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你這不是讓影魔有可乘之機么?」軒轅星不解偷偷傳訊問道。而且大家還發現,在掩體里,還被哥布林王尤達挖了一個地道,裡面漆黑一片……

帕提古麗看出了門道,阿肯就是要讓影魔感覺有機可乘啊。因為來去無蹤的影魔,如果想要嚴密的防範,那是絕對不可能的。但如果讓他處在一個所能知道的範圍內,就好辦多了。阿肯這明顯是一個陷進,而所有持戒者就是誘餌,只不過能否陷住影魔,那就是兩說了。

白天相安無事,德軍的調動估計剛剛到位,還沒有發動攻勢。這對於阿肯等持戒者來說,時間已經相當緊張了。如果不在德軍發動襲擊前制服影魔,那麼就要陷入與德軍和影魔兩面作戰的煩惱中。大家或許只能夠逃亡躲避了。

是夜,大家都在阿肯的安排下,全部進入掩體休息。不過細心的持戒者發現,伊芙利特和那位神秘的撒麥迪男爵都不在場。張凡當然知道,阿肯恐怕又是想要利用書妖的『文字空間』,去禁錮影魔了。至於伊芙利特有什麼安排,他就不知道了。

昏暗的燈光下,讓大家昏昏欲睡。大家身後的影子都拖得很長。在阿肯和帕提古麗的關照下,每個人都在時刻提醒自己,要關注自己對面隊友的身後,那些影子是否有異動。但無聊的等候,很快讓大家疲倦了……

如果守護者之戒正如伊芙利特說的那樣,對於破界怪物來說,是無法替代,換取自由的必要道具。那麼七枚守護者之戒,對於影魔來說,那是無法抵禦的誘餌!阿肯的陷進,即便能讓影魔看到一些明顯的端倪,也無法擺脫誘惑。

風險與利益並存,並不只有人類才明白這個道理。因此,早就埋伏在這一群持戒者身邊的影魔的偷襲開始了。夜晚的掩體外一片黑暗,那是影魔無處不在的自由天堂。即便在這昏暗的掩體中,影魔也能夠隨意穿梭於每一位持戒者相連的影子里。

張凡微閉著眼睛,喃喃念動佛經,竟然在如此危險的境地中,陷入一種奇特的定境里。心若止水,平靜無波。致使其耳根非常清凈。他不但能夠清晰的聽見大家的呼吸聲,甚至能夠聽到所有持戒者的心跳聲。就連暗櫻之類的追隨者,也有場景幻化的心跳呼吸聲音。

而在這安靜的環境中,除了大家的呼吸和心跳的聲音。張凡又聽到了一種彷彿竊竊私語的細微嘈雜。聽得很不真切,但卻又真實存在。好像有什麼肉眼看不見的生物,在這個掩體中,相互用急速的語言交流。

難道這是影魔的聲音,而影魔不止一個?張凡起了疑心。心頭一亂,這彷彿夢囈般的竊竊私語聲,隱然消散。張凡不敢怠慢,重新進入凝定的狀態,細細的分別這隱隱約約,幾不可聞的竊竊私語聲。這次,張凡聽得有一絲清晰了,雖然聽不懂那些細微的嘈雜,到底在說些什麼。但確實聽得出,這是不止一個奇異的生物,在用急速的語言交流。他甚至能夠分辨出,這些生物之間的聲音,並不完全相同,應該至少有三個……

「他們可能有三個……」張凡傳訊給阿肯。

「什麼?你怎麼能知道?」阿肯吃了一驚,張凡這個消息太讓他意外了。

張凡淡然的說道:「剛剛我處於入定狀態,聽到了影魔之間的交流……」

「那他們說些什麼?」阿肯興奮起來。

「我聽不懂他們的話,而且聲音很細密,語速非常快!」張凡仔細的描述給阿肯聽,「就好像將火車站候車大廳的嘈雜聲,縮小了一萬倍,那種無法分辨的急速囈語。頻率很高……」

阿肯嘴角掛上一絲邪笑,「好吧,等我們捉住他們,好好的聽聽他們說些什麼……既然你能夠聽到他們已經在這裡了,我就不用冒險等他們攻擊時再封鎖掩體空間了……」

「伊芙利特,動手!」阿肯傳訊給火焰魔神。

伊芙利特很驚訝,問道:「你還不知道他們是否來了沒有啊?」他正說著,只見至少有三位持戒者身後的陰影,忽然詭異的飄動起來,化作一把把黯淡影刀,無聲無息的向各個持戒者的脖子劈砍而來!這一變故,至少讓兩位持戒者立刻發現,並反應過來。

軒轅星迅速通過團隊通訊傳聲道:「影魔攻擊開始了!」

綠翼也喝道:「凶王,帕提古麗,張凡,阿肯,當心你們的身後!」

被報道名字的持戒者早有準備,手中真實傷害兵刃和盾牌,立刻擋在了身後,或直接擊向那些影刀,或者就地一滾,險而又險的避開了影刀的攻擊!

張凡綠翼和軒轅星甚至立刻放開了自己的護體結界,一時間,掩體中充斥了透明的業火和曼妙的星辰!還有可怕的食人藤和龍蠱虛影四下出擊,襲擊那些詭異的脫離牆壁,凌空襲來的影子。那軒轅星右手上的符文裹屍布帶中封印的兩隻靈蠱,似乎能夠吞噬一部分影魔攻擊的影子,估計對影魔有一定的剋制,所以才能夠讓軒轅星在樹林里的時候,能夠全身而退。

三個強大的a級靈能力者,以自己的護體結界,在這片狹小的區域內封鎖了影魔,並發動強勢突擊!那些被擊碎的影刀和影子,都發出一陣嘈雜的嘶鳴,退縮到角落裡,消失不見了!a級靈能力者的強悍,也讓帕提古麗的團隊成員羨慕不已。不過他們也有自己的能力,只是與張凡三人的護體結界相差太遠了!

「轟!」一道流焰從一盞亮著的煤油燈芯中飛了出來,直向掩體門口快速飛去。在飛行中,流焰已然放大成一團火球,狠狠的砸在了地面上,爆裂出一團亮度很高的火焰!伊芙利特火焰魔神形態從火焰中傲然出現!

只見伊芙利特打了個響指,他身後的掩體門口堆積的一捆木柴立刻熊熊燃燒起來,堵住了掩體的門。而他火焰凝聚的手中,一道流焰向關閉的煤油燈飛去,迅速逐一點燃了所有煤油燈的燈芯!一時間,掩體里燈火通明!大家身後的影子,被數十盞煤油燈的光芒,照的消失了。甚至整個掩體中,在掩體門口的火光和煤油燈光下,都沒有了任何陰影!

無可遁形的影魔,恐懼的暴露在了燈光下!那是三隻彷彿人形的影子一樣的東西,黑漆漆的,好像平面一樣,不過大家也只是看到了一瞬。那三隻影魔迅速的躲進了掩體中唯一的黑暗中。那是哥布林王尤達在掩體里挖掘的地道!

三隻影魔驚慌失措的遁入地道的陰影中,地道外面掩體中的光亮,讓他們倍感恐懼,他們知道自己中了埋伏,但除了這個地道,外面的退路都被火光和燈光封死了!

伊芙利特哈哈大笑著飛到地道口,將三隻影魔如同老鼠一樣堵在了地洞里。他正要讓自己的火焰光亮延伸到地洞裡面,卻被阿肯制止了!

「等一下,伊芙利特閣下,您難道不想仔細看看影魔的真實形態么?」阿肯笑嘻嘻的說道,「如果您能夠耐心的等待幾分鐘的話……」

伊芙利特嘿嘿冷笑,「你這鬼靈精,好吧,我就堵在這裡!你可別讓他們跑了。否則再也不可能捉住他們了!」

阿肯笑道:「你就放心吧……嗯,他們恐怕需要您再加把力……」

地洞里,三隻影魔被伊芙利特火焰魔神的火光照射的往地洞深處躲藏。在一個拐彎后,他們終於完全避開了那可惡的光芒!當他們想休息一下的時候,卻發現這地洞深處,竟然有一本打開的精裝羊皮書,那羊皮書中黑漆漆的一片,好像一個自成一體的空間。從裡面散發出一枚四級守護者之戒和沒有主人的掌控者之戒的強烈氣息!

那黑暗的空間,是影魔最喜歡的世界。沒有一絲光。有的只是無盡的黑暗!在這種環境中,影魔的力量能夠發揮到極致!就算光明神到了完全無光的世界中,也要被他們擊敗!更何況洞口那位小小的火焰魔神?!

這書中的黑暗空間實在太誘惑了,那裡面不但有三隻影魔能夠獲得自由的四級守護者之戒和無主掌控者之戒。還有那深邃黑暗裡,無數影子竊竊私語般深切的召喚。難道那裡就是影子的天堂?無盡的黑暗空間?

地洞外的火焰魔神蠢蠢欲動,隨時可能進來毀滅他們。而這本神奇的書中,那影子天堂般的世界,又是如此的誘惑。即便三隻影魔有無數的疑惑,也沒有了選擇。因為地洞外的火焰魔神,竟然把他骯髒的火焰之手,塞了進來……

三隻影魔無奈的鑽進了書妖的『文字空間』所幻化的無盡黑暗世界里。精裝羊皮書立刻詭異的合上了。而且還在硬皮封面上加了把封面鎖…… 「他們被囚禁了……」在阿肯的告知下,火焰魔神冷笑著縮回手臂。


只見那地道里,書妖帶著淡淡的微笑,抱著他從不離身的精裝羊皮書遲馳然的走了出來。向著阿肯張凡微微點了點頭,大家立刻鬆了口氣……

帕提古麗知道這裡又沒有自己團隊什麼事了,便識趣的帶著團隊成員,向張凡團隊行了一禮,便走到掩體口部……

阿肯向伊芙利特說道:「讓他們離開吧……」後者點點頭,身形一晃,便撲到那掩體門口的火堆中,然後化作人類角鬥士形態,從會火堆里走了出來。隨著他的離開,那熊熊的火焰彷彿被他吸收了一樣,迅速熄滅了。只留下一堆散發著餘熱的灰燼……

門口此時已經圍了一批法軍士兵,正在奮力想要撲滅這奇怪的火焰。卻是怎麼也無法撲滅。但瞬間這看似很洶湧的烈焰,又轉眼熄滅了。都是目瞪口呆的看著從裡面走出來的帕提古麗團隊。這些奇怪的傢伙,被大火堵在掩體中,竟然一絲被焚燒的痕迹都沒有……

…………

『文字空間』里,一片明亮!三隻影魔瑟縮在一間涼亭的陰影里,顯露出他們本來的面目。原來就是三個人類影子一樣的東西。

「這應該是『影魅』啊……」阿肯仔細看了三個影子,回想起了在茅山書庫中看到的《神怪異志》中對於影魅的描述。「這種東西,是魑魅魍魎中最低級的。暮生而朝死。只能夠活一個晚上。活得最長的,到了正午時分,總是躲不過太陽真火的燒灼而亡。」

「難道就沒有例外?」綠翼很好奇,「在山洞或者房子里,不都能夠躲過太陽真火么?」

「確實如此。」阿肯點點頭解釋道,「但初生的影魅,即便能夠躲過第一天的太陽。因為沒有開靈,便會懵懵懂懂的四處遊盪,那麼就會在第二天白天死去。但它們只要每撐過一天,便能夠多一分天地靈氣,時間久了,就會開靈。」

「對於這些懵懂無知的影魅來說,初生頭60個時辰是它們最難挺過去的。絕大多數影魅,死在第一天。然後剩下的,也會在60個時辰內死去。一旦挺過這60個時辰,那就是一甲子時,那麼它們就會產生一絲靈識。有了基本的主動意識,便多了一分生存機會。」

「接下來,便是60日甲子,60月甲子,60年甲子。每一個甲子,都能夠讓存活的影魅,得到更多的天地靈氣,產生更多的智慧,獲得更多的能力。不過這對於億萬暮生朝死的影魅來說,幾率實在是太渺小了。期間不知要挺過多少不可逾越的難關!」

綠翼想了想問道:「那這些影魅跟城市裡那些精神垃圾投射的黑影,又有什麼聯繫呢?它們看起來長得好像差不多啊?」

阿肯搖搖頭,「絕對不一樣。在你我眼裡是差不多。但實際上差得太遠了。那些精神垃圾投射的陰影,人類是看不見的。只有我們這些有了靈視能力的靈能力者看得見。而這些影魅,普通人實際上也能夠看得見,只是不會去注意罷了。誰會去專註的看一團影子呢?而且白天又看不到。晚上一片陰影里,也沒辦法察覺。」

「再有,精神垃圾投射的陰影,是立體的,一團一團的類似人形,可以任意在三維空間里自由行動。而影魅都是一片一片的,只能依附於陰影,或牆壁,或地面這樣的二維世界里行動。只有到了一甲子60年後,才有可能能夠領會到三維空間的奧秘,從而脫離牆壁或者地面這樣的二維空間,凌空出現無所憑依的影子!」

「這對於影魅來說,是一個非常偉大的突破!就好像我們人類能夠穿梭於四維空間一樣!從這個時候,影魅就真正成為了影魔!試想一下,我們如果能夠突破到四維空間,任意的出現在三維空間的任何地方,是不是也成神靈了?不過大多數影魅,是無法突破這一關的。」

綠翼撇了撇嘴,「無法突破這一關,這裡就出現了三隻!」

「呃!」阿肯一時語塞,然後做了個鬼臉說道,「這還不是我那老不死牛鼻子師父,機緣巧合,不知從哪裡搜集來的。估計這耗費了他很多時間哩!」

軒轅星指著阿肯笑道:「怪不得你能夠布下這個陷進,原來早就對這些影魅了如指掌啊!」

阿肯一仰頭,眼神有些驕傲,「我可從沒見過這些影魅影魔,只不過在茅山書庫里,偶然看過一本古代的《神怪異志》。但書上寫的東西,你能夠全信?而且還是不知幾百年前的破舊手抄本,誰知道是真是假?」

「這三個傢伙這麼處理?」綠翼眼中星辰流轉,她已經把影魔的弱點分析了一邊,發現想要徹底毀滅它們,恐怕自己的物理攻擊是沒有用的。只有光明才能徹底讓影魔消散!張凡的業火,以及大家攻擊中所帶的靈力,只能夠讓影魔削弱。最終其影子的本源,必須在強烈的光芒的照耀下,才能夠徹底毀滅!


軒轅星默默的仔細觀察下,也得到了同樣的結論。自己的箭和子彈,之所以能夠擊潰影魔的攻擊。是因為上面附帶了自己的專註的精神力。但精神力是只能讓影魔受到傷害,並不能夠最終消滅它們!而自己所擁有的能力,似乎沒有一項能夠消滅它們。就算自己右手捆縛的木乃伊裹屍符文布帶中封印的兩種強大蠱類,如果是普通的影魅,估計是能夠吞噬的,但對於這種級別的影魔也毫無辦法。看來這些影魔是自己這樣潛伏攻擊者的剋星。

軒轅星聽綠翼這麼問,立刻介面道:「我需要一隻影魔,封印在我的裹屍布中!以後我就能夠使用影魔的力量,掌握暗櫻伊賀流忍術中,影遁術的究極奧秘!」感情軒轅星已經跟暗櫻修習了伊賀流忍術,怪不得這小子的潛藏能力越來越強大了!

等等,暗櫻的影遁術?張凡心中一動,便看了阿肯一眼,阿肯立刻就明白了張凡的意思,遂笑道:「我剛剛就在想,場景追隨者與這些破界怪物是否能夠融魂。我想應該是能夠的。而且說不定這是讓追隨者成為持戒者的一個辦法。但我擔心的是,融魂后,到底是暗櫻的意識佔據主導地位還是影魔的意識佔據主導地位呢?」

張凡皺起了眉頭,是啊,軒轅星與遠古斥候婞直融魂后,應該是以軒轅星的意識為主導的。如果暗櫻與影魔融魂后,是否會讓暗櫻失去了意識,反而成全了影魔,得到了人類的身體。那這樣的融魂恐怕就沒有意義了。

「這是有辦法解決的……」書妖及時的出聲,讓張凡等持戒者大喜。

首長老公萌萌噠 :「什麼辦法?」

「很簡單,削弱影魔的靈魂力量和意識!就能夠讓暗櫻的意識佔據主動了!」書妖的方法簡單而有效,「要知道,場景中的歷史模擬人物,本來就是靈界殘留的意識,他們的意識力量天生要弱於我們這些持戒者。當然也要弱於破界魔怪。因此,通常意義上的融魂,只能夠以持戒者和破界魔怪的意識為主導。但如果能夠將持戒者或者破界魔怪的意識和靈魂力量,削弱到一個很低的程度,那麼場景中人物的意識也是能夠佔據主導的。」

「那要低到什麼程度呢?」綠翼對暗櫻能夠成為追隨者也是非常關心,她與這個忠誠的蘿莉忍者,早就結下了深厚的姐妹情誼。

書妖沉吟道:「削弱到快要消散的程度,也許能行……」

「也許?」張凡皺起了眉頭,「這種事可不是也許就行的!」

書妖看了看張凡,淡淡的說道:「你不是能夠進入暗櫻的識海么,進去盯著就行。如果影魔的意識還是佔據上風,就再削弱好了……」

一句話提醒了張凡。暗櫻對張凡的信任,已經提高到靈魂的境界了。是絕對不會排斥張凡的意識進入其識海的。如果這樣的話,有自己監督,就能夠確保暗櫻意識的安全了。


大家得到這個消息,非常開心。暗櫻這樣就能夠成為大家真正的夥伴了!但真正要讓破界魔怪和場景追隨者融魂,卻並不是容易的事情。上次軒轅星與遠古斥候婞直的融魂,那只是一次巧合。兩人一同死亡,場景中兩人的肉體被窮奇獸拍成一團肉醬。再由唯一復活道具的返魂術,讓兩者同時復活,而陰差陽錯的導致了這一事件的發生。而這次,又該怎麼做呢?

好在有書妖在,他破譯了部分持戒者世界的奧秘,知道了一個特殊的辦法。就是讓一隻影魔成為持戒者,然後殺了它。此時影魔持戒者化作一蓬碎星消散,但其實靈魂信息還儲存在戒指中,此時再用道具復活。並在復活影魔期間,讓暗櫻處於假死的龜息術狀態。將兩者一起複活,就能夠融魂了!而作為伊賀上忍的暗櫻,是修習過類似龜息術的假死忍術的! 影魔在書妖的『文字空間』里,毫無抵抗之力。它們的能力主要體現在影遁潛藏。要比最強大的潛藏者,都要強悍!而且因為其影子的本源,能夠發現一切有影子的生物,因此任何有影子的潛藏者,或者躲藏在陰影中的潛藏者,都逃不脫它們的感知。光是這兩點,再加上其操控影子攻擊束縛對手的能力,就奠定了影魔最強暗殺者的王者地位!不過其正面作戰的能力並不強大。

影魔持戒者在熾烈的強光中,被反覆蹂躪后,終於奄奄一息。其靈魂力量在多次強光照射下,早就弱的神識不清了!最後發出凄慘的嗚咽后,化作了一蓬暗影碎星,彷彿撕碎的黑色布屑,消散在頭頂十個太陽的明亮『文字空間』中!

此時暗櫻在張凡的示意下,陷入了深沉的假死狀態中。沒有一絲呼吸和心跳,彷彿一個睡著了的美麗小公主,躺在張凡懷裡,等待王子的親吻。

戒指被放在了暗櫻的身上,張凡也進入禪定境界,沉入暗櫻的識海中。這裡依舊是一片樸素的山林,寧靜而安詳。暗櫻的神識在自己的識海中,竟然也沉眠著。

張凡踏著柔軟的青草地,走到暗櫻身邊,輕輕將女孩抱起,深深的親吻了她一下。暗櫻的神識似乎微微顫了顫,緩緩的睜開了眼睛……

「開始了么?還是已經結束?」暗櫻輕輕的問張凡。

「應該還沒有,我們等著吧……」張凡微笑道。

「暗櫻有些害怕……」暗櫻往張凡的懷裡縮了縮,溫熱的身體輕微的顫抖著。

「害怕什麼?」張凡輕輕問,並用力摟緊蘿莉忍者柔軟的身體,那散發著體香的柔軟溫熱的胴體,讓張凡有些暈眩,不覺想起自己與暗櫻那些旖旎的時光。要知道這裡是暗櫻的識海,張凡的心神,心念一動,便幻化了兩人旖旎的場景,喘息著摟在一起……

暗櫻一邊嬌喘,一邊喃喃道:「我怕失去了自我,再也不能和你在一起……」

張凡用力聳動,著意撫慰暗櫻,「不會的,有大哥在,一定會讓暗櫻和大哥永遠在一起!」


「你發誓……」暗櫻的呻吟越來越銷魂。

「我發誓……」張凡意識有些模糊。

就在此時,山林震動,一團強烈的光從天空壓下!正在纏綿的兩人神識都是一驚,立刻回復到了正常狀態。抬頭看向天空……

只見那湛藍的空中,一輪烈日竟然從天空中壓了下來。那光芒之耀眼,令人不可逼視!但張凡是神識的外來者,能夠超脫於暗櫻識海的角度去觀看。他發現這輪烈日竟然是由無數細密符文組成的巨大戒指!而那光芒燦爛的符文戒指中,有一絲絲陰影在遊動……

「原來如此……」張凡細細的體會著戒指在復活持戒者過程中的變化,「不知道阿肯是用什麼復活道具,估計這個吝嗇的傢伙一定不會用『傷痛之石』。嗯,一定還是那塊免死金牌了……」

正如張凡估計的那樣,阿肯依舊是用還未被消耗完復活次數的免死金牌在復活影魔和假死的暗櫻。只見戒指和張凡懷裡的暗櫻被『錢繆鐵券』發出的金色光芒給包裹了!令人無法逼視!只過了整整十多分鐘,光芒才散去。只見張凡和暗櫻都是緩緩睜開了眼睛……


…………

暗櫻在這片熾烈光芒的照耀下,並沒有感到任何不適。但從巨大的太陽一般的戒指中,一道陰影躥了出來!直撲暗櫻的神識,似乎企圖將暗櫻吞噬!

「唵!嘛!呢!叭!咪!吽!」張凡毫不猶豫的念動六字大明咒,揮灑出一片金色的佛光,將那道陰影無情的禁錮!而曾經有過與『地獄貓又』融魂經驗的暗櫻,也早就有了防備。在自己的識主場海中,念動九字真言,以忍者掌握的東密忍術,與之纏鬥!

那影魔本來就被嚴重削弱了靈魂力量,神識昏沉,此時陷入暗櫻的識海,不過是靠著本能在吞噬入侵暗櫻的神識。如果暗櫻的神識很懵懂,那也許雙方誰的意識佔據主導地位還未可知。但暗櫻是早有防備,而且有過融魂的經驗,就算沒有張凡的幫助,也佔據了絕對上風。更何況影魔此時神十昏昏沉沉,暗櫻不費吹灰之力,就將影魔的神識打散吸收!

上忍暗櫻修習過伊賀流影遁術,對於影魔的神識,竟然非常相性。而影魔的靈魂力量本來就並不強大,很快就被暗櫻的神識融合了所有記憶。融魂后的暗櫻,識海立刻化作一片夜空,神識顯化的本相,也消失在月夜下的山林中。張凡竟然再也無法發現!

…………

醒過來的暗櫻,身體竟然變得隱約起來,彷彿虛幻的剪影。透過暗櫻黯淡透明的身體,竟然能夠看到對面的事物!雖然張凡手中依舊有暗櫻肉體的感觸,但這種感觸似乎也很微弱。彷彿手中的身體如同氣泡一樣,隨時都會消失散去!

光芒黯淡的『錢繆鐵券』,「嘡啷」一聲掉落在地,阿肯連忙上前撿拾。這塊免死金牌實在太經用了,只是因為上面的自己模糊,否則就能看到,究竟是免死幾次了!

書妖打了個響指,『文字空間』便化作一片夜色中的城市。只見暗櫻黑色透明的身體,立刻消失在了張凡的影子里。正當大家驚異的尋找時,暗櫻又在綠翼的影子里鑽了出來。不過依舊是黑色透明的隱約難見。當她再次消失,並從軒轅星的影子里出現后,大家腳下的影子竟然脫離了牆壁和地面,凌空飛舞起來,並化作柔軟的黑色布片,將大家裹挾住!

大家頓時感覺動彈不得,都是吃了一驚,但接下來,那影子布片一松,依舊恢復成正常的影子貼在地面和牆壁上。不過,下一刻又幻化為一把把寬大的影刀,只是凌空一劃,竟然將空間劃破,暗櫻的身體從空間裂隙中鑽了出來。大家看到這麼神奇的表演,都是開心的大笑起來!

暗櫻也發出一片銀鈴般的笑聲,再次出現在張凡的影子里,然後身體復原成暗櫻清晰的身體樣子,從背後將張凡抱住。「我和張凡大哥一樣啦!」暗櫻開心而得意的舉起左手,只見她白皙細嫩的食指上,套著一枚銀白色的戒指……

綠翼微微蹙眉,看著雀躍的暗櫻,心中泛起一絲淡淡的酸澀……

…………

「這最後一隻影魔就歸我吧……」書妖微笑著要求。 農門悍女:帶著空間來種田 。雖然不知道書妖想要派這隻影魔有什麼用,但書妖的要求對團隊是絕對很重要的。

現在暗櫻成為了持戒者,不過她依舊不能夠跟隨大家回到現實世界。不過暗櫻現在能夠去往持戒者世界的異空間了。不過那裡應該很危險,充斥著無數妖魔鬼怪。但對於影魔暗櫻來說,想要躲開麻煩,是非常容易的事。

她的影魔狀態,能夠免疫物理攻擊,即便是靈力攻擊,也是要削弱到最低。唯一有傷害的光系能力,暗櫻的人類形態也不是很懼怕。具備影魔和人類雙重屬性的暗櫻,可以說是無限接近s級的靈能力者了。要比張凡四人厲害得多!

就連火焰魔神伊芙利特也是皺著眉頭,離暗櫻遠了一些。要知道,暗櫻的物理攻擊可是要比影魔厲害的得多。而她又是知道伊芙利特的核心所在,如果發動特如其來的攻擊,很可能重創火焰魔神!怎能不讓伊芙利特忌憚。

大家出了書妖的『文字空間』,天色已經很亮了。德軍的偵察機已經數次掠過法軍陣地上空。看來德軍的大規模進攻就要開始!

帕提古麗已經在團隊堅守的陣地上,布置了『貝爾塔的堅守』暗堡炮台。大家進入暗堡里,有一種難以言喻的安全感。這裡是法軍炮兵陣地,團隊聯盟一件暗堡炮台融入陣地,基本上沒有被消滅的可能。而且歷史上,德軍攻擊這默茲河西岸兩處高地,也沒有能夠得逞。

不過,出於謹慎起見。張凡團隊決定還是去德軍集結地查探一番,難說德軍陣營的持戒者,或許有什麼小動作。而且始終沒有音訊的德軍陣營高級持戒者,也讓阿肯揪心。他總是覺得對方是不是會有自己推想不到的攻擊手段。

有了影魅暗櫻,任何偵查行動都是如逛菜場一樣簡單。特別是夜晚的暗櫻,如同暗夜神靈一樣可怕!可以出現在任何地方。但為了不招來更加強大的破界怪物,張凡沒有讓暗櫻進行破襲。現在團隊有了三位強悍的助力,反而更加謹慎起來。

一番查勘,暗櫻發現了一些初級持戒者參加了這次戰役。對於他們來說,德軍這一次進攻,就已經是一次場景經歷了。就好像張凡剛剛進入場景,經歷的『平型關之戰』一樣。不過是抗日戰爭時期,歷時一個月的『太原會戰』中,一次伏擊戰而已。

「他們的團隊聯盟,好像依舊在破襲法軍補給線。蘭斯洛他們忙得夠嗆啊!」阿肯皺眉道。他讓團隊在一處比較偏僻,卻又能看清楚主要戰場的高山之巔降落下來。 張凡想了想,問阿肯道:「我們是不是去幫幫他們?」

阿肯搖搖頭,「對方的高級持戒者一天不露面,我們一天都不能不盯著德軍。萬一他們有什麼動作,我們也好立刻應對!蘭斯洛他們對付一群低級別的持戒者,應該沒什麼問題。就怕他們出工不出力。估計是被對方陣營持戒者引出來的破界怪物給折騰怕了。」

此時,乘坐毒牙龍的軒轅星傳訊過來,「德軍的進攻開始了!正在進行炮火覆蓋!」

大家立刻停止了討論,關注起了戰場情況。果然,德軍的大部隊已經集結陣地邊緣,震耳欲聾的火炮聲不斷傳了過來。

阿肯詢問滲透在德軍陣營里的影魅暗櫻,「那邊可還有什麼發現?」

暗櫻似乎很猶豫,半響才回答道:「好像發現一些奇怪的情況,不過我不太懂得這麼多軍隊的調動,是否屬於正常。」

阿肯立刻警覺起來,抬起望遠鏡,一邊觀察,一邊詢問:「怎麼個調動?」

暗櫻說道:「發現一部分士兵竟然往陣地後方集結,大戰在即,這豈不是很奇怪?」

阿肯思忖了一會兒,對暗櫻說道:「你跟過去看看。他們到哪裡,你就跟到哪裡,隨時向我彙報動向。」阿肯也覺得這種調動比較奇怪。這可是陣地戰,用不著將士兵調往別處啊。暗櫻答應一聲,立刻跟了下去。作為影魅,即便是白天,也很難被發現。

戰場上,雙方的炮聲,彷彿是雷神的戰鼓在堅定的擂動!又好像巨人的腳部,驚天動地。這兩處高地是法軍的炮兵陣地,炮火力量比較集中,頗能與德軍重型火炮對轟。因此德軍的炮火力量,並不能像往常一樣,佔據絕對優勢!這讓防守的法軍,感到很踏實。

但這次德軍使用的炮彈竟然不一般!大家從望遠鏡中竟然發現,數百發德軍炮彈在法軍陣地炸開后,竟然瀰漫了濃濃的黃綠色煙霧!

「毒氣彈!」張凡阿肯大驚。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