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呵呵,汐兒長大了,一定能夠青出於藍而勝於藍。」張老同樣笑著道,同時慈祥的看著鳳星汐。

雖然無論鳳傲天和張陸是否同意,她都會兼職,但能得到他們的同意,鳳星汐的心情不禁喜悅。

晚飯過後,鳳星汐站在全身鏡子跟前,看著鏡子中陌生的容貌,鳳星汐分神了,明明是看著自己卻有一種面對別人的感覺,皺了皺眉,拍了拍臉,鏡子中的她照樣皺了皺眉頭,拍了拍臉,鳳星汐伸出舌頭裝個鬼臉,鏡子中的她也伸出舌頭裝個鬼臉,果然,過了這麼多天,她依然無法適應她的容貌,不得不說,這具身體的容貌算得上是絕色,並不比她原來的容貌差,只是她一時半刻難以習慣這副容貌,或許她需要一點時間習慣。

走上床,鳳星汐盤坐起來,讓心境平靜下來,專心修鍊。白天,她雖然沒有可以修鍊,但身體卻吸納不少魔法元素化為能量,果然,吸靈體就是個好身軀。

以鳳星汐為中心,四面八方的魔法元素蜂擁而來,爭先恐後地進入鳳星汐的身體,鳳星汐不急不躁的把湧進身體的魔法元素化為能量通往全身,漸漸地,身體的毛孔擴大排出黑色濃濃的液體,這些液體都是一直藏在體內的雜質,影響修鍊,如今一一排出體外,修鍊更是事半功倍。

嘔!噁心死了!

鳳星汐一睜開眼睛,瞬間被雜質散發出來的臭味給嗆到,乾咳幾聲,臉色難忍的衝進浴室,半個小時過後,浴室的門打開,穿著一身睡衣的鳳星汐走了出來,之前已經排出幾次雜質,今天總算把體內的雜質全部排出乾淨。

清晨,鳳星汐從好夢中醒過來,伸了伸懶腰,穿好衣服把自己打扮得妥妥噹噹,走下樓,一如既往,鳳傲天和張陸坐在餐桌前等著鳳星汐一起用餐。

「爸,張爺爺,早。」鳳星汐坐在她的位置上。

因為公司每天都要開早會,因此每天鳳傲天都會起得很早,而張陸,每天早上都堅持晨運,晨運過後才吃早餐,故此,他們二人都要比鳳星汐起得早。

吃過早餐,鳳星汐便走出家門往學校的方向走去。

「鳳星汐,早。」

剛離開家門口幾步,楚瑾翰的聲音便從身後傳來。

「早。」鳳星汐停下腳步,轉身對著楚瑾翰點了點頭便繼續往學校的方向而去。

楚瑾翰眸光一閃,快步走上前與鳳星汐並肩而行:「你變了,以前的你不是這樣的。」

鳳星汐的腳步頓了頓,看了楚瑾翰一眼,冷冷一笑:「沒錯,我變了,但我想,你應該最清楚我為何變了。」

「你在怪我,生我的氣?」楚瑾翰的眉頭微微一皺,對於鳳星汐昏迷一事,他早就後悔,他不該冷眼旁觀,任人欺負鳳星汐,歉意的說道:「如果是生日那天發生的事情,我向你道歉,希望你不要生氣。」

「不,現在的我並沒有怪你,更沒有生你的氣。」要不是楚瑾翰冷眼旁觀,任人欺負原主,或許她不會重生在這具身體,她早就死了,不過也不能代表她對楚瑾翰有好感,因為原主的原因,她不想和楚瑾翰有任何的關係,不想再聽到她和楚瑾翰有任何的桃色緋聞。

「那你還喜歡我?」楚瑾翰認真的看著鳳星汐,同時心砰砰砰的跳動,整個人略帶緊張,此時的他才發現鳳星汐很美,一直以來都有不少女生喜歡他,以至於他忽略了鳳星汐的美,她的美,無法用言語來形容。

鳳星汐瞥了楚瑾翰一眼,同時停下腳步:「你想多了,我並沒有喜歡你,請你不要自作多情。」

「你敢說以前沒有喜歡我?」楚瑾翰不死心的看著鳳星汐,就在這一刻,他發現他對鳳星汐莫名的生出一種奇妙的感覺,或許這就是喜歡。

「以前的事情都成了歷史,還提來做什麼。無論以前是否喜歡你,但此時此刻我可以肯定的告訴你,現在的我並沒有喜歡你。」 寵後來襲,實景紅包了解一下 原主已死,她不想拿原主以前的事情來說,以前喜不喜歡楚瑾翰是原主的事情,跟她沒有一毛錢的關係。

不想再說這件事的鳳星汐,繼續往前走,不再理會楚瑾翰。

看著拋下他往前走的鳳星汐,楚瑾翰雙眸微微一暗,片刻后,楚瑾翰抬腳追上鳳星汐,只是他們二人再也沒有開口說話。

「臭不要臉,那個女生竟敢和楚瑾翰出雙入對,她配嗎?」

「哪個女生?鳳星汐!沒想到她的膽子不小,呵呵,被人教訓還敢勾引楚瑾翰。」

「臭狐狸精,竟敢勾引我們的楚瑾翰王子,實在太可惡,楚瑾翰是我們的,有什麼資格和他一起上學。」

「呵呵,沒想到鳳星汐的手段如此高,昨天就已經和楚瑾翰一起放學回去,沒想到今天還一起上學。」

剛踏入校園,周圍的人便對著鳳星汐指指點點,辱罵鳳星汐不要臉,是個狐狸精,鳳星汐不是沒聽到,只是她不把那些人當一回事,自然不會在意和生氣。再說,有時候,越是解釋,事情就越是無法解釋清楚,等過段時間,這種謠言便會不攻而破。

鳳星汐前腳踏入教室,楚瑾翰隨後跟在鳳星汐身後走進教室,二人一前一後走進教室頓時惹來大家的懷疑,尤其是教室里的女生們一臉仇視的瞪著鳳星汐,彷彿要把鳳星汐給活吞。

「星汐,你怎麼和楚瑾翰一起上學?」昨天和楚瑾翰一起放學回去,今天又和他一起回校,楊薇兒不得不多想,瞪了楚瑾翰一眼,走到鳳星汐身邊。

「巧合。」兩個字解釋了他們為何一起上學的原因,那幫女生也因此而臉色緩和不少。

「不錯,我們巧合在路上遇見便同行。」明白鳳星汐不想惹麻煩,楚瑾翰配合的說道。

「鳳星汐,後天便是我的生日,希望你能來我的生日宴會。」王敏從座位上走到鳳星汐面前,驚訝的發現鳳星汐比以前更美,皮膚更嫩白,先是一愣,壓下心中的羨慕妒忌,隨後又對楚瑾翰和楊薇兒二人說道:「翰,楊薇兒,你們倆也在我的邀請名單當中,希望你們倆能賞臉參加我的生日宴會。」 張閣老心中猜測,恐怕孟天碩最初收養孟少寧時,並不知曉孟少寧身份。

而孟少寧也是後來才知曉出身,因緣際會從廢太子起兵造反的那場混亂之中藉機假死,回歸宗蜀成為如今的顯王的。

張閣老雖然不知真假,卻也將事實猜中了八九分。

若是姜雲卿在此,恐怕也會忍不住贊他一聲不愧是三朝元老,老而彌堅之人。

張閣老心中將事情捋順之後,才對著身前二人說道:

「皇后今日讓人傳話過來,甚至點明顯王身份,便是想要讓我張家知曉阿俞如今與孟少寧在一起。」

「孟少寧此人我雖未與他深交,可當初我也是親眼見過他與他有過交集的。」

「孟少寧溫潤如玉,性子端方,且為人極重恩義,而且我信得過孟家家教,也信得過陛下和皇後娘娘。」

若不是在意張妙俞,姜雲卿不會在得知她消息之後親自前往宗蜀。

若不是怕他們擔憂,姜雲卿更不會直接將孟少寧的身份告訴他們,以安他們之心。

張閣老說道:「我知道你們夫妻二人擔心阿俞,可是正如黎安所說,皇後娘娘不會害阿俞。」

「如今外頭看著一片太平,可暗中波濤詭譎風雲不斷,邊關調兵頻繁。」

「陛下從未掩飾過他有問鼎天下之心,而此次皇后自宗蜀歸來,怕是也與顯王聯手,合宗蜀之力,用不了多久外界便會有大變。」

「阿俞此時回來,倒不如留在宗蜀,有皇後作保,又有顯王看顧,她定不會出什麼意外,而你們這個時候也斷然不能離開大燕,絕不能叫人尋著機會從我張家下手。」

張夫人聞言還有些迷糊,可是張黎安卻是懂了自己父親的意思。

如若張妙俞真的如同徽羽所說,和如今權傾宗蜀的孟少寧兩情相悅互許終生,那他們張家便成了維繫大燕和宗蜀的其中一道橋樑。

大燕和宗蜀聯手,所圖之事必為天下。

如若這個時候張家出事,孟少寧和張妙俞那邊又豈能安然?

張黎安握著張夫人的手,對著張閣老沉聲道:「父親放心吧,兒子曉得,定不會讓我張家陷於其中,成為大燕罪人。」

張閣老欣慰的看著長子,點點頭道:「你做事向來穩重,我自是放心。」

……

張黎安和張夫人從前廳出來時,張夫人低聲道:「黎安,我們當真不能去見阿俞嗎?」

張黎安聞言並沒怪張夫人執著,他太過知曉張夫人有多疼愛小女兒,更何況張夫人本就只是后宅婦人,對朝堂之事不甚了解,又怎麼知曉其中厲害。

他扶著張夫人回了房中,讓她坐下之後,才低聲與她說著張閣老那番話中的厲害,更將張家、張妙俞,以及大燕和宗蜀如今的境況一一分析給她聽。

等到說完之後,張黎安才低聲道:

「玉娘,不是我不願意讓你去見阿俞,而是眼下時機不好,且皇後娘娘今日特地讓人傳話過來,就是為了告訴我們讓我們暫且安心。」 「鳳星汐,你去?」楚瑾翰並沒有直接回答,反而先問鳳星汐去不去。

楚瑾翰這一問,頓時惹來同學們的不同反應,女生們對鳳星汐妒忌憤怒,看向鳳星汐的目光極其不善,而男生們則是一副看好戲的模樣。

王敏的邀請分明是不懷好意,她並沒有忽視王敏眼中那一抹不友善的目光,邀請她去參加生日宴會,只怕是另有目的。鳳星汐不願惹麻煩,當然這並非是她害怕,而是不想浪費時間,搖了搖頭:「晚上我有事,怕是來不了你的生日宴會,抱歉。」

楚瑾翰對鳳星汐的關心體貼本就讓王敏心中不舒服,她喜歡楚瑾翰並非一兩天的事情,而鳳星汐此時的冷淡態度不禁令她認為鳳星汐這是在瞧不起她,壓下心中的不悅和憤怒,臉上露出淡淡的笑容:「有什麼事情這麼重要?全班同學都會來參加我的生日宴會,要是你不來,那多遺憾。鳳星汐,來嘛!」

王敏都這麼說,她要是再拒絕,那就不近人情,無奈的點了點頭:「好吧,後天我會準時參加你的宴會。」

「哈哈,那就這麼說定,不可反悔。」得到滿意的答覆,王敏這才把目光落在楚瑾翰和楊薇兒身上:「你們倆可不能缺席哦。」

楊薇兒生怕鳳星汐在生日宴會上吃虧,自然會參加,而楚瑾翰,則是鳳星汐參加,他便參加。

上課了,然而班上卻有幾人缺席,這幾人便是昨天在鳳星汐面前耀武揚威的李蓉她們,班上的同學沒有一個人知道李蓉她們為何不來上課,儘管老師表示李蓉她們因為生病而請假,但大家都覺得她們同時請假沒有上課,事有古怪。

「星汐,李蓉她們沒來上學是不是與你有關?」放學后,楊薇兒坐在飯堂里,夾起面前的菜,一邊吃,一邊說。

「老師不是說,她們生病才請假。」鳳星汐淡淡的看了楊薇兒一眼,或許在其他人眼中,李蓉她們是病了,但她心裡清楚,李蓉她們並非病了,而是昨天她給她們略施小懲大誡,今天她們當然來不了上學。

「別忽悠我,我可沒忘記你昨天說的話,你昨天明明說李蓉她們今天不會來上學。」楊薇兒直直的看著鳳星汐,這件事她總覺得與鳳星汐有關,卻又說不出原因:「星汐,你別跟我裝傻,這件事是不是與你有關?」

「嗯。」鳳星汐點了點頭,眸光一閃,昨天與李蓉她們握手的時候,她暗中輸出少許能量在她們手掌,當時不會察覺到任何的異常,只是,經過一天的時間,那股能量早已擾亂整個手臂的血液運行,手臂會變得無力,甚至失去只覺。如此一來,李蓉她們哪還有心思上學,此時應該到處求醫,想法設法令手臂恢復正常。

「真的是你做了手腳!」 總裁初戀:丫頭,別太壞 心中雖然有幾分懷疑,但聽到鳳星汐承認,楊薇兒依然驚訝意外,鳳星汐的性子一向膽小怕事,何時變得如此大膽,竟然敢對李蓉她們動手腳。雙眼瞪得大大,臉上掛著大大的笑容,楊薇兒略微激動的靠近鳳星汐:「星汐,你太棒了,沒想到你有這份膽量,難道不怕李蓉她們日後的報復?不過,話說回來,你是如何做?」

「你想知道?」瞥了楊薇兒一眼,鳳星汐問道。

楊薇兒狠狠地點著頭:「嗯,我很好奇。」

鳳星汐示意楊薇兒把耳朵靠近些,同時說道:「你可不要告訴別人。」

楊薇兒見狀,立即把耳朵靠近:「放心,我不會告訴其他人。」

「秘密。」鳳星汐對著楊薇兒的耳朵說了兩個字,隨即呵呵笑了起來。

「什麼嘛,星汐,你耍我?」楊薇兒嘟著嘴瞪著鳳星汐,可惡,白白浪費她的好奇心,楊薇兒沒想到鳳星汐竟然如此一說。

這種事情說出來也不會有人相信,對於這裡的人來說,她會魔法實在是太詭異,要是把事情告訴楊薇兒,只怕會嚇著她,正因如此,鳳星汐不打算說出來,吃飽后,放下筷子看著楊薇兒:「薇兒,我打算做兼職,你知不知道哪裡招收兼職?」

「什麼?」眉頭一挑,楊薇兒瞪圓雙眸看著鳳星汐,隨即眉頭緊皺:「星汐,為何要做兼職,該不會昨天的那一頓午餐花費太大,你才急著掙錢?我身上的錢不多,節省些的話還是足夠我們兩人共度這個月。」

在這裡,父母每個月為未滿十八歲的兒女的生活費是有規定的限度,只能給少不能給多,無論是富豪的孩子還是窮人家的孩子,只要未滿十八歲,所得到的生活費都不能超出規定的限制,否則一經發現,將會受到法律的制裁,當然,上有政策,下有對策,生活費不能多給,獎勵卻沒有受到限制,只要自家兒女表現不錯,稍微有錢的家長們便會以各種各樣的理由給予獎勵,以獎勵的形式給予零用錢,不過每次都不會給予太多,畢竟法律的規定是有一定的原因,因此,未滿十八歲的人是很少能夠把錢省下來,除非節衣縮食。

「胡想些什麼?」鳳星汐白了楊薇兒一眼:「我不缺錢花,不過是想出去見識,早些接觸社會。」

「未滿十八歲是很難找到工作,不過你這次找對人,我剛好知道有一個地方請人是不分年齡,只要你有實力。」十八歲以下的人基本上是很難找到工作,沒有熟人介紹,想要找一份正規的工作簡直就是難過登天,哪怕是找到工作,那些工作都是見不得光,偷偷摸摸,甚至是違法。想了想,楊薇兒略帶顧慮的皺起眉頭:「星汐,那個地方比較複雜,工作的時候隨時都有可能得罪人甚至掉性命,算了,當我沒說過,我怕你會出事。」

「你可以當作沒說過,但我卻不會當沒聽過,薇兒,說來聽聽,你說的是什麼地方?」聽楊薇兒這一說,鳳星汐倒是有幾分興趣,到底是怎樣的地方會輕易得罪他人甚至掉性命。

何日請長纓 「星汐,那種地方不適合你去,聽我的,把我剛才說的話給忘了。」楊薇兒見鳳星汐一臉好奇的模樣,不禁後悔剛才這一說,早知道她就說不知道,不過這世界上沒有後悔葯吃。

「其他人能去,為何我不能去,薇兒,告訴我,我想知道。」楊薇兒越是這樣說,鳳星汐越是好奇楊薇兒口中的地方到底是怎樣子的。

「好吧。」楊薇兒無奈的嘆了嘆氣,認真的看著鳳星汐:「那個地方一時半刻很難說得清,下午放學后,我帶你去,到時候你要不要在那裡兼職,你自己決定。」

「好。」鳳星汐露出笑容。

下午只有一節機甲實操課,然而這節機甲實操課卻佔了整個下午的時間。

「好了,各位同學,請大家走上虛擬平台。」美女老師指了指虛擬平台的方向。

這是鳳星汐來到地球后第一次接觸虛擬平台,有些激動緊張,值得慶幸的是,腦袋中有著虛擬平台的記憶,走上虛擬平台,對面已經站著一個男同學,這個男同學名叫陳永明,是她這節課的比試對手。

「鳳星汐,一個多月沒上課,有沒有感到壓力?」陳永明笑了笑,目光落在鳳星汐身上:「不知道這次我能否贏你?」

浮生劫愛 看著陳永明,腦中出現對他的記憶,陳永明在班上的成績不錯,只是無法與原主相提並論,每次機甲實操課,只要是陳永明與原主對戰,他便從沒贏過。鳳星汐一個多月沒上課,功課卻是落後不少,陳永明不禁產生想法,落後一個多月功課的鳳星汐或許在這次比試中不會是他的對手。

「想贏我,拿出本事來。」鳳星汐對著陳永明淡淡一笑,嘴角微勾:「一個多月沒上課,我也依舊不會輸給你。」

「沒想到一個多月不見,你倒是自信不少,呵呵。」鳳星汐的表現令陳永明略微意外,在他的印象中,鳳星汐是個極其害羞膽小的少女,說話唯唯諾諾,一臉怕事的模樣,然而今天,鳳星汐竟然說出這樣的話著實令他眉頭一挑,這樣的鳳星汐比之前更迷人。

「開始吧。」雖然是第一次接觸,但以腦中的記憶,鳳星汐頗有信心,按下虛擬平台的紅色按鈕,瞬間處於作戰狀態。

地球人很注重機甲培訓,但凡在校的學生們都必須學習機甲方面的知識,學校里的機甲設備絲毫不比軍隊中的設備差,由此可見,政府對機甲培訓的有多看重。從高中開始,學生們便可以自行選擇自己的學習方向,戰士系列,指揮軍系列,機械製造系列等等熱門大型系列,再往下便是機械護理等細化后的系列。

鳳星汐和陳永明屬於戰士系列,一個戰士相當於一個士兵,但卻千萬不可小瞧任何士兵,任何一個士兵都具有取決勝負的關鍵,而且,戰士的角色並不容易,必須懂得勘察地形地貌,單獨戰鬥,團體合作以及機械武器使用等。

這些,並非紙上談兵,任何的戰士都必須經過實戰來取得經驗,故此,學校便有了機甲實操課。

在鳳星汐按下按鈕的下一秒,陳永明也按下按鈕,身處的場景瞬間變幻,眼前一花,鳳星汐便坐在機甲內部的駕駛艙,機甲腳下便是懸崖峭壁,四周有積儲叢林以及幾塊一兩米高的大石頭,除此以外,別無其他,至於陳永明的,不知所蹤。 「如若我們這個時候前去宗蜀,不僅罔顧了皇后一片心意,更會將阿俞置於險境之中……」

張黎安頓了頓,哪怕有些艱難,卻依舊說道:

「而且玉娘,你有沒有想過,阿俞這兩年為什麼明明還在世,卻一直不曾與我們聯繫?」

「她出事時尚未及笄,那般年少的女子到底經歷了什麼才會被困兩年,甚至讓得皇后在知曉她消息后不敢與我們明說,卻直接帶著左子月和南宮淮兩大神醫匆忙前往宗蜀,在宗蜀呆了整整三個月方才回來?」

「皇后雖然未曾說的太過清楚,可是阿俞這兩年過的必定極為艱難,如今她能得顯王照顧,能與他傾心相許,對她來說是福氣。」

張黎安坐在張夫人身旁低聲道:

「我們現在能做的,就是期望她安好。」

「皇後娘娘親口所說,阿俞會傳訊回來,稍晚一些顯王也會與她一同來大燕,所以玉娘,咱們好好在家中等著阿俞回來,好不好?」

「莫要因為關切,反倒是給阿俞惹了麻煩。」

張夫人原本是不知道其中厲害,可是聽著丈夫的話知曉其中輕重之後,她又怎還會堅持。

張夫人眼中帶著淚,靠在張黎安肩膀上低聲道:「好……我只要阿俞安好就好,我什麼都聽你的,我不去找她,我也不要成為她負累……只要她好好的,我在家裡等著她回來……」

張黎安聽著夫人低泣,也是紅了眼眶,伸手抱了抱她低聲道:「我們一起等她回來。」

……

張家之人徹夜難眠,而陳瀅回去之後也直接去見了陳連忠。

她照著姜雲卿的吩咐,將孟少寧的身份告知了陳連忠之後,陳連忠只是驚愕了許久,等緩過神來之後一臉鄭重的交代陳瀅將此事咽在心底,除了他之外不要再告訴任何人。

徽羽回宮復命時,跟姜雲卿說了張家諸人的表現。

姜雲卿嘆口氣道:「張夫人也是可憐人。」

徽羽替姜雲卿褪了外衫,聞言道:「張閣老如娘娘所說,怕是早就已經猜到了四爺身份,奴婢瞧著他模樣,應當會安撫住張大人和張夫人,只是陳家那邊……」

「娘娘,您讓阿瀅小姐告知陳尚書四爺的身份,陳家那邊會不會鬧的人盡皆知?」

姜雲卿搖搖頭,篤定道:「陳連忠是聰明人,他不會的。」

如果是別人,或許真會壓不住心思,可是陳連忠斷然不會。

他恐怕能夠猜到陳瀅是受了她指點故意與他漏的口風,他心中知曉就已經足夠,斷然不會再將此事說於他人。

徽羽向來相信姜雲卿的判斷,聞言便沒再多問。

她手腳利落的服侍著姜雲卿洗漱之後,替她解開發間束縛,讓得她長發垂落下來披散在身後,卸去頭上的重擔后,這才一邊替她輕按著頭頸,一邊嘴裡說道:

「娘娘,南梁那邊來信了。」

姜雲卿原本抹著香膏的動作一頓,抬頭透過銅鏡看著身後的徽羽道:「情況如何?」

徽羽低聲道:「探子說,狄念已經開始動手了。」 鳳星汐明白,這裡便是他們二人的虛擬戰場。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