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南初,會不會太浪費了。」

「不浪費,這可是我的乾兒子,多好都值得。」

姜南初小手一揮,將幾件衣服通通包起來。

「半雨,南初?」

「原來真的是你們,我還以為認錯人了。」

「范啟星,你怎麼會在這邊。」

見到昔日帝都的同學,姜南初與謝半雨都覺得十分驚訝。

「我來錦都參加一場比賽,你們轉學之後,老師同學很想你們。」

「那他們也來了嗎?」

姜南初詢問道,她對陳老師一向都是很尊敬的。

「只有我一個人,你們在這邊逛街嗎?」

「嗯。」

「我來幫你們拿衣服吧,我們可要好好聚聚。」

范啟星熱情的說。

「那麻煩你了。」

姜南初也不見外,將大包小包的東西都放在他手上。

原本只有兩個人逛街,現在變成了三個人。

范啟星十分識趣的乖乖在身後,姜南初與謝半雨一起將悄悄話。

「半雨,我可是記得你大一的時候還暗戀過范啟星。」

「別說了,我都尷尬死了。」

別叫我歌神 謝半雨小臉通紅的說,想不到居然會在錦都撞上。

「好好好,我們繼續逛街,畢竟是同學,用平常心對待就好了。」

姜南初話音落下感覺身後有燈光,她敏感的轉身看去,卻什麼也沒有發現。

三人一起逛街到下午五點才準備回去。

「范同學,這次真的辛苦你了。」

「時間不早了,我和半雨就先回去了。」

就在這時從商場四面八方圍過來一批黑衣人。

「姜小姐,請和我們走一趟。」

「南初,這是怎麼回事?」

「我也不清楚,你們是什麼人?」

姜南初防備起來,他們絕對不是司寒的人。

為首的黑衣男人不在乎姜南初是什麼身份,不管她願不願意都直接離開,直接命人將她綁起來。

「你們到底想做什麼,這是綁架!」

姜南初開始劇烈的掙扎,但是對方的人數實在太多了,她很快就被一米九的黑衣人架起來扔進商務車廂內。

「南初,南初!」

謝半雨不顧及懷孕的身體追了出去,但她不是那些人的對手,只能眼睜睜的看著姜南初被帶走。

「半雨,你大著肚子呢,小心一些。」

「放心,我沒事,我立刻打電話給陸司寒。」

另一邊,姜南初看著熟悉的路線,終於明白是誰的膽子這麼大,敢在白天綁人,原本是高高在上的議長閣下。

被一群人架著進入議長府,戰錚樺坐在主位上冷眼看著姜南初,在他的身邊還有松本葉子。

「伯父,我是做錯什麼事情了嗎,值得你這麼費勁心思的將我綁過來。」

「我問你,在苗家村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情?」

「苗家村的事情不是都過去了嗎,我們已經將所有犯罪分子通通緝拿歸案了。」

「你少給我轉移話題,我問的是你在苗家村發生了什麼事情。」

「你不要覺得我沒有調查,你就可以說謊,你在苗家村整整失聯一天一夜!」

戰錚樺表情嚴肅的說。

戰家是錦都最尊貴的豪門世家,容不得被任何人玷污。

「我被關在柴房整整一夜,僅此而已。」

姜南初直視戰錚樺眸子,認真的說。

「戰叔叔你看這件事情是你誤會了,南初是清白的。」

松本葉子適時的發話。

「清不清白不是她說了算的,讓醫生檢查一番就什麼都知道了,免得她有不三不四的病傳染給司寒。」

戰錚樺這些話說的實在太難聽了,姜南初氣的臉頰都紅彤彤的。

英雄聯盟之無限超神 「我沒有病,你們放開我!」

姜南初開始劇烈的掙紮起來,想要逃離議長府。

「立刻去把她給我帶到余醫生那邊去。」

戰錚樺用一副沒得商量的口吻說。

「我不要,我的身體是屬於我自己的!」

「你們誰也不能給我做決定,放開我!」

姜南初不滿的聲音還在傳出來,但是逐漸變小。

「戰叔叔,我們這樣做會不會讓司寒生氣,要不還是算了吧。」

「不用擔心,這件事情我來撐著,這麼做也是為了司寒好,他怎麼會怪我。」

看戰錚樺一副主意已定的模樣,松本葉子勾了勾唇角。

謝半晴打不通陸司寒的電話,最後聯繫段景霽一起去了D.E集團。

頂樓辦公室內。

「黑衣人?」

陸司寒聽到謝半雨的描述,語氣陡然嚴肅起來,他想到的第一個人選就是傅自橫。

該不會是傅自橫想要從他的身邊將南初搶走吧。

「先生,根據小姐身體中的定位,她目前正在議長府。」

沈承適時的開口。

「就算是未來公公,也不能用這麼蠻橫的方法將人直接帶走吧。」

謝半雨鬆了一口氣,就開始責怪起來。

「既然是在議長府,我親自去要人,這次的事情麻煩你們了。」

陸司寒說完拿起外套,利落的出門朝議長府趕去。

僅僅只用了二十分鐘,陸司寒趕到議長府。

「少爺,議長閣下正在處理政務,請您稍等。」

「把南初帶出來,我現在立刻就離開。」

「啊!不要過來,我求求你不要過來,司寒,哥哥!」

一道凄厲的叫聲傳入陸司寒的耳中,熟悉的讓他心疼,這絕對是姜南初出事了。

「全部都給我滾開。」

「少爺,議長閣下下達過命令,不準任何人進去。」

「砰!」

陸司寒直接一拳狠狠揍向門口的警衛,他想要去的地方,他想要救的人沒人攔得住!

「戰叔叔,你看南初這麼抗拒不如就算了吧。」 張珊和何偉只能遠遠看着,不能擅自出手!祖瑪教主的攻擊力,不是他們兩人能承受的。萬一釋放技能把它招惹過去,吸引到它的仇恨。

只有死路一條!所以,只能靜靜的查看!

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 冷宇也是硬着頭皮和祖瑪教主硬鋼,很快,在冷宇的以命搏命的情況下,祖瑪教主終於是被冷宇砍掉了將近一千點血,再砍兩刀,就到達分界線了!

而此時,冷宇的血量已經是下降了一半!

“轟!”

冷宇一個烈火劍法落下,見這時那個bOSS瞬間就停立不動了!站在原地,仰着頭,“烏拉烏拉”的怪叫着。

冷宇知道,它這是在做祭祀!一條彈身,就跳遠離開了它!

果不其然,在所有人都沒有做心理防備的時候,一羣密密麻麻的小怪,就憑空蜂擁出現在了祖瑪教主的周圍!

“就是現在!”

冷宇大喊一聲。張珊和蘇元慶瞬間就反應了過來。

爆裂火焰和困魔咒,同時落下!那羣小怪,瞬間就被圍困在了光柱陣中!也在同時,怪叫一聲,掉了一塊的血量!

慕林 召喚完畢後,祖瑪教主再次行動起來。直奔冷宇而去!

接着,就是張珊一個的煙火秀。小怪們被圍困在裏面,接受着張珊釋放的漫天大火的轟燒,如流水一般的掉落着血量。除了那有限的幾個“祖瑪弓箭手”外,其他怪物全然碰不到張珊。而那幾只“祖瑪弓箭手”對擁有滿級魔法盾的張珊面前,造成的傷害可謂是微乎其微了。

冷宇見祖瑪教主張牙舞爪的向他撲來,這次,他並沒有迎面而上,而是徑直朝着東北邊跑去!祖瑪教主狂奔着緊跟其後,冷宇有着疾風步的加持,居然快要被祖瑪教主追上了!奔跑着,祖瑪教主的大爪子已經蓋到了他的頭頂,這時,冷宇再也忍不住了,一下子停住了叫,正面面對起了他。

見這時,隔空飛來了一章黃色的道符“啪”的一聲在祖瑪教主的身上,炸了開來。

“嗚哇~!”祖瑪教主怪叫一聲,自己的攻擊被那道符打斷了。

雖然祖瑪教主實力強勁,但仍舊是有弱點的!它的弱點就是,自己每被打掉一定的血量,自己就會被打蒙一瞬間!無論自己是在奔跑還是在攻擊,都會立即停止動作。雖然只是一瞬間。

但是,即便是這一瞬間對於冷宇來說已經是足夠了。

他一個彈身,瞬間跳離開了祖瑪教主的攻擊範圍,轉回身嚴陣以待的盯着它。

見這時,祖瑪教主,愣在原地,恍惚了一下,忘了一眼冷宇又望了一眼站在不遠處的何偉。徑直朝着何偉直撲而去。

“快跑!”冷宇大喊一聲,自己飛速的追了上去。

何偉聽到冷宇的話,開始奔跑起來。由於距離離得祖瑪教主較遠,祖瑪教主速度雖然快,但是一時間仍然還是追不上何偉。

這時,冷宇彈跳起身,快步躍前,已經追到了祖瑪教主的身後方,開啓刺殺劍術,下一瞬間一道鋒利的劍芒徑直的劈到了祖瑪教主的身上!

“bing~”

【-34】

【3944-5000】

祖瑪教主已經被何偉吸引住了仇恨,並沒有理會冷宇的攻擊,依舊對着何偉窮追不捨。而這時,冷宇藉機追着祖瑪教主一路揮砍,毫髮無損的就砍掉了祖瑪教主幾百點的血量!

而就在這時,那祖瑪教主又一次停了下來。

“不好!”

冷宇心中大驚,收回了揮舞出去的武器,一個彈跳再次跳離開了祖瑪教主的攻擊範圍,並且再次遠離了兩步。

轉瞬過後,果不其然,如同冷宇想的一樣!那祖瑪教主再次恍惚一下,就朝着自己跑來!

這次換做冷宇奔跑了。

“別跑了!打他!”冷宇邊跑邊喊。

這時,還在逃亡中的何偉聽到了聲音也是停了下來。見怪物已經不再追着他打了,加上冷宇的話,自己瞬間就明白了冷宇的意思。

立在原地,一張又一張的靈魂火符,從他武器頂端飛出!“轟隆隆”“轟隆隆”的一次又一次的炸在了祖瑪教主的身上。

就在這樣,祖瑪教主的血量不斷地下降。

此時,三十隻小怪,已經被張珊悉數滅盡!

“轟!”

奔跑中的冷宇瞬間被一道閃電聲驚醒,猛地朝張珊那看去!此時,見張珊居然是看到祖瑪教主在追自己,於是釋放了一個雷電術來救援!

冷宇見到這兒,不喜反怒。

“冷宇,我們來幫你!”蘇元慶遙遙相喊,和張珊一起,就要朝冷宇這邊跑來。

冷宇見狀,大吼了一聲,“別過來!!!”

聽到這如雷一般的吼聲,兩人一下子就停住了腳步。

這時冷宇又說話了:“小胖兒,你們不抗打,吸引到它的仇恨就死定了!你用隱身術保護好你們自己就行!”冷宇邊跑邊喊。

聽到這話,蘇元慶也是明白了。張珊臉上雖然有些異樣的模樣,但還是乖乖聽話停住了腳步,

接着,蘇元慶手中出現了一團白霧。

“pong~”

“pong~”

在兩人身上響了兩聲,兩人的身形就隱匿起來了。

冷宇見沒有得到迴應,無意間朝着他們的方向看了一眼,看見人已經變成半隱形狀態了,自己也是稍稍放下心了。

隱身術對於怪物來說,是全然隱形的。對於隊友和敵人來說,是半隱形的!也就是說,這個技能在PK當中,是全然無用的!只能當做打怪時候保命用的技能!

冷宇奔跑在前,何偉道符在後,沒多久,祖瑪教主再一次的停住了腳步。這次,何偉也是摸清楚了祖瑪教主的行動規律了,率先奔跑了起來。

果不其然,祖瑪教主在下一秒就直奔何偉而去。

這時,冷宇再次殺了個回馬槍,追着祖瑪教主用刺殺劍術揮砍。

遊戲畢竟是遊戲,遊戲裏的怪物畢竟只是數據而已。沒有思想,不會思考。只是重複着之前做的無用功。

慶幸的是,祖瑪教主只召喚了那一波小怪,並沒有召喚第二波。

很久以後,祖瑪教主嗚呼一聲,就倒在了地上…. 失落的遺蹟,廢舊的盟重城。這裏最爲強大的怪物,“祖瑪教主”,就在這兒“嗚呼”一聲,倒地了。

死於一羣人類的算計。

滿地的白光閃爍,大片的裝備爆了出來。其中不乏“赤月”級首飾。

最終冷宇,挑選了兩件自己需要的,就將其他的分給其他人了。

其中一個是赤月級的【聖戰手鐲】,還有一把位於武器排行榜第二梯隊的33級戰士武器【怒斬】!

很多人把他列爲戰士武器第三!但是也有很多人把它當做終極武器之下的第一刀。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