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別考慮了,遇到好機會再走。現在盲目辭職,一定不是上策。」蔣帥將冰袋換了一個地方,一邊被冰得「嘶」「嘶」咬牙,一邊勸何艾依。

「那好吧。我不像你們,你們都是搞技術的,找工作不難。我找工作真是很困難的。」

「你不辭職,太好了。」簡繁拿飲料杯碰了何艾依的飲料杯一下,「一切都會好起來的。」

韓聰和蔣帥回到學校時已經很晚了。

「韓聰,你先回宿舍吧。我去機房。」蔣帥走進校園,向機房的方向走。

韓聰一把拉住蔣帥,「什麼程序那麼著急,眼眶都腫了,吃得消嗎?最好回宿舍休息。」

「比較急,我想儘快弄完。」

「如果需要幫忙,我可以幫你。」韓聰看著好朋友蔣帥為了簡繁這麼辛苦,心裡不忍。

「哈哈,不用。我必須親自弄。」

「那好吧,你非要現在去修改程序,我陪你,我就坐在你旁邊看著你弄。」韓聰知道蔣帥斷不會讓別人看那些程序代碼的。

「真拿你沒辦法,回宿舍。」蔣帥皺著眉頭,無可奈何。韓聰今天不同以往,真是胡亂操心。

韓聰躺在床上,回憶白天發生的事情,蔣帥對簡繁的「守望」忘我而充滿了力量。如果不是蔣帥,簡繁今天真的會身陷險境。

幸好,我先於蔣帥遇到簡繁,簡繁愛的人是我,否則,我真的沒有信心與蔣帥抗衡。 簡繁抱著筆記本電腦,坐在齊娟辦公室外面的休息區已經兩天了,除了看文檔,更多的時間是盯著大樓中央暖棚中的熱帶植物出神。齊娟上班,簡繁上班,齊娟下班,簡繁下班,可就是沒有逮到一個與齊娟討論需求的機會。

暖棚中熱帶植物層次分明,高大的樹木下面生長著灌木,灌木下面生長著草叢,還有一些藤本植物攀扭交錯地纏繞在粗大的樹木上。

簡繁感覺自己既沒有那些高大樹木的主導地位,也沒有藤本植物的靈活變通,已經被完全桎梏在這個不知道何時能夠完成的任務中了。

手機鈴聲響起,何佳宇的電話,估計何佳宇在茶樓裡面又等得不耐煩了,「佳宇,嗯。今天恐怕又沒有機會了。你有事就先走吧。沒關係,一個人等和兩個人等是一樣的。」。

簡繁掛斷電話,嘆了口氣。

原本以為,機緣巧合在醫院中照顧齊主任的媽媽,齊主任會出於好感而通融,即使不通融能夠正常溝通也好,可是現在看來,齊主任反而更不容易接近了。

難道是因為我無意中窺探到了齊主任不如意的家庭生活,所以她才對我心生煩感?如果真是這樣,就太糟糕了。

霸吻小小丫頭的脣 向齊娟彙報工作的人終於從辦公室中走出來。

簡繁不想再等了,再怎麼等,齊娟也不會主動喊我的。簡繁站起來,敲了敲門走進齊娟辦公室,「齊主任,你現在有時間嗎?」

「沒時間,我還有文件要批示。」齊娟低頭翻看手中的文件。

「齊主任,你是不是不喜歡與我討論需求。如果是這樣,我可以申請項目組派其他人過來與您溝通。」簡繁著急,一直說服自己絕對不能信口亂講話,最後還是沒有忍住。

齊主任抬頭看了簡繁一眼,又將眼睛垂下繼續看文件,「你隨便。」

這是什麼答案,簡繁有些生氣,「好的。我馬上給項目經理打電話。」

簡繁很泄氣,走出齊娟辦公室,拿出手機準備給劉博打電話。換人才好呢,我真是不知道向哪個方面努力了。

簡繁在手機上按了幾個數字,猶豫了一下,又將數字刪除了,將手機放回包中,注視著暖棚。

那些生長在灌木底下的小草透過枝椏的縫隙也能吸收到陽光,我為什麼要輕易放棄呢?總能找到可突破的縫隙吧。

簡繁敲了敲門再次進入齊娟辦公室,「齊主任,我認為與您一起討論需求是一個非常難得的機會,我不想讓給別人。」

齊娟依舊全神貫注的研究手中的文件。

簡繁走出辦公室將筆記本電腦拿進來,直接坐在沙發上。齊主任,你不是工作很忙嗎?沒有時間理我,從現在開始,我就坐在你辦公室裡面不出去了。

「咚咚」有人敲門。

簡繁站起身將門打開,見兩個男人恭恭敬敬的站在門外,不像是總部的工作人員,「齊主任現在沒有時間,請改日再來。」

齊娟將文件放下,「請進來吧。」

兩個男人從簡繁身邊擠過,沖齊娟禮貌的點了點頭,見齊娟示意才坐下。

「簡繁,給兩位客人倒水。」齊娟將身體靠在完全可以將她罩住的椅背上,頭稍稍上揚,雖然微笑著,卻令人感覺很嚴肅。

異類皇子是公主 「哦。好的。」簡繁苦笑自己變成齊娟的使喚丫頭了。

簡繁接了兩杯水,擺在茶几上。兩個男人頻頻向簡繁道謝。

一個男人開口說話,「齊主任,你看我們的貨款能不能在這個月結清。」

「我已經向上請款了,應該快批下來了。」

「太好了,謝謝齊主任。我們又開了兩條生產線,資金周轉有些緊張。將來,如果」男人還想說些什麼。

「嗯,你們回去吧。有消息我通知你們。」齊娟已經沒有耐心,開幾條生產線我不關心,我只關心你們合作的誠意。目前你們還算識趣。

「請你們回去吧。齊主任還有要事。」簡繁比齊娟還沒有耐心,給我留點時間吧。

齊娟看著簡繁挑了挑嘴角。

簡繁將兩個男人請出去后,回頭髮現齊娟已經收拾手包準備離開了,不會今天又沒戲了吧,「齊主任,你去哪裡。」

「我有個飯局。你走時把辦公室門鎖好就可以了。」

「哦。」齊主任看來又要把我晾在這裡了,怎麼辦呢?

「齊主任,我跟你一起去吧。」簡繁也不知道這句話怎麼就脫口而出。

「你會開車嗎?」齊娟竟然真的停下腳步。

「不會。」

「那算了。」齊娟聳肩,每次應酬多少都要喝些酒,總有自作多情的男人要麼開車相送,要麼陪同駕駛,不勝其煩。

「我陪你去,如果需要司機,我可以聯繫我朋友。」簡繁快速將筆記本電腦收好,拎起來電腦包跟上齊娟。

齊娟也不理簡繁,徑直前面走,進入電梯,下到地下車庫。「嘟嘟」車門打開,齊娟優雅地坐進駕駛室。簡繁也趕緊打開後車門坐進車裡。

齊娟從後視鏡中看了一眼簡繁,這丫頭腦子還真簡單,一根筋呀。齊娟微微笑了笑,想起當初剛入廠時自己可能也是這個樣子吧。

齊娟將汽車駛離車庫。簡繁從包里摸出一粒止疼葯放入嘴裡。

車輛徐徐駛入一處飯莊,齊娟將車泊好。

簡繁隨齊娟進入飯莊,簡繁這時才覺得有些不妥,「齊主任,我在你車裡等你吧。」

齊娟將手包遞給簡繁,「幫我拿著包。」

簡繁會意,那就是讓我跟著進去了,急忙把包接過來。

「齊主任,你大駕光臨,我們太榮幸了,請上座。」

齊娟在眾人的敬慕之下款款而坐,「簡繁,挨著我坐。」

大家對齊娟身邊的簡繁也不敢怠慢,「請坐,請坐。」

「齊主任,我給你把酒滿上。」 一見鍾情[快穿] 一個男人拿著酒瓶來到齊娟身邊,俯身準備倒酒。

簡繁抿著嘴,突然,「齊主任晚上還有會,今天不能喝酒。」

齊娟仍然保持著最平易近人的微笑,沒有說話。

「少來一點吧。」準備倒酒的男人還是不死心。

「今天晚上的會很重要的。」簡繁站起來,堅定地看著那個男人。

「好好,齊主任工作繁忙,身體要緊。來,倒飲料。這位簡繁小姐,來點酒吧。」

「哦,我晚上也要開會,喝飲料。」簡繁回答的簡單直接。

齊娟端著飲料與在座的人推杯換盞。

簡繁很討厭這裡的氣氛,每個人的臉上都帶著微笑,卻看不懂他們都在想些什麼。目光遊離,躲閃,似在窺探又似在表白。

客套之話講完,大家才忸怩的切入正題。

「齊主任,下一批的供貨什麼時候開始。」

「大額採購,我們一定是要招標的。等我們的招標書吧。」齊娟將杯中的飲料晃了晃,透過飲料中的光影,彷彿看到自己多年經營的採購帝國正散發著流光溢彩。這令齊娟感到滿足,感情算得了什麼?男人更不可靠。只有握在手中的權利,權利所帶來的利益才可以令我心安。

「我們企業已經通過ISO9000認證,產品質量很有保障。我們一直請馮老給我們做顧問,馮老在業界可是響噹噹。」男人還在滔滔不絕。

「當然。」齊娟聽到馮老的名字,虔誠的笑了笑。如果不是馮老說話,我怎麼會陪你們吃飯,「不過呢,你們的產品質量沒問題,不代表我滿意你們的服務。」

齊娟暗自思量,你們拿馮老壓我,分給你們一杯羹已經不錯了,還盯著下一筆採購合同,我怎麼會一而再、再而三的遂了你們的願。不是我非要拿好處,你們也太不把我放在眼裡了。

「齊主任,我們的服務哪裡有偏差,請明示。」男人聽出齊娟話裡有話。

「據我了解,你們生產的貨供給幾家企業,也包括我們的競爭對手。我很不滿意你們的供貨頻次和周期。打款時,我還是給你們開了綠燈,不過我真的很為難,企業上上下下我不能做得太明吧。」齊娟口不留情。

「齊主任,是我們做的不好。我們考慮的不周全。」男人沒想到齊娟在這裡暗藏殺機,之前確實低估了齊娟,看來單純的將上層關係做好還是不夠的。

齊娟聽出了『不周全』的含義,微微一笑,「做事不周全,我們確實很難再合作下去。」

「齊主任,請放心,該做的我們都會做到的。」

「哈哈,好。」見對方已經領悟,齊娟終於發自內心的笑了。

簡繁靜靜地聽著大家的談話,齊娟和這家供貨企業已經達成了曖昧的合作關係。

簡繁忽然有所悟,齊娟眼裡不揉沙子,她已經習慣於牢牢地抓住屬於她的利益,或者她認為應該屬於她的利益。要想讓齊娟接受新的信息系統,只有讓她從新系統中受益,她才會考慮。要怎麼做呢?

信息系統是服務於企業的,不能單單服務於某一個人。要怎麼解決這兩者的矛盾呢?如果信息系統不是服務於齊娟,而是服務於她的崗位是不是就可以呢?對,沒錯。服務於崗位就是服務於企業,齊娟在這個崗位上可以受益,她離開了,就再無利可圖。

那麼齊娟這個崗位最關心的是什麼呢?鉗制所有的供貨商。如果齊娟發現通過新系統可以更好的將供貨商玩弄於鼓掌之間,她一定會對新系統感興趣的。

從剛才的談話可以看出,齊娟非常關心採購合同簽署后,供貨商的服務如何。嗯,應該從這個角度分析下去。簡繁發現自己的行業知識太薄弱了,找到了思考的方向卻無從下手。簡繁想到了李小蘭,看來只能求助於李姐了。 飯局結束了,簡繁腦中接收到大量以前未曾接觸過的信息,倒也未感到無聊。

「簡繁,上車,我送你一程。」酒桌上令對手臣服,齊娟興緻很不錯,雙手攏到腦後整理自己的頭髮。

簡繁猶豫了一下,原本想飯後拉著齊娟討論需求,不過現在有了更好的辦法,沒有必要再追著她,被她耍弄了。

「快上車,這裡很不好打車的。」齊娟不耐煩的催促簡繁。

簡繁看了看周邊環境,地處偏僻,來吃飯的人多是開私家車,果然見不到計程車。簡繁坐進車裡。

「住哪裡?」

「雲T大廈後面。」

「好的。簡繁,有沒有興趣做我的助理。」齊娟從後視鏡中看了簡繁一眼。

自從開始管理釆購部,一切應酬都是獨來獨往。 農家有喜:養蠶致富路 身邊沒有一個值得信任的人,既使是跟了我多年的於孟也是一邊受惠於我,一邊在暗中窺探我。簡繁跟他們不一樣,這丫頭心無城府,心裡想什麼一眼就能被看出來。這樣的人加以調教,用起來一定會得心應手。而且,簡繁是學計算機的,將來全面信息化,身邊必須要有一個懂技術的人。

「哦,我只想把現在的項目做好。」簡繁有些驚訝,我們不合拍吧,你每天給我難堪,怎麼突然想起讓我當你的助理了。已經答應韓聰這個項目結束后就辭職的,無論工作還是生活都想依著韓聰的想法,怎麼可能跟著你干呢。

「你可以考慮考慮,回去跟你男朋友也商量一下。不過女人一定要有主見,千萬不要以男人為中心活著。否則活到最後,把男人活丟了,自己也丟了。」

「哦。」簡繁看著車窗外的高樓大廈,萬家燈火,我和韓聰終會幸福的生活在一起的。以韓聰為中心活著有什麼不好。

齊鵑看簡繁只是隨口應著,搖了搖頭。 霸體巫師 太年輕了,不諳世事,因為沒有經歷所以無所畏懼。不過,年輕真好呀,我真希望能重新活一次。

「齊主任,我朋天回項目組。」

齊娟笑了笑,緊追了我幾天終於要放棄了吧。

「我回去把你關心的需求點再分析一下,然後再找你討論。」簡繁接著說。

「好。」齊娟不屑,再找我討論?看我晾你到什麼時候。

簡繁下車后立即給何佳宇打電話。

「佳宇,我明天要回項目組,有些新的想法要和劉經理溝通一下。我們能早點出發嗎?」

「明天周五,周六晚是IT仲夏夜晚會,已經發通知到每個人的郵箱了。」

「真的嗎?我還沒來得及登錄公司郵箱。」

「當然是真的。劉博他們現在只是等待需求確認,沒有什麼具體工作,估計明天下午就會回公司。所以,你不如在公司等劉博。」

「我還有些問題要向採購部的李姐請教,所以,我還是想明天上午趕過去。」

「好吧。我明天早點去接你。」何佳宇知道簡繁工作認真,看來是無法說服了,只能同意。

何佳宇掛斷電話后,在衣櫃里選了一套裁剪得體,可以很好的秀出自己完美身形的衣服。雖然開車辛苦一些,不過與簡繁同行,和去郊外旅遊沒有什麼區別。明天出城以後可以選擇一條兩邊綠樹蔭蔭的小路行駛,美景佳人還是很愜意的。

何佳宇翻看簡繁的影集,照片都是那次十渡遊玩拍攝的。簡繁的笑容有的如陽光般溫暖,有的如春花般燦爛,有的如孩童般天真,所有的笑都發自內心,那麼真實,那麼生動,沒有一絲做作。

何佳宇將影集放下,拿出一張白紙,在上面慢慢的畫著,寫著。

門鈴響起,何佳宇走到門前看了一眼門禁對講屏幕,景蓉?她怎麼找到這裡來了?

「佳宇,開門。老同學,不歡迎我嗎?」

何佳宇搖了搖頭,將公寓樓下的門禁打開。

「噠噠」的高跟鞋聲由遠及近,「佳宇,開門。」

何佳宇閉目凝神,快速思考了一下。兩天時間裡,在公寓樓下遇到景蓉兩次,她難道真的住在這附近?

她是我的同學不假,可是她與閆敏的關係也非同一般。以前閆敏到學校找我,不想回去就擠在景蓉的床上,她與閆敏可是非常投緣的。

既然來了,就靜觀其變吧。

何佳宇將房門打開,景蓉一席低胸絲綢長裙,頭髮高貴的盤於腦後。美女算不上,卻是風情萬種。

「不歡迎我進去坐坐嗎?」景蓉的手臂輕搭在門邊上,將誘人的腰枝展露無餘。

何佳宇微微一笑,「請進。」

「聽說你過得並不如意。」景蓉打量公寓里的陳設,裝修奢華又如何,沒有一絲家的溫情。

「哈哈,無所謂如意不如意。」何佳宇強擠出笑容,生活不過如此。

「我過得也不好,像你們這些男人,是不是永遠都不知足?非要在外面尋個紅粉知己才算圓滿。」景蓉傷心,用紙巾試了試眼睛。

何佳宇仰著頭,用餘光掃著景蓉,演技太拙劣了。

「佳宇,我一直很羨慕閆敏,沒想到你最後選擇了別人。不過,既然你的極品老婆與你不相投,不如我來做你的紅粉知己。」

何佳宇邪邪地笑了一下,上前摟住景蓉的肩膀,景蓉本能的躲閃了一下。何佳宇抬起景蓉的下頜,「你還想讓我做什麼?」

何佳宇俊美的臉,一雙清眸,漸漸欺近,景蓉心中驚懼,「我,我想你對我說甜言蜜語。」

「哈哈,好。」何佳宇一把將景蓉推開,搶過景蓉的手包,「這裡有什麼?」

「佳宇,還給我。」景蓉伸手去搶。

何佳宇已經打開手包,掏出裡面的微型錄音機。欺近景蓉時早已經聽到微微的磁帶旋轉的聲音。

「景蓉,你忘了,我和閆敏從小一起長大,我太了解她了。」何佳宇將磁帶取出來,用腳踩得粉碎。

景蓉看著何佳宇咄咄逼人的目光,不寒而慄。

「景蓉,念你是我四年同窗,我不怪你,可是你不該被閆敏利用知道嗎?」何佳宇將微型錄音機重新放回手包,將手包丟給景蓉。

景蓉掩面,「如果我是真的喜歡你呢?」

「夠了,景蓉,請你馬上走。請出去。」何佳宇打開房門,冷冷地看著景蓉。

景蓉含淚從何佳宇身邊走過,「佳宇,我心甘情願被閆敏利用,不是因為她,而是因為你。閆敏會找我,就是因為她一直都知道我喜歡你。」

聽著景蓉遠去的腳步聲,何佳宇怒不可遏,閆敏,你欺人太甚。你竟然利用景蓉來羞辱我。

何佳宇撥打閆敏手機。

閆敏剛才已經接到景蓉的電話,沒想到低估了何佳宇。

看著手機上閃爍不停的手機號,不想接聽,可是又不能不接。何佳宇想幹什麼?如果不接他電話,他也許會幹出更難收場的事。

閆敏將手機接通,等待何佳宇講話。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