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剛剛不還好好的?」我們離開這才沒有多少時間,我很奇怪怎麼就這麼短的時間內他就詐屍了。

張隊長告訴我們,就在我們走後沒多久本來他都已經準備回去了,由於上次的經驗,怕屍體被人偷,這次他派了人看屍體,可是正當他準備回警局的時候就接到了手下的電話,說屍體自己在太平間動了起來,開始張隊長還不相信,雖然他知道有鬼,但是屍體自己會動這也太扯了一點,於是他便自己跑去看了個究竟。

這不看不知道,一看嚇一跳,隔著門縫一看,那屍體果然動了,而且做著一些奇怪的動作,當我們問張隊長那屍體在幹嘛的時候張隊長一臉憋屈的說等我們看了就知道了,這一點到是讓我們很奇怪。

出於安全,既然已經屍變了,張隊長當機立斷,直接疏散了醫院裡的病人和醫護人員,立刻呼叫特警隊過來了,對外宣稱抓逃犯,這才有了我和葉凡看到的這麼多的持槍警察。 話不多說,其實我們一直都不知道張隊長的具體職位,我也只是跟著葉凡後面這麼叫他的,但是我猜想他應該蠻厲害的,他帶著我們直接來到了太平間,這個所謂的事發現場。

「在哪呢?」葉凡好像對太平間的一切都很好奇,剛到,就不停的到處看。

「在裡面。」 我的狼 ,指著一道門對葉凡說道。

葉凡也不知道是覺得好玩還是什麼的,嘿嘿一笑:「瞭然,我們進去看看。」

反正我是無所謂的,畢竟我們都來了,肯定是要進去的,不然來了幹嘛,到是另外幾個警察,一聽說我們要進去,全部都盯著我和葉凡看,估計是心裡奇怪哪裡來的兩個小孩,竟然這麼大膽。

其他人不知道我們的身份,但是張隊長知道呀,出於關心他還是一而再再而三的問著我們:「就你們兩個進去嗎?」

我點點頭,此時葉凡已經跑到了那大門的邊上,努力的想從門縫裡看到什麼。

「就我們兩個進去吧,我們心裡有數。」其實在現在這個情況下如果進去再多的人也沒用,現在要對付的不是人,而是屍體,就算槍再厲害,但是打在一個沒有感覺屍體上肯定是沒有一點作用的,除非拿火箭炮來轟它。

見我這麼肯定,張隊長點點頭:「萬事小心。」之後便招呼著人準備開門。

我們很小心,為了避免那已經屍變了的屍體,不得不只開了一個很小很小的門洞,只容的一個人進去,葉凡首當其衝,我便隨著他後面就這麼慢慢進去了,剛一進去,我們就把門給關了起來。

環視了一周,我們並沒有發現什麼屍體,也沒有發現有什麼異常,只是太平間里的空調都是開到最低的,有點冷而已,特別是葉凡,他在進來前將上衣給脫掉了,為的是能讓他的紋身能在第一時間裡起到作用。

當我們看到了這個太平間啥都沒的時候第一反應是被人騙了,但是一想想叫我們來的是張隊長,而且外面還有那麼大的陣仗在那估計騙我們是不可能的。

但是這個太平間里又沒有別的窗子什麼的只有一閃門和許多冰棺。難道那屍體還會隱身了?

等到呢個冰棺,難道。

「葉凡,會不會藏在那裡了?」說著,我指了指那些冰棺,這裡的冰棺和我們在電影里看到的都差不多,有很多,就是不知道在哪一個裡面。

「這怎麼找,不會要我們一個個的打開來看吧。」葉凡這個問題問的蠻好的,要我去一個個的打開來看我肯定不幹的,就算我膽子再大也得嚇死呀,誰知道到那些冰棺里是不是每個都有死屍呢。太刺激了我想都不敢想。

現在我也不知道該怎麼辦,只能對著那些冰棺發獃,過了一會,大概是這裡的冷氣太冷了,葉凡一隻搓著自己的胳膊,看樣子是快受不了了。

「出來呀,躲起來算什麼,哥哥現在來陪你玩玩,弄不死你!」葉凡估計是不行了,竟然對著那些冰棺破口大罵起來。

其實我想問他,就算那屍體藏在了裡面,他能聽懂嗎? 田園小福妻 ,你罵他還有個屁用啊,而且我現在也不明白,怎麼好好的就屍變了。

正當我想告訴葉凡他罵是沒用的時候,一個冰棺竟然自己打開了,弄的我一愣,話本來都到了嘴邊了,硬是憋了回去。

棺材是打開了,但是裡面的東西卻沒有出來,我們在那傻站著等也不是事。於是,我對葉凡使了個眼神,示意我和他一人走到一邊去,看看裡面究竟是什麼。

還好葉凡能明白,要是不明白估計我也不知道要怎麼做了。就這樣我兩慢慢的移動,沒有發出一點聲響。

但是我們不發出聲響不代表其他的東西不會呀。就在我們小心翼翼前進的時候,那打開來的棺材里突然『碰』的一聲,嚇的我和葉凡同時停住了腳步不知道該幹嘛。

等了一小會,又恢復到剛剛那樣,沒聲響了:「媽的。」要知道葉凡是最討厭被嚇的了,此時他低聲罵了一句,快速的來到了那棺材的邊上,沒辦法他既然那麼快我也得更上他的速度。

我們都沒有望棺材里看,當時我們離那打開了的冰棺還有幾步路,正好看不見棺材裡面有沒有東西,為了保險起見,葉凡將一張符咒拿在了手上,準備隨時進攻,而我也把陰符拿了出來。

就在我們準備比劃一二三準備上的時候正在門外等我們的張隊長突然喊了我們:「你們兩在裡面沒事吧,這麼長時間了,怎麼一點聲都沒。」

我去,被這一聲完全打亂了我們的計劃,我們同一時間猛的回頭,要不是我一一直做這噓的動作估計葉凡都要開罵了,這短短了一會被嚇了兩次,估計是誰都不會開心。

我們剛一回頭,我的媽的,那屍體竟然不知道什麼時候站起身來,此刻它正站在冰棺里,對我們兩個陰笑著。

「**!」這下葉凡終於罵出了聲,這一聲也是發自葉凡的肺腑的。

「干!」似乎跟葉凡在一起我連性格都變的比較粗暴,此刻目標一出現在我們的面前,我也沒管有沒有被嚇到,第一反應就是拿著陰符上去干它。

葉凡估計也是這麼想的,當我喊完一聲的時候他和我都不約而同的拿著手上的符咒去拍那屍體,還好我們都是順這一個方向拍的,要不然估計我們得掌對掌了。

沒想到那屍體的速度竟然相當敏捷,就在我們快要打到它的時候它原地跳了起來,在半空中翻了個跟斗,完美的落在了地上,那動作比國家運動員完全的還要標準。

「怎麼辦?」我們兩都沒打到它,這倒是有點出乎我們的意料,雖然開始沒有看見它之前我和葉凡都覺得應該沒多大問題,但是再看到它這麼完美的完成一套空中跟斗后不免的心中有點打鼓,打它肯定是沒多大作用,要是有用我們就拿槍進來射它了。

「嘿嘿!」正在我和葉凡不知道該怎麼辦的時候那屍體竟然對我們笑了。

這笑聲讓我們全身的雞皮疙瘩都不自覺的冒了出來,因為它那聲音根本就不像是一個成年人的,就好像是個孩子,而且還是一點點大的小孩,聽得讓人頭皮發麻。

葉凡的天然呆在此刻又一次的發作了:「哥們,你多大了,咱能笑的正常點嗎?」

誰知道那屍體聽到葉凡的話后竟然歪著腦袋,疑惑的看著葉凡,那表情和活人沒有什麼區別。

「這什麼情況?他表情是不是太豐富了一點。」我之所以會這樣問,因為我每次看電視那些詐屍后復活的人都是和傻子一樣,怎麼可能會這樣的表情生動。

「有點不對勁,就好像是鬼上身了一樣。」

這麼多年,鬼上身沒少聽過,但是這鬼上屍我還真是第一次聽。

「快點,把口服液拿來噴一下。」如果真是鬼在搗蛋的話,那麼噴了口服液我們就可以看見了,不過又有一點想不通,怎麼這次葉凡的紋身怎麼沒有多大的作用了。

正在葉凡拿出口服液,準備噴的時候,誰知道那屍體竟然開口說話了:「哥哥,你說的陪我玩!」

我現在終於能體會到什麼才是真正的整個人都發麻。

那屍體一副成年人的樣子,這下說出來的聲音竟然是個孩子的,還有那臉上豐富的表情,讓我隔夜飯都差點吐了出來。

「我什麼時候答應陪它玩了!」葉凡很無辜的大聲說道,但是他手上的動作可不慢,噴完了自己立馬就給我也噴上了。

這一下終於看清楚了那屍體的面目了,只看見有一隻小鬼正在騎在那屍體的肩膀上,控制著它,不過那小鬼長的就有點奇葩了。

沒有頭髮,全身雪白的,就穿著個小肚兜,要不是因為它有著男性的標誌我都分不清楚它的性別。

「我想起來了,剛剛找不到它的時候你不是說過哥哥陪你玩什麼的話嗎?估計他當真了。」我明白了,其實剛剛我們找不到它不是因為別的估計是這小鬼玩心太重,想和我們玩捉迷藏。

「我去,它這什麼腦袋!」

我覺得我見過的人一個都比一個變態,這小鬼控制這屍體的速度也太快了,也不知道出於什麼心態,就在我和葉凡說話的時候他飛快的跳到葉凡的面前,一把搶走了還在葉凡手上的口服液,它搶到后就好奇的把口服液放在手裡玩,看樣子還要給自己噴一點。

葉凡是完全愣住了,他是第一次碰見被鬼搶東西的情況而且還是從他的手裡。

「他這是要幹嘛。」這也不怪葉凡,那傢伙的速度太快了,我們都被它給震住了,而且我們又不知道它到底要幹嘛都不敢輕舉妄動。

「估計它是要給自己噴一點,肯定是看我們噴了它也要噴。」我這一句話只是隨便說說的,沒想到還真給我蒙對了。

只見它拿這口服液左看右看,最後竟然張開了嘴巴,看樣子它還想喝那麼一點點。

「我去!」 不止是葉凡,連我都驚呆了,我只知道那東西是酒還有呀血還有一些灰的混合體,現在看樣子那屍體想喝下去,能喝嗎?

由於葉凡的大叫,那屍體看了葉凡一眼,怪笑了一聲,然後就這麼對著自己的喉嚨噴了下去。

「這東西它也敢喝!」葉凡不知道是出於什麼樣的心態,竟然豎起了大拇指。

「那東西,鬼怪之類的喝了下去有沒有什麼作用呀?」其實我現在心裡到是希望它喝下去後會自斃省的我們動手。

葉凡搖搖頭:「這哪知道呢,從來都沒有鬼怪喝過呀,平時拿出來最多也就噴下眼睛。」此時葉凡的眼睛一直盯著那屍體。

「呸呸呸。」也許是那口服液沒有想象中的那麼美味,噴到嘴巴里后,那屍體用舌頭舔了一下,頓時皺起了眉頭,趕緊的吐了出來,順勢將口服液的瓶子給扔了出去。

「我去,不喝就還給我呀,扔了幹嘛。」葉凡此時好像很心疼他的口服液,在被丟出去之後,第一時間就衝上去給揀了回來。


看來自,口服液確實只有開眼見鬼的功效,給鬼喝了最多也就是難喝而以。

此時我們又陷入了僵局,葉凡在不遠處拿著口服液,我還在原地,而那屍體似乎口服液的味道不好死死的盯著葉凡,就好像是葉凡逼它喝的一樣。

「你是什麼呀?」不知道是不是葉凡太奇怪了,他竟然脫口問出了這麼一句話。

其實現在已經很明了的情況了,無非就是一隻小鬼上了屍體的身。

「哥哥,陪我玩。」誰知道那屍體就好像只會說這麼一句話的樣子,還是老樣子叫葉凡陪它耍。

我以為葉凡會罵它,誰知道葉凡竟然點了點頭:「哥哥陪你玩,送你回家。」說著他看著我:「送他回家, 縱古橫今 。」

這是第一次葉凡沒有和對手干架就直接讓我收了的情況,當然我也明白,就憑剛剛它從葉凡手裡搶走口服液露的那一手就讓我們肯定的知道,打是不可能打的過它了。

我也沒廢話,現在能收了它是最好的,省的等下它不要我們陪他玩要我們命的時候那就不好過了。

「天圓地方本無界,妙法定陰陽,急急如律令!」


當我念出咒語的時候那屍體還在不停的眨眼我對看著,似乎很好奇我做的一切。

但是,當我一指它的時候它的眼睛就沒有再眨一下了。

「快收了它吧,省的看著鬧心。」這也不怪葉凡,我看著它也鬧心,沒開眼的時候還好,畢竟看到的只是一個屍體還算正常的,但是開眼后就能看到那上屍體身的小鬼,長的實在是和外星人一樣。

既然現在都已經被我定住了,那想怎麼樣不都是隨我們了,其實我也沒想過事情會這麼順利,一點力氣都沒費。


「會不會太簡單了?」自從我接觸這些鬼怪的事情以來,這一次可謂是最輕鬆的一次,啥都沒做呀,直接就給定住了,剩下收它的事也只是個時間的問題。

「是呀,簡單點好呀,不然又得累死,這大熱天的。」

他熱嗎?我看他到時候一直撮著胳膊,這也怪不到別人誰叫他自己耍酷不穿衣服呢,估計他要是知道這次紋身沒有作用他也是不會脫衣服的。

算了,簡單不簡單等下再說吧,重要的事先給它收了,省的到處嚇人。

到現在基本都蠻輕鬆的,可是正當我準備使用陰司收魂的時候,整個太平間里的燈全部滅了,雖然現在是白天,但是這太平間終年不見陽光的,唯一的光源就是屋頂上的燈,現在燈滅了,我和葉凡就和瞎子差不多,什麼也看不到。

「草,什麼破醫院,竟然在關鍵時刻停電。」黑暗中,我聽到了葉凡的聲音從我不遠處傳來。

我心裡也納悶,這裡怎麼可能會好好停電,正當我開口想回葉凡話,也想吐糟一下的時候,電突然又來了.

「怎麼回事?」重見光明的我和葉凡都面面相視。

「別管了先收了,免得又出什麼事端。」雖然很短暫的失去了光明,但是總覺得有點不對勁。

正當我準備收魂的時候意外發生了,這意外不是在我們身上,而是在那屍體身上,由於我們開了眼,完全可以見到上了身體的那個小鬼,可是現在那小鬼卻不見蹤影了。

「怎麼老是遇見這樣莫名其妙的事呀。」葉凡指著站在那一動不動的屍體對我問道。

說實話,他都不知道我哪裡知道呀,我只能聳聳肩,至少現在我知道,這鬼上屍的事暫時看來是沒什麼事了。

「算了,先叫張隊長他們進來吧,我得先把衣服穿上,有點冷呀!」這也苦了葉凡了,**著上身在這麼低溫的環境下還能堅持到現在,實在是厲害。

一打開門,我們發現開始還在外面站著的警察們,包括張隊長現在都倒在了地上。

看到這情況大吃一驚,葉凡先不管三七二十一先把衣服揀起來穿上,在檢查了一下身邊的一個人,還好只是昏迷了過去,我是說剛剛太平間里好好的斷電外面的人怎麼一點反應都沒。

「現在咋辦,暈了這麼多,總不可能我們要一個個的給抬走吧。」看著地上昏過去的人沒有四五個也得有六七個呀,而且身材都比較好,這要我和葉凡兩個小伙怎麼可能抬的動。

葉凡想了想,頓下身,突然的對著張隊長的臉就是一巴掌。

「啪。」

這一巴掌打的可謂是十分的響亮呀,我都驚呆了,不知道他是不是開始打那個法醫打上癮了。


不過奇迹發生了,一巴掌后張隊長竟然哼了一聲,然後就醒了,我看的眼睛都瞪的老大,葉凡此時見張隊長醒了,轉過頭來對著我得意的笑著。

既然醒了一個那就好辦了,我來到張隊長的身邊:「張隊長,你們這怎麼都暈了呀?」

張隊長好像有些頭疼,揉了揉自己的太陽穴:「不知道呀,就在我問過你們之後突然就覺得眼前一黑然後就沒了,再一睜開眼睛就看到你們了。」

這是什麼情況,集體大暈眩?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