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呃,聽說蘭亞城丟失了?這是真的嗎?」唐殿信望著眾人吃驚地道。

眾大臣頓時露出疑惑之色,「呃,皇上,您是從哪裡得到消息啊?微臣沒有聽說這事啊!」一名大臣驚訝地道。

唐殿信吃了一驚,「呃,這消息是人傑的下人告訴我的,這是怎麼回事?」唐殿信望著唐人傑。

沒等唐人傑說話,江帆說話了,「皇上,這是我讓人傑騙你的,警鐘也是我讓敲響的!」江帆微笑道。

唐殿信臉沉了下來,「青龍王,你這是什麼意思?」唐殿信滿臉不悅地道。

江帆望著唐殿信,「皇上,你整天就和淑妃泡在一起,不理朝政,大元國已經丟失三座城了,加上原來丟失的四座城,那就是七座城了,你還有心思貪圖享樂!大元國江山恐怕要完了!因此我叫你來是有重要事情要向大家宣布!」

唐殿信臉色鐵青,江帆竟然當著眾大臣數落自己,「青龍王,這是我唐家的江山,就算丟失了也不管你的事情!你只是青龍王,你有什麼資格指責我!」唐殿信早上喝了不少酒,他膽子大了許多。

「皇上,我早就說過了,大元國的江山不是某個人的江山,是天下百姓的江山,不能讓你這麼斷送掉!因此我決定廢掉你,讓唐人傑繼承皇位!」江帆望著唐殿信冷笑道。

江帆這句話出口,大殿上頓時掀起了喧嘩之聲,眾大臣十分震驚,江帆竟然要廢掉皇上,這可是大義不道的事情。

唐殿信臉沉了下來,他露出驚慌之色,他是知道江帆在大元國的威望的,因此在這兩年多時間,他拉攏拉攏不少大臣。

「江帆,你太過分了,竟敢廢掉我!」唐殿信望著江帆氣呼呼地道。

「是啊,青龍王您不能這樣做啊!那可是皇上啊,我們不能以下犯上啊!」大殿之上許多大臣對著江帆喊道。

江帆目光如炬地望著眾大臣,「我也不想廢掉皇上另立新君,但是皇上的表現讓人太失望了!照這樣下去,大元國就滅亡了!為了大元國的江山,我只能這麼做!誰要是反對,那就視為大風國和大甫國的姦細!」

給讀者的話:

第一更 看到了江帆九龍腰牌,柳才會頓時無語了,他扭頭走出了大殿,暗自道:「江帆,我手下有三十萬軍隊,我馬上帶他們來包圍你,看你敢這麼囂張!」

柳才會剛出大殿,迎面遇到了趙輝、李清、王旭、閆帥、代傑等人,「拿下這傢伙!」趙輝對著身後的青龍軍擺手道。

兩名青龍軍立刻衝上去抓住了柳才會,「混蛋,你們敢抓我,我可是大元城總兵!」柳才會怒吼道。

趙輝上去給了柳才會一個巴掌,「你總兵個屁,在大元國只有我們老大承認的官職才是真的,其他都是假的!」趙輝冷笑道。

趙輝這一把也真重的,打得柳才會牙齒都掉了,嘴巴飆血了,他捂著臉,「呃,混蛋你敢打我,我和你拼了!」柳才會雙手結印就要師傅符咒攻擊趙輝。

沒等柳才會釋放符咒,趙輝一腳踢中了柳才會的褲襠上,柳才會慘叫一聲,捂著肚子蹲下了。接著趙輝對著柳才會的頭就是一腳,柳才會被踢得仰面朝天地倒在地上,頓時昏死過去了。

「我去!就你這草包和還老子拚命,你有這資格么!把這傢伙拉下去關押起來,等候老大處置!」趙輝對著青龍軍揮手道。

江帆已經看到趙輝、李清、閆帥、代傑、王旭等人來了,他就知道青龍軍已經進城了,他站到上方對著眾大臣道:「國不可一日無主,我建議馬上讓唐人傑繼承皇位!」

眾大臣立刻點頭道:「青龍王說得極是,人傑是唐殿信之子,他繼承皇位那是理所當然的!」

三日後,唐人傑登基坐殿,成為大元國的皇帝,江帆依然是青龍王,符皇府變成青龍府,閆帥成為大元城總兵,二十萬青龍軍駐紮在大元城。

大元國的事情基本上處理完了,唯一剩下的事情就是收服失地和對付大風國和大甫國了,江帆決定把這些事情交給趙輝、李清、王旭、閆帥、代傑幾個人去處理了。

有二十萬青龍軍,對付大風國和大甫國是不會有任何問題的,就算有盛凌雲和盛婉君在也無法阻擋大風國和大甫國的失敗。

五日後,趙輝、李清、閆帥、代傑、王旭等人率領二十萬青龍軍去討伐大風國和大甫國,江帆、李志玲、梁艷、李寒煙、陳麗、舒敏、諸葛蘭馨、納甲土屍等人去蘭亞城,他要去一空寺尋找大元長老。

大元城距離蘭亞城不遠,乘坐飛翼銀龍半個小時都到了,蘭亞城江帆十分熟悉,一空寺位於蘭亞城東北面大約一百多里。

早上太陽出來之後,江帆等人就來到一空寺門口,一空寺是一座很小的寺廟,江帆望著一空寺驚訝道:「大元長老為何到了這麼小的寺廟來了呢?」

「也許是這地方比較清靜吧?」李志玲微笑道,因為一空寺距離蘭亞城比較遠,位置有偏僻,因此李志玲覺得是清凈的原因。

守衛在門口和尚看到了江帆等人,立即招呼道:「施主,你們是來找大元長老的吧?」

江帆等人頓時十分驚訝,「呃,你們這麼知道我們是來找大元長老的?」江帆驚訝地道。

「嘿嘿,天機不可泄露,大元長老已經在禪房等候你們多時了,你們感覺去見他吧。」和尚對著江帆微笑道。

江帆露出疑惑之色,這個大元長老搞什麼飛機,竟然知道自己要來,他帶著疑惑進了一空寺。一空寺廟裡面很小,簡直無法和大元寺比,大元寺的前院都比一空寺大。

雖然如此,但是一空建築十分特別,竟然想一座鼎的造型,「呵呵,你看這一空寺造型很像什麼?」江帆對著李志玲微笑道。

李志玲觀看片刻,「哦,這一空寺造型好像一座鼎呢!」李志玲詫異地道,因為在前院中央還有一座石鼎,寺廟就是圍繞這石鼎建築的。

江帆點頭微笑道:「是的,一空寺的造型就像一座鼎。」


李志玲皺起眉頭,「帆,一空寺為何建造鼎的造型呢?」李志玲驚訝地道。

江帆搖頭道:「這個就不知道了,等見到了大元長老,我們問問他吧。」

片刻之後,江帆等人達到一空寺後院禪房,在禪房裡見到大元長老。江帆和大元長老有十幾年沒見面了,大元長老看到江帆,臉帶微笑,「施主,十幾年不見,你越發帥氣了!」

「呵呵,大元長老,十幾年不見,您絲毫沒老啊!」江帆望著大元長老笑道。

「哈哈,施主,你拿到了三塊黑色符石了?」大元長老望著江帆笑道。

江帆從懷裡拿出三塊黑色符石,「大元長老,您看是這三塊黑色符石嗎?」江帆微笑道。

看到江帆手裡三塊黑色符石,大元長老眼睛瞪大了,「哦,你真的拿到三塊黑色符石了!看來我符元界有福了!」大元長老喜悅地道。

江帆望著大元長老,「大元長老,三塊黑色符石,我已經拿來了,接下來,我應該如何取得《金鼎符籙》呢?」江帆問道。

大元長老站了起來,對著江帆道:「施主,你請隨我來」

大元長老出了禪房,江帆等人跟隨他背後,來到了一空寺的前院。在一空寺的前院中間有一座石鼎,石鼎古香古色,石鼎裡面插在香,香煙裊裊。

大元長老走到石鼎前,對著江帆道:「施主,你三顆黑色符石放入石鼎的凹槽之中!」

江帆仔細打量石鼎,在這是一座三腳的石鼎,石鼎有三個面,每個面都有一個圓形的凹槽,凹槽大小就和黑色符石差不多。

江帆露出驚訝之色,他知道這肯定不是巧合,這是早就準備好的,這石鼎就是為了三塊黑色符石建造的。

江帆迅速把三塊黑色符石放入石鼎三個面裡面,只見石鼎釋放出金色的光芒,呼啦一身,一顆金色的符球從石鼎裡面飛了出來。

「哦,金色符球!」江帆驚呼道,這顆金色符球大概有籃球大小,晶瑩剔透,裡面閃著金光,那金光四射,整座一空寺都被金光籠罩了。

「哦,這就是《金鼎符籙》吧?」李志玲驚訝地道,從石鼎裡面飛出金色符球,這符合《金鼎符籙》的標誌。

大元長老看到了金色符球,他露出喜悅之色,「哈哈,《金鼎符籙》終於出現了!我足足等了幾萬年了!」大元長老伸手抓住了金色符球。

江帆發現大元長老笑聲變了,那笑聲帶著異樣,他覺得不妙,「大元長老,金色符球給我吧!」江帆對著大元長老伸手道,他在試探自己的想法是不是正確的。

大元長老臉色沉了下來,望著江帆,陰陰地笑道:「嘿嘿,小子,這《金鼎符籙》是我的,還有你元神空間的金鼎也是我的,你把金鼎交給我吧!」

給讀者的話:

第三更 江帆頓時大吃一驚,望著大元長老,「你,你是什麼人?」江帆吃驚地道,突然之間,江帆發現自己上當了,這大元長老是什麼人呢?是那個幕後嗎?

看到江帆一臉的疑惑,大元長老哈哈大笑起來,「哈哈,江帆,肯定想知道我是誰吧?實話告訴你吧,我就是那個你一直想知道的幕後人物!」大元長老哈哈大笑道。

江帆露出吃驚之色,「你,你就是那個幕後!?」江帆瞪大眼睛望著大元長老,他簡直不敢相信眼前的大元長老就是那個神秘的幕後,心裡有太多疑惑了。

「嘿嘿,江帆你是不是有很多疑惑,今天我心情很好,就讓我來告訴你吧!」大元長老望著江帆得意地笑道。

江帆心裡十分震撼,他剛才偷偷地傳音給李志玲、梁艷、陳麗、諸葛蘭馨、趙冰倩等人,讓她們逃道神仙府中去,可是她們說四周空間被鎖定了,她們都無法逃走了。

江帆感覺這次很嚴重了,不但自己被控制了,自己的女人都被控制了,自己比眼前的幕後差距太遠了,看來這次凶多吉少了。

江帆強裝著鎮靜,面帶微笑對著大元長老道:「是的,我有太多疑惑了,當然希望你告訴我!」

「嘿嘿,我們還是採用你問我答的模式吧,你覺得如何?」大元長老望著江帆笑道,在他眼裡江帆就像一隻小雞似的,已經在他掌控之中了,回答他的問題就是在顯擺自己而已。

江帆點了點頭,此刻他心裡唯獨擔心的就是自己的女人,其他沒有什麼可怕的,「好吧,我第一個問題就是你究竟是什麼人?是符神界的符神嗎?」江帆最想知道的就是這個神秘人的身份了。

他能夠把盛凌雲、盛婉君從神界那邊轉世到符元界來,那他最少都是符神界,或者與符神界並列級別的神人。

大元長老望著江帆哈哈大笑起來,手捋著鬍鬚,「嘿嘿,我就知道你最想知道我是什麼人!其實我們已經見過面了,你認識我的!你細想一下吧。」大元長老望著江帆得意地笑道。


江帆望著大元長老,「你說我們曾經見過面?」江帆詫異地道,之前是見過大元長老,可是那只是假的面目,並不是這傢伙的本相,他的本相是誰呢?江帆皺起了眉頭。

大元長老手捋著鬍鬚,微笑點頭道:「是的,在很多年前,我們曾經見過面的,你仔細想想,也許能夠想起我的!」

江帆圍繞著大元長老轉了一周,仔細觀察大元長老的臉,腦海里思索大元長老的相貌,半響,沒有找到這個相貌。

「呃,你以前不是這個相貌出現的吧?」江帆望著大元長老道,他故意這樣問的。

大元長老點頭微笑道:「是的,我以前當然不是這個相貌出現的。」

江帆疑惑地望著大元長老,又看了幾分鐘,無法確定他是誰,無奈搖頭道:「你就別賣關子了,我想不到你是誰!」

大元長老滿臉的得意之色,「哈哈,看來我的保密工作掩飾不錯啊,站在你面前你也看不出我是誰!好吧,我就讓你看看我的真實相貌吧!」

只見大元長老一抹臉,露出了本來面目,他是一個白鬍子老頭,兩條雪白的眉頭拖到了臉上,江帆頓時露出震驚之色。

「是你!虛天子!」江帆震驚地道,他簡直目瞪口呆了,他無論如何也沒有想到眼前的神秘幕後竟然是虛無界的老僕人虛天子。

江帆心裡頓時像炸開鍋似的,幕後這麼會是虛天子呢?他不是那個神秘的白鬍子老頭虛無子的僕人嗎?虛無子可是一直幫助自己,自己還看了他的無字天書,是他讓自己轉世到符元界來的,可是他的僕人確是幕後黑手,這是怎麼回事呢?

不但江帆吃驚,江帆的那些女人也震驚了,她們聽江帆說過虛無界的事情,特別是江帆轉世符元界的事情,這個老僕人虛天子她們也知道。

「哈哈,江帆,沒想到是我吧!」虛天子望著江帆笑道,他臉上凈是得意之色,這一切都是他安排的,他沒有理由不得意。


「呃,怎麼會是你呢?你是虛無子的僕人,他不可能害我吧?」江帆不解地望著虛天子,這裡面太多謎團了,如果是虛無子要害自己,那到底是為了什麼呢?

「哈哈,江帆,我還以為你是聰明人,沒想到你這麼笨!虛無子當然不會害你,這一切都是我操縱的!虛無子這個老混蛋不知道!」虛天子大笑道。

江帆更加疑惑了,他望著虛天子,「呃,虛天老頭,你為何要害我呢?我對你沒有什麼價值吧?」江帆故意露出十分不解的樣子,他腦海里卻是想著如何讓自己女人脫離這地方呢。

虛天子臉色沉了下來,「你當然有利用價值,我利用里得到了《金鼎符籙》,這就是我需要的東西!當然還有你元神空間的金鼎,我可不想總是寄人籬下,我更不行給那個虛無子老傢伙做僕人,我要做符神主!」虛天子臉變得猙獰起來,那神態十分嚇人。

江帆露出驚訝之色,原來這一切的目的就是為了得到《金鼎符籙》,「呃,虛天老頭,據我所知《金鼎符籙》也就是貯藏金色符球的寶物,最多成就符神而已,你得到它沒有多大作用吧?」江帆望著虛天子搖頭道。

「嘿嘿,小子,我不妨告訴你一個重大秘密吧!你元神空間的金色鼎和這《金鼎符籙》裡面有一個重大秘密,那就是藏有一個很高級的符神印的秘密!具體是什麼呢,我不能告訴你!」虛天子望著江帆陰險地笑道。

從虛無子透露的信息讓江帆十分吃驚,他從歐陽至善嘴裡得到的信息不是這樣的,歐陽至善說這《金鼎符籙》是他主人虛盡子煉製的,獲得這兩件寶物就可以成為符神,還有就是得到《虛盡符籙》。

可是虛無子卻說這裡面還有一個很高級的符神印的秘密,這個很高級的符神印是什麼級別的呢,難道是符神主符印?這個不太可能吧,記得歐陽至善說符神界只有三位神主呢,那只有三個符主印。

江帆望著虛無子,「呃,虛天老頭,你就別逗我了,我聽歐陽至善說這金色的鼎和《金鼎符籙》是他主人虛盡子煉製的,持有這兩件寶物最多就是飛升符神界而已,另外就是得到《虛盡符籙》而已!」江帆故意不可置信地道。

「哈哈,你小子受騙了!歐陽至善那是騙你的!什麼狗屁《虛盡符籙》,他的主人虛盡子只不過是符神界的符神帝而已,他當年就是為了得到這個秘密被他的手下害死的!歐陽至善就是害死虛盡子的人!」虛天子搖頭笑道。

給讀者的話:


第一更 聽到虛天子的話,江帆頓時驚呆了,「你,你胡說,歐陽至善怎麼可能是害死虛盡子的人呢,據我所知害死虛盡子的人是牛成旭,是他和虛盡子的老婆郝盈馥勾搭上了,然後害死虛盡子的!」江帆根本不相信虛天子的話。

虛天子搖頭笑道:「小子,我知道你寧可相信歐陽至善的話,也不相信我的話,符神界根本就沒有牛成旭和郝盈馥這兩個人,虛盡子根本就沒有結婚,哪來老婆!這些都是歐陽至善騙你的!他的目的就是想得到金色鼎和《金鼎符籙》!」

江帆頓時如同雲里霧裡了,歐陽至善都是騙自己的?這傢伙也太陰險了吧?還是虛天子故意胡編的?

「呃,你說歐陽至善是騙我的,可是他為何不守在這裡搶奪《金鼎符籙》呢?」江帆望著虛天子不解地道。

「哈哈,他是想等到你飛升符神界之後再從裏手里搶奪金色鼎和《金鼎符籙》,他沒想到我也知道這個重大秘密!」虛天子笑道。

江帆糊塗了,暫且相信虛天子的話,「呃,你是符神界還是虛無界的人?」江帆想知道虛天子主人虛無子是什麼身份。

「呵呵,我當然是符神界的人,那個虛無界是和符神界平行的界,那個老傢伙經常去哪裡遊玩而已。」虛天子笑道。

江帆腦海里頓時嗡了一下,「你是符神界的人,那虛無子也是符神界的人嗎?」江帆吃驚地道。

虛天子微笑點頭道:「呵呵,你又上當了,實話告訴你吧,那個老傢伙是符神界的符神主,他可不是虛無界的人!我是符神界的符神帝,從一開始就是騙你的!」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