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你這女人!!妹控就這麼讓你看不起嗎!!妹控到底有什麼錯啊!!!!有一個各種意義上都很能幹的妹妹,是每個男人心目中的究級理想啊!!!!!你說是吧,迪盧木多!!」話說就這樣暴露了內心的想法真的不要緊嗎?而且還把別人給拖下水了…

「啊!承認了呢!!你果然是個hentai呢!!」一臉果然如此的艾露莎拍了拍自己的身子,然後快速地後退了幾步。

「喂!!你這看到什麼髒東西的眼神是怎麼回事啊!」抓狂地把整張臉貼在了屏幕上,如果可以,庫丘林一定會選擇從屏幕里鑽過去,然後狠狠地用手上的長槍去扎死那隻可惡的兔子!

「小玉!切斷聯繫!今天之內不再接受這個變☆態的通訊了!」

正吵得不可開交的兩人似乎完全沒有注意到站在一旁,完全用手捂住了臉的迪妮莎和迪盧木多…

「等~等等~快叫我妹………」就在庫丘林說到一半的時候,畫面就被小玉完全切斷了。

話說全息投影就是有這麼一點好處,明明剛剛還在甲板上看著露玖和美琴上演煽情的母子劇場,現在又立刻回到了任務室。只要在【皮卡】號上,似乎小玉想在哪裡出現,就可以在哪裡出現的樣子。

———————————————————————————————

聖城耶路撒冷,今天依舊是和諧的一天…

倚靠著全大陸最高的山脈——珠穆卑斯山脈而建造的教廷總部的正上方,太陽照耀著山頂上那終年不化的積雪,同時給城裡的人們帶來了生命的活力與對美好未來的嚮往。

崢嶸崔嵬的珠穆卑斯山脈成為了這座聖城最最堅固的天然城牆。

在被人們開鑿的山路上,不少面容虔誠的信徒們正緩緩地前行著,這些都是來山頂朝聖的人們。

然而在這些朝聖的人們中間,一道紅白的身影正來回竄動著「大叔,為了教會的發展,請務必獻上您的一絲薄力!!」

看著眼前這位拿著募捐箱,穿著紅白露腋巫女服四處奔波的少女,大叔微笑著摸出了一枚銅幣「靈夢今天也在很努力地為教會募捐呢~」

「謝謝您的恩賜,願聖光保佑您!!」稍稍地在錢幣落入募捐箱發出的清脆聲音中陶醉了一會,靈夢重新抬起了腦袋,開始尋找起下一個目標。


「真是不知道當他們知道自己為教會募捐的錢有一半都落入了某個貪財巫女的手中會是什麼產生呢~」一直跟在靈夢後面的小尾巴——一隻很可愛的小蘿太捂住了自己的嘴巴,盡情地嘲諷著某隻毫無節cāo可言的紅白巫女。

「弗瑞斯你乖乖地給我看著別出聲就行了!」惡狠狠地瞪了小蘿太一眼,隨即靈夢的眼圈便紅了起來「像你這種有著能讓天空下金幣雨這種方便寶具的富二代,怎麼能理解我們這些整天只能吃吃醋昆布還有泡菜,喝著清水度日的人的心情啊!!!」

同一時間的山腳下,變裝完畢的莫尼從一個清秀的男孩子變成了一名身材遷細的可愛少女…

捂著那幾乎能貼到後背的肚皮的莫尼,哦,現在應該說是莫妮卡,抓住了一名看起來就很富裕,但是又很咸濕的大叔的手臂「大叔…能請莫妮卡吃點東西嗎?莫妮卡已經三天沒吃過一頓飯了…如果再不吃一點東西的話,莫妮卡就要見到那在天國等我的nǎinǎi了…」

聞著手臂上傳來的香風,這名大拇指上帶著翡翠戒指的大叔當即就把莫妮卡領進了一家看起來就很高檔的餐廳。

「莫妮卡小妹妹,想吃什麼儘管點吧!身為聖城耶路撒冷的一員,幫助需要幫助的人是我義不容辭的責任!」咧開了嘴巴,大叔嘴角的那顆金牙閃過了一道強烈的金芒。

「真的可以嗎?」捧住自己的雙手,一臉難以置信的莫妮卡看向了大叔。

「沒有問題,大叔我呀,最不缺的就是錢了…豪車別墅乾女兒,大大的有啊!!」喂!大叔,有什麼奇怪的東西混進來了!

「那麼,我要這個魚翅燕窩粥,然後再來一份冰鎮鵝肝,嗯…還有蒜爆大龍蝦,蜜汁熊掌和碳烤亞龍翅吧…」在大叔目瞪口呆的表情下,莫妮卡輕車熟路地點了幾道平時自己最愛吃的菜。

「算、算了,畢竟是在發育的少女,吃的多一點也是正常的…」如此這般安慰著自己的大叔看著莫妮卡那優雅的進食動作,再一次陷入了自己的世界「雖然是個胸部平平的貧ru,但也是稀缺資源不是嘛…」

趁著大叔走神的剎那,莫妮卡悄悄地在大叔的紅酒里放入了一粒白色的小藥丸…

「大叔,為了謝謝你請我吃飯!!乾杯!」舉著杯子,莫妮卡微笑著看著在她眼裡無比可愛的大叔。

「那麼我就恭敬不如從命了!」豪爽地一口乾掉了紅酒,平時自愈酒量還算是不錯的大叔就這樣昏昏沉沉的倒在了桌子上。

「大叔?大叔?」推了推趴在桌子上,陷入了深度睡眠的大叔,在確認其不會在短時間內醒來之後,莫妮卡一把扯掉了自己的袖子,開始狼吞虎咽了起來「什麼嘛,果然是要大口吃肉大口喝酒才爽快,裝作小女生吃飯真是累死洒家了~!」

摸了摸那油膩的嘴唇,莫妮卡的聲音從小包間里傳了出來「服務員,一樣的菜色再各自來一份,順便幫我捎兩瓶啤酒!!」

ps:肚子好疼啊今天~可能上傳的時候檢查的不太仔細,有什麼錯誤的地方歡迎大家指出來

ps2:星期一各種求推薦求收藏求點擊求打賞啊!!你們這群蘿莉不要再把這些東西攢在手心不捨得丟出來了!!papapa! 「話說小玉啊,巴比倫到底是一座怎麼樣的城市啊,如果只是憑藉平時的隻言片語完全就想象不出來吧!」百無聊賴地和美琴在草坪上一起打著滾兒,露玖此時正仰面朝上地看著一身女僕打扮的小玉。

一道道的數據從小玉的眼睛里劃過,無視了無節cāo打著滾兒的母女二人,小玉緩緩地張開了嘴巴「巴比倫,就猶如他的別稱【千具之城】一樣,是一個盛產寶具的地方。在這個世界上產出寶具的方法不在乎三種,一是隨著修鍊者不斷地突破自我,達到六級以後伴生而出的寶具;二是藉由一些意志力極其堅強或者生前有著夙願沒有達成的人,在死後由他們的精氣神凝聚而成的;第三種則是由各種天材地寶的材料加上鐵匠們神乎其神的技巧而打造出來的…」頓了頓,具現出一隻茶杯,小玉津津有味地喝了起來(虛擬度高達100%的毒舌女僕,身為抖m蘿莉的你們心動了么?只要998,就能帶回家!)然後繼續說道「巴比倫城,就是專門製造第三類寶具的地方…至於人文方面,因為是靠鐵匠功夫而聞名大陸的城市,所以在巴比倫當地鐵匠是極其地受人尊敬的,在那邊甚至有一句俗語【寧願得罪六級也不願意觸了高級鐵匠的霉頭】。至於地理位置上,巴比倫城也具有著得天獨厚的優勢,因為北通聖城,南通各種不大不小的中立都市,所以每天都會有川流不息的商人和旅客,而每一個去過巴比倫的人,不論武器質量如何,都會買上一把作為紀念,這也極大地促進了當地經濟的發展…順道一說,有一則古老的故事上說,曾經的巴比倫有著無與倫比的寶藏,還有可以通向天空的巨塔和懸浮在天上的花園呢~後來不知道什麼原因巨塔和花園全都消失了,而那些無盡的寶藏則是被一個身著誇張的純金盔甲的人給拿走了…」

「聽起來好複雜~」停止了打滾,拍了拍自己身上的草屑,露玖向著艾露莎投去了求助的目光。

「你這樣看我也沒用,我都十年沒有回過教會了…所以也沒有可能會路過那裡!你還是問問迪妮莎吧!」毫不客氣地,艾露莎把皮球踢給了迪妮莎。

保持著微笑,迪妮莎晃了晃捧在手心裡的古籍「抱歉呢,我平時的愛好只有看書…所以也沒有怎麼去過巴比倫呢…」

把依舊在樂此不疲地打著滾的美琴抱了起來,神裂一邊拍打著小傢伙連衣裙上的灰塵,一邊思考著「既然是人流量很大的城市,【阿薩辛】為什麼還要躲在那裡?這樣的話會更加容易暴露的吧?」

「因為情報…」自從從阿瓦隆出來以後,托莉亞也睿智了不少,至少不會像以前那樣一股腦毫無計劃地向前沖了。

環抱著自己,靠在甲板圍欄上的托莉亞閉上了眼睛「人流量多的地方,所能帶動的就是大量的情報,對於暗殺者們而言,情報的戰略意義永遠是排在首位的,而且【阿薩辛】是一群擁有高超遮蔽氣息技術的傢伙,如果不仔細感受的話,是絕對感覺不到他們的存在的…」

聽著托莉亞的解釋,原本就已經雲里霧裡的露玖更加分不清東西南北了,索性逗起了最近存在感比小玉還要低的哈比。

「愛~哈比可不是被阿卡林化了哦!哈比只是消失了幾章!一般主角不都是在消失了幾章之後突然變得很牛x然後強勢回歸的么!」無視了自己被露玖擺成了m字的羞恥姿勢的現實,哈比快速地揮舞著貓爪,試圖搓出一個螺旋丸亦或者是元氣彈…


就在露玖逗著哈比,眾人討論著【阿薩辛】的時候,一股強風突然席捲了過來。

各種顏色的髮絲在空中飄舞著,形成了一副別樣的美麗畫卷。


頭頂上那對尖尖的,帶著黑色豹紋的耳朵敏銳地抖動了幾下,迪妮莎看向了遠處的雲層「變了呢…不只是風向,還有空氣的濕度還有氣味…」

就在迪妮莎說完不到半分鐘,【皮卡】號上的精報響了起來。

「master還有各位,請注意!我們的探測裝置檢查到在西南方向四千米的雲層中,有一艘戰略級的大型空艇正在極速地接近中,預計半分鐘后將會趕上我們…」

腦袋上的兔耳精惕地站了起來,艾露莎已經換上了具有飛行能力的【天倫之鎧】。

托莉亞也召喚出了不可視的寶具,做好了戰鬥的準備。

神裂和迪妮莎則暫時保持著觀望的狀態。

半分鐘后,一搜大小大約是【皮卡】號十倍左右的大型空艇停在了皮卡號的上方,完全地遮擋住了太陽的光線。

赤紅色的升降梯緩緩地從大型空艇的兩側落到了【皮卡】號上,一位臉上帶著兇惡刀疤的男人帶著數十名手下完全地佔領了【皮卡】號的甲板。


「喲~是一群細皮嫩肉的小姑娘呢!」露出一個和臉上刀疤極不相配的傻瓜式笑容,帶頭的刀疤大叔開始大聲地吆喝了起來「大小姐們!給老子聽好了!老子就是這片空域的掌管者,傳說中的刀疤空盜——山賊,就是本大爺!要是不想在臉上留下一條像我這麼霸氣外露的刀疤的話,就乖乖地把胖次給我交出來!!」

「老大!是錢財,不是胖次!」一名好心的小弟悄悄地捅了捅山賊的腰部,提醒著他說錯了台詞。

惡狠狠地瞪了這個不識抬舉的小弟一眼,山賊在小弟的臉上狠狠地打了一個耳光「格老子滴!!大爺我說要什麼就要什麼!哪輪得到你來插嘴!!」

手上不可視的寶具差點滑落到地上,托莉亞用手掌捂住了自己的臉頰。

這算是勞累的空中旅途額外的相聲表演么?

「愛!空盜你好,為什麼明明是空盜卻要叫做山賊呢?」飛到了山賊的旁邊,哈比舉起了看上去軟乎乎的貓爪。

不屑地看了哈比一眼,山賊十分風sāo地用大拇指劃過自己的鼻尖「哼,因為老子是要成為海賊王的男人啊!」

喂!!完全歪樓了啊!!!

「廢話少說!!你們到底給不給我你們的胖次!!要是不給的話,我可就不客……呃……」說到一半的山賊驚恐地看著架在自己脖子上的超長令刀,艱難地吞下一口口水,喉結也隨之顫動了一下。

「你,你們這群臭娘皮!!不、不、不要敬酒不吃吃罰酒啊!!我可是有六級的幫手的!!」

「哦?六級嗎?你可以試著叫他出來,在打倒他之前,我的令刀都不會傷你分毫的…」把七天七刀抱到了懷裡,神裂露出了一個自信的笑容…

其實她並不是很喜歡殺人,只是想要藉此立威嚇我這一票的空盜罷了。

「面,面具前輩!!」就在山賊試著呼喊前幾天自願加入自己空盜團的六級前輩的時候,一個黑色的蟲洞突然在神裂面前打開,一名帶著白色面具,穿著黑色緊身衣的人拿著一把墨綠色的匕首從蟲洞里迅捷地對著神裂撲去。

在神裂用七天七刀的刀身擋住這突如其來的一擊后,黑衣人迅速地后跳著,試圖著與神裂拉開距離。

「阿薩辛!!!!」就在黑衣人後退的途中,一股猛烈的寒風突然襲來,然後碧綠色的冰晶在一瞬間就覆蓋了他的全身。

一頭銀髮,眸子變得猩紅的露玖果斷地一劍敲碎了這名【阿薩辛】化成的冰晶,然後用霜之哀傷對著山賊的上半身一劃。

力度絕妙的斬擊只是破開了山賊的上衣,然後不同於用來對付阿薩辛的普通冰晶附著在了山賊的身上。

看著因為寒冷而瑟瑟發抖的山賊,露玖把霜之哀傷倒插在了草坪之中「說,你和阿薩辛是什麼關係?他為什麼會在你的空艇上!你要是不說,我就把你的整艘空艇都結成冰塊然後打個粉碎!!」

「女,女王大人饒命啊!!小的,小的真的不知道你在說什麼!如果是剛才那個黑色衣服的傢伙的話,是在半個月前突然說要加入我們空盜團的,我們問他原因,他也沒有說…」抱住了露玖的一隻大腿,已經滿臉鼻涕眼淚的山賊把自己所知道的全部都說了出來。

撘住露玖的肩,示意她冷靜下來,迪妮莎指了指那臉上的皺紋皺的比菊花還難看的山賊「我看他說的都是實話,干他們這一行的最寶貴的就是義氣和生命了,他那一艘空艇上應該還有不少小弟,而且他也不會拿這麼多人和自己的性命來開玩笑…收手吧。」

「呼~!」嘆了一口氣,把霜之哀傷重新召回到了身體里,露玖的發色和瞳色也恢復了正常。

厭惡地甩了甩自己的大腿,示意還抱著的山賊趕緊走開。

喜出望外地看著露玖,沒有想到對方居然真的會放過自己。此時的露玖在山賊的眼裡就宛如一位下凡的女神一般。

「多謝女王大人寬恕!!多謝女王大人寬恕!」在試圖親吻露玖的靴子遭到拒絕後,山賊帶著一票子的兄弟重新回到了空艇上,然後這艘比【皮卡】好大了十倍有餘的空艇加足了馬力離開了這片空域…

抬頭看著那善變的雲彩,露玖握緊了拳頭「【阿薩辛】!給我好好等著!我一定會摧毀你們的!」

ps:昨天沒更新真的是有特殊事件,具體什麼的不好透露,所以請大家原諒我把!

ps2:16930!!百萬亞瑟王!!!邀請碼!!!再來一個人啊啊啊啊! 【千具之城】巴比倫的空港碼頭,一艘中小型的豪華空艇正隨著地面上不斷揮舞著旗幟的工作人員的動作而緩緩地降落了下來。

升降梯被放了下來,在空艇中呆了半個月的美琴手裡抱著哈比率先跑了下來。

歡快地在原地轉了一個圈兒,高呼著萬歲的美琴不斷地把哈比拋到了半空中。

然後…故意不去接住他…

總之在這航行的半個月中,差點沒把活潑好動的美琴給憋壞,好不容易可以重新回到陸地上,稍稍地捉弄一下哈比哥哥也是沒有問題的吧?

可憐的看著被美琴玩弄得身殘志堅的哈比,露玖還是抱起了美琴,以阻止她對小動物的暴行…


「美琴不可以欺負哈比哥哥哦~!兄妹要和平相處才可以!」

「吾~對不起嘛!不過誰叫哈比哥哥看起來軟綿綿的,一臉很好欺負的樣子啊!」

「你自己的尾巴不也是軟綿綿的么!愛!」搖搖晃晃地站了起來,哈比看向美琴的眼神裡帶上了深深的恐懼「愛!!這熊孩子是薛定諤轉世么!!話說薛定諤是誰?」

在露玖那【再不道歉今天我們晚上就去吃田雞】的可怕眼神下,美琴最後還是乖乖地道歉了,並承諾一般情況下不再欺負哈比「哈比哥哥來抱抱!美琴真的知道錯了!」

回想起某一天和小蘿莉一起洗澡結果無緣無故被電了一個外焦里嫩的慘痛回憶,哈比不禁渾身顫抖了一下…

默默地飛到露玖背後,藏到了那一簇金色的大尾巴里,哈比表示他是提莫隊長,他在觸發被動效果…

「總之,要做的第一件事還是要找到可以下榻的旅館才行…」拿著不知道哪裡來的地圖,艾露莎毫不猶豫地指向了和地圖上標註的旅館相反的方向…

強行地把艾露莎的腦袋擰了回來,依舊保持著微笑的迪妮莎笑的更加燦爛了「親愛的,路是在這邊哦~」

果然除了戰鬥力以外,【螢火】只是一群單純的怪人么…

「團長走了哦!團長??」拉上神裂正朝著正確方向走去的托莉亞發覺似乎少了一個人,調頭髮現了某一隻正在發獃的露玖…

見露玖依舊是沒有反映,托莉亞鬆開了神裂,走到露玖身旁用手不斷地在她眼前揮舞著。

「嗚啊~」被嚇了一跳的露玖發現是托莉亞后拍了拍自己的胸口,輕輕地嘆了一口氣「幹什麼啊,莉亞你嚇死我了…」

「這是我才要說的才對吧!明明叫了團長好久了…是團長你自己一直在發獃啦!」

看著托莉亞,露玖心虛地把眼睛瞥向了懷裡的美琴「美琴!!剛剛你怎麼不提醒媽媽呢!」

委屈地看著露玖,美琴不滿地掘起了小嘴巴「都是因為媽媽你剛才好像在想很重要的事!美琴不想打擾媽媽的說!」

喂!這邊的眼神太犯規了啊!

無奈之下,露玖還是重新把視線放到了托莉亞的身上「啊哈哈~總之我們還是快走吧!不要讓大家等太久…」

一隻手牽著美琴,另一隻手挽住了托莉亞的胳膊,露玖拉著一大一小兩個傢伙朝著神裂和艾露莎她們走去…

「團、團長挽住我的手臂了!!!這、這就是父親大人曾經所說的艷遇么!!」某隻面紅赤耳的獅子騎士已經壞掉了…

眾人走後,就在露玖剛剛一直盯著發獃,一道藍色的身影疑惑地轉過了頭,猩紅的眸子里充滿了疑問,不過很快就隨著主人前進的步伐而消失了「這種心悸的感覺…是怎麼回事?」

———————————————————————————————

選擇了一家名為【浪漫滿屋】的旅館,艾露莎帶頭走到了前台「請問有沒有比較大的房間,可以一次睡下六到八個人的?」

接待的是一位穿著旅館制服的年輕女性,奇怪地看了一眼露玖一行人,不過接待小姐臉上的表情馬上就被商業化的笑容所取代了「嗯,按照您的要求,這樣的房間我們旅館確實有一家,不過收費是可是很高的哦!各位你們確定要租用這套房間么?」

其實也難免女招待會有這樣的反映,畢竟這一群顧客都是女孩子,而這樣的大房間一般都是那些帥氣的公子哥或者有錢的大老爺這種喜歡玩【大被同眠】的人過來租用的…

「要哦要哦!美琴要和媽媽們一起睡覺。」

由於前台桌子高度的原因,剛剛沒被招待員發現的小不點美琴探出了她那小小的腦袋,顛著腳尖試圖爬上前台桌子以展現自己那特有的、第一無二的存在感…

「美琴不許調皮哦!」把不懂事的女兒重新抱在了懷裡,露玖歉意地看了一眼接待小姐「不好意思,麻煩你就幫我們預訂這間房間吧!」

「好、好的!」快速地用記憶體水晶記錄下露玖等人的信息,然後從艾露莎的手上接過了金幣,接待小姐把手攤開伸向了一樓裡面的位置「請問各位還需要品嘗一下我們這裡的特色菜么?我們旅店主打的是巴比倫特有的麻辣風格的菜式…」

「請務必給我十人分的分量!」說話的是某隻吃貨獅子…

看了看小小的美琴,也許麻辣對於她們這些大人來說沒什麼,但是對小傢伙來說還是太刺激了一點,露玖不好意思地看了看接待員「那個,請問你們這裡有什麼不辣的點心么?最好是棉花糖之類的…」

細心的接待員也從露玖的眼神里明白了她所顧慮的事情,歉意地搖了搖頭后說道「十分不好意思,我們這裡沒有棉花糖這一類的點心,不過我們有提供冰淇淋風味的可麗餅,請問有需要嗎?」

「那個,美琴,冰淇淋風味的可麗餅可以嗎?」摸了摸美琴的腦袋,露玖只能祈禱美琴能懂事一點了。

其實不用露玖擔心,在聽到可麗餅三個字的時候美琴的眼神就改變了,變得和她聽到呱太桑的名字的時候一模一樣!

「媽媽!美琴要吃兩個!」伸出兩根手指頭,不顧小肚子被撐爆的危險,美琴充滿決意地看著露玖。

「那就麻煩你了…兩份冰淇淋風味的可麗餅…」對著接待員笑了笑,露玖還是在心裡暗自鬆了一口氣…沒有出現因為沒有棉花糖而胡亂放電的情況真是太好了…

就在迪妮莎等人也點了幾分看起來比較正常的菜式后,準備往餐廳移動的露玖突然感覺到尾巴一陣瘙癢,然後一隻藍色的貓咪鑽出了腦袋,舉起了毛茸茸的小爪子。

無視了一些客人還有接待員驚訝的目光,哈比張開了嘴巴「愛!是吃飯了嗎?請給我來一份酸辣魚!謝謝了愛!」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