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你趕緊坐下!」林凡輕喝:「這件事你我兄弟知曉就行,切莫讓她們知道。」

林龍臉色陰翳的坐下:「原來如此!只因看見了未來血腥的那一幕,故而你才這般急迫的要打爛這混沌界。」

林凡嘆道:「那一幕太心酸,星海成灰,為我一人堵在兩界通道前,回首一片虛無,唯有熟悉的衣角染血……看寶鼎破碎,見戰劍被埋星辰塵埃中,熟悉的一切都不見,只有兩三血屍飄在無垠的破敗星空中。」

「殺!必須殺!必須殺他一個天翻地覆!」

林龍眼中一縷縷劍意綻放,獰笑道:「不就是十大神族嗎?馬德,我今天就出去,先殺上幾千人再說,必須要將他們的實力削弱到極致才行。」

「你剛剛還說沒用呢。」林凡嘆了聲。

「什麼沒用?趁著未來還沒來,多殺一個好一個。」林龍惡狠狠,道:「你分十個天級給我,剛好我這段時間氣到不行。」

林凡眼眸微眯,道:「也不是不行……」

他在仔細思索,片刻后獰笑道:「去吧,就以始神族的名譽去殺皇族。」

「解釋詳細些。」林龍皺眉。

「你是森羅界派出來執行任務的殺手,這樣明白了嗎?」林凡開口。

林龍獰笑道:「這很簡單,聘請我們的,就是始神族,對吧?」

林凡點頭:「正是始神族聘請你們。」

「好,我明白了。」

金色的光罩開,林龍大踏步走了出去,他看向本還在與傾城等人笑着的天心兒。

但看着林龍向她走去,她臉上的笑容卻是突然消失,林龍的臉色頓時冷了下來,扭頭就向外走去。

林凡臉色鐵青,走過去,就這麼直勾勾的看着天心兒,冷森道:「你可知道他是出去拚命?」

天心兒一怔。

「你知不知道,很危險?這一去就是生死搏殺?」林凡臉色更冷,獰道:「他只是想要在拚命前,與你說一說話,就只是說一說話而已。」

天心兒臉色再變。

「我兄弟哪裏配不上你?人中俊傑,龍皇血脈,生而為皇,對你更是一心一意,你的父親,我殺的,你的胞弟,我殺的,與我兄弟又有什麼關係?你要怒,要發泄,你大可以找我。」林凡眼神更冷。 嗚嗚嗚——

泥土混合著滾燙的空氣,瀰漫在這片廢土之上。

在湛藍色的巨大能量光束消失后,殘餘的高溫讓大地融化並呈現出絢麗的結晶狀,而更木劍八正雙手持劍作劈砍狀,身後則是一條直徑上千米的巨大裂谷。

更木劍八的情況不太妙,半邊身體都在高溫下烤成了漆黑的焦炭,若非是他的胸膛還在微弱起伏,恐怕別人只會把他當做是一具屍體了吧。

「咳咳……」

更木劍八呼吸著灼熱的空氣,咳出兩團夾雜着內臟碎片的血塊,問道:「這招……叫什麼名字?應該不是普通的虛閃吧?」

「王虛的閃光。」葛力姆喬的消耗也很巨大,此時就連站着都已經非常勉強了,吃力的道:「這是只有我們【十刃】才會使用的專屬虛閃,威力足以扭曲時空,沒想到你竟然能擋下來!」

「真危險……」更木劍八喘著粗氣,低頭看着雙手握著的斬魄刀,道:「如果沒有老頭子教給我的這招,恐怕這次就真的要死了。」

「還能動嗎?死神!」

葛力姆喬直起身來,彎腰做出撲擊的姿勢,瞳眸中閃爍著森寒殺意。

「你覺得呢,大虛!」

更木劍八揮刀一振,臉上再次露出狂色:「戰鬥還沒結束,我怎麼可能倒下呢!」

靈壓,再度升騰!

兩股截然不同的靈壓,藍色與金色交織融匯,將整個天地分為了兩半!

大氣、天空、地面、植物……

世間萬物的一切,都在這股恐怖的威壓之下戰慄。

充斥着強烈戰意的狂風,再度捲起了駭人的氣浪,預示著兩人的戰鬥又將重啟!

居然……還要戰?!

這兩個人的戰意之強,簡直讓科爾森的內心震撼不已。

明明都已經打到這種程度了,居然還要繼續下去,難道他們都是不知疲倦的怪物嗎?

但同時,科爾森又感到了一絲慶幸。

如果不是尸魂界提前設下的『空間凍結』技術,恐怕此戰之後半個紐約都會被毀於一旦,更別說會有多少普通人慘死了。

整個空間,都在此刻凝固。

愈演愈烈的強大兩股氣勢升騰,彷彿兩座即將噴發出毀天滅地的能量的火山!

正當所有人都靜氣凝神,屏息以待即將發生的戰鬥時,一個突然出現的人影,卻打斷了兩人對決的凝重氣氛。

嗤啦~

在兩人正中間的位置,空間突然被無形的力量撕裂,從黑色的亂流中探出一隻白皙的手臂。

這一幕,讓所有人都愣了片刻,注意力被吸引到了那隻手臂上面。

緊接着…

從那片破碎的黑色虛空之中,赫然走出了一個金色短髮的美麗女孩。

金髮女孩穿着與此前葛力姆喬相同的白色服飾,那纖細而又白皙的腰身引人生出無限的遐想,只是在她右臂覆蓋的白色骨質鎧甲,無疑向眾人告知了她的身份!

又是一尊【破面】!

科爾森臉色突然變得相當難看,更加擔心起那位隊長了。

只是一個破面就已經夠頭疼的了,現在居然又來一個破面,難不成今天他要親眼見證,一位死神隊長的隕落嗎?

天知道隕落了一位隊長級死神,尸魂界會不會找他們來興師問罪。

畢竟……

要說起這件事的起因,還是他們神盾局挑起來的啊!

科爾森心有惴惴的看着那三人,小聲詢問旁邊的死神:「洛德先生,那邊出現了兩個破面,尸魂界那邊會派人支援嗎?」

「這…..我就不知道了。」『洛德』略微沉吟了下,道:「但是從中央四十六室的決策速度來看,恐怕就算派人支援也來不及了。」

「那……你要不要幫幫更木隊長啊?」科爾森這下心裏更慌了,就算只有萬分之一的概率,他也不敢去賭尸魂界會不會深明大義啊。

「科爾森,還是別開玩笑了。」『洛德』一臉平靜的道:「我只是一個普通的死神,哪有能耐插手隊長級別的戰鬥啊,我們還是乖乖的看着吧。」

「那…..萬一更木隊長死了怎麼辦?」

「當然是舉行隊葬儀式,然後深切哀悼一番咯。」

「沒了?」

「不然呢?」

「……」

科爾森無語凝噎。

戰場中。

看着突然出現的金髮女孩,葛力姆喬不禁微微皺眉,以質問的口吻道:「格溫,你來這裏幹什麼?」

格溫瞥了眼更木劍八,又看了下狼狽的葛力姆喬,冷聲道:「葛力姆喬,你的任務應該是帶回卡茲,而不是和死神在這裏糾纏吧?」

「卡茲?」

葛力姆喬愣了愣,隨後臉色突然有些怪異。

見他這幅表情,格溫瞬間明白了,眼底的寒意愈發濃重,冷冷道:「葛力姆喬,你別告訴我,你忘了自己的任務?卡茲不會是死了吧?」

「哼,我的任務不需要你來插手!」葛力姆喬明顯是嘴硬的道:「卡茲當然沒死,就在那片海域附近,反正我把它帶回去就行了。」

「不要磨磨蹭蹭的了。」格溫冷若冰霜的面龐微微緩解,催促道:「王已經在虛夜宮等待很久了,遲到的結果你應該是知道的。」

「嘖……知道了,這就帶卡茲回去。」葛力姆喬桀驁的神情閃過一絲不自然,轉頭惡狠狠的盯着更木劍八,道:「你的運起不錯,看來今天還不是你的死期,但下次你可就沒這麼幸運了,死神隊長!」999首發l

話音剛落。

葛力姆喬和格溫一起響轉消失。

「運起?哼哼……走運的人,應該是你們才對,破面。」更木劍八凝視着兩人離去的方向,略微沉默了片刻之後,將鋸齒狀的斬魄刀歸鞘。

科爾森擦了把汗,鬆了一大口氣:「終於……結束了!」

可喜可賀……

這對神盾局和人類而言,簡直是最好的結果了!

更木劍八環顧四周,發現他們後走了過來,這讓科爾森原本落下去的心臟,一下子又被提到了嗓子眼。

更木劍八走到近前,高大的體型居高臨下看着兩人,目光落在了一旁的死神身上,皺眉道:「洛德·卡爾,你怎麼會在這裏?」

『洛德』扶了下眼鏡,微笑着道:「我是負責現世引渡魂魄的死神,發現更木隊長的靈壓突然出現,自然需要過來看看。」

「把時間耗費在這種無聊的工作上面,會讓你的劍刃愈發遲鈍的。」更木劍八冷哼了一聲,緊接着又好似想起了什麼,道:「對了,老頭子這次讓我來,是順便問問你是否願意回去,接替隊長的職位。」

「更木隊長教訓的是,我會抓緊時間磨礪劍術的。」『洛德』依舊一副微笑的模樣,回道:「但是隊長的職位,恕我暫時還無法接替,畢竟在下的實力還不足以勝任。」

「你太謙虛了,洛德·卡爾。」更木劍八眼眸微眯,隱隱有戰意在升騰,道:「現在的你,應該已經掌握卍解了吧?」

「更木隊長,請不要亂說。」

『洛德』面不改色的道:「我只是一個小小的死神而已,怎麼可能掌握卍解呢?」

「小小的死神?」

更木劍八似是聽到了什麼笑話般,突然放聲大笑起來,轉而意味深長的看着他,道:「在真央靈術院的第一年,就已經可以熟練掌握斬魄刀始解,並獲得十位隊長青睞的男人,號稱千年難得一見的天才,可承擔不起這四個字啊。」

這……可是大收穫啊!

一個接一個的重磅消息,震的科爾森心神恍惚。

原來他們最初接觸的這位死神,居然在整個尸魂界都是一個天才!

最重要的是……

這位名叫洛德·卡爾的死神,擁有接任【隊長】的資質與實力! 就在這時,一名五十多歲,大肚便便,身材肥胖的禿頂中年男子走了過來。

「亂鬨哄的發生了什麼事?」

見到來人,朱思勃就像見了親爹一樣:「姐夫,姐夫,我最親最敬的姐夫您終於來了,你可要為我做主啊!」

禿頂中年男子見到豬頭摸樣朱思勃,嚇得退後幾步:「你是什麼玩意……」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