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呵呵,大長老這麼懂我的心思,我該說相見恨晚么?」葉天努了努下巴笑道,「既然大長老這麼懂我的心思,不妨再猜猜,我就此事,會開出什麼樣的條件啊?」

「呵呵,在這之前,且讓我做些別的事情。」

楊荀一邊說著,一邊便是朝著宴堂之中的那些個侍女們一揮手,道道暗藍色的微光陡然閃爍而出,直接是將那些個侍女紛紛給擠壓成了一團團的血霧!

這樣的手段,赫然便是讓的葉天面色一變!

「大長老,你這是何意啊?」

「人多口雜,葉天閣下你自己也不想讓這些侍女泄露了什麼秘密吧?」楊荀揚了揚嘴角笑道,他感覺即便是自己不做這樣的事情,葉天也會做,索性是自己先出手了。旋即方才望著葉天怪笑道,「既然你已經是鐵了心了,要強行奪位,自立門戶了?說吧,你的條件,要是你開出的條件老夫能夠接受的話,我們可以合作,要是不行的話,呵呵,休怪老夫心狠手辣!」

「哈哈……好啊!大長老真是爽快人,那我也就給你個爽快話了,很簡單,四方閣的人,全都會站在我這邊,只要我一句話,四方閣聯盟的人都會跟著我自立門戶,少主手邊不會有任何一個幫得上忙的人,甚至是四長老一門,都會站在我這邊,我會扶持你坐上大位,相對的,我要你一個承諾。」

「什麼承諾?你想與我平起平坐?」楊荀努了努下巴。

「呵呵,大長老果然是聰明人,一語中的,既然大長老心中有數,願不願意,就看你一句話了。」

葉天面上顯露出了幾分詭譎的笑容。

聽得葉天此話,楊荀也是陡然失笑:「哈哈……葉天閣下,你的野心,倒是當真不小啊,但是啊……」

楊荀臉上閃過一絲危險的笑容,旋即,手中便是忽然有著一道暗藍色微光閃爍而過,直接是將葉天的胸膛貫穿了去,將葉天整個人釘在了牆面上!

「噗!大長老,你!」

葉天的雙目陡然變得血紅了起來,死死瞪著楊荀,頗有些難以置信!

「不好意思,你的那點想法,我因為某些很難解釋的原因,心裡相當的清楚,你且安心,我會繼承你的意志,將萬法仙門據為己有的,告辭了。」

冷冷的丟下這句話,楊荀轉身便是領著一眾人走出宴堂,而當他的身影穿過門扉之後,新的一輪循環,又重新開始了。

楊荀並不知道的是,自己已經陷入了一個無窮無盡的循環之中,而在這循環之外,正有著一個人監控著他的一舉一動,將他的一切思緒掌控著。

忽然,那被釘死在了立柱上的葉天忽然化為道道靈氣能量擴散而開,片刻之後有重新出現,背負著雙手,望著那進入了一輪新循環的楊荀,眉眼帶笑。 宋離笑嘻嘻的看著蔡氏,道:「原本確實沒有我什麼事兒,只是我爹的性子軟綿的很。我娘又不在,我害怕我爹被人欺負了都不知道反抗,所以就幫著我娘提醒我爹一句。」

「你。。。」蔡氏指著宋離半天沒有說出一句話。

坐在一旁的宋正浩在桌子上敲了敲旱煙桿,似乎宋家的男人上了年紀都喜歡抽上幾口旱煙,宋華豐是這樣,宋正浩也不例外。

「她好歹也是你奶,你說話就這麼沖?」

宋離正色道:「可不是我說話沖,我只是怕我爹受了欺負也不會防抗一句,所以您說我幫著我爹說話有錯沒錯?」

宋正浩能說什麼?宋離說自己是代替她娘來幫她爹出頭來了,只是他記得二兒媳婦好像也沒有宋離嘴皮子這麼厲害。

「爺,我就問一句,剛才我爹問我奶的話,是真的還是假的。」

宋正浩在心裡不停的叫苦,昨天晚上楊氏回來的時候,他就知道壞事了,可是蔡氏跟自己說要是自己狠不下心。家裡就拿不出銀子給大孫子宋有田交束脩了。交不了束脩,宋有田就沒有辦法去鎮上的學堂裡面念書了。

為了宋有田宋正浩把自己原本已經軟了的心,硬是強硬起來。可是誰知道宋華豐一家會這麼快就帶著人上門來追究了。

「是真的。」宋正浩沒有否認。

宋離跟宋宥彬對視了一眼,看來爺恐怕是福林村這邊唯一還有一點點想著他們的人了,只是對活水村他們的那一點點的感情在宋有田這個大孫子面前就什麼都算不上了。

「爺,最近家裡有什麼急著要用錢的地方?」一直沒有開口說話的宋宥彬問道。

宋正浩連忙擺手,「沒有,家裡哪有什麼要用錢的地方?」其實宋正浩心裡也明白,就算是真有什麼要用錢的地方也不該問宋華豐他們要。

楊氏一看這自己還沒有說讓老二家的給自己銀子的話,宋宥彬就自己問起來,這可不是自己上趕著問他們要的。

「你們要是孝順早就應該把銀子主動給我們送過來了。」

這話任誰聽了只會覺得好笑,「哦,我記得我家每個月都會給您二老二兩銀子的養老錢,也不知道您二位這錢是怎麼花的,怎麼會就不夠用了呢?」

宋宥彬提到這二兩銀子蔡氏的臉色立馬就變了,「咋的,每個月就二兩銀子你真以為就夠我們用了?」

宋宥彬的眼神在屋子裡面掃了一圈,接著才慢悠悠的道:「要是給您二位用,肯定是足夠了,可是要養這麼一大家子那肯定是不夠的。」

「我們可沒有問爹娘要你們給的銀子使。」楊氏趕緊擺脫自己的嫌疑,但是假如是爹娘主動給自己的那就沒有辦法了。

宋宥彬沒接話,大伯夫妻是個什麼性子不用說大家心裡有也是明白的。更何況要是真的有這麼簡單,大娘又這麼眼巴巴的帶著自己的侄女跟娘家嫂子跑到自家去那麼一番鬧騰做什麼?

「爹,娘。你們兒子我就是個沒本事的人,但是算我求你們了,你們到底想做什麼,就一次性把話說完了,不要這麼三天兩頭的吊著我。我也想活命。」宋華豐說著說著就朝宋正浩夫妻跪了下去。

宋正浩大驚,連忙就要把宋華豐扶起來,倒是蔡氏一點動作也沒有。也不知道心裡到底在想些什麼。

宋宥彬見爹就這麼跪在地上給爺奶磕頭,心裡有些於心不忍就想要上前去把人給扶起來,卻被宋離給攔住了。宋宥彬不明白宋離這麼做是為了什麼。

「阿離,爹的腿才好不久。」

宋離沖宋宥彬搖頭,自己才跟爺奶說了這麼幾句話,爹自己就主動把話攬過去了,擺明了就是不想自己跟爺奶對上,只是爹到底是為了自己還是為了爺奶就不得而知了。

走之前娘說讓爹實在不行就聽阿離的,肯定是娘早已經預料到了現在的情況,所以才會這麼說。再說了這一大家子的人都在,看見他爹大冬天的這麼跪在地上,硬是沒有一個人伸手扶上一把,足以證明這些人的心是真的夠硬。

宋正浩最後到底也沒有把宋華豐給扶起來。

「老二,你這麼跪著是怎麼這意思?難不成你們二房想不管爹娘了?」宋華江嘴裡磕著瓜子,一說話就把嘴裡的瓜子皮朝宋華豐跪著的方向吐了過去,瓜子皮正巧落在了宋華豐的面前。乾淨整潔的地面上多了些瓜子皮就顯得特別的明顯。

「爹,大夫說你就是因為思慮太多才會得病,如今又這麼跪在地上要是受了寒,說不得回去之後病情加重了,咱們家裡的銀子不夠用,就只能來麻煩大伯大娘了。嗯,這房子看著不怎麼值錢,但是我相信爺奶為了我爹應該不至於連這麼棟房子都捨不得是不是?」宋離往前走了兩步,蹲在宋華豐的身邊說。

宋華豐想說自己什麼時候得病了,只是自己話還沒有說出口。閨女就抱著自己哭了起來,只說前幾日他就這麼倒下了可是把她們都給嚇壞了,如今要在是爺奶家裡著涼了,這回去之後自己還不知道該怎麼跟娘解釋。

楊氏急了,宋華豐的房子自己都還沒有拿到手,結果宋華豐竟然打起自己的主意來了。這怎麼能行?

「這房子可跟你家沒有什麼關係。」

宋離沖楊氏甜甜一笑,「怎麼會沒有關係,大伯跟我爹那可是打斷骨頭連著筋的親兄弟,如今我爹都已經病入膏肓了。 天空之門 難不成大伯還能見死不救不成?」

楊氏很想嘴硬的說一句,自己就算是見死不救你們能拿我怎麼辦,只是這話剛到嘴邊就被楊氏給咽了下去。

「我看你爹這不是好好的,比誰都要精神。」

毒寵霸氣小妖花 宋離神秘的一笑,「我爹這病它就是突然來的,就好像大娘的侄女突然就要成親,要我們家的房子給大嫂家的侄女做陪嫁一樣,它就是來的這麼突然,我們誰也無法預料。」

楊氏氣結,宋離這話分明就是故意針對自己的。

「娘,您看阿離這丫頭說的這叫什麼話?」楊氏一臉委屈的看著蔡氏。 「葉天哥哥,你什麼時候研究出的這大陣?」

忽然,林軒兒出現在了葉天的身邊,笑望著那陷入無盡循環之中的楊荀,微笑問道。

「呵呵,閑得無聊的時候試了試,算是有了點成效吧。」葉天聳了聳肩笑道,「用來對付這種冥頑不靈的傢伙最合適不過了。」

其實楊荀也算是靈魂修為頗為強悍了,幾乎是已經發現了自己身在某種詭異的循環之中,只是這樣的感受,在法陣的作用下受到了極大程度的壓抑,讓他始終無法完全想明白,自己是身在一個怪異的循環之中。

這樣無限循環的幻陣,可說得上是葉天最早接觸到得高級法陣了,當初在風墟國的時候,葉天第一次開始參悟高級法陣,便是在那顏月仙翁的手中感受那法陣中的循環之理,也正是那時候的感悟,讓得葉天能夠有了今後的成就。

此時此刻,葉天使用的這個法陣,便是葉天依據著當時顏月仙翁所用的那循環法陣改良而來,當然了,當初顏月仙翁使用的法陣不過是七級法陣,而葉天此刻所用的,卻是一個幾乎是要達到了九級品級的法陣,其品級已經是達到了八級法陣的頂峰層次,距離九級法陣的層面,只差這著一小步的完善而已了!

這法陣,被葉天起名為「萬花夢魘」,一旦陷入其中,想要從中脫出可並非是什麼簡單的事情,法陣之中的每一個細節都是環環相扣的,誘導著法陣之中的人一次又一次的陷入循環之中,難以脫出。

而與顏月仙翁的法陣不同的是,顏月仙翁所用的法陣是為了讓人領悟循環之理,而這萬花夢魘大陣,完全就是為了將人困在其中,無法脫離,目的不同,自然效果也不同。

重生嬌妻有點辣 楊荀此來的目的,葉天多少也是能夠想得清楚,畢竟這楊荀早就已經開始有了打算,手握重權,又有著十分深厚的底蘊在手,他完全是能夠自己處理這樣的事情,此行前來,自然也不會給葉天多少的面子,但這,卻是他陷入法陣之中的核心原因所在!

萬花夢魘大陣最為厲害的地方,在於深陷法陣之中的人,若是不放棄心中的執念,便無法脫出法陣,身在其中的人,心裡的執念不斷的循環下去,如是楊荀,他所想之事便是自立門戶,將萬法仙門據為己有,這樣的念頭想要放下可是極為不易,也正是這樣的執念,讓得他深陷在這萬花夢魘大陣之中,根本無法自拔。

「不過說起來這萬花夢魘大陣還不算很完善,還需要花些時間好好將之改進一下,每一次循環之中,都無法讓得楊荀完全的消除印象,每次都會留下有一些記憶和印象,按照完整的法陣來說,應該是每一次循環,都讓他完全的失去上一次的記憶才對。」

葉天捏著下巴望著下一個循環之中的楊荀,此刻楊荀應該是已經有了些察覺,根本沒說幾句,便是直接對下一個循環之中的「葉天」動手了,動完手之後,便直接進入了下一個循環,每一個循環中所用的時間都是越來越短,顯然,他已經是逐漸察覺到了這法陣的存在,感受到了自己深陷循環之中。

「葉天哥哥,你已經很棒啦,這樣的法陣,換給別的法陣高手研究半輩子都不見得能夠研究出來呢。」

林軒兒嫣然一笑,環抱著葉天的手臂笑道,「不過說起來,葉天哥哥你想困他多長時間呢?」

「這個……就不是我說了算了,得看他。」葉天揚了揚嘴角笑道,「要是他能放下心中的執念,脫出法陣,自然是最好不過的,也省的今後麻煩,要是他自己放不下,呵呵,這個法陣應該能夠困他很長時間,也足夠支撐到宣凌兄出關了。」

葉天心中也是十分的清楚,這個大陣必須支撐足夠的時間,無論是讓楊荀幡然悔悟,還支撐到楊宣凌出關都可以,只要能夠解決了大長老的這一門的事情,一切,就都好說。

「那接下來……我們要做些什麼?」

林軒兒眨了眨眼望著葉天問道。

「哎呀……做什麼呢……既然現在手裡拿著宣凌兄的權勢在手,總歸還是要做些實事的,既然大長老一門如今管事人全都困在了其中,索性就先將他們手中掌握著的那些東西全部討回來吧。另外……」

葉天捏著下巴沉吟了片刻,道,「軒兒,四方閣聯盟的人,最近有沒有什麼消息傳來?」

「有呀,葉天哥哥你想聽哪方面的消息?」

林軒兒倒是反過來問道,讓得葉天略微有些詫異。

「都有些什麼消息?」

葉天努了努下巴問道。

「唔……北派最近有些小動作,被四方閣聯盟的情報網路捕捉到了,鬼宗最近似乎也有動向,不過他們所有的目的,其實都和葉天哥哥你關心的情報有關聯呢。」林軒兒指著下巴頓了頓,道,「又有一枚求道菩提現世了,不過這枚求道菩提的位置……很特殊。」

「很特殊?難不成就是玄空沙海的這枚?」

葉天略微皺了皺眉毛。

之前從那白月川黔字輩高手手中拿到的地圖上,葉天就已經發現了有一枚求道菩提的位置就在玄空沙海之中,距離萬法仙門的所在並不算很遠,甚至是他身在萬法仙門之中,都能隱隱的感受到其存在!

「不錯,就是玄空沙海的這一枚。」林軒兒點了點頭,「傳聞前些日子,玄空沙海西面的一處地界上,萬里荒漠忽然生出了良木萬千,池澤數百,幾乎是完全變了一個模樣,而那其中,有一股極強的木靈氣發散而出,各方都估計那是求道菩提現世了,恐怕到時候,北派和鬼宗的聯合隊伍,都會朝著那一處前去。」

「嘖嘖,這些傢伙怕是一個個的都相當猴急啊,估摸著已經在路上了。」

葉天咂了咂嘴道,「而且這些傢伙,恐怕十之八九是已經知道最近一段時間我們這邊正在處理內亂,說不上這些傢伙會先行跑來找上我們的麻煩呢!」

「不是沒有這個可能。」林軒兒點了點頭,「軒兒最近正在負責情報的那些前輩之中造訪學習,也得知了一些消息,據說……北派似乎是派了一隊人馬先朝著我們來了,這股人馬雖然只是先頭部隊規模不大,但據說,其中的高手可是相當的不少!」

「高手不少……呵呵,高手越多越好啊!」

葉天忽然笑了起來,「他們來的高手越多,我們能夠一次牽制解決掉的高手就越多,我還巴不得他北派的所有高手傾巢而出呢,省得我去北派滅他們!」

「一個個你已經有計劃了?」林軒兒頗有些好奇的問道,歷來在這種事情上,葉天都是有所計劃的,而且一定是個十分周全的計劃。

「那是自然。」

葉天伸手拍了拍林軒兒的腦袋笑道,「下去通知門中的所有人,從今日起,在門中開一場盛大的慶典,所有人都要參加,為期七天,讓大家什麼都不要管,只管瘋玩兒就行了,七天之後,北派之人必到,到時候,我們需要打一場大敗仗,一潰千里的那種,只要把這一步做好了,北派就算是有一半的命根子被我攥在手裡了!」

「噫……葉天哥哥你這個比喻有點噁心。」

林軒兒表情一怪,不過也並未有什麼質疑,反而是怪笑著朝著葉天伸出手,賊兮兮的問了一句,「是不是這樣啊?」

嚇得葉天當即猛吸了一口涼氣,彎腰求饒…… 蔡氏想也不想直接一巴掌拍在桌子上,怒道:「你說的這叫什麼話。」

宋離連連拍手稱是,「奶您說的太對了,大娘說的確實不像話。」

蔡氏說的明明是宋離,可是宋離卻故意曲解蔡氏的意思,說蔡氏說的是楊氏。蔡氏被宋離給氣的不行,抬手就想打宋離,這時候宋離又說話了。

「奶,我知道您生氣,可是您就算是生氣也不能動手打大娘不是,大娘畢竟也是我們的長輩,這些事情她就算是一時想的不怎麼周全,想岔了。可是不是還有您在嗎?您應該好好的教教她應該怎麼做,免得做出一些笑掉別人大牙的事。」

宋離明上好像確實是在說楊氏,可是蔡氏卻覺得宋離這哪裡是在說楊氏分明就是指責自己。

「老二,你教出來的好閨女。」蔡氏拿宋離沒有辦法,只能對著宋華豐撒氣。

宋離不幹了,沖著蔡氏道:「奶,您說我爹做什麼,孫女這還不都是跟你們學的,當然孫女還有些地方學的不夠好,不過您老放心,我一定會好好學習,爭取早日將您老人家的精髓學習到位。」宋離握拳道。

蔡氏只覺得宋離的句句話都刺耳,都是有意針對自己的。

「翻天了,翻天了,這死丫頭是要存心氣死我啊。老二喪良心了,你就真不管你老娘的死活了?」蔡氏一個箭步衝到宋華豐的面前,揪住宋華豐的衣裳搖晃著宋華豐的肩膀。

宋離就跟在看戲一樣的,還跟蔡氏說她抓著她爹的力道有些不對,應該要怎麼抓著她爹,才不會讓她爹有機會從她的手裡面掙脫。

蔡氏也搞不清楚宋離心裡到底是怎麼想的,只是手上抓著宋華豐的力道卻是沒有剛開始的時候那麼重了。

異世邪妃:魔君太勾魂 「我命苦啊,這好不容易把兒子拉扯大,這兒子大了娶了媳婦生了娃就再也不想著爹娘了。」蔡氏不敢真對宋華豐下重手,只能扯著嗓子乾嚎。

蔡氏這一嚎,不管是跪在地上的宋華豐還是坐著嗑瓜子的宋華江或者是抽旱煙的宋正浩都是一副緊張兮兮的樣子。

宋華江更是一巴掌打在宋離的臉上,宋離也因為沒有想到宋華江會突然對自己動手,所以這一巴掌等於是結結實實的挨上了。頓時宋離的臉上就紅腫一片。

宋離用舌頭舔了舔自己挨打的半張臉的口腔,一股子血腥氣直衝而來。宋離將口中的血咽了回去,似笑非笑的看著宋華江。

「大伯這一巴掌打的真是好。」宋離說這個好字的時候臉上半點表情都沒有,整個人就好像是一個冰渣子一樣。

宋華江忍不住縮了縮自己的腦袋,但是一想到自己好歹也是宋離的長輩。這做長輩的教訓晚輩,打了不懂事的晚輩一巴掌也算不得什麼。

原本打算去扶蔡氏的宋華豐也僵住了。

「大哥,你怎麼能動手打阿離?」

「我就打了怎麼了?你這個做親爹的教育不好你的閨女,我這個做大哥的幫你教一教難道有什麼不對的?」宋華江嘴硬道。

宋離直等到嘴裡的血腥氣沒有那麼重了才開了口。

「只希望大伯不會後悔自己今日的所為。」

宋華江想說自己絕對不會後悔自己今日所為,可是看著宋離的眼睛。他這句話卻怎麼也都說不出口。

楊氏見丈夫一巴掌就把宋離的半張臉都打的腫了起來,心裡正在暗自高興。偏偏這時候兒媳苗氏一臉擔憂的看著宋離。

楊氏用左手隔著厚厚的衣裳擰了苗氏的後背一把。

苗氏忍不住呼痛,可是當看見婆母楊氏對自己警告的眼神的時候,忍不住道:「我就是害怕。」

楊氏冷笑,「怕什麼?我早就想好好收拾一下宋離這個賤丫頭了。」

「阿離,疼嗎?」宋華豐心疼的看著閨女高高腫起的半張臉,都是自己沒用才會害的閨女受這種羞辱。

宋宥彬更是恨不得立馬就把這一拳還給宋華江。

宋離輕笑著搖頭,「不疼。」

原本還在不停吵鬧的蔡氏也停了嘴,她一臉吃驚的看著宋華江,老大今天怎麼有這麼大的膽子?竟然但對宋離動手,不過也好,老大也算是為她出了一口惡氣。

「阿離給我看看傷的重不重。」宋宥彬不放心,宋離被打的半張臉看上很是嚇人,宋宥彬擔心的不行,這要是破相了可怎麼辦?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