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別裝了,你跟黃金尊者的嘴臉,一年前我就知道了。你之所以跟我結婚,還不是想更好地利用我幫踏仙閣賣命。我這一年來忍辱負重,就是為了有一天能找到朱雀,既然現在找到她,你就沒有價值了。」陳蕭冷冷地說道。

「你怎麼知道朱雀的陰魂還在?」詩瑪問。

「我也不敢確定,但是你們踏仙閣選撥侯選人的手段,我查得一清二楚。你別忘記我是做什麼出身的,我以前的職業就是情報特工,哪怕你們踏仙閣做得再隱蔽,也不可能逃過我的查探,這些年,我出任務的時候,早把就把踏仙閣的底細查得清清楚楚。」

詩瑪倒吸一口涼氣,她沒想到陳蕭隱藏得這麼深。

愛一個人要到何種地步,才能如此隱忍。

詩瑪不由得想起這個男人在與許多侯選人選撥時候那些玩命般的狠相,恐怕他所有的動力,就是面前這個女人。

「段絕,你殺了我,哪怕你逃到天涯海角,踏仙閣都不會放過你。」詩瑪怒道。

「我不會殺你,還要拿你來換人。」陳蕭目光落到鬼魅身上,命令:「把她給放了。」

「你先把小姐放了……」

噗!

陳蕭抽出匕,再次捅進詩瑪的肚子里。

鮮血,染紅了衣服,延著衣角一點點地往下滴。

「陳蕭,咱們認識這麼久,你什麼時候見我怕死過?」詩瑪忍住疼痛說道。

「是嗎,那我就試試。」

陳蕭抽出匕,第三刀刺落,這一次是插向她的大腿。

詩瑪疼得整個人癱軟到地上,但是陳蕭提著她的身體,沒有讓她繼續倒下去。

「陳蕭,一日夫妻百日恩,你如此待我,我哪怕做鬼也不會放過你。」詩瑪憤怒地咆號起來,面目猙獰。

陳蕭就像沒看到她的表情一樣,冷冷地回應:「詩瑪,對於你,我再了解不過。虛偽,造作,心狠手辣,最重要一點,是外強中乾。你表面上不怕死,似乎什麼都不怕,實則你比誰都怕死,不信的話,咱們試試。」

陳蕭的匕再次抽出來,這次是指著她心臟方向,一點點地刺進去。

「我數三聲,再不放人,我就殺了你,一,二……」

「等一下。」詩瑪終於承受不住了。

這個男人太恐怖了,以前他那麼聽話,似乎什麼都不計較,原來全是裝出來的。

「我放她可以,但是你得答應我一個條件,不能殺我。」詩瑪提出要求。

「可以。」

「還有你,江南王,你也不能殺我,否則我就跟這個女鬼同歸於盡。」

「好,我今天就放過你一馬。」葉雄回道。

詩瑪這才將目光落到鬼魅身上,命令:「放人。」

「你讓他把陰靈草交出來,還有黑石項鏈,否則我是絕對不會放人的。」鬼魅大吼。

「鬼魅,別忘記你的身份,踏仙閣可以培養你出來,一樣可以親手毀了你。」詩瑪見鬼魅不聽從命令,悖然大怒。

「沒有陰靈草,我也活不成,還怕違抗命令?」

鬼魅死死地把刀抵在朱雀脖子上,一刻都不想放鬆。

葉雄想了一下,從儲物戒中掏出陰靈草,扔到一邊的地上。

「還有黑石項鏈。」

葉雄掏出那條黑石項鏈,拋向另一個方向的地上。

鬼魅看看陰靈草,再看看那黑石項鏈,最後押著朱雀朝那株陰靈草走去。

黑石項鏈雖然是法寶,但是怎麼也無法跟操控著他生死的陰靈草相比。

轉眼之間,鬼魅就到陰靈草面前,伸出手抓去。

「哈哈,陰靈草終於落到我手裡。」鬼魅哈哈大笑。

下一刻,他臉色大變,本能地脫手而出。

倏忽間,葉雄身影一晃已經出現在他身邊,一劍朝他的手臂砍去。

鬼魅控制住朱雀的那隻手被當場砍掉,掉落地上,化成一縷黑氣消失。

鬼魅大吼著,咆號地逃跑了,瞬間消失無蹤。

周圍的人都不知道怎麼回事,只有親手拿過陰靈草的葉雄才清楚箇中原因。

這陰靈草之中蘊含著強勁的陰元,以鬼魅的實力,一時之間根本無法承受這麼強大的陰元,會出現短暫的反作用,葉雄就是利用這片刻時間,偷襲得手。

「朱雀,你沒事吧?」葉雄轉身問。

人身一影,一道白影擋在朱雀面前,冷冷地說道:「葉雄,你離她遠點。」

擋在他面前的,就是陳蕭。

葉雄走到一邊,一聲不吭地將那串黑石項鏈撿起來。

詩瑪早就趁著兩人對峙的機會,捂著肚子,奄奄一息地逃跑了。

兩人都沒有攔著,只是相互瞪著。

倏然,葉雄轉身,狠狠一拳打在陳蕭臉上。

這一拳沒有用元氣,卻依然將他打飛出去。

(本章完) 「陳蕭,忍你很久了,別把自己演得像個救世主一樣,你以為自己很了不起,為愛不顧一切很牛,你做多少事情都無法掩蓋朱雀是你害死的事實。」

葉雄一直在壓著自己的脾氣,所有憤怒,都在這一拳之中爆出來。

陳蕭站起來,狠狠地吐了口血,帶著牙碎。

突然,他咆號一聲衝過來,直接撞在葉雄身上。

葉雄直接被撞飛出去。

陳蕭這一下帶著元氣,葉雄根本就沒想到他這麼卑鄙,直接被撞飛到牆上跌落下來。

「我從來不覺得自己有多少了不起,我知道朱雀的死跟我有關,所以我一直在彌補。」

「我忍辱負重進入踏仙閣,做自己不喜歡做的事情,殺自己不想殺的人,跟自己不喜歡的女人結婚,我所做的一切,就是希望有一天能再次見到她;我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她,而你呢,你做了什麼?」

「你除了跟一個又一個女人暖味,心裡可曾想過她半分?」

「朱雀是我的全部,是我生命之中最重要的女人,你呢?」

「在你心裡,朱雀她什麼都不是,你有什麼資格跟我爭她?」

陳蕭竭斯底里地大吼起來。

葉雄頓時語塞。

不可否認,跟陳蕭相比,朱雀在他心裡的地位遠遠不如,甚至還不如安樂兒。

他對朱雀一直只是朋友之間的關係,甚至連喜歡都沒有。

「沒話了吧,你這個花花公子?」陳蕭怒吼。

葉雄目光落到朱雀的虛影上,雖然她什麼都沒,但是從她的態度之中,葉雄知道她聽得懂,只是她不想而已,又或者,她不知道怎麼面對這兩個男人。

「朱雀,對不起。」

葉雄出這句都想而一直無法出口的話,然後從身上掏出那株陰靈草,放到面前的地上。

雖然這株陰靈草對他來很重要,是他進階五階巔峰的希望,但是這株陰靈草關係到朱雀的死活,沒有它,朱雀就去魂飛魄散了,所以他只能暫時留下來。

「陳蕭,這株陰靈草我只是暫時放在你這裡,等我有一天能帶回代替它讓朱雀存活的東西,我會要回來。」

放下陰靈草之後,葉雄轉身,頭也不回地離開大殿。

至始至終,朱雀都沒有一句話,哪怕葉雄離開,她也只是獃獃地看著,彷彿根本就聽不懂一樣。

等他離開之後,陳蕭從身上掏出一塊乳白色的玉佩,道:「朱雀,我知道你聽得懂,這塊石佩叫養魂玉,能讓陰靈寄居,你進去吧,我答應你,哪怕要踏真修真一界,我也會想盡一切方法讓你重鑄肉身的。」

朱雀想了一下,黑影化成一團黑氣,鑽進養魂玉之中。

陳蕭將養魂玉貼身放好,這才拿起地上的陰靈草,離開大殿。

葉雄離開陰窟,下山去找慕容如音。

慕容如音見他無事,鬆了口氣,急問他找到陰靈草沒有。

葉雄將在陰窟里遇到的事情跟她一遍,慕容如音聽了震驚不已。

她萬萬沒有想到,會生這樣的事情。

「你怎麼不把朱雀帶走,朱雀在你身邊比在陳蕭身邊安全多了,現在的陳蕭就像著了魔似的。」慕容如音。

「陳蕭雖然性情大變,人也變得心狠手辣,但是他對朱雀的愛是真的,他一定會想辦法讓朱雀重鑄肉身的。」

總裁的呆萌小妻 最關鍵是,壓在身上的擔子太重了,葉雄根本就沒時間分心去幫朱雀。

「宿命啊,你們三個之間,恐怕以後還會有數不清的糾纏。」慕容如音嘆氣。

「希望這件事情到此為止,我真不希望以後再跟他們有交織,我現在只希望能跟心怡好好過日子,當然,還有你。」

葉雄著,忍不住去拉著她的手。

陰窟一行,讓他心裡感慨挺多的。

「咱們接下來去哪,回仙門嗎?」慕容如音問。

葉雄點點頭:「不過回去之前,我得去見見那個算命道士。」

「莫知?」

「開始,我一直以為那莫知道士在忽悠,但是現在回想起來,這個傢伙算得非常准。」

葉雄回想起他給自己測的陽字,他卻自己真正想測的是陰字,為尋陰而來。

當時葉雄問他能不能找到陰,他葉雄會碰到三個陰。

結果呢,葉雄不但遇到了陰靈草,還遇到了陳蕭跟朱雀,難道這僅僅是巧合?

接下來,葉雄跟慕容如音在這個鎮上尋找莫知老道士,哪知道找了幾圈都沒找到。

「這個老傢伙,不是在這裡呆半個月嗎,怎麼這才半天就不見了?」葉雄奇怪了。

「不會是出了什麼事情吧?」慕容如音問。

「他一個算命的,能出什麼事?」葉雄怎麼想都想不明白,只覺得這傢伙越來越神秘了。「算了,不找了,興許這老傢伙在這裡混不到飯吃,提前走了。」

這一次行動,本來收穫非常大,結果最後把到手的陰靈草送人了,這不能不是一個遺憾。不過,相比陰靈草,葉雄最欣慰的莫過於得黑石項鏈。

葉雄將黑石項鏈拿在手裡,不停地把玩著:「可惜沒找到操縱這條項鏈的方法,不然的話,就多了一個寶。」

「這法寶太驚人了,被困進去,很難脫困。」慕容如音。

葉雄沉思片刻,突然問:「如音,你知道我看中這法寶哪一點嗎?」

「攻擊力?還是幻術?」

葉雄搖了搖頭,道:「都不是,是時間。」

慕容如音聽不明白。

「咱們在幻境裡面呆了十幾天,而現實之中才過了多久?」葉雄問。

「幾分鐘。」

慕容如音出來的時候看過時間,所以記得比較清楚。

「也就是,幻境裡面跟現實世界的換算可能是幾千倍,你想想,如果能在幻境里修鍊,在裡面修鍊十年,在現實世界才過半天……」

葉雄想想都這個數據,都覺得恐怖。

慕容如音被他的想法嚇到,不過她很快就搖搖頭,道:「那裡面的都是幻像,不法術不能用,就算能修鍊,而且修鍊成功,你回到現實之中,還是不會;境界也一樣,哪怕你在裡面修鍊到築基期,甚至結成金丹,回到現實你依然只是個鍊氣期修士。」

葉雄想想也是,不過他總覺得這黑石項鏈的用處,肯定不只是幻術那麼簡單。 「我得再回一趟陰窟。」葉雄當下決定。

鬼魅無法離開陰窟,他的這條項鏈,極有可能就是陰窟裡面得到了。

來自未來的神探 作為掌控陰窟的人,他肯定在裡面住,說不定能留下什麼蛛絲馬跡。

黑石項鏈對他的誘惑太大,不了解清楚,他心裡不舒服。

只惜出來的時候,他被朱雀的事情搞得心亂,忘記查探了。

葉雄跟慕容如音再次進入陰窟。

由於知根知底,所以這一次他帶了慕容如音進去。

剛進去裡面,整個陰窟炸開了,那些陰靈全都瘋狂了。

陰靈草被陳蕭帶走,也就意味著這些陰靈的死期到了,他們不發瘋才怪。

葉雄才不怕這些低級陰靈,抽出黑劍,殺了幾個不知死活的陰靈之後,剩下那些陰靈不敢再靠近,全都遠遠躲著。

葉雄抓住幾名三階陰靈,問出鬼魅住處,可惜沒有一個知道。

沒有辦法之下,葉雄只得跟慕容如音在秘道裡面的分岔口,一條條地尋找。

找了很久,都沒找到。

突然,葉雄一拍腦袋,大罵自己笨。

「怎麼了?」慕容如音奇怪地問。

「鬼魅在這裡保護陰靈草,他的住處肯定靠近陰靈殿,我怎麼連這都想不到。」

葉雄連忙朝陰靈殿走去,很快就到了陰靈殿旁邊。

兩人在陰靈殿旁邊找到一個石室,門口幾名五階陰靈在施展法術攻擊著石門。

看來這幾名高階陰靈也知道鬼魅死了,準備趁機進去,看看能不能找到什麼好東西。

葉雄一劍劈出,幹掉一名陰靈之後,剩下幾名陰靈落荒而逃。

走到石門面前,葉雄用劍劈出,發現石門被人布下禁制。

這禁制比起陰靈殿的禁制弱得多,葉雄握劍便斬,十幾分鐘之後,禁制被破。

推開石門,葉雄走了進去。

裡面是一個很大的房間,頭頂上也有夜光石,照得很亮。

女總裁的近身兵王 中間是一張床,兩邊有架子,上面擺著一些雜亂的東西。

「真不明白,一個鬼魂,還要張床來幹什麼?」慕容如音真是無語。

「在鬼道之中,不叫鬼魂,叫陰靈。」葉雄糾正之後,這才繼續說道:「他們也要休息,只不過休息的時間沒有類修士時間長而已。」

葉雄走過去,在架子上翻看著。

架子上面有很多本小冊,打開一看,記錄著許許多多的名字。

這裡是陰靈的名冊,有相當一部份劃掉,應該是死掉的。

最後他找到一張圖,正是這陰窟的地形圖。

葉雄拿出來一看,一目了然。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