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呵呵,欠錢的是大爺,要錢的是龜孫子,我當然要保持大爺的地位!」孟院長呵呵笑道。

「哦,我今天要你知道欠錢的是龜孫子,要錢的是大爺!」江帆冷笑道。

「哦,你小子好張狂哦,保安給我湊他!」孟院長喊道。

那十多名保安蜂擁而上,一般的業務經理見到這個場面早就嚇得拔腿就跑,對付這些保安對江帆來說簡直是易如反掌。

江帆冷哼了一聲,迎了上去,使出食指閃電般點出,眨眼之間那些十幾名保安全部癱軟在地上。

孟院長頓時傻了眼,從來沒有遇到這種事,十多名保鏢全部被對方撂倒了,驚慌對著馮秘書道:「馮秘書,你上!」

這個馮秘書是女子散打的冠軍,伸手還不錯,她猛地躍起,朝著江帆踢出兩腿。江帆笑呵呵道:「哦,腰腿的功夫還不錯,在床上你也許表現更優秀些!」

江帆不躲不閃,伸出食指閃電般點了馮秘書的肋下,馮秘書當即癱軟在地上,「孟院長,現在就剩下你一個人了,你要不要也來比劃一下?」江帆朝著孟院長招手道。

一看孟院長肥胖的身軀就知道他是「肉林高手」,他慌忙道:「呃,兄弟,有話好說,你馬上給你結賬!」他急忙打開抽屜,突然摸出了一支手槍對著江帆冷笑道:「哈哈,你你不是武功高強嘛?我看你的拳腳快還是我的子彈快!」

其實江帆早就看出了孟院長的意圖,他也看到了孟院長抽屜裡面的手槍,冷笑道:「行,我們就比試一下,是你的子彈快,還是我的拳腳快!」

「好,我數三下,我門同時出手!」孟院長冷笑道。

江帆點頭道:「好的!」

孟院長數道:「一!」他話音剛落,。一道人影一閃,江帆閃電般到了他面前,孟院長大驚,剛要勾扳機,手腕一麻,槍被江帆奪走,接著鼻子上挨了一拳。

「啊!」孟院長慘叫一聲,鼻血流了出來,捂著鼻子憤怒道:「你,你耍賴!」

江帆呵呵笑道:「呵呵,這叫兵不厭詐,你以為我不知道你在數第二聲的時候開槍啊,這叫先下手為強,後下手遭殃!」


孟院長震驚地望著江帆,「你,你怎麼知道?」

「哼,你腦袋裡無論想什麼都跳不過我法眼!你是想繼續挨打還是給我結賬呢?」江帆舉起拳頭,對著孟院長晃了晃。

「呃,結賬,我願意結賬!」孟院長連忙點頭道。

「那就快點去辦理吧!我可沒時間等你!」江帆揮手道。

「好,兄弟,請隨我去財務科。」孟院長點頭哈腰道。

江帆隨著孟院長去了醫院財務科,孟院長令財務科長開了一張五百多萬的現金支票,孟院長拿著現金支票賠笑道:「兄弟,支票開好了!」

江帆接過現金支票,微笑點頭道:「嗯,孟院長,希望你以後不要這樣耍賴了!該付的錢就得付,這才是男人風度!就算是黑道老大,也要講信譽!否則連流氓都不如!」

「呃,在下一定改過,一定改過!」孟院長急忙點頭哈腰道。

「其實你們石門縣人民醫院規模這麼大,收入也不錯,你這樣做誰願意和你醫院合作呢?沒有人合作,你們必然缺少醫藥,試問如此長久下去,你們醫院如何維持下去?」江帆搖頭道。

孟院長羞愧道:「是的,最近醫院缺醫少葯,經營大不如前,目前願意合作的單位越來越少了。」

「這樣吧,我們康爾公司就是你的定點供貨單位吧,我們現款現貨,你看如何?」江帆微笑道。

孟院長立即點頭道:「行,以後醫院所有的醫療器械我們都從康爾公司採購,我令人帶著現金去你們公司採購。」

「嗯,希望我們合作愉快!記住要做流氓也要做有文化,講信譽的流氓!」江帆說完立即使出茅山千里急行術,一眨眼消失不見。

孟院長頓時目瞪口呆,天啦!這速度太快了,這還是人嘛!其實這是江帆故意顯露給孟院長看的,目的是徹底震懾他,讓他徹底臣服。

江帆離開了石門縣人民醫院,他只用了一上午時間就收到了所有爛帳,現在趕回康爾公司正好趕上吃午飯時間。江帆隱身後使出御風飛行術,二十多分鐘后江帆到了康爾公司的樓頂上。

樓頂上沒人,從此李寒雅出事後,樓頂上被鎖了,不讓人上來,公司怕發生類似事件。江帆穿牆而過,現出身體后,回到了銷售部,「江帆,你回來了!」李寒雅驚訝道。


她以為江帆要下午才能回來,畢竟要收三個地方的爛帳,沒想到中午就回來了。「是的,我回來了!」江帆微笑道。

「你的爛帳收到了嗎?」李寒雅道。

江帆裝出一臉了哭相搖頭道:「呃,沒有收到!」

「哦,沒關係,這幾筆爛帳是很難收到的,慢慢來吧!」李寒雅安慰道。

一旁的同事徐雅美安慰道:「江帆,不要灰心,看到你完整回來就不錯了,上次那個曾志永被打得渾身是傷呢!」

「是呀,不要急,慢慢來吧!」朱梅婷也安慰道。

江帆微笑點頭道:「謝謝大家鼓勵,中午我請客,地方由你們選!」

「哦,江帆,你才來,等你發工資的時候再請客吧!」徐雅美關心道。

「是呀,等你發工資再請客吧!」朱梅婷道。

「沒關係,我還不差這麼點錢!石翼市最好的酒店在那裡?我請你們去吃飯!」江帆笑呵呵道。

給讀者的話:

第一更到!推薦《創世霸神》,據說看了會流鼻血! 錢寧看上去充滿了能量,他在燃燒身上的每一絲妖血。

“古森學院,錢寧,請戰。”

黑暗中風暴無情肆虐,那是林軒最後一次見到錢寧,他無比強大。

“不要,不要~”遊蘭聲嘶力竭,她的眼中全部都是淚水。

“小傢伙,幫我照看她。”錢寧回頭看向凱文,他瞳孔裏的光,讓人無法拒絕。

金色的斧頭,比巨龍的眸光還要耀眼,所有的仇恨,所有的執念,在進入這裏的那一刻,錢寧便都放下了。

“弟兄們,下一個慶功宴,我們到另一邊喝。”錢寧擡頭看向漩渦的入口,他笑的無比燦爛。

時遷和林軒都目不轉睛注視着這個散發着光芒的傢伙。

“你會成爲鄭宇一樣的強者,”錢寧看向林軒,“這條通往海宮的路,我替你們打開。”

巨龍低吼着,這是它與錢寧兩個人的戰鬥,林軒凝結出屏障,在絕對實力之前,他們顯得無比弱小。

“來吧!”

錢寧提起巨斧,一躍而起,身後的懸浮板劃到腳下,他日夜苦練,爲的就是等待這一個時刻。

“砰~”

強大的衝擊波,將林軒他們推出很遠,青龍釋放出藍色的火焰,遠遠看去,一個燃燒着金黃色火焰的傢伙,在一片藍色的火海中,一次又一次的砍向青色的巨龍。

“我們得幫他。”

遊蘭轉頭懇切的看向時遷他們。

“我們什麼也做不了。”安德烈面無表情的搖頭。

“深海煉獄!”時遷眉心緊鎖,“那藍色的火焰,比任何的利刃都要厲害,就算是我的裂空手,也不敢輕易觸碰。”

林軒咬着牙,他背後的黑色羽翼開始閃動。

“不能讓他一個人孤軍奮戰。”

話音剛落,林軒已經騰空而起,他右手上的風暴持續凝聚,在即將靠近藍色火海的一刻。錢寧的金色巨斧,突然向林軒飛來,一時躲閃不及,巨斧將林軒重重的擊飛。


“這火焰鑽心蝕骨,只要碰到,就算能活着出去,下半輩子,也得在病牀上度過。”

錢寧扭頭看向時遷,“這條巨龍,不過只是幻象,藍色的火海源自某種法陣,這是進入海宮的最後一道門檻,一旦火焰消失,會有無數的海獸涌入這裏,學院交給你的任務,十分艱鉅啊。”

“既然是幻象,那你爲何還要與它戰鬥?”遊蘭淚眼婆娑,她失去了最後的理智。

“巨龍是陣法的開關,一旦停止與巨龍的交手,那陣法也將不會持續,火焰一旦停止,很可能意味着我們千辛萬苦打開的海宮入口也會關閉。”

錢寧費力的蹲在懸浮板上,他在四處尋找着整個法陣的陣眼。

“是九宮八卦!”時遷幡然醒悟,“乾對天,坤對地,是坎,坎對火。”

“坎不是生門。”林軒眉心微皺,“震、艮、坎是三階一重陰離子,得先入震門,再過艮,最後從坎門出。”

時遷有些詫異的看着林軒。

“怪不得三百多人會全軍覆沒,都是妖星院的,誰他媽沒事研究八卦陣法。”

錢寧咬着牙,他的身體已經到了極限,妖血即將完全燃盡,他們必須找出破陣的方法。

“二進四,再到八,一至十六,震爲西,坎爲南,先入震,再到艮,應該是青龍腳下,按九宮格的算法,少陰位,應該是右下第三格。”

“聽不懂,說人話!”錢寧焦急的看向林軒。

“在你的左手邊,五米的距離。”

錢寧迅速移動。

“是這嗎?”

林軒和時遷齊齊的點了點頭,錢寧咬着牙一頭扎入火海。

“不對!”時遷突然擡頭,“震爲雷,艮爲山,要破少陰,得要女人才行。”

“我!”遊蘭推開人羣。

“現在誰也進不去,你會死的。”

凱文拉着遊蘭,他謹記着錢寧對他的託付。

“得想個辦法。”

“你們引開巨龍,我用御氣訣送她進去。”

“你的藍色屏障雖然能隔離火焰,但卻無法持續太久。”

“加上這個,應該夠了。”林軒用盡全力,將屏障再次凝固,同時動用兩個御氣的高階技能,他們每一個人都在竭盡所能。

蔣晨和楚凡引開了巨龍,時遷用它的裂空手爲遊蘭撕開空間,和惕輪着大錘,在做精確的瞄準,他們要像打保齡球一樣,將遊蘭送到錢寧的身邊。

“準備好了嗎?”

和惕點了點頭。

林軒低頭看向遊蘭,“找到陣眼,把他活着帶出來。”

“放心吧,相信我。”

遊蘭擡頭示意和惕,巨大的鐵錘揮下,在密閉的空間刮出一股小風來。

“開!”時遷忍着劇痛,扯開藍色火焰的陣法。

林軒用盡全力,能讓屏障多存在一秒,就意味着多一次破開這陣法的機會。


淡藍色的冰球在火海里快速移動,幾乎眨眼的功法,遊蘭便來到了錢寧的身邊。

“誰放你進來的?”

錢寧滿身血跡,他的眼窩已經凹陷,看上去面目猙獰,十分可怕。

“這東西,得女人才能打開。”

“開什麼玩笑?”錢寧的呼吸變得越來越急促,“這裏到處是藍色的火焰,一旦被灼傷,你的下半輩子,就得在病牀上度過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