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連續劇
  • 0

「你還真是愛惜這些螻蟻們的性命啊,既然如此,你就死在這群信仰你的螻蟻們前面吧!」

化骨龍神咧嘴一笑,臉上卻是極盡森然恐怖的神色,而後那漫天恐怖游龍伸出腦袋,竟然同時向著海神延伸過來,以其程度,海神不僅要被徹底撕裂,還會被完全同時!

「你這個混蛋……」

海神極其不甘,但卻無計可施,化骨龍神太過兇悍了,哪怕是在他的神界之中,也完全不是他的對手,而且,現在沒人可以幫助他。

化骨龍神,分身無數,切同時共享所有分身信息,碾殺了無數神靈,把神界攪得七葷八素,人人自危。

海神曾想過有朝一日遇到一定竭盡全力將其誅殺,可是卻在對方巨大的實力面前,望而卻步了……

然而,就在海神以為是大限將至時,那化骨龍神突然心神一動,隨後,一個巨大的黑色虛影從他背後緩緩浮現出來。

「神王轉世者千聚雷,坐標人間縱。」

那黑色虛影閃現而過,僅僅是說了這一句話之後,便消失無蹤了。

「轉世神王的坐標?」

即便是身之將死的海神,在聽到這個信息時,都不由瞪大了瞳孔!

轉世神王,可是神界榮耀的延續,萬萬不可被化骨龍神給腰斬啊!

「不可以,你無論如何,都不能接近轉世神王,我要與你同歸於盡!」

這一刻,身受重創的海神聲音變得異常高昂,整個人的情緒也似乎達到了一個前所未有的高峰,發動最強神技,欲與化骨龍神同歸於盡!

眼下,他已經不在乎其他了,阻止化骨龍神最為要緊。

剎那間,海神之心破碎,緊隨其後的,是海神宮殿之外的金色隔絕光罩瞬間破碎,深海中,強烈的海水擠壓而來,驚人的壓強,眨眼粉碎了其中的一切!

只不過,那一瞬間的水壓,擠碎了海神宮殿,毀滅了一切,卻對化骨龍神沒有造成什麼特別大的損失。

只見水壓之中,萬道游龍,直接盪開一座龍橋,化骨龍神絲毫無傷,緩緩走向了水面。

如今的化骨龍神,基本上已經解決了大批量的神靈,這海神自詡為神界五大強者之一,轉眼就被他抹殺於無形。

不過現在,最為吸引他的,卻是剛剛那個黑色虛影帶來的「轉世神王」的消息。

可以說,自六年前他解脫封印出來,已經好久都沒有如此興奮過了。

神王,顧名思義,是萬神之王,然而早在遠古的千百萬年前,世間最開始擁有有九大神王,後來莫名其妙的全部隕落了,只留下一些轉世的傳說,傳言神王轉世,一旦覺醒全部力量,將有一統神界的威能,神魔妖靈,莫不服從!

而化骨龍神要做的,自然是吞噬一切強大!

(本章完) 甘甜正在洗碗,忽然聽見有人敲鐵大門,她打開院子裏的燈,準備到外面看一下。

章弘昱順勢跟了過來。

大門口,站着一個女人,和一個洋娃娃一樣的小女孩。

「你好,請問你找誰?」

「這裏有一個叫章子吾的男孩子嗎?」小姑娘甜甜地說。

「有啊,你是哪位?」

「我是他的小夥伴,我想見他。」

甘甜看了一眼章弘昱,二人從對方眼中看到了詫異。

小葡萄的小夥伴,從京都追到東北農村來?太奇怪了吧?

仇佳看着二人一臉懷疑,門也不讓進,就直接了當地說:

「鋼琴比賽認識的,笑笑第一,章子吾第二,小朋友來訪,不應該讓進屋裏喝杯熱茶嗎?」

甘甜一聽,有些尷尬。

「抱歉,是我太謹慎了,快進來吧。進來坐會兒,章子吾還沒睡呢。小葡萄,你的小夥伴來找你了。出來一下。」

小葡萄納悶地從屋裏跑到院子裏,看見君笑笑,一臉冷淡地說:

「你來幹什麼?你怎麼陰魂不散的?追到這裏來了?」

君笑笑並不生氣,她笑着說:

「你不要凶我,我就是來看看你的。」

甘甜把二人讓進屋裏,倒上大麥茶。小葡萄卻憤憤的,直接回屋去了。

章弘昱始終一身防備地站在甘甜左前方半步。

這個女人一臉殺氣,身上還有已經乾涸的血跡,靴子裏有刀,耳朵修長變形,是個典型的練家子。

李三叔和聶伯伯出去了,說是徹夜不歸,家裏卻忽然來了陌生的客人?

打着孩子的旗號,未免太牽強。

仇佳喝了一杯熱茶,冷靜下來。

她看着笑意盈盈的甘甜,心裏堅定了這個想法。

「我實話說了吧,」她站起來,對甘甜說:

「我要進山找人,也許回來,也許不回來。如果明天中午之前我回來,我把孩子接走;如果明天中午之前,不,如果明天晚上,我沒有來接她,我懇請……幫我把這個孩子送到戈陽仇百盛家,我把地址留給你。」

「切記,千萬不要把她送回君家,她會沒命的。」

仇佳說到此刻,忽然有些哽咽。

甘甜看出了些什麼,趕緊道:

「這姑娘我看着喜歡,我先帶一天,你去找人吧。但是別說那些回的來回不來的話,都是要平安回來的。」

仇佳對着甘甜,深深鞠了一躬。轉身就走。

「仇阿姨,」笑笑把她叫住:「你是去找我爸爸嗎?你們一定要一起回來!」

仇佳頭也未回。哽咽道:「好……」

飛奔而出,消失在茫茫夜色之中。

……

老驢看見一隻白白胖胖的大蘑菇在眼前,想起君大龍說過的話,頓時欣喜若狂。

他小心翼翼地把蘑菇採下來,用油紙包好。彷彿這就是他的500萬現金一般。

他把背包打開,把蘑菇放進包里。準備離開。

老驢驀地一轉身,看到兩個彪形大漢站在身前:

「把東西留下來,要麼就把你的命留下來。」

老驢看着兩把尖刀,和兩個鐵塔一樣的漢子。嚇得一哆嗦。

片刻的猶豫都沒有,他把蘑菇拿出來,放在了地上。舉起雙手道:

「我可以走了嗎?你們還得去找人吧?快走吧?」說完呲溜滑過兩人身邊,推門跑出去。

老驢走出洞口,回到了來處的石門坎處。

他的繩子還在,而下面的人只剩下了一個蘇家的大漢看守着君大龍。帽子男和另一個保鏢,以及其他蘇家的人都不見了。

想起剛才在洞裏碰見的兩個人,他忽然有些明白了:

第一個進入日月門的,是自己,第二個是蘇小妹,兩個人走了不同的方向。那麼後來者也是如此,一部分隨他進入了洞裏,另一部分隨蘇小妹去了另外一個地方。

不可謂不神奇。

他順着繩子爬下來,來到君大龍身邊。

「怎麼回事?君總,我以為您會跟上來。」

「唉,體力不行了,實在爬不上去,你們怎麼樣?有什麼發現?」君大龍一臉期盼地看着老驢。

老驢垂頭喪氣地說:

「東西拿到了,在蘇家人手裏,是一隻白白凈凈的大蘑菇。」

蘇家人一聽,興奮起來:「蘇家誰拿到的?」

「就是兩個留着大鬍子的。」老驢說道。

蘇家這人趕緊追問:「那怎麼沒下來?」

「主家想再往裏走一走,看看有沒有寶貝,不讓我跟着了,我就先回來了。」

老驢的眼睛一轉,有了主意。

蘇家這個人有些心癢難耐,姑奶奶去尋寶,不帶我?

讓我在這兒?

既然東西拿到了,他還有什麼威脅?

「你們滾出去,不許再靠近這裏,現在就滾!」

老驢扶著君大龍說着台階就跑了。

蘇家此人也迫不及待地順着鈎子爬上了石門之內。

君大龍終於看到了外面的夜空,夜涼如水,他的喉嚨忽然發癢,猛烈地咳嗽起來。

咳嗽聲驚動了正在看守他兩名保鏢的蘇家人,他們迅速地靠攏過來,把他和老驢團團圍住。

「我們姑奶奶在哪裏?怎麼只有你們兩個出來了?」

老驢趕緊道:「蘇家小姑姑找到了寶貝,不讓我們跟着,把我們攆出來了。」

蘇家問話的,是個猴精的管事。

「你在撒謊,你們君家進去四個人,出來兩個人,另外兩人在哪兒?」

老驢一時語塞,不知如何作答。

蘇家人一擁而上,直接把二人按倒在地,頭頂在地上,直接磕掉了老驢一顆牙。

君大龍何時受過這等罪,原本體力不支的身子完全承受不住,呼吸急促起來。

蘇家打手並不去在乎他能否承受的了,就算今天死幾個人,主家也有辦法擺平。

「有錢怎麼樣?有錢也得吃老子的拳……」

話沒說完,他的聲音戛然而止。

頸動脈血流如注,他瞬間就失去了意識,瞳孔渙散,抖動了兩下,一命嗚呼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