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可不是,幸虧二姐姐恰巧繞到了董大奶奶身前,要不然可就不好說清楚了。」徐明菲配合著范氏,對著依然有些緊張的徐二姑娘笑了笑。

徐二姑娘聞言小臉一紅,頗為羞澀的扭了扭身子,低聲道:「我當時也不是故意要繞到董大奶奶身前的,只是……只是著急著去恭房……」

「行了,你既然著急著去恭房,剛才沒去成,那現在就趕緊去吧!」徐大太太了解了事情的經過,也就沒了多問的興緻。

徐二姑娘如蒙大赦,羞紅這一張臉點了點頭,在許惠的陪伴下起身去了恭房。

待兩人一離開,徐大太太便沉著一張臉對著范氏和徐明菲道:「上次董蘇皖在紅楓山別院鬧騰,我看在董尚書的面子上暫時沒有多做計較,沒想到這才幾天的功夫,董蘇皖居然又把壞主意打到了我們徐家身上,小小年紀便如此肆無忌憚,真是不知所謂!」

「董大奶奶這會兒還在侯府廂房診治,看樣子肚子里的孩子多半是保不住的,虧得二姑娘運氣好,要不然可就麻煩了。」范氏眉頭微蹙,言語間沒了之前的慶幸,而是帶上了淡淡的擔憂。

徐二姑娘這次上京城可是準備物色婆家的,要是被董蘇皖算計得壞了名聲,不止是會毀了徐二姑娘一個人的名聲,就連徐明菲都得受到牽連。

徐大太太顯然也是想到了這一點,她看了看面帶憂色的范氏,又看了看貼在自己身側,一臉關心的看著自己的徐明菲,冷哼道:「如今正是多事之秋,我原本是不想跟個小丫頭片子計較那麼多了,可既然她自己不知死活的撞上來,那就怪不得我了。要是不給她點顏色看看,還真當我們徐家是好欺負的!」 武浩隨手一抓,就抓住了對方胖乎乎的胳膊,向自己懷裡一帶,消去了他的力道,而後一肘子擊在他的心口之上,直接將對方擊飛出去。

乾淨利落,這就是眾人對武浩的感覺,武浩的出手不像是武道大家的搏殺,更加像是街頭混混的戰鬥。

胖乎乎的身軀被武浩砸出去三四十米,落到地上之後臉色發青,他一個鯉魚打挺從地上站起來,一聲低吼,像是發怒的雄獅,目光之中充斥著暴怒的火焰,如果可以把他的怒火可以折算成火焰的話,整個百花谷都要被點燃了。

暗中不少人心中哇涼哇涼的,武浩的強勢出乎意料,連同時少年英傑,同樣和他一個境界的齊國六傑都不行,差距太明顯了。

武浩自顧自地做到自己椅子上,開什麼玩笑,一個同等級的年輕人也想挑戰自己?真把洪荒不滅體當成擺設了,現在同等級較量,已經不足以激起武浩的興趣了。

「吼……」胖乎乎的第五人一聲低吼,他身後出現出一頭猛獸的影像,看輪廓像是一頭雄獅,但是仔細觀察地話又不像,不過長的倒是足夠凶神惡煞。

「這是我的獸魂,武浩,讓你的獸魂出來吧。」胖乎乎的齊國第五人努力保持自己的高人風範,不想占武浩的便宜。

「用不著……」武浩伸出一根手指在眼前晃了晃,示意對方可以進攻了,不就是一頭灰不溜秋的獸魂嗎?又有什麼大不了的?

「你找死!」齊國第五人暴怒,一聲怒吼,他身後的雄獅同樣擺出一個仰天咆哮的姿勢,而後兩人合體,像是一個人形的推土機,向著武浩的方向碾壓過來。

武浩自顧自的喝酒吃菜,對眼前的進攻絲毫不放在眼裡。楚乾在暗自驚訝武浩託大的時候也不得不承認,武浩的做法很解氣,非常解氣。

「滾!」當胖乎乎的第五人衝到武浩面前不足半米的時候,當對方鼓盪的勁風已經吹到武浩的臉頰生疼的時候,武浩一聲怒吼,白虎吼吼出,一道道肉眼可見的力量波紋成螺旋狀地轟擊到了對方的心口之上,時間似乎停頓了一刻鐘,再然後胖乎乎的身影戛然而止。

武浩的聲波擊散了那頭類似雄獅的獸魂,擊散了對方的護體靈力!

「滾吧!」武浩隨手扔出了自己的茶杯。巴掌大小的茶杯像是出膛的炮彈,直接砸到了對方的心口之上。

這次第五人飛出去了,落地之後茶杯直接鑲嵌在他的心口上,像是天生長到那裡的。

第五人掙扎地站起來,踉踉蹌蹌地打算沖向武浩,結果被齊鷹給攔住了。

丟人敗興啊,齊國六傑可以輸,但是不能輸這麼狼狽吧,在對方面前根本就沒有還手之力。像是一個剛斷奶的孩童。

同樣是武道地武者八重天,但是兩人的差距實在是太大了,難道是前幾天貪狼留下的傷勢還沒有痊癒?齊鷹只能用這種理由來安慰自己,如果不是這樣。那後果絕對是災難性的,齊鷹都不敢想象這種後果。

「我來吧……」第四人站了出來,這是一個書生打扮的青年人,身材倒是沒有什麼出彩的地方。不過給人的感覺陰沉沉的。

「在下柳寒生,向你請教!」第四人柳寒生站了起來,眯著眼睛看著武浩。並沒有著急發動攻擊。

柳寒生?太子楚乾眉頭一挑,這個人是他重點關注的對象之一,算是齊國年輕一代之中極為罕見的天才。

「小心,這人可以模仿你使用過的任何功法!」太子楚乾在武浩身後小聲說道。

「模仿?」武浩一愣,大千世界,無奇不有,居然還有這樣的天才。

「滾!」武浩一聲低吼,白虎吼吼出,肉眼可見的波紋向著柳寒生轟擊過去。

與此同時,柳寒生也吼了一嗓子,居然有和武浩一樣的力量波紋出現,和武浩的聲波攻擊對轟在一起。

有意思,武浩心中冷笑,還真是大千世界無奇不有,不過這又能如何?

武浩腳下天罡步邁動,閃電一樣地出現在對方面前,一招招牌性的白虎掏心抓向了對方的心口。

柳寒生是和武浩同樣的戰鬥方式,腳下同樣有天罡步邁動,同樣是一招白虎掏心,兩人的攻擊轟擊在一起,武浩站在原地沒動,但是柳寒生一連退後了五六步,臉色一陣鐵青。

招式可以模仿,但是體質可模仿不了,武浩的白虎掏心是以洪荒不滅體催動的,這一點別說柳寒生沒有辦法模仿,就算是天王老子來了也模仿不了。

「不想死的話就打起十二分精神,你那種似是而非的戰鬥方式根本就是在找死!」武浩冷冷地回應。

「好!」柳寒生應了一聲好,他雙手在虛空之中划動,一直金燦燦的金筆落在了他的手中。

「這是我的器魂,你用兵刃吧。」柳寒聲說了一聲,而後雙手握住金筆,幾個筆畫之後,虛空之中出現了一個金燦燦的字元。


這是聖武大陸字體之中的山字,就在這個字成型的一瞬間,一個直徑不過一尺長的字元居然有了山的厚重,帶著大山樣的澎湃氣息向著武浩砸過去。

武浩有點意外,楚乾等人也非常意外,沒有想到柳寒生還有這種本事,怪不得此人一直不服氣自己第四的位置,原來是真有兩把刷子。

一個山字的字元帶著山的厚重砸向了武浩,武浩天罡步邁動,躲開了對方的必殺攻擊,山字字元在地面砸出了一個直徑一米,深刻見底的大洞。

就當眾人以為這次的攻擊結束的時候,地面那個金燦燦的字元居然從地面升騰起來,繼續向著武浩的方向砸過去。

這字元還是屬狗皮膏藥的,一旦黏上,絕不撒手。

「咦,還有點意思!」武浩眉毛上揚,本來以為這就是一個一次性的炮彈,躲過去就完了,沒有想到這居然還是一個精確制導的導彈,不擊中目標誓不罷休。

既然躲不過去,那就不躲好了,武浩長吸了一口氣,金燦燦的拳頭舞動,在他的身後,澎激昂的鼓聲響起,讓人氣血一陣沸騰。

柳寒生眼角閃過一抹興奮的神色,他的獸魂和別人不同,別人的獸魂都是增加武者的實力,但是只有他的獸魂是學習型的獸魂,這種詭異的獸魂賦予他一項堪稱恐怖的實力,那就是學習和模仿。

一般的招式,只要看一遍,他的獸魂就能發揮出八成的威力,三遍之上就能將模仿的功法幾乎發揮成十成的實力,再多看幾遍,他便可以青出於藍而勝於藍。

柳寒生的資質並不算多好,但是就是依靠這種強悍到令人髮指的學習能力,他走到了今天,而且自信滿滿地會走更遠、更高。

他現在施展的功法就是通過學習和發展得來的,不過那個人只能做到一次性的直線攻擊,他在別人的功法基礎之上做了改善,終於成就了今天的狗皮膏藥型功法。

「如果不逼出你的絕招來,我今天豈不是白忙了?」柳寒生心中暗說,他現在的目的不僅僅是擊殺武浩,更重要的是想從武浩這裡學到特殊的東西。

當武浩揮舞金燦燦拳頭的時候,當武浩身後響起了澎湃的戰鼓之聲的時候,柳寒生興奮無比,單從氣勢上看,武浩現在施展的拳法就是牛叉至極的。

武浩深吸一口氣,金燦燦的拳頭直接砸到了璀璨的山字字元之上,在一陣驚天動地的轟鳴之聲中,肉眼可見的,璀璨的字元出現了無數的裂紋,好像隨時會碎裂的瓷器。


「好,威力很好!」柳寒生滿是興奮,他知道自己的字元有多結實,能將如此結實的字元砸出裂痕,這樣的拳法一定要學到手。

武浩也頗為意外,這個金燦燦的字元居然擋住了自己的碎體拳,有點意思。

「再來!」武浩上前一步,這次是雙拳齊出,金燦燦的拳頭帶著毀滅一切的氣息,砸到了山字字元之上。

轟……

碎體拳不愧是至尊武帝的功法,雙拳之下終於擊碎了字元,柳寒生的臉色蒼白之中透著興奮的潮紅。

蒼白是以為他的氣機和山字元是聯繫在一起的,武浩擊潰了山字字元,在氣機的牽引之下,他受傷是必然的事情,而且這種傷害還不輕。

興奮是一位,武浩一連施展了兩次碎體拳,以他獸魂那恐怖的學習能力,應該參悟了八**九吧?一想到自己可以掌握武浩那恐怖的拳法,柳寒生就興奮的不行。


這可是比剛才的聲波吼更有用的功法,他甚至隱隱猜測這神秘而強大的功法應該是來自至尊武帝。

「現在你也見識一下吧……」柳韓生一聲長嘯,他的身後也金光蕩漾,居然也有澎湃的鼓聲響起。

「你在學習碎體拳?」武浩眉毛一挑,隨即啞然失笑,沒有想到對方的心思這麼大。

「不錯,你也常識一下這套拳法的滋味吧。」柳寒生大喝,雙手轟向了武浩,看氣勢,赫然正是碎體拳。(未完待續。。) 汀蘭苑戲台上的戲還沒有唱完,董大太太經過大夫一番診治依然沒有保住孩子,並且已經被董家派來的人接回去了的消息就傳進了眾人的耳朵。

儘管之前大家都覺得董大太太摔了那麼一跤,十有八九是小產了,可真會兒真的聽到了這兒消息,嘴上不說,心中多少還是有些唏噓。

特別是有幾個家世和董大奶奶差不多,一樣都是娘家不給力的夫人,更是忍不住悄悄的捂住了自己的胸口,只覺得一陣心驚肉跳。

待到宴席結束之後,上門賀壽的客人也就沒有多留,稍稍客套一下之後就告辭離開了。

徐家眾人在徐大太太的帶領下算是第一批告辭離開的客人,出門的時候遇到汪如玉和肖榮,鑒於之前戚遠侯老夫人一句話差點把徐明菲和肖榮兩人拴在一起的事,雙方也只是象徵性的點了點頭,半點交流也無就各自上了馬車。

夜幕降臨,隨著客人逐漸離開,喧鬧了一天的戚遠侯府也漸漸安靜了下來。

半個時辰之前,魏大太太劉氏將最後一批客人送走,在屋子裡小憩了一會兒,就起身急匆匆的去了戚遠侯老夫人所住的松鶴院。

戚遠侯老夫人正支著一隻手側躺在軟榻上,由著伺候的丫鬟為自己按摩,見到嫡親兒媳婦劉氏來了,便揮退了屋內伺候的下人。

「客人都送走了?」戚遠侯老夫人坐直了身子,也不看向劉氏,伸手端起放在一旁的上等白瓷茶杯,吹開茶杯上的熱氣,神態悠閑的輕抿了一口。

「都送走了。」劉氏順勢在戚遠侯老夫人下首處坐下。

「常青院那邊怎麼樣了?」戚遠侯老夫人端著茶杯的手微微一頓,眼睛終於看向了劉氏。

「常青院那邊看上去並無什麼異常,二弟妹剛剛才喝了葯歇下了,二弟則去了書房。」劉氏回道。

「魏玄呢?」戚遠侯老夫人輕哼一聲,眼中閃過一道冷芒。

劉氏垂下眼瞼,輕聲道:「魏玄陪著二弟妹喝了葯,之後就出門了,說是要有點公務還沒處理完,需要去看看。」


啪!

還冒著熱氣的茶杯被戚遠侯老夫人重重的放在身旁的小几上,發出沉悶的響聲。

「這魏玄還真是大忙人,今天這種日子也不忘公務,真是生怕旁人看不到他的上進啊!」戚遠侯老夫人雙眼微眯,語氣透出一分陰冷。

公侯之家出身的貴公子,不需要和那些十年寒窗苦讀的學子競爭科舉,只需家中得力的長輩們運作一下,就能尋到一個還算體面的職位。

只不過體面的職位多,但既體面又有實權的職位卻很少,要想將這樣的職位弄到手,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戚遠侯府到了這一代,依然和皇家的關係十分親密,戚遠侯魏明也深受當今聖上的信任,就憑著這幾點,要想給侯府出身公子謀個好差事,也不見得是件難事。

去年魏寧和魏玄都到了該尋給差事的年紀,按照戚遠侯老夫人和劉氏的想法,自然是想讓魏寧搶先挑個既體面又有實權的差事壓魏玄一頭。

誰知她們倆還沒來得及動作,戚遠侯魏明就想辦法讓魏玄在聖上面前露了臉,然後順理成章的藉由聖上的手給魏玄挑了個好差事。

這也就罷了,偏偏被魏玄給挑中的那個差事,本來是戚遠侯老夫人和劉氏為魏寧看中的,著實把兩人氣得肝疼。

更讓兩人心中窩火的是,本以為魏玄在外流落了這麼多年,突然搖身一變成為侯府公子,不管是從能力還是見識上來說,都應該差強人意才對。

哪想到魏玄一上任就辦了幾件漂亮的差事,不但迅速在京中站穩了腳跟,反過來隱隱壓了魏寧一頭,更是頻頻引得聖上讚賞,前途一片明亮。

這樣的情況,要是換成自己的嫡親孫子魏寧,戚遠侯老夫人就是睡著了都會笑醒,可偏偏春風得意的人是阻礙魏寧順利繼承侯府爵位的絆腳石魏玄!

該死!

魏玄那個礙眼的小崽子,當年怎麼就沒有死在外面?

想到氣憤之處,戚遠侯老夫人的胸膛不禁一陣起伏,過了好一會兒才緩了過來。

「娘,錦州徐家那邊我們該怎麼辦?我看那個徐大太太似乎並沒有服軟的意思。」劉氏抿了抿嘴,抬頭看著戚遠侯老夫人問道。

戚遠侯老夫人撥動了一下手上的玉鐲,緩緩道:「錦州徐家那群人,一個個都是茅坑裡的石頭又臭又硬,不肯這麼快服軟也在我意料之中。不過你不用著急,吏部尚書這個位置到底會不會落到徐大老爺身上還不一定,都轉運使這個位置確實不容小覷,可到底遠離京城,就算拉攏過來,對我們寧兒的幫助也有限。」

「可魏玄那邊……」劉氏看了戚遠侯老夫人一眼,又接著道,「他在當邵家養子的時候,和錦州徐家的人頗為親近,萬一錦州徐家的人選擇站在魏玄那邊,豈不就便宜他了?」

「錦州徐家說穿了也不過是我們梧桐巷徐家的旁支,他們就算是想做胳膊肘往外拐的事情,也得看我們答不答應才行。之前聽下人說,錦州徐家上下最寵的姑娘是二房的徐明菲,今天一看果然如此,我不過就隨意試探了一句而已,徐大太太就忍不住頂了上來,你看董大奶奶出事的時候,徐家的那個庶女差點被牽連了進去,可徐大太太卻沒有當場發作,要是能把徐明菲也攥在手心裡,量他們就算有什麼小心思,也得先在心裡掂量掂量。」戚遠侯老夫人眼帶深意的看著劉氏道。

「娘的意思是讓寧兒……」劉氏眉頭一皺,看似平靜的臉上終於露出了點波瀾,「這徐明菲雖是嫡女,可她還有兩年才及笄,而且她爹也只是一個小小的七品知縣而已,出身上差了些。」

「那徐明菲的出身比起寧兒是差了不少,不過做個妾室,勉強還是夠格的。」戚遠侯老夫人笑得一派清風淡雲,言語中盡顯對徐家眾人的輕視。 看到柳寒生施展的碎體拳,武浩赫然笑了,像是剛剛逮到小雞的狐狸。

武浩抱著肩膀,笑眯眯地看著對方,任由對方的碎體拳砸到自己身上,一點防禦的意思都沒有。

「武浩有點託大了……」不少人心中暗說。

柳寒生的境界是地武者九重天,這個境界比武浩還要高出一個檔次,就算是沒有施展任何拳法,僅僅是**的力量,也足以將武浩擊傷,更別說柳寒生施展的還是從武浩這裡模仿而來的武帝神技,碎體神拳。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