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先別管這些了,我有好東西給你們。」小雲飛神秘兮兮的說道。

「吱吱……」大玉叫道。

「你們看。」小雲飛攤開了手掌,掌中有七八十粒晶瑩的丹砂。

大玉神色一凜,直接跳到小雲飛的手掌上,用小爪子抓起了一粒看了看,跳起來驚叫道:「吱吱……」

小雲飛笑道:「答對了!」

小玉還有些不信,跳過來抓起來一粒,然後放進了嘴裡。大玉也跟真嘗了一顆。

「吱吱……」

「吱吱……」

雙玉驚喜無比,盤問著小雲飛。

「什麼偷的。」小雲飛不快的說道。

「吱吱……」大玉叫道。

「你們看地上的這些石頭。」小雲飛說道。

「吱吱……」小玉叫道。

「真聰明。」小雲飛笑道。

「吱吱……」小玉叫道。

「別這麼說嘛,有好東西我不也想著你們呢嘛,這一次也確實是有事。再說你們這幾粒丹砂又怎麼能填飽你們的小肚子呢。」小雲飛微笑道。

「吱吱……」大玉驚悚的叫道。

「對呀,你看這裡遍地都是這樣石頭,不要說吃飽了,就算你們吃上一年都吃不完的。」小雲飛說道。

雙玉站在小雲飛的肩膀上觀望了一陣,一眼都望不到邊際,直到這時雙玉還是有點不敢相信,叫道:「吱吱……」

「我騙你們幹什麼?」小雲飛說道。

「吱吱……」大玉盯著他叫道。

「很簡單,我負責把這些石頭裡面的丹砂分離出來,你們負責把丹砂收集起來,怎麼樣?」小雲飛問道。

其實孟長然的那個難題,又怎麼能難住小雲飛呢,他的確沒那個耐心去收集那些微小的丹砂,但是他沒有,不代表別人也沒有。

計劃制定妥當了之後,小雲飛積極的投身到自己的工作中去了。隨著小傢伙肉身的震動,渾身的靈元震蕩而出,小傢伙雙手插進石縫中,以他為中心的石頭一圈又一圈爆裂,震動的直徑足達兩米多。

經過骨震之後,小雲飛體內細胞似乎發生了某種質變,靈元儲存的量增加不少,而且更加變得強健。

據說開創這套功法的那位前輩,震動己身之時,虛空為之崩塌,星辰為之隕落,據傳這位前輩曾親手震碎過聖器。波動功修到極致,萬法不侵,水火不浸。

如此強橫而又霸道的功法,如今卻被小傢伙用來碎石,若是那位前輩得知的話,還不得被活活氣死,而且小傢伙竟然還是如此不亦樂乎,聽著「噗噗」的爆碎之聲,呲著牙咧著嘴,笑的可謂是眉飛色舞。

… 時間一轉眼過去了五天,雖然在這期間孟長然都會在幻天鏡中注視著小雲飛活動,可是他也不可能寸步不離,畢竟那麼多的外門弟子還需要有人教導。今天,當他來到幻天鏡前,頓時嚇了一跳,之前小雲飛還好好的,為什麼現在直挺挺的倒在了地上,而且小傢伙周身的血跡是從何而來,好在一息尚存。關於這些疑問孟長然是百思不得其解。即便如此,孟長然並沒有打算要把小雲飛帶出幻天鏡,因為這對於小傢伙來說是一場試煉,雖然孟長然一直都很驕慣小雲飛,但是這一次孟長然不會了。從某種角度來講嚴是愛,慈是害,這個淺顯的道理他也明白。他必須要狠下心來,修士的世界里,只有自己才能成全自己的道。不論小雲飛將來何去何從,他必須讓小傢伙明白這一點。時間一轉眼過去了三天,小雲飛依舊沒有蘇醒,然而孟長然能感覺到他的生命氣息在一點點的恢復,醒過來是早晚的事。這也使得他多少放下心來。話分兩頭,小傢伙在第四天終於緩慢的抬起了自己眼皮,剛一睜眼感覺頭腦渾渾噩噩,而且身體彷彿灌了鉛一般。「我應該沒死吧,不然的話怎麼覺得頭暈暈的呢。」小雲飛話剛說完,頓時覺得胃裡一陣翻滾,「哇」的一聲,吐出了一灘暗黑色的血。暗血吐出去之後,小雲飛覺得輕鬆不少,只是有一點身子還是不太靈活,而且稍微動一動就覺得心臟一陣陣的亂跳,而且一絲力氣也沒有。經過這幾天之後,小雲飛整個人消瘦了不少,原來還粉嘟嘟的小臉,現在連顴骨都突出來。「大難不死,必有後福。」小雲飛有氣無力的笑了笑,然後拿出一瓶丹藥,倒進了嘴裡。溫熱的精氣再一次滋潤著小雲飛小雲飛的身體,可是一瓶丹藥下肚之後,身體只恢復了一點點,那些精氣全部滲透到他的骨骼中了。幸虧小傢伙身上的丹藥還有不少,一連吃了四瓶上品丹藥之後,小雲飛這才感覺好多了。這個時候,他坐了起來誦讀著那段咒語,心神為之清明,原本昏沉的腦袋也清醒了不少,又經過一夜的調息之後,他這才恢復過來。不得不說神秘的咒語果然神奇,短短的一夜,小傢伙便精神抖擻了。「骨震還真是霸道, 青天有鑒 ,可為什麼醒過來之後,身體上一絲傷痕都沒有呢?」小雲飛回想著當初的情形,就覺得一陣后怕。「看來以後最好不要輕易的觸發骨震了。」小雲飛喃喃的說道。接下來小傢伙掃視著遍地的石頭,先是咽了一下口水,然後眼神爆出精光,波動功連貫而出。「嗡~」肉身開始震動起來,腳下的碎石爆碎。小雲飛驚異著,此時他的肉身震動的頻率竟然逐步提高著,從先前的四十二次,竟然一下子提升到七十八次,而且依舊在飆升著。這是什麼概念?原來震動己身只能把這些石頭震碎而已,現在呢,那些碎石還在不斷的開裂,最後變成了沙粒,而且最重要的是石頭中的那些丹砂被徹底剝離出來。「哇噻,我成功了也!」小雲飛離地挑起了兩丈多高,心情可謂是無比的激動。幻天鏡前的孟長然心頭一緊,覺得有些不妙了,因為他看見了小傢伙腳下的沙子上幾十粒閃動著微弱的晶體。「這個小機靈鬼果然發現這些石頭的秘密了。」孟長然雖然這麼說,似乎並不擔心,即便小傢伙有辦法把丹砂分離出來,可是這些丹砂微小的程度不亞於沙粒,要是將它們全部收集起來可是要費上一番功夫的,況且以小雲飛的秉性,讓他一顆顆收集丹砂的話,幾乎是不可能的。再看幻天鏡前的小雲飛正趴在地上,撅著小屁股來回扭動著,一顆顆的撿著地上的丹砂,那神態認真極了。好一會兒的功夫之後,小雲飛終於把那些丹砂全部收集了起來。看著手心上的丹砂,在陽光的招搖之下,閃動著如同鑽石一般的光澤。小傢伙舔舔嘴唇,捏起了幾粒嘗一下,吧唧著小嘴,回味的說道:「有點甜滋滋的,還有點澀澀的。」一小粒丹砂所蘊含的精氣並不多,但是其精純程度卻比上品丹藥還要強。小傢伙這次震動己身僅僅耗費了體內一半的靈元而已。剩下的丹砂小雲飛並沒吃,而是攥在了手心裡,接著拿出馭獸寶鑒,念動咒語之後,雙玉一下子竄出,一左一右的跳上了小雲飛的肩膀上。「怎麼都是這個德行!」小雲飛弱弱的說道。「吱吱……」小玉打量著周圍的環境之後,率先的叫道。「先別管這些了,我有好東西給你們。」小雲飛神秘兮兮的說道。「吱吱……」大玉叫道。「你們看。」小雲飛攤開了手掌,掌中有七八十粒晶瑩的丹砂。大玉神色一凜,直接跳到小雲飛的手掌上,用小爪子抓起了一粒看了看,跳起來驚叫道:「吱吱……」小雲飛笑道:「答對了!」小玉還有些不信,跳過來抓起來一粒,然後放進了嘴裡。大玉也跟真嘗了一顆。「吱吱……」「吱吱……」雙玉驚喜無比,盤問著小雲飛。「什麼偷的。」小雲飛不快的說道。「吱吱……」大玉叫道。「你們看地上的這些石頭。」小雲飛說道。「吱吱……」小玉叫道。「真聰明。」小雲飛笑道。「吱吱……」小玉叫道。「別這麼說嘛,有好東西我不也想著你們呢嘛,這一次也確實是有事。再說你們這幾粒丹砂又怎麼能填飽你們的小肚子呢。」小雲飛微笑道。「吱吱……」大玉驚悚的叫道。「對呀,你看這裡遍地都是這樣石頭,不要說吃飽了,就算你們吃上一年都吃不完的。」小雲飛說道。雙玉站在小雲飛的肩膀上觀望了一陣,一眼都望不到邊際,直到這時雙玉還是有點不敢相信,叫道:「吱吱……」「我騙你們幹什麼?」小雲飛說道。「吱吱……」大玉盯著他叫道。「很簡單,我負責把這些石頭裡面的丹砂分離出來,你們負責把丹砂收集起來,怎麼樣?」小雲飛問道。其實孟長然的那個難題,又怎麼能難住小雲飛呢,他的確沒那個耐心去收集那些微小的丹砂,但是他沒有,不代表別人也沒有。計劃制定妥當了之後,小雲飛積極的投身到自己的工作中去了。隨著小傢伙肉身的震動,渾身的靈元震蕩而出,小傢伙雙手插進石縫中,以他為中心的石頭一圈又一圈爆裂,震動的直徑足達兩米多。經過骨震之後,小雲飛體內細胞似乎發生了某種質變,靈元儲存的量增加不少,而且更加變得強健。據說開創這套功法的那位前輩,震動己身之時,虛空為之崩塌,星辰為之隕落,據傳這位前輩曾親手震碎過聖器。波動功修到極致,萬法不侵,水火不浸。如此強橫而又霸道的功法,如今卻被小傢伙用來碎石,若是那位前輩得知的話,還不得被活活氣死,而且小傢伙竟然還是如此不亦樂乎,聽著「噗噗」的爆碎之聲,呲著牙咧著嘴,笑的可謂是眉飛色舞。

… 雙玉對望了一眼,對小雲飛表現出來這種驚人的震動之力感到驚訝。但是驚訝的表情並未維持多久,很快它們倆就被地上如鑽石般晶瑩的丹砂所吸引,然後雙玉也快速的投入到自己的工作中去了。

收集丹砂的工作對於它們來說並不困難,雙玉利用靈活的尾巴,在地上輕輕的掃過,如此簡單就把散落的丹砂聚集到一處去了。

孟長然啞然失色,他萬萬沒有想到小雲飛竟然還有這個方法,如此看來,恐怕這幻中真境要遭殃了。

方圓不足百里幻中真境雖然每塊石頭可都蘊藏著丹砂,只不過是量多量少的問題,若是小傢伙將其全部分離出來,卻是一筆不小的資源。

小雲飛十分的賣力,己身震動的時間提高近一倍之多,基本能夠維持在三十幾息的事件,雖然時間短,可要震碎一小片區域還是綽綽有餘的。

在小傢伙體內的靈元枯竭之時,他抓起一把丹砂開始咀嚼起來,還別說雙玉收集的速度還真是快。

小雲飛心裡樂開了花,喜悅之情溢於言表,嘴裡咂吧著丹砂甜澀的味道,雖然有些硌牙,但是小傢伙也不在乎這些。除了偷之外,上哪找這麼多好東西呀,而且小傢伙從來到道玄宗之後一直疏於修鍊,正好借著這個機會刻苦修鍊一番,真是一舉兩得。想著想著,小雲飛再次偷笑出聲來。

有話即長,無話即短,轉眼間過去了三天,小雲飛依舊很認真的從事著自己的工作,幻中真境已經有好大一片變成沙漠。孟長然苦笑不已,甚至開始後悔把小雲飛弄進幻天鏡去了,在這樣下去的話,幻中真境遲早要會成為沙漠的。

小雲飛再一次耗盡體內的靈元之後,一下子仰躺下來,鬆軟的沙子軟綿綿的很舒服,三天里他一刻也沒有閑著,雖然收穫頗豐,然而卻漸漸的失去了當初那股子熱情了。原因就是受夠了這些丹砂的味道,開始還好,現在別提多難吃了,放進嘴裡乾乾澀澀的,若是混合著唾液直接咽下去還好,就是咽下去的時候嗓子有些刮的慌。這要是嚼兩口的話,別提多牙磣了,咯吱咯吱的簡直跟沙子沒什麼區別。

「哎~好想吃燒雞呀!」小雲飛長嘆了一聲,略顯惆悵的說道。


三天里小雲飛己身震動的頻率已經提升到八十九次,而且細胞的排列更加緊湊,現在小傢伙的肉身強度已經遠超鑄體期的修士了。如果繼續保持下去的話,小雲飛絕對有自信再次進行骨震

小傢伙打起精神來,又一次服食大量的丹砂后開始沉浸到修鍊中去了。

他盤坐下來詠誦起神秘的咒語,一串聖潔無比的念珠懸浮而出,罩住小雲飛的頭頂,一股神聖的光芒瀰漫開來。小傢伙心神凝聚,容貌肅穆而又莊嚴, 小羅的神奇寶貝之旅 ,沐浴著柔和的聖光,感覺前所未有的祥和。彷彿置身於聖境一般。

雙玉也曾問過小雲飛這段咒語的來歷,可是後者不明白為什麼如此玄妙的咒語會留存在他的腦海之中。有好幾次他都認為是他的父母所留。

兩個時辰之後,小雲飛一掃先前的倦怠之色,精神抖擻的站了起來。這一次他沒有急於震動肉身,而是暗暗尋思起來。

雙玉也清醒過來,在一旁叫了兩聲,催促著他。

「別著急呀。」小雲飛目不轉睛的盯著遠方說道。

「吱吱……」大玉詢問的叫道。

小雲飛點點頭,拿出八角錘,招呼著雙玉說道:「你們跟我來。」

片刻之後,小雲飛再次來到來到那座石丘之後,他謹慎的觀望了一番,叮囑了一下雙玉不要隨便進去,然後小心的走入這片黑石區域。

小傢伙剛一踏入進去,頓時覺得一種壓抑之感,他知道這裡的每一塊石頭都蘊含了某種靈性物質,可以自主的組成人形,或是別的什麼,對闖入者進行攻擊。

小雲飛沒有貿然行動,而是警惕著四周,可是時間過去了很久之後,地上的黑石沒有絲毫的動靜,使得他心裡愈發的沒底了。

又過了一會兒,小傢伙準備繼續向裡面走,然而地面上傳來了一絲異樣的波動,小雲飛嚇了一跳,他下意識的握緊了手中八角錘。

地面上的無數的黑石在顫動著,似乎受到了吸引一般,而就在此時,黑石開始動了起來,漸漸在小傢伙面前堆積起來,形成一個個高大的輪廓。

說來也奇怪,此時的小雲飛沒有絲毫懼意,反而懸著的一顆心也終於落了地。只見他雙腿蹬地,勢如奔雷,以最快的速度衝上前去,輪動金光燦燦的八角錘,揮出一記橫掃千軍。

「碰……」尚未成型的黑石輪廓如同泥塑紙糊的一般,瞬間解體。

經過骨震之後,小雲飛無論是力量和速度都不同程度的增強了不少。

他當然不會天真的以為事情就到此為止了。

果不其然,四頭黑石組成的猛獸猛然躍進,突兀的出現在小雲飛面前。

「吼~」黑石獸身形巨大,體長足達三丈,雖然由全部黑石構成的身軀,卻給人活物的感覺,此時正發出陣陣的怪異的嘶吼之聲。

小雲飛心中凜然,這四隻黑石獸可比先前遇到的石人強悍太多了,況且黑石本身就堅硬無比。

小傢伙經過上次的教訓之後學聰明了,一上來就震動己身,積蓄在體內靈元一下子宣洩而出。震動頻率竟然在瞬息之間達到了每息九十一次。

高頻的震動伴隨著嗡嗡的顫音,八角錘在吸收了小雲飛靈元之後,頓時金光暴漲,此時一種強大的威壓之感瀰漫,彷彿小雲飛手中的不是一柄金錘,而是一座鎮壓天地的山嶽一般。

四隻黑石獸雖然已經擁有獸型,可畢竟沒有自己的意識,面對這種強大的氣勢沒有表現出絲毫的懼意,全部躍起探出石爪,撲向小傢伙。

小雲飛在己身震動的情況下,任何一個簡單的動作都是吃力的,他咬緊牙關,八角錘斜揮而上,一道粗大的金色光柱飛射而出。

「噗噗……」金色的光柱撞上了四隻黑石獸后,頃刻間化為黑色的煙塵。

小雲飛解決掉四隻黑石獸后,立馬停止了震動,震動己身太耗費靈元了,僅這一招就已經消耗了他體內一小部分的靈元。

小雲飛搖搖頭惋惜的說道:「哎~這招的破壞力太大了,金光過處連個渣都沒剩下。那四頭石獸肯定蘊含不少的丹砂。」

小雲飛察看了一下腳下,發現腳下的黑石完好無損,剛才的震動似乎對這些黑石沒有多大的作用。

小傢伙蹲下來輕輕的敲開了一塊黑石,烏光炸裂,斷面處有一顆米粒大小的黑晶。

「這粒丹砂可真大呀。」小雲飛笑的合不攏嘴,比起那些丹砂大的可不是一星半點。可是問題也隨之而來了,黑石中的丹砂固然大,其堅硬度卻也不小呀。在每息九十三次的震動之下,這些黑石竟然完好無損,甚至連一個裂紋都沒有。

小雲飛沒有繼續停留下去,而是退出了這片黑石區域,他現在必須要想個好辦法來。

雙玉目睹了剛才的一切,發出了自己的詢問。

小雲飛說道:「我也不知道。」


關於這裡的石頭為什麼能夠組成獸形和人形,小傢伙也不明白,這其中到底有什麼辛秘呢?

不過雙玉似乎察覺到了什麼,在小傢伙面前亂叫著。

「別管這些,現在我們必須想個辦法把這些黑石打碎。」小雲飛說道,在他看來這才是問題的關鍵。而且憑藉小傢伙現在的震動之力還足以震碎黑石。

「如果肉身的震動能夠達到每息一百五次以上的話,或許震碎它們。」小雲飛喃喃自語的說道。其實關於這一點小傢伙也是很不確定,畢竟黑石的硬度幾乎可以和鐵石媲美,可是一時間又想不出別的辦法來。

小雲飛有些失神了,漸漸的覺得這是個絕佳的修行之地,這裡有這麼多的靈藥資源,只不過是味道有些難以下咽罷了,更何況一時間又出不去,何不好好的利用起來去提升自己的修為呢。

小雲飛打定主意之後,徹底沉下心來,決定在這裡好好的修鍊一番。

… 靈兒很少在如此「近距離」的情況下觀察小雲飛,二人只是隔著一面鏡子而已,但是卻給人咫尺天涯的感覺。

那個從來都只是調皮搗蛋的小屁孩,沒想到也會有安靜下來的時候。不得不說小雲飛很招人喜歡,他那粉嫩的小臉雖說已經消瘦很多,卻依舊是那樣細嫩光滑,令人想要忍不住撕上一把,尤其是那雙大眼睛,如此的清澈明亮,彷彿如一泓秋水一般。

半個月的時間過去了,竹園因為沒有了小雲飛的存在已經變得異常冷清了,靈兒的心裡也是覺得空落落的。她原本以為小傢伙在幻天鏡中不會待太久的,可是通過這幾天的觀察,小傢伙似乎已經習慣了,每天除了一動不動的盤坐在那裡之外,就是催動一種特殊的功法將幻天鏡中的石頭化成沙子,偶爾也會和兩隻潔白的靈鼠說會兒話什麼的。

時至正午,孟長然從靈虛閣回到了竹園,這幾天里他一直在為小雲飛的事發愁,幻天鏡裡面的幻中真境已經變成了半沙漠化了,不出三個月,只怕幻中真境會徹底淪為沙漠的。不過愁歸愁,當他看見小傢伙的實力穩步的提升著又是一陣的欣慰。

孟長然輕輕地推開了竹門,向靈兒問道:「今天你師弟在裡面怎麼樣?」

經過上次的事之後,孟長然和靈兒輪番守在幻天鏡前,生怕小傢伙再出什麼意外。

靈兒搖搖頭,說道:「沒什麼,就是師弟他又把裡面一大片的石頭化成了沙子。」

孟長然有些無奈的看著小傢伙又閉目盤坐在那裡,然後對靈兒說道:「你去修鍊吧。」

話剛說完,幻天鏡中的小雲飛緩慢的睜開了靈動的大眼眸,閃出一道精光。

「不知道能不能行。」小雲飛略有遲疑的說道。話罷波動功施展而出,之後雙臂猛然張開,然而肉身的震動並沒有出現。

「到底是哪不對呢?」小雲飛撓撓小腦袋,這幾天里他的震動頻率提升到每息一百二十八次,在如此高頻的震動之下,小雲飛決定進行下一步的修鍊,單獨震動身體的各個部位。

在催動己身震動時,雖然有著強大的威勢,但是卻有一個巨大的缺陷,那就是行動不便,而且靈元的消耗也是巨大的。

在震動己身的情況下,任何一個動作都是吃力的,就更不用去說移動身體,不過如果單獨的去震動身體的某一個部位的話,恰恰能夠彌補這致命缺陷。一旦修鍊成功之後,與人對戰之時也就能更靈活的發揮震動之力。

可是說起來容易,做起來可就難了,小傢伙試了好幾次,結果都失敗了。

「到底該怎麼做呢?」小雲飛苦想了一陣,依舊毫無頭緒。

每一次在小雲飛施展波動功的時候,體內的細胞都會躁動起來,要想單獨的震動手臂根本不可能。

「難道我還不是時候嗎?」思索良久之後,小雲飛緩緩的說道。

小雲飛對於波動功的震動之力掌握的並不純熟,所以這種修行對於他還為時尚早。

若是換成以前的小雲飛肯定會鑽牛角尖的,現在他卻不會了,他知道自己的修行不過是剛剛開始,不能再向上次修鍊骨震那樣急於求成了,修行本身就是慢慢的積累起來的,想明白這一點之後,小雲飛便釋然了。

如此又過了五天,小雲飛終於把震動之力提升到每息一百四十六次,這一次他決定去那片黑石區域試一下。

小雲飛走進去之後,一下子開始了震動,一陣嗡鳴之聲過後,體內的靈元澎湃而出,瞬間席捲了一大片的區域。但是效果令他大失所望,黑石的堅硬程度遠超小雲飛的預料,在這種高頻的震動之下,竟然只是出現了一絲龜裂而已。

小雲飛停止了震動,悶悶不樂的說道:「怎麼會這樣呢?如此看來要想震碎它們,震動之力必須再提升一倍。」

提升一倍,那就是達到每息三百次,這令小雲飛無比的泄氣,他感覺到現在提升震頻愈發的困難起來了。而且他也實在是受夠了那些丹砂的味道了,大半個月過去了,小傢伙每天都服食著大量的丹砂,搞得現在味覺近乎麻痹了,吃什麼都是一個味道。

小雲飛訕訕退了回來,雙玉這幾天也不好過,丹砂開始吃起來還行,現在它們聞都懶得聞一下。

「吱吱……」小玉叫道,它們現在也迫切的想換換口味了。

小雲飛垂頭喪氣的說道:「還需要一陣子。」

雙玉聽聞之後,跳上小雲飛的肩頭,叫道:「吱吱……」

小雲飛沉吟了一會兒之後,說道:「其實也不是沒有別的辦法。」

現在的己身震動已經到了瓶頸,再想去提升也更加困難了。所以小傢伙準備再一次嘗試骨震。他覺得每息近一百五十次的震動,應該能夠抵擋骨震的那種硬性震動了。

當然小傢伙也不是全無顧忌,畢竟骨震太過霸道,上一次小命差點丟了。

小傢伙仔細叮囑一下雙玉,告訴它們無論發生什麼事都不要去靠近自己,那種高頻的震動會輕易的震碎雙玉的身體的。

接下來小傢伙開始補充體內的靈元,有了上次的經歷之後,小雲飛更加謹慎起來了。

做好了這一切后,小傢伙平復了一下情緒,然後波動功施展而出,雙玉則遠遠的觀望著他。

骨震不同於己身震動,首先骨震很難控制,一旦震動開始根本無法停下來,期間只能聽天由命。其次就是骨震屬於一種硬性震動,很容易對肉身造成損傷,尤其是五臟六腑。

小傢伙把九個動作連貫的施展出來,一次比一次快,他感覺到渾身的細胞活躍起來,雖然如此卻沒有出現上一次的那種情況,體內的靈元並沒有外泄出來。漸漸的骨細胞開始躁動起來,而這時小傢伙體內的靈元再度外溢,可能是積壓太久的緣故,體內的靈元如決堤的洪水一般衝出體外。

「噗~」小雲飛周身釋放出一股強勁氣浪,氣浪如同波浪一般向四周蔓延。

即便如此,小傢伙依舊沒有停下來,他能感覺到體內的骨細胞已經處在震動的臨界點。


下一刻,小雲飛體內爆出一震沉悶的嗡鳴之聲,骨震已經觸發了,首次的震頻竟然達到了每息五十八次。小傢伙體內的靈元宣洩的更加洶湧起來,一道道靈元氣浪從小傢伙體內湧出。

「嗡……」骨震的頻率持續加強著。幾個呼吸之後,便達到了每息一百二十三次。

(求票票)

… 不遠處的雙玉目不轉睛的盯著這一切,小雲飛全身震蕩而出的靈元愈發猛烈了,一股股氣浪擴散開來。

小傢伙神色一凝,他感覺到這次骨震比上一次強勁了不少,體內的靈元流失的太多了,而骨震的頻率依舊在提升著,再這樣下去的話,不用等骨震停下來,小傢伙體內的靈元就會被耗干。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