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凌柯,都布置好了,走嗎?」羅爾在一旁問道。

「嗯。」凌柯剛才退出了上帝視角,結果發現眼前一片黑,根本什麼都看不見,只能強撐著繼續使用。

三人一路奔逃,比來時節約了一半的時間,已經可以看到那輛電車了。

「靠,是那隻逃走的野狼喪屍,還真是冤家路窄!」凌柯邊跑邊發出預警。

徐瀟直接揮出兩道風刃,但它速度太快,一閃身就躲了過去。

「吼~」野狼喪屍看到三人也是分外眼紅,踏著詭異的步伐向三人衝來。

三人剛才已經殺死了一隻野狼喪屍,因此配合起來更加默契,凌柯隱去身形,踢了它一腳。野狼喪屍疑心很重,莫名其妙挨了一腳,立刻龜縮在一邊,觀察著周圍,不敢輕舉妄動。

羅爾衝上前去想抓它尾巴,被它靈巧地躲過,緊接著,凌柯神出鬼沒地又狠狠踢了它一腳,嚇得它跳起老高,想逃,又被徐瀟的風刃逼了回來,它像小狗一樣哀鳴一聲,不安地在原地打起了轉轉。

羅爾「嘿嘿」一笑,搶上一步,拽住它的尾巴,掄圓了狠狠砸在鐵軌上,直砸得它暈頭轉向,哀嚎不已。徐瀟瞅准了機會送它幾刀,幾乎和先前對付的那隻野狼喪屍一樣,由凌柯給予它致命一擊。

殺死了野狼喪屍,先前埋設的炸藥次第響起,凌柯指了指背包,問道:「還有多少炸藥?」

羅爾扯著嗓子喊道:「還有四枚,差不多夠用。」

凌柯使用異能過度,此刻已是強弩之末,他扶著一邊的柱子,有氣無力地說:「炸了這裡,你的仇就算報了,我們也趕緊出去。」

羅爾看著受傷的兩人,很是感動,他在心裡暗暗發誓,一定要將兩人安然無恙地帶回去,以後不管遇到什麼事,他都會為好兄弟兩肋插刀,在所不辭。

隨著一聲巨響,萬惡的異能實驗室就宣告徹底消失。三人灰頭土臉地從地下跑了上來,此刻外面正是深夜,羅爾透過鍋爐房的窗戶看著月朗星稀的天空,宛若新生,他深呼吸了一口清冽的空氣,彷彿噩夢初醒,驚了一身汗的同時也慶幸著噩夢的結束。

「凌柯,你沒事吧?」徐瀟一把拽住搖搖欲墜的凌柯,用半邊身子扶住了他。

羅爾趕緊上前幫忙,兩人一人一邊將他架著扶到鍋爐房的一角坐下。

「瀟哥,你先照顧他,我去把門關上。」羅爾說著就衝到鍋爐房的門口,朝外面看了看,外面安安靜靜,依然是空無一人。三人現在都是戰鬥力大減,保險起見,羅爾將鍋爐房的門關閉,他們現在需要安全的地方好好休息一下。

三人都累壞了,胡亂吃了些東西,就各自躺下休息。一連休整了兩日,三人才算恢復了元氣。

「凌柯,你的眼睛不會一直看不見吧?」羅爾一邊給他換繃帶,一邊憂心忡忡地說。

「我也不知道,或許過幾天就能好了吧,只不過這都兩天了,眼前還是一片漆黑,也有可能從此就瞎了吧。」凌柯無所謂地說。

「瞎了以後我養你!」羅爾脫口說道,目光深深地看著他。

凌柯現在做不到翻白眼的高難度動作,於是敲了敲他的腦袋,說:「我要你養我?你還是照顧好你自己吧!」

「幹什麼?不相信我?」羅爾不服氣地哼道。

徐瀟在一邊笑道:「你倆這模樣還真挺像打情罵俏的小情侶,哈哈。」

「滾!」兩人異口同聲地說道,然後彼此望望,三人都大笑起來。

回去的路上一切順利,有聲波鈴開路,加上凌柯的上帝視角規避風險,三人有說有笑地出了林子,找到偽裝起來的汽車,一路回到了異能兵團的小城。

地下世界。

「老大,你受傷了?」青龍等人圍了過來,陸曉曉看到徐瀟的胳膊吊著,拉著他問長問短,當大家得知瞿樂沒有活著回來,都是悲痛不已,尤其是江洋,這些人里,和瞿樂最熟的就是他,從進了進化者協會之後,他倆很投機,即使不在一起做任務,也會時常聯繫,此刻得知他已殞命,江洋蹲在地上,忍不住抱著腦袋大哭,諸葛金在一旁安慰著他。

青青看著凌柯被繃帶綁起來的眼睛,心疼地用手摸了摸,問:「疼嗎?」

凌柯聽到她的聲音,搖搖頭說:「沒事,早就不疼了。」

羅爾看著兩人,又看看在一邊打情罵俏的徐瀟和陸曉曉,湊到青青身邊,酸溜溜地說:「青青,我也需要安慰。」

白虎突然插到兩人中間,一把將他拖走:「兄弟,我來安慰你。」

「喂!不是,你別拉我呀。」羅爾被他拖到一邊,氣呼呼地說,「有本事你去把凌柯拉走啊,拉我幹什麼?」

「因為看你不順眼。」白虎老實不客氣地說,「別煩他們,我倆聊聊。」

羅爾頗感興趣地說:「怎麼?你不打算追求青青了?」

白虎瞪他一眼,將他拉到沒人的地方,直截了當地說:「你配不上青青,趁早放棄了吧。」

羅爾擺擺手說:「這你說了可不算,咱們各憑本事,你要是有自知之明,就該主動退出。」

「我呸,老大若是和青青在一起,我可以退出,你?那是不可能的!」

羅爾翻了個白眼,說:「你這還搞差別待遇啊?凌柯在你就退出?我看你根本就不是真心喜歡青青,喜歡一個人就是無論如何都想跟她在一起,在感情上,沒有人可以做聖人,想做聖人的,都不配談感情!」

白虎愣愣地看著他,被他的這番話震住了。羅爾瞅了他一眼,懶洋洋地說:「我要回去休息了,養足精神才能有更好的面貌去追求我喜歡的人,我這人不喜歡浪費時間。」言下之意就是和他說話簡直就是在浪費時間。

「你……」白虎咬牙瞪著他,他捏緊雙拳,被他說中了痛處,這麼多年他都沒能向青青表明心意,的確是顧慮太多,可他又懂得什麼,白虎自認為羅爾如果處在自己的位置上,也未必就能說得出口。白虎看著他瀟洒離去的背影,微微嘆了口氣。 運送木材的兩個商隊一路風塵僕僕,他們的人昨天留下來在棘齒鎮的旅店中休息了一晚上,今天一早吃完早餐就都走了。

陸小明他們還沒喝夠,一大早就開始已經在旅店中吵吵鬧鬧地喝酒。

楊禕來到旅店,他叫了一杯雷霆啤酒,然後慢悠悠地喝著。

陸小明舒服的享受著兩大.胸美女的按摩,這次他還是安排了人負責實時彙報戰況,因此不時有人從桌子上爬起來向陸小明報告幾句。

楊禕呆了半個小時之後,幾個趴在桌上的秦坤會的人突然都爬了起來,他們紛紛邀功著向陸小明報告。

「少爺,戰鬥結束了……」

「少爺,死水綠洲的樹都燒沒了,只剩下一片廢墟……」

「少爺,死水綠洲連湖水都變黑了,全污染了……」

「少爺,科卡爾半人馬退了,部落聯軍也離開了……」

「少爺英明,少爺神機妙算,部落聯軍在少爺的妙計下逃跑了。」

……

「哇哈哈哈哈。」陸小哈哈大笑,他爬到酒桌上得意地抖動著身子。「好,每個人都有賞,重重有賞。部落聯軍沒什麼了不起,不過就是一群原住民罷了,根本不是本少的對手,哇哈哈」

「耗子,這一戰算誰贏了?」陸小明站在桌子上問那個戴著青色頭帶的少年。

「誰都沒贏。」頭帶青年說道。

「我勒個去,又算打平?他奶奶的,」陸小明大爆粗口,他氣憤道:「這些原住民,每次打來打去都是留一手,怎麼就不能爺們一點一次打個你死我活。」

「真是晦氣,不管這些原住民了。我們繼續喝酒,說起來這種矮人烈酒的味道還不錯,哈哈。」陸小明的心態好得很,剛怒罵完馬上又高興地大口的喝起酒來。

楊禕在一旁喝著酒,他聽了陸小明的屬下彙報的情況后心裡有了想法。

「這麼說來死水綠洲在一場大戰後已經成為一片廢墟,連湖泊也不知道被什麼東西給污染了,最關鍵是現在死水綠洲已經沒人了。」

楊禕想了想,他手上還有一個佔領死水綠洲的任務。於是他快速離開旅店,找了個沒人的地方把捲軸拿出來仔細看了一遍。

「任務的獎勵中有一個是【產卵之地建設圖紙:小鎮1級】,這個是給兩棲動物和爬行動物產卵用的,不僅能夠增加孵化率,還能提高幼崽的存活率並加快幼崽成長,看起來挺不錯。魚人族也算是兩棲動物吧,不知道能不能用來孵化魚人卵。」

「任務說明上只是說佔領死水綠洲,不如先派鎮里的魚人去把死水綠洲的廢墟佔領下來。死水綠洲廢墟不廢墟的沒什麼,先把任務給完成了再說。」

楊禕覺得這個方法可行,他馬上叫來布拉克,並帶著布拉克去營房帶走了三個百人戰鬥魚人大隊。

「跟本領主去一趟死水綠洲。」

楊禕帶著布拉克和兩個大隊一共二百個戰鬥魚人馬上就出發了。

來到了死水綠洲的附近,楊禕放眼望去,映入眼帘的是一片被完全燒毀的廢墟。除了在地面上留下的被大火焚燒后殘餘的燒焦的木樁,其它的只剩下依舊在冒著黑煙的餘燼。

「這場大火燒得夠徹底的,沒有人為故意焚燒的話根本達不到這種效果。」

楊禕帶著鎮里的戰鬥魚人朝著被完全燒毀的樹林走去,這裡前一段時間還是鬱鬱蔥蔥的是樹林,轉眼就因為戰爭而變成了一片一無所有的荒地。

「任務說是要佔領死水綠洲,結果還沒佔領這裡已經就從綠洲變成荒地了。」楊禕無奈。

「領主,那邊有人。」布拉克突然指著前方的湖泊開口說道。

楊禕看過去,湖泊邊上果然有個人影。「是個牛頭人,看背影有點眼熟。」

用鷹眼術看過去,楊禕發現那個牛頭人原來是傑瑞克·高山。

牛頭人傑瑞克就隱居在死水綠洲邊上的雷鳴峰的山頂上,他對這一帶的大地了如指掌。

楊禕帶著魚人走了過去,發現死水綠洲湖泊現在完全被黑色的油漬所覆蓋。

牛頭人傑瑞克正站在湖泊邊上思考著什麼,幾百個魚人過來,他很快就聽到了動靜。

「傑瑞克,最近可好」楊禕熱情的和牛頭人打招呼,他問道:「你一個人在湖邊想什麼呢?」

「你好,朋友。」傑瑞克見到楊禕后也很高興,不過他馬上又憂慮重重著說道:「傑瑞克正在想辦法凈化這片被污染的湖水,你們來這裡是要做什麼?」

「我們聽說死水綠洲被燒毀了,這實在太讓人覺得可惜了,因此特意過來看看情況。」楊禕說。

「是很可惜,這綠洲原本是貧瘠之地上為數不多的樹林,而這湖泊也是難得的純凈水源,這原本都是大地母親的恩賜。」傑瑞重重的點頭,用沉痛的語氣說道。

「傑瑞克,你有什麼辦法能凈化湖水?」楊禕問道。

魚人不能生活在離水太遠地方,如果能夠凈化這片被不明的黑色油漬污染的湖水,那棘齒鎮的魚人留下來建個駐地什麼的就更加方便了。

「我們牛頭人懂得製作凈化圖騰來凈化水源,但是這之前得先想辦法研究一下這些黑色油漬到底是什麼東西。」傑瑞克說。

「有方向就好,需要我們魚人幫忙就說一聲,我們在附近轉一轉。」楊禕說。

「感謝你,願大地母親護佑著你。」傑瑞克真誠的說道。

大地母親護不護佑的楊禕就不知道了,他帶著魚人在燒毀的樹林廢墟上偵察了一番,想要看看那裡適合建設駐地,以便完成佔領死水綠洲的任務。

這建設駐地可不是一件可以馬虎的事情,科卡爾半人馬不知道還會不會再來,甚至獸人都可能會重新回來,楊禕得找一個合適的地方用最快的速度把駐地建設起來。

死水綠洲基本上就是一片平坦的土地,東南面是雷鳴峰這座高山,西面還有幾個幾十米高的小山峰,中間是一個湖泊。

楊禕看來看去,最後還是選擇在雷鳴峰的山腳靠近湖水的地方建築駐地。

楊禕留下了兩個大隊的魚人開始挖溝壕修建防禦工事,防禦工事沒建成之前楊禕不想建造任何其它建築。

然後,楊禕帶著一隊的魚人向牛頭人傑瑞克的方向走去。

楊禕剛才帶著魚人沿著大湖泊繞了一圈,當他再次見到牛頭人傑瑞克的時候發現他的身邊多了幾個人。

牛頭人圖加·符文圖騰和傑瑞克並肩站在一起,他的手上拿著一個水袋,水袋裡裝著從湖泊中裝來的黑色污水。

兩個牛頭人正在討論著什麼,他們的身邊還有木小蘭、刀疤臉阿傑和用劍高手歐陽等人。

這些人都是楊禕的熟了,大家見面后都打了招呼。

「傑瑞克,這些黑水是什麼東西?找到凈化湖水的辦法了沒有?」楊禕好奇的問道。

「朋友,我們正需要你們魚人的幫忙。」傑瑞克說道。「為了讓湖水重歸純凈,大地必須獻出一種兇猛的捕食者,我們需要雄性平原獅的爪子來製作一個新的圖騰來凈化湖水。」

傑瑞克說完後圖加·符文圖騰又用沉穩的聲音接著說道:「死水綠洲的湖底曾經有一股神秘的力量,我們需要有人帶著乾枯的種子潛入湖底確認這股力量是否還存在,但是湖水被污染后死水綠洲中的鉗嘴龜變得暴躁不安,它們開始瘋狂地攻擊潛入湖水中的生物。」

楊禕聽完兩個牛頭人的話就明白過來,傑瑞克是想要找人去獵殺一頭雄性平原獅,然後帶著【平原獅的爪子】回來。而圖加是想找人潛入湖水中去看一下那神秘力量還在不在,這明顯是需要魚人幫忙。

「我們魚人可以潛水,魚人在水下對付鉗嘴龜也不是問題,但是那個神秘力量是什麼東西?」楊禕問道。

牛頭人圖加·符文圖騰緩緩地解釋道:「接連不斷的戰爭曾讓貧瘠之地變成了乾燥荒蕪的不毛之地,不過在過去的幾年裡,貧瘠之地出現了新的綠洲,死水綠洲就是其中之一。我們德魯伊感覺到很深的地下有一股試圖衝出地面的力量,之前這幾位勇敢的外來人類已經探索過遺忘之池和死水綠洲的湖泊,並在湖水下找到了這股力量的源泉。這股力量能夠讓乾枯的種子重新萌發生長,正是這種力量讓生機又在這片貧瘠的土地上重現。」

「……」楊禕覺得自己腦袋不好使,聽了牛頭人圖加的一大段解釋后更加摸不著頭腦,不過他倒是聽出來這個圖加不僅要凈化湖泊,還想要重新讓綠洲恢復生機。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