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連續劇
  • 0

「你要幹什麼!」周雅大喝道「有本事沖我來!對一個孩子下手算什麼本事!」

。 「杜克老頭,你給我閉嘴。」

威爾再也忍不住了,「難怪,你身為一尊半聖,但是麾下勢力不過剛剛進入前十之列,有幸列席今天的會議,你就是一個傻子是不是。」

「抵賴,你有本事你抵賴啊,你是不是不知道自己面對的是什麼?那可是一尊聖者啊,我告訴你,而且你所面對的聖者還不是普通虛聖之類的,而是至少是亞聖的存在。」

「我,唐隨雲,米克三人聯手,都不是他的對手,我們抵賴,你信不信他敢違背規則,直接到我們組織討要賠償,到時候,我們組織恐怕成為全天下的笑柄。」

「威爾首領,你剛才什麼意思,你說這人王殿主姜天不是普通的聖者。」奧瑪打斷了威爾的話,連忙問道。

聖者,已經是如同一座高山一樣壓在他們所有人的身上,現在卻從威爾這裏知道,你們面對的高山不是普通的高山,很有可能是一座高山大川一樣的存在。

很有可能是足可以讓你被這一座高山大川給活活壓死的存在。

威爾點點頭說道:「不錯,奧瑪領袖,的確,我想米克和唐隨緣兩位首領最有發言權了。」

米克和唐隨雲也都是臉色凝重,苦笑不已的說道:「不錯,我們兩人不是他一招制敵,此人真要進入我們組織,恐怕我們組織將會面臨自從建立以來最大的危機。」

轟。

三位半聖的話,頓時讓在場所有人都被震撼到了。

如果單單是威爾的話,他們尚且有點不相信,但是面對三尊半聖的話,他們不可能不相信這一點。

威爾繼續說道:「這一戰之後,我想諸位,應該沒有勇氣去消滅人王殿了吧,人王殿也會如此認為,以我之見,現在的人王殿和神州大地,首要目標應該是他們的宗門。」

「百年前,正是這些宗門混亂,為一己之私,爭奪資源,搞得神州大地混亂不堪,我們才有機會征伐神州,從神州獲取海量資源,這一次神州國運大增,加上人王殿的幫助,他們絕對不會就此咽了這一口氣,我敢肯定他們必然會想方設法,征伐宗門,這無疑是我們的一次機會。」

機會?

這個兩個字,頓時讓在場所有人都朝着威爾看了過去,想要看看,到底是什麼機會?要知道,他們現在可是都被震撼到了。

奧瑪說道:「不錯,的確是一個機會,聖者對於我們組織來說,的確是強者,但是神州那邊可有不少這樣的存在,而且不值一尊。」

神州大地,神秘莫測。

說起神州大地,在場無不感嘆萬分,心中充滿了震撼。

百年前,他們組織大軍征伐神州大地,因為宗門門閥作亂,各自為政,混亂不堪,他們的確撿了不少便宜。

但是卻也讓他們見識到了神州不一樣的地方,那就是強者。

一尊尊聖者鎮壓一方,他們雖然熱武厲害,經濟發達,但是面對這些宗門武力,他們依然不得不選擇妥協。

真要惹毛了他們,頃刻間將他們給頃刻間消滅。

「神州大地啊。」

說話的此人名叫科爾森,也是以為老人,不過他只有戰尊修為,此時科爾森完全陷入沉思之中。

回憶中當初他踏入神州的一幕幕往事,當時他還是一尊戰神,距離現在百多年過去了。

。 一個小小的整合運動據點,二十多名昏迷的俘虜,竟然會引來進入貧民窟的近衛局大部隊,而且這次整合運動剿滅活動的戰地指揮官陳竟然也來了,這讓瓦倫丁倍感亞歷山大。他不是怕這些黑壓壓的近衛局幹員們,怕的是那個一直皺著眉頭留著雙馬尾的龍女,而原因就是他在龍門當卧底的這段日子。

你當初說著自己是難民過來投奔龍門,跟羅德島沒有任何關係,後來還被迫接下了陳警官送來的近衛局徽章和房屋鑰匙,嘴上答應的挺好馬上就去上班結果回頭就突然失蹤放了她的鴿子,等再次出現在對方眼前時你穿著羅德島的制服告訴她我其實是羅德島的幹員,近衛局我去不了了,過去我跟你說的都是謊言巴拉巴拉巴拉……

你看看陳會不會給你來一套赤霄拔刀加絕影。

其實關於這件事瓦倫丁覺得自己也挺無辜的。一開始在來龍門的時候他有想過要不要跟近衛局攤牌自己的身份,但是因為角徵羽跟他說過一次整合運動滲透的可不止是貧民窟而已就打消了這個念頭,後來發生的事也證明了他不攤牌是對的,畢竟近衛局出了個叛徒,自己還在貧民窟鬧出了那麼大的事……

主要是龍門給瓦倫丁的報酬有問題,真的是個驚喜,愣是讓他跟近衛局扯上了關係,而且是從魏彥吾那下來的命令,被動地走了一個誰都不會去調查的強力後門,也讓現在瓦倫丁對陳的感情極為複雜。

畢竟答應好了要一起成為同事的,房子都安置好了,結果第二天人就失蹤了,陳上門去找也不出現……

聽起來就跟欺騙妹子感情的渣男似的。

只不過這個妹子對他沒感覺,而且還能打好幾個他。

看著那個逐漸靠近的熟悉身影和她臉上皺得越來越深的眉頭,瓦倫丁扭過頭當做沒看見她,靠在邢一凰的身旁歪頭輕聲開口:「那個俘虜交接的任務交給你們了,我先走一步。」

話音剛落他沒等邢一凰的回復扭頭就走,步伐剛勁有力腰桿挺得筆直,沒有絲毫的拖泥帶水。

揮一揮衣袖,不帶走一片雲彩。

站在一旁的暗鎖獃獃地看著緩步走來渾身上下都冒著黑氣的陳警官和明顯就是不想跟陳見面轉身開溜的瓦倫丁,正值青春期的大腦不由自主的就腦補起了垃圾連續劇的劇情。

一瞬間,她看向邢一凰的眼神中多了一絲悲憫,對瓦倫丁的感情也多了一份憤慨,看得邢一凰有些不舒服。

她明顯察覺到了這隻小兔子誤會了什麼。

「沒想到老大是個渣男。」

暗鎖撫摸夜煙後頸的手勁都重了一分。

「你才知道嗎?」

夜煙依舊是看熱鬧不嫌事大。對她來說,迫害自己的房客可是生活中難得的快樂。

要是瓦倫丁知道此刻的暗鎖心中在想什麼他肯定就不會跑了,先扭頭捏幾下這個死丫頭的臉再說。不過他現在也跑不了了,畢竟陳不是近視眼,那麼大個人那麼顯眼的角她一眼就能看出瓦倫丁不是人……

……

「站住。」

陳說話了,語氣跟她平常訓斥下屬時一樣。那些站在門外的近衛局幹員們都歪著頭看向門口的方向,雖然臉被面具蓋住了,但是他們也能從隊友的眼睛中互相看到對方的幸災樂禍。

剛經歷了一場惡戰,確實是需要放鬆一下,如果能解散隊伍坐在路邊一邊休息一邊看陳警官訓斥別人就更舒服了。

「周圍安全嗎?」

詩懷雅從隊伍的末尾跟了過來,瞧了一眼陳的方向,向身旁的近衛局幹員問道。

「報告詩懷雅警司!進入貧民窟后一直到現在我們沒有發現任何一名整合運動成員!」

一名近衛局幹員站直了身體回答,聲音洪亮。

大部隊沒有遇見整合運動,最先進入貧民窟的偵察員也沒發現敵人的蹤影……

詩懷雅點點頭。

「五隊出列!其他人原地休息!」

一隊苦逼的近衛局幹員在一陣此起彼伏的哎呦聲中擠了出來,跟在詩懷雅的身後,走進了面前的據點。在經過陳警官的身邊時,她示意身後數名近衛局幹員們跟著邢一凰等人去俘虜所在的房間,自己則站在陳的身旁小聲提醒了她一句。

「阿陳,時間緊迫,想訓話就快點,已經有一部分近衛局幹員到達那個出口附近了。」

她沒有看旁邊一臉尷尬的瓦倫丁,說完話后就離開了這座據點,回歸到了隊伍之中。瓦倫丁轉過身,看著面前臉色不善的陳,艱難地擠出一個微笑。

「好久不見啊陳警官。」

跟他印象中的陳不同,今天的陳警官並不像往常一樣穿著清涼,但也比那些裹得跟罐頭似的近衛局幹員們要好上不少。她並沒有戴著近衛局的制式頭盔,長發也扎在腦後沒有像以前一樣留著雙馬尾,應該是為了避免在戰鬥中影響到視野。黑色的線從陳的脖頸後方穿過,連在了她的耳機上,比瓦倫丁一行人帶著的還要小一些,看起來也更方便。

陳的上半身裹著一件近衛局制式防刺服,肩膀前的口袋裡還塞著一個對講機,整體看起來鼓鼓囊囊的,讓她不再像往常那樣苗條。雖然上半身全副武裝,但是她的腿並沒有做什麼嚴密的防護,依然是平常的那件輕型脛甲,只不過這次換了條長褲包裹住了小腿而已。

瓦倫丁想起了那天他在近衛局總部里的糗樣。那時陳要沒收他的USPMatch,他為了保住自己的手槍,毫無尊嚴地抱住了陳的大腿懇求對方把手槍還給他,聲淚俱下。

最後手槍回來了,他也沒挨打,大概是因為陳沒有把赤霄給帶進審訊室的緣故吧。

當然,如果現在他再敢來這麼一出,在他的手指碰到那雙腿之前,赤霄就會飲到西方龍的鮮血。

那個時候瓦倫丁對陳的大腿有了一個初步印象,不算豐滿也不算細,剛剛好的程度,跟邢一凰差不多。要不是這倆姑娘的角、頭髮、眼睛等特徵完全不同,他還真覺得邢一凰就是陳的另一個姐姐……

身材相似,臉也差不多,還都是龍族人。

只是可惜啊,陳的攻略線永遠不可能開放了。不過,如果邢一凰穿上陳日常工作時的衣服,絕對很有看頭。

「當初你說自己跟羅德島沒關係。」

紅色的眼睛盯著瓦倫丁袖標上的羅德島標誌,陳臉上的表情很差,眉頭皺的更深了。

「我剛剛加入羅德島沒幾天。」

但是瓦倫丁已將說謊融為了生活的一部分,而且密不可分。

「前幾天我不是離開龍門了嘛,就是因為我從潛伏進來的一些整合運動口中得知了那處切城廢墟的消息,就想過去看一看,在哪裡碰到了羅德島的偵查小隊,救了他們一命,然後回來就遇到了這檔子事,臨時加入了羅德島,這也是我的第一個任務。」

他儘力讓自己的理由聽起來合理一些。

「你知道我費了多大勁才搞到那個廢墟里整合運動的分布圖嘛,在打完黑蛟之後我因為鬥毆進了三次局子,因為什麼?就是因為對方是整合運動啊,我想要從那些傢伙的嘴裡套出點情報來,結果對方一報警你們就過來了直接拷走了我,我說他們不是龍門人你們還不信我說的話。」

瓦倫丁想起了那段他在貧民窟跟已經本地化了的整合運動鬥智斗勇的時候。雖然他皮糙肉厚打人也疼,但架不住對方報警,最後在被陳狠狠訓了一通之後就沒在管這些傢伙的事了,直接去那個廢墟直搗黃龍。

結果呢,霜星出來壞了他的好事,連續昏迷三次徹底是讓瓦倫丁失去了幹掉梅菲斯特的機會,能夠悟到「生機與死亡」真實是不幸中的萬幸了。

「但報警的人確實是龍門本地人,有著龍門官方的身份證明,那幾起案件中涉及到的人員里切城難民的數量反而極少。」

在黑蛟事件結束后,瓦倫丁在陳的眼裡就已經是近衛局幹員了,只不過是還沒錄入系統而已,就差臨門一腳。所以對於這個預備役幹員捅的簍子她也記得很清楚,當時對瓦倫丁的訓斥也比他第一次來到近衛局總部時要重上很多。

「你就這麼相信那些『龍門人』?」

瓦倫丁抬起雙手比了個引號的姿勢。

「近衛局沒有證據。」陳的回答很簡單。「而且,我們只會相信龍門人。」

在沒有證據的情況下,龍門近衛局不相信龍門人那還能相信誰?

至於在這場暴亂中加入整合運動的龍門人,陳相信他們都是有苦衷的,龍門對貧民窟的公民確實是不太好。但是她相信,這場暴亂之後,近衛局能夠再次回到這片混亂的區域,努力維持貧民窟的秩序,她也會為了貧民窟的民眾爭取權力,讓龍門只存在下城區和上城區。

「但是,我給你們近衛局的情報你們為什麼不聽呢?我記得提醒過你們那個叫浮士德的傢伙有多危險了吧,如果早把他處決了不就沒有這檔子事了么?」

解決爭端的最好辦法就是轉移話題,這樣總是能讓自己掌握主動權。雖然有些卑鄙無恥,但是有效。

他可不想被陳*龍門粗口*。

瓦倫丁的話讓陳沉默了,因為憤怒一直翹起的尾巴也垂了下去。她不是沒有聽瓦倫丁的話,那天在她離開龍門時特意從其他地方調來了一些警力到近衛局總部,就是為了看住這個傢伙。但是誰又能想到浮士德一個人就能打穿整棟大樓?誰能想到那些幻影弩手連熱成像都能躲過去?

一開始的時候陳可沒有在浮士德身上感受到那麼危險的氣勢!

但是現在事情已經發展到這種地步,追究是誰的錯也沒用了,儘快將整合運動趕出去才是正事。在沉默了幾秒后,陳已經失去了跟瓦倫丁理論的興趣,隨手從防刺服的口袋裡掏出一個東西扔給他。

那是一個皮夾。

瓦倫丁手忙腳亂地接過皮夾打開,看到了自己的身份證。在那個笑容看起來有些憨的證件照旁邊,一個龍頭的標誌就印在上面。

這是龍門的身份證,當初龍門答應給瓦倫丁提供的報酬之一。皮夾的夾層里還有一串鑰匙,就是下城區近衛局總部附近房間的鑰匙,瓦倫丁在龍門的新家。當初陳過來送這些東西離開后他就隨手放到了門口旁邊的柜子上,後來發生了一系列的事情到今天早上離開家門時他都沒想起來這些東西,結果這串鑰匙和身份證以一個極為戲劇性的方式又回到了他的眼前。

「這是……」

「剛剛經過你家的時候順手帶走的,現在正好還給你。」雖然陳的臉色沒有平緩,但至少語氣不再像是剛剛那樣讓瓦倫丁心驚膽戰了。

「既然你們已經成為了羅德島的幹員,那近衛局的職位也就沒有了,這些東西就是龍門給你的所有報酬了。」

「啊這……」

瓦倫丁一時間不知道該怎麼回答,他的心中突然產生了一絲愧疚感。

「我還以為你們會把這些東西收回去。」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