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吾家侍衛長大人之弈棋神通,卻是厲害無可能及。」

「該日,小弟必登門拜訪。」

那不足話雖這般言語,然其心中知曉,除非是激得那侍衛長大人之好勝性,否則其絕不可能行出來對弈呢。

果然半年裡,那大內中近侍大人,接二連三輸卻棋局,后復有好棋道者侍衛大人數修來較技,盡數敗北!此果然激得那侍衛長大人坐不住,其悄然行來,與不足大戰數天,連敗連戰,屢敗屢戰。然不足之棋藝乃是與那棋聖大戰不敗者,遂不敢說其乃是此界無二,然其精湛之技藝哪裡是區區侍衛長可以相較。(未完待續。。) 那不足之弈棋,每每便是悟道茶為飲,珍惜之物事為禮,深深得了那侍衛長之好感,后居然漸漸相較若為友為朋一般。


有時那侍衛長鑒於其不斷輸卻其棋局,便大吹特吹以為掩蓋其尷尬。

「始源地,嘿嘿嘿,此乃是三界之秘辛,當世除去吾人,何人可知悉?」

「啊也,吾聞得那始源地乃是不祥之所在,大凡有知悉者,必有性命之憂!」


「可不是么?然吾卻然特例!蓋吾每每千年必得往去始源地,為吾家父神取回其靜修之三界聖器!此物可了不得,乃是可以剋制三界碑靈之魂魄者。」

「啊也,大哥,休得告知某家,不日將去始源地,這般真正驚殺某家!」

那不足聞言大驚,惶急掩飾道。

「哈哈哈,便是再過百年,吾果然要去此地!」

「啊也,大哥,萬萬莫要告知,小可可不想知曉其中之秘辛!此性命攸關啊!」

「哈哈哈,兄弟何太膽小耶?」

「某不過喜對弈,餘外則自由散漫習慣。最是不喜遭了何物拘束了身體。是故小弟不願聞聽那始源地之秘辛。」

「嗯,此明哲保身!乃是智者所為呢!」

「哈哈哈,大哥,繼續吃茶!」

至此後那不足便愈加小心,只是弈棋罷了,餘外根本不去理睬何事。便是那等極為隱秘之閑聞軼事亦是不予理睬。然其卻然時時關注那侍衛長之一舉一動。


大約是百年後,忽然有一日那侍衛長大人行過來弈棋。其對了不足道:

「兄弟此次弈棋,下一次卻然在三百年之後矣!」

「大哥說笑了!吾等日日在一起,何時不能夠對弈?怎得說乃在三百載之後呢?」

那不足一邊下了一手棋,一邊隨意道,似乎極為平常一般模樣。

「唉,吾家得需往去那密地!」

「哦?密地?很遠么?」

「嗯,來去幾乎得三百年之時長。且唯有一人孤獨上路,真正悶殺個人去哩!」

「大哥休得著急,大不了不去么!」

「啊也,不想活了么?此地唯有某一人可以往去!且有父神吾主之令諭在。不去?死啊!」

「啊也。或者帶了一位相好同去,一路上自有女神相陪,哪裡會悶呢!」

「啊也,此臭注意啊!此事唯吾一人往去。余者決然不得有修同行。否則吾等皆有不歸之虞呢!」

「哦!」

那不足隨意哼哼唧唧幾句。待得三局罷了。那侍衛長居然得了一局平局!其興奮自不待言。

「兄弟。多謝了!汝相讓一局,乃是為吾送行!這個吾明白的緊!呵呵呵!」

那不足忽然笑道:

「大哥,此去一路順風!小弟在此靜候大哥棋藝大進。屆時回返再對弈幾局如何?」

「好!好!」

「大哥,吾二人相交一場,大哥臨行無物可贈,唯有棋聖之一部棋譜獻上,以慰大哥路上之寂寞!」

「啊也,此物太過珍貴!太過珍貴了!」

那侍衛長大修大喜過望,雙手拿了棋譜,笑得合不攏嘴兒。

不足觀視得其人往去,低首思量半晌無語。

且說那侍衛長其修,整頓了一應物事集法器寶物隨身,往去父神大光明神處,那大光明神道:

「汝此去先去凈化池中沐浴,后將汝身具一切物事去元能大陣中消去凡塵之氣息,而後仍舊如往時一般,不得再有餘物在身,只身前去即可!」

「是!父神吾主,小神明白!」

「如此去吧!」

「是!」

那侍衛長伏地叩首三叩九拜乃罷。

於是那侍衛長先是往去凈化池沐浴,洗去凡塵污穢,而後將其身具之一應物事往去元能大陣中消去塵世之污黯,一身新裝踏步青雲上,疾馳而去。行走地數月時,其便到了一處黑黝黝空間涵洞近旁,其地幽深不知其可,其強大神能元力所成毀歿星雲緩緩旋轉,一股股驚世之吸納之力幾乎可以將其近旁運行之星辰吸入,擠壓成齏粉消散!然那侍衛長大人卻乎輕鬆似如尋常之地行走一般。若仔細觀視則可見其渾體飄動了一股股神秘法能環繞了其體膚,居然將那強之無極之毀歿之力盡數推開遠去,而其自家卻乎安然無恙。

「吾足兄弟所賜棋聖之棋譜乃是吾一路上無聊時深究之玩物,此不能不拿!嘿嘿嘿,待得老子返回時,說不得那吾足便不再是老子對手了!」

那侍衛長大人低首一口吐出一物,卻乎一枚玉簡,尺許長短,三寸許寬。其掂在手心輕輕兒一拋,笑眯眯將身一順,倏然而入了那黑黝黝洞戶中而去。

便在此時,那車夫行之所在,不足忽然長長吐出一口氣,回頭將那桌上一杯茶水仰頭飲下。

「吾足,汝家娘子差人來也。」

忽然門口烏木笑嘻嘻道。

「吾家娘子?烏木大兄,來者何人?」

「便是一介美妞兒丫鬟吧。」

「哦!」

那不足行出去,只見院中靜靜兒站立一女,觀得不足行出來,忽然笑吟吟下蹲作揖道:

「好人,大奶奶著我來探視你哩!」

「啊也,原來是……原來是花兒妹妹來也!快快入來此間說話!」

「是,老爺。」

那大聖女修聞得不足稱呼其花兒妹妹,兩眼笑得迷了縫兒。而後其對了那烏木到了謝,便隨了入了其三間居室中。那烏木擠眉弄眼,賊兮兮笑了遠去。那不足亦是笑眯眯入去自家居室。大聖其女入得門戶左右觀視一時,忽然一下撲過來,強擁了不足道:

「好人,可思念奴家么?」

「啊也,大……花兒啊,怎得這般著急?」

那不足一邊這般話語,一邊亦是擁抱了那花兒只是將嘴兒對了花兒蓋過去。便在此時,一道查詢靈光一掠而過。那不足忽然推開了那大聖道:

「好了!那查詢之靈光已然去了。」

「咯咯咯,可惜剛剛親上嘴唇兒便就完了。」

那不足此時亦是臉上尷尬,一臉潮紅。

「汝此時過來如何?」

「乃是思念得緊,著實勿得法兒!」

「啊也,休得這般胡言亂語。能否好好兒說話耶?」

「乃是那月姬此女!其所生之娃兒,居然乃是古家旁系古賢之後人。那古賢與汝之主上古越少爺有爭權之恨,故汝家少爺將其女賜了汝車夫為妻室,此乃是欲侮辱那古賢呢。」

「嗯,此事與吾何干?」

「好人,汝聰明不下狐狸,怎得與此等大事變幾無感觸耶?」

「大事變?」

「是!料來那古越之家族或者有大分裂之虞!如此則古越之掌控古家為用之計策便泡湯了。」

「古越掌控古家?此不向來如此么?」

「哼!那古家之戰神天軍各個善施戰神訣道法,其勢力龐大,乃是大光明神麾下之主力大軍。麾下盡數便是如同汝家同科護衛之一得、一勤、一能等三修之模樣。」


「啊也!」

那不足驚得起立道:

「此乃是散失神魂一般之傀儡打手!盡數有半神之能量。」


「便是如此!好人,汝且說一說,奴家可否應該來此會汝?」

「呵呵呵!然汝何如此整天價一副色眯眯模樣!」

那大聖笑道:

「奴家果然喜歡汝呢!好人,來吧,要了奴吧!」

那大聖一邊言說,一邊又復緊緊兒靠過來。不足笑一笑道:

「古家之事,某家又可以有何為?」

「便是設法挑起古越與古賢之爭!令其暗鬥而為明爭!」

「設法?」

「不錯,譬如將那月姬與其孩兒交由古越處理之類狠辣之計策。」

「此事是否太過!畢竟孩兒無錯!」

「此由得好人自家思量吧。」

那大聖言罷悄然退去。(未完待續。。) 不足假日省親,其收拾得一干恩賜寶物回歸古家車夫谷。正是那月姬逗弄其孩兒之時候,觀視得不足行入來,那孩兒忽然驚得一驚,哇哇大哭。月姬冷了面孔揶揄道:

「哪裡來得骯髒潑皮,直落落入來,驚了吾家孩兒,難道無有爺娘教養么?」

「啊也,月姬,此地乃是吾之車夫谷,吾家替汝養了孩兒與汝母子,不感激便亦罷了,卻怎得倒這般侮辱某家?」

「我呸!可知吾家男人是何人么?」

「哦,汝乃是少爺吾主恩賜某家,雖無有同房之好、夫妻之實,然畢竟乃是有婚貼為憑證之夫妻。怎得汝這般胡言亂語,亦不怕外人笑話么?」

「嗯,哈哈哈哈……車夫小子,此地汝便是外人!」

「月姬,汝且莫要太過!」

「我呸!什麼東西!」

那月姬抱了孩子傲然入了那正堂房舍。不足觀視得半晌,嘆一口氣,收拾了物事,往去少爺處請安。

「兀那車夫吾足,在大光明神處過得可好?」

「少爺吾主,好!只是小可從未有緣得識父神之尊,便是偶爾一次卻然駕了聖母之車駕呢!」

「嗯,呵呵呵,汝家家中娘子如何?」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