣的人,可要好好伺候著,不能出什麼差池。

「陳校長,你作為天海大學校長,卻任由自己學校的學生手持鋼管等武器,威脅恐嚇學生,今天如果不是我來了,我女朋友就要被這幫人綁架了,那會造成什麼後果,你有想過嗎?」

葉風忍不住質問了起來,「作為校長,不能主持公道,天海大學有你這樣的校長,可真是倒了八輩子血霉!」

「你是天海大學學生嗎?」

陳國輝一陣皺眉,反問道。

「我不是學生,我只是一個普通人!」

葉風開口說道,「但我女朋友剛剛卻差點被這幫人渣綁架了,你作為校長,有什麼可說的?」

「證據呢?你既然說宋一博綁架你的女朋友,有證據嗎?」

陳國輝繼續問道。

「我的話就是證據!」

葉風毫不猶豫的說道。

什……什麼?

陳國輝和王夢楠等人都愣住了!

這話……可真是囂張啊!

你的話就是證據?

這麼牛掰的嗎?

「王局長,這樣的人還不抓起來嗎?你還在等什麼?」

陳國輝忍不住說道:「我看這樣的人就是流氓,把法律當作兒戲,請你一定要嚴懲,必須給我的學生一個交代,否則的話,我作為天海大學校長,沒辦法對我的學生交代!」

「陳校長,這件事我會查清楚的!」

王夢楠沉聲說道,她也覺得葉風有點失了理智,便說道:「把他們都給我帶走,受傷的帶到醫院去!」

「是,局長!」

幾個警員便開始忙活了起來。

葉風和陳蘭也沒有多說,跟在王夢楠的後面,上了警車,一路呼嘯著趕往了警局。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