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你說什麼?」咬著牙,幾個恨生生的字自那冰冷的唇形中發出,爆發出一股深錐刺股的怒氣。

「沒……沒什麼。」歐陽紫玥被他這張鐵青的臉給嚇到了,連連擺手。

君無殤冰凝的眼神狠狠的刺進她的肌膚里。

這個女人!他真想一掌拍死她!

他看起來像公公嗎?


丰神俊朗,瀟洒不羈,滿身清耿的男人味,她難道察覺不出嗎?

「你信不信,我現在就可以殺了你!」殺氣騰騰的眼神,都能嗅到血的味道。

歐陽紫玥站在那裡,他的怒氣直扼住她的咽喉,嚇得她動都不敢動了。

「我信!我信!我知道了,你是個真男人!」她面有晦澀。

差點都忘了,這是男人的大忌啊!被人點破了,他心裡自然不好受。

察覺到他嚇壞了她,君無殤的怒氣稍微斂去了一些,卻仍舊如一頭猛獸,緊盯著她飄忽不定的眼神。

他知道她還沒有相信……

一股怒火躥躥直冒,但是倏然一個好主意冒上心頭。

歐陽紫玥不明就裡的看著他的神情由暴怒轉為糾結,唇動了兩下,猶豫了一會,又猶豫了一會,這才開口。

「罷了,讓你看看吧。」

「哈?」

雖然這是天子最寶貝之物,但是在這個小女人面前,反正她也不知道他的真實身份,也就無所忌憚了。


她遲早會成為他的女人的,既然早看也是看,晚看也是看,那麼……

現在寶刀出鞘,又有何不可?

他的手插入腰間,無比鎮定的解著腰帶。

自從他認識了這個女人之後,他就瘋了!徹底的瘋了!她每次總能挑戰他的極限!

「你……你……」歐陽紫玥吶吶的說不出一句完整的話。

她真是欲哭無淚, 凡塵霸主

眼看著面前的男人褲子就要滑下來了,歐陽紫玥這才回神,趕緊捂住自己的眼。

「行了……我不懷疑了,我知道了,你——是——個——男——人!」歐陽紫玥感覺自己的嗓子里都帶著哭腔了。

「真的不看么?」君無殤看到她現在惴惴不安的小兔子模樣,唇邊的笑容愈發玩味。

一時之間,來了興趣,想要繼續挑逗她一番,將她這可愛的模樣看個徹底。

歐陽紫玥一聽到他這話,心底的怒火越燒越旺! 歐陽紫玥一聽到他這話,心底的怒火越燒越旺!

丫的,他說這話完全像是24K鉑金鑽戒免費送的口氣,敢情她成了有便宜不佔的主!

她歐陽紫玥從來就是小便宜不錯過,大便宜不放過的人,可是……那個東東有什麼好看的嘛……

歐陽紫玥紅著臉,在心裡默念了一百遍「我不是色女」之後,才出聲說道:「褲子,穿好了沒?」

「好了。」淡漠而好聽的男音,他終於恢復正常了。

歐陽紫玥這才敢放開手。

「啊——」一聲尖叫劃破長空。

「你……你居然敢騙我!」面上浮現出一抹不自然的潮紅。

天吶,她居然看到了那個會讓她長針眼的東西!

君無殤笑得很陰險,他好久沒笑得如此暢懷了。

天子的話一言九鼎,他也為她破了例,現在的他僅僅把自己當作一個名叫清軒的侍衛。

看到方才女子驚慌如同小鹿般的眼神,他真想一把將她按進懷裡,好好疼愛一番,可是他知道現在還不是時候。

「我會對你負責的。」似笑非笑的話語,不知是真是假。

上次她看光了他的上面,這次是下面,對於一個女人而言,他理應負責,當然這裡面還有他的私心。

「我……我不需要你負責。」歐陽紫玥咬著唇瓣,只當他是在開玩笑了。

這個人一身凜然正氣的,卻沒想到這麼頑劣,看來真的是人不可貌相啊!

君無殤聽到這話,倒也沒有多生氣,唇邊依舊掛著冉冉的微笑,權當她是害羞了。

一番鬧騰過後,歐陽紫玥這才不情不願的繼續把她的滿漢全席做完。

沒辦法啊,天大地大,今天壽星最大嘛!

「還不錯嘛。」君無殤吃著菜,眼裡冒著不可思議的光芒,她的廚藝完全出乎他的意料。

「那當然!」歐陽紫玥很自豪的揉了揉鼻子。

都說管住一個男人的心,最先就要管住他的胃。

當初為了莫逸辰,可真的是費了不少心思呢!

「可是這盤魚里糖加的少了點,腥味太重。這盤蕨菜火候不夠。還有這雞湯鮮味不足,還有……」君無殤認真的說著,御膳房精緻過頭的菜式已經把他的口味調的相當挑剔了,他卻絲毫沒有注意到某人鄙視加仇視加憤恨的眼神。

前一秒還誇得她彷彿跳上了天堂,后一秒又把所有的菜貶得一無是處,這可是她費盡心思做的誒!

君無殤終於遲遲的感受到了她無比怨念的電波,有點茫然的看著她:「為什麼要這麼看著我?」

「沒什麼,大少爺,反正今天您說什麼都是對的,小女子只有領命的份兒。」歐陽紫玥咬著牙,重重的吐著這幾字。

心裡卻無奈極了,她真是吃飽了撐的!幹嘛要給這個挑剔的男人過生日嘛?

酒足飯飽之後,兩人散步到了彎月湖邊。

刺目的陽光照在歐陽紫玥的臉上,她這才意識到了時間。

媽呀,都已經午時了!

她差點都忘了她們家王爺了!

這下為了找她,那廝說不定把皇宮都給掀翻了! 「我得走了……再見!」急急的說完這幾個字,歐陽紫玥來不及多想,轉身就跑。

「慢著!」手腕被扯住,有些疼。

歐陽紫玥皺著眉,望著眼前尊貴而威嚴的男子,他的眼裡竟然劃過一絲促狹。

「三天後,到這裡來,我有話對你說。」

輕輕的話語,如一陣淡靜的風,掠過靜謐的心湖。

「憑什麼?」她有些煩躁的皺起了眉心,現在她滿腦子都是等會君無邪發脾氣的模樣,想想就一陣顫慄!

「你敢不來!」男子剛硬的怒喝,沒有絲毫的溫度。

這是與生俱來的帝王威嚴,沒有一點的轉圜餘地。

歐陽紫玥有些后怕的縮了縮脖子。

他發怒的樣子真是挺恐怖的!不是第一次見,但次次都會被震懾住!

「可是……你知道的,我只是王妃身前一個卑微的侍女,王爺和王妃要是不進宮,我怎麼進得來嘛……」

聽到她這話,君無殤的面容稍微緩和了幾分,將什麼東西塞進了歐陽紫玥的手心裡。

「拿著這個,它會讓你來去自如的。」

看來,真的是沒有商量餘地了。

歐陽紫玥忿忿的看著眼前的男人,強硬又霸道,她真的是給自己找了個大麻煩啊!

「好了,知道了。」不情不願的答應了,「現在可以放我走了吧?」

君無殤目送著她離開,唇角懸上了一抹自信滿滿的微笑:三天後,這個女人他要定了!

———————————————————————————————————————

「你到底幹什麼去了?」君無邪皺著眉,幽深的紫眸里涌動著怒氣。

每一次進宮,出來都弄得人無影蹤,最後都是在彎月湖邊找到她。

這隱隱讓他的心裡有些覺得不安,彷彿有什麼他不知道的事情在黑暗的角落裡滋生著,蔓延著。


「最最親愛滴王爺夫君,我真的只是去散散步,你知道嗎?和一個老太監在永壽宮門口大眼瞪小眼真的是很沒意思的事。」歐陽紫玥眨著她那雙電力四射的魅力黑眸,臉上兩彎淺笑梨渦,柔媚可人。

撒嬌是她的無敵武器,不過也要看他寵她,溺她。

顯然,這一聲夫君很受用。

君無邪揚起一抹妖媚迷人的笑容,瞬間就將她拉進了懷裡。


她的這聲夫君暖了他的心懷,驅散了心中所有的不安和陰霾。

她似乎也不那麼抗拒,還很有板有眼的梳理著他的長發。

好長、好滑、好柔順的頭髮哦,黑黑亮亮的,飄柔不找他去做廣告真是很浪費。

「喜歡嗎?」他笑著看著她像個孩子似的繞著他的頭髮。

歐陽紫玥這才意識到自己做了什麼出格的事,臉變得一片緋紅,像天邊的霞光。

她想從他懷抱里掙脫出來,卻發現越掙扎越緊窒。

他的手臂就像是烙鐵,已經牢牢的將她固定住。

「啊,對啦,我突然想起了一件事!」她的一聲哇哇大叫,讓正欲偷香的君無邪嚇了一跳,不滿的咂巴咂巴嘴。 「啊,對啦,我突然想起了一件事!」她的一聲哇哇大叫,讓正欲偷香的君無邪嚇了一跳,不滿的咂巴咂巴嘴。

「什麼事?」他皺了皺眉,還有什麼事比他們交流感情更重要?

「其實呢,我想找你要樣東西。」

歐陽紫玥笑得比花兒還甜,弄得君無邪心裡又一陣不自然的涌動,卻只能暗作鎮定等她下文。

「因為上次我被幽冥宮的抓走了,所以最近我就一直在思考著,要是我手上有個武器,是不是就可以自保了?」

「嗯,說得不錯。」

循循善誘,這招果然不錯,歐陽紫玥心裡大喜。

「那能讓武器庫的人給我做個武器嗎?」她幽動的雙眸清澈見底,帶著幾分期許。

可憐巴巴的眼神弄得君無邪心底柔軟一片。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