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咦?這裡居然有一道裂縫?」樂天驚訝的看著。

「下面有一個東西,你可能有興趣。」保羅說道。

樂天看了看保羅,這裂縫看起來深得很,不過兩個人的實力都不俗,下去完全不是什麼問題。

大婚晚成:遇上傲嬌總裁 保羅帶路,樂天跟在後面,兩個人花了一個小時,終於下到了這個裂縫的底部。

這裡光線非常昏暗,下面就是海水,不過暗流並不大!

「卧槽!」

樂天驚訝的看著這個裂縫的底部,一艘巨船居然被卡在這個裂縫裡面。

船是木質的,不過上面已經長滿了許多的攀爬類珊瑚。

保羅跳到了船上,船板發出了咯吱咯吱的聲音,不過看起來還是結實的。

樂天也跳了上去。

「這船怎麼會在這裡?」他奇怪的問。

保羅搖搖頭,他又不是神仙。

「估計是和我們一樣,遇到大浪被衝到這裡了。」他說道。

兩個人走甲板上走著,兩具骷髏出現在樂天的面前,樂天愣了一下,這不會就是自己招到的那個水鬼的屍體吧?

「這艘船應該是百年前的船隻,這樣的風格應該是土耳其的船隻!」保羅看起來稍微了解一些。

「會不會有寶藏啊?」樂天問。

「極有可能!那時候土耳其可是非常強悍的,四處擄掠寶物運到自己的國家……沒準這就是一艘運寶船。」保羅說道。

樂天馬上來了興緻,剛剛的疲憊已經一掃而空了。

兩個人在這艘大船上開始搜索,整艘船的整體格局幾乎沒有受到什麼致命的損害,理論上來說……不至於會被困在這樣的地方。

「奇怪了……這裡居然還有這麼多食物?可是船員為什麼都不見了?難道他們全部棄船逃走了?」保羅奇怪的問。

樂天也看著這些東西。

「不對!可能當時除了風浪,這艘船上還發什麼其他的事情。」他搖搖頭。

「要不……我們分頭找?」保羅看著樂天。

樂天點點頭。

保羅向船尾的方向走去,這艘船太大了,如果兩個人就這樣慢慢的找,可能需要兩三天才能翻遍每一處地方。

樂天看著這船裡面整齊的傢具還有桌椅,他居然有一種陰森的感覺。

這船裡面的人不會是見了鬼吧?

一個小本子就放在桌子上,上面落滿了灰塵,樂天吹了一口氣,拿起來看了看。

沒想到上面的字樂天還不認識,他只能先收了起來。

駕駛室裡面沒有什麼東西,樂天剛要離開,他在船長室的一個角落看到了一個小小的凸起,他用腳碰了一下。

「嘩啦……」

居然是一個小口袋。 我和大冰一走出堂屋,院子裏忽然颳起了陣陣陰風,吹得塵煙四起,漫天的黑氣來回飄舞,瞬間就籠罩了整個院子,我直接分不清東南西北了。

大冰連忙單手捏了一個法印,然後從懷裏摸出一個巴掌大小的羅盤,端在掌心一邊看着,一邊大步向前走去。

我這時候兩眼一抹黑,看起來整個世界都已經變了樣子,索性我也不去看了,就低着頭踩着大冰的腳印一路往前走,一步都不敢走錯。

“地龍衝煞,左兇右吉,走右邊。”

“生死各半,一線天機,東南方。”

“貔貅望月,血光臨頭,避災兇。”

……

大冰一邊左拐右拐,來回的繞,一邊還在嘴裏振振有詞的說,我跟着他繞了一會之後,只感覺暈頭轉向,都快跟不上他的步伐了。

就在這時候,大冰忽然停了下來,冷不防之下,我直接一下子撞在了他身上,嚇得我連忙擡頭看了過去,只見前方竟然是一座萬丈懸崖,下面雲霧繚繞,這麼一撞,大冰直接被我撞得從懸崖上翻了下去。

我頓時被嚇得亡魂皆冒,連忙伸手去拉大冰,可是晚了一步,他已經掉下去了。

我急得跑到懸崖邊上朝下面眺望,大聲喊了幾句,可是大冰已經消失在了雲霧之中,一點回應也沒有。

這下我頓時六神無主了,這他麼哪裏是風水局?空間轉移吧? 一世紅塵劫 被轉移到什麼地方來了也不知道。

我連忙回頭看了一下身後,灰濛濛的一片,什麼也看不到,這下我頓時陷入了兩難之中,前面是萬丈懸崖,肯定不能跳下去,後面又是灰濛濛一片,什麼也看不見,我真怕一步走錯,那就和大冰一樣萬劫不復了。

糾結了一會,最後我還是咬了咬牙,硬着頭皮向着那一片灰濛濛的地方走了過去,不管怎麼說,走進未知的地區總會有一線生機,跳下那道懸崖的話,那就完全沒有生還的可能了。

我這時候根本不敢走快,就慢慢地往前走,也不知道往哪裏拐,索性就走直線。

我幾乎是伸手跟瞎子一樣摸着走的,因爲我根本看不到前面的情況,手伸出去碰到啥還能感覺到。

走了幾步,我真的感覺手碰到了什麼,嚇得我連忙又把手抽回來了,因爲剛纔碰到的東西是軟的,很顯然不是牆。

我沉澱了一下,然後壯着膽子再次伸手試探性的摸了一下,軟軟的,鼓鼓的,我捏了幾下感覺很有彈性。

見沒什麼危險,我膽子也大了起來,直接一把抓住那鼓鼓的東西,給扯了過來。

我只看到一張七孔流血,舌頭伸得老長的恐怖面孔向我撲了過來。驚恐之下我連忙猛地向後退去,但我腦海中還在想一個問題,這玩意是女鬼吧?她肯定是被我拽過來的,我他麼抓到哪裏了?

我腦袋裏面都還沒有適應剛纔的衝擊,那女鬼已經猛地撲了過來,她伸出爪子一樣的手,直抓向我的脖子。

情急之下我連忙反手拔出了腰後的滅魂錐,然後拿在胸前擋了一下,那女鬼一把就抓到了滅魂錐上面,不過她似乎有點懼怕滅魂錐,很快就鬆開了手,緊接着女鬼猛地向後飛退,下一瞬間直接消失在了灰濛濛的空氣當中。

我拿着滅魂錐在原地警惕的左右四顧,這種能見度非常低的情況下,太容易被女鬼算計了,我感覺她隨時都有可能出現在我身後一樣,搞得我說不出的緊張。

正當我有些手足無措的時候,周圍忽然傳來幾聲悶響,緊接着那些灰濛濛的色彩迅速退了開去,我轉頭一看,身後的懸崖也不見了,我還是站在那個院子裏。

再看看周圍,地上插着好幾把畫滿符咒的紙旗,大冰也從我側面走了過來,他手裏拿着一把紙旗左右揮舞,嘴裏還在念着咒語。

“剛纔那些都是假的?”我下意識的問了大冰一句。

“對。”大冰點了點頭說,“有人在這兇局裏面加了幻術,而且招厲鬼來對付我們,這地方不能待了,快走。”

說着大冰上就一邊揮着旗子,一邊走了過去,他也沒走正門,依舊翻的牆頭,想想大冰這麼做肯定是有原因的,所以我也沒有從大門出,跟着大冰就從牆頭上翻了出去。

來到外面之後我終於鬆了一口氣,知音還在門口等我們,不過奇怪的是,我和大冰都出來了,她竟然站在那裏沒有一點反應。

我連忙走過去拉了下知音的胳膊,問她怎麼了?知音沒有說話,不過被我這麼一拉,她卻是轉過身來了。

當我看清楚知音的樣子時,直接被嚇了一跳,這會她臉上看起來死氣沉沉的,眼珠子直往腦後翻,動作也透着一股僵硬,怎麼感覺跟鬼上身了一樣?

“你怎麼了?”我下意識的問了知音一句,不過迴應我的,卻只有一個滲人的詭異的笑容,嚇得我不由自主退了好幾步。

知音的身體開始抽了起來,就好像抽筋了一樣,身體一扭一扭的,而且那種身體扭動的幅度特別大,看起來非常誇張,樣子也很恐怖。

我一看連忙衝上去一下子抱住了知音,然後直接把她摁倒在了地上,我怕這麼下去知音會把自己身上的骨頭都扭斷。

大冰一看情況不對,連忙單手捏了一個訣竅,然後一邊揮舞着手裏的旗子,一邊念着咒語,好像是在驅鬼,可是他念了半天,一點作用都沒有,知音還是奮力的掙扎,而且力氣非常大,我都有點摁不住的感覺。

最後我直接被知音推翻了出去,大冰一看連忙用手中的旗子一下子壓在了知音的頭上,嘴裏還唸唸有詞,手中訣竅也不斷變換,不過看樣子還是沒什麼作用,很快他就被知音一腳踹的飛了過來。

“臥槽,這是什麼鬼?”大冰咒罵了一句,然後爬起來就準備衝過去,不過這一次我把他拉住了,因爲我感覺不對勁。

剛纔我把知音摁在地上的時候,那種感覺跟以前完全不一樣,大家都知道,女人這東西,你把一千個女人壓在身下,就會有一千種感覺,總之每一個女人在你身下給你的感覺都是不一樣的。

我以前也把知音壓在身下過很多次,所以那種感覺我非常熟悉,柔軟、嬌小,而且她身體特別軟,壓在身下的時候我會覺得她彷彿沒有骨頭一樣,但剛纔我把知音摁在地上的時候,完全不是這種感覺。

那時候我就已經開始疑惑了,加上剛剛大冰怎麼施法驅鬼都不起作用,我就瞬間明白了,這傢伙他麼不是知音,鬼上身也是裝出來的。

大冰還沒搞明白我爲什麼拉住他,知音已經從地上爬了起來,扭動着身體向我們走了過來。

來不及跟大冰解釋,我直接衝過去就是一拳,砸在了假知音的下巴上,對方應該沒有想到我會突然下這麼重的手,冷不防止之下直接被我一拳砸了個跟頭,翻在了地上,不過等我連着一腳踹過去的時候,她身體一翻就靈活的躲了開去。

“你是不是瘋了?對師妹下這麼重的手,你想打死她啊?”大冰氣得跑過來指着我的鼻子罵我,臉都氣紅了,看樣子都準備打我一頓似的。

“就是,對自己女人也下這麼重的手,你還是不是人?”假知音一邊揉着下巴一邊附和大冰的話說。

“你不是被鬼上身了?”我冷笑着問了她一句。

“對啊,師妹,剛纔上你身體的鬼去哪了?”大冰也瞪着眼睛問了一句。

“她不是知音,剛纔被鬼上身也是自己裝的。” 情深入骨:總裁,請溫柔 說完我冷笑着問了假知音一句,“我說的對吧?”

“對,你說的怎麼能不對。”假知音說着“嘿嘿”笑了一下,然後她的身體一陣扭曲,骨骼也“噼裏啪啦”的爆響了起來。

轉眼的時間,假知音的身體竟然變高大不少,然後她揉了揉自己的眉心和耳朵後面,甩了幾下腦袋,緊接着整張臉都變了,竟然變成了一張男人的臉。

最主要的是,這個男人我和大冰都是認識,他竟然是陳峯。

“臥槽,你他麼是誰?”大冰一看眼睛都瞪直了,長大着嘴巴指着陳峯。

陳峯攤了攤雙手,露出一個無奈的笑容說,“大冰師兄你不認識我了?我是你師弟陳峯啊?”

“滾犢子,陳峯怎麼可能會這種高深的易容術?你到底是誰?”大冰咒罵了一句。

“給你提個醒嘍,看你們那麼笨。”陳峯說着再一次揉了幾下臉,然後他的臉就變成了另一張陌生男人的臉。

我瞬間明白了,原來一直跟在我們身邊的,就是他,陳峯早就被掉包了,我想那個祭臺上面的人頭,應該就是陳峯的吧,只不過被他做了手腳,所以知秋道士沒有認出來。

當時我還在想茅山的人爲什麼偏偏放過了陳鋒和大冰,原來陳峯本來就是他們的人,至於大冰,留下來就是用來掩人耳目的,可以起到不讓我們懷疑陳峯的作用。

現在一切都明白了,原來昨天在崑崙控制邪屍,並且施展邪術傷了知音元神的,就是這個假陳峯,他一直裝作受傷,還真讓人忽略了他的能力。

我眯起眼睛打量着那個扮演過陳峯的男人,問了他一句,“茅山七子,你排行第幾?” 樂天撿起來一看,他驚了。

這居然是一小袋金幣!

「卧槽……發財了發財了!」樂天嘟囔著。

這可不是一般的金幣啊,這既是金子又是古董……這個價值真的是不可估量了。

樂天的熱血一下就沸騰了,現在蘇紫萱沒有禁止別的妹子靠近自己,這就意味著自己極有可能還會有更多的女人貼上來。

其實現在就已經不少了,這都是需要花費的,樂天總要為以後的生活打算。

毫不猶豫的將這一袋金幣收了起來。

樂天離開了駕駛艙,在外面的走廊上,散落了一些白骨。

一般人看到一幕可能有些害怕,但是樂天可絕對不屬於這個行列。

不過這些白骨還真的是引起了樂天的主意。

因為這些白骨不是完整的骨架,而是一片一片的,看起來倒像是被什麼東西強行撕碎的一般。

樂天蹲**看了看,他撿起了一塊骨頭

這應該是塊頭骨,不過只剩下了一小半,樂天有些咋舌,頭骨可是比較堅硬的骨頭了,什麼東西居然將這個人的腦袋一下砍碎了?

難道是鯊魚?

可是這條船上根本沒有進水的跡象,哪裡來的鯊魚?

百思不得其解,樂天只能將白骨扔在一邊。

「得罪了。」他說了一句。

估計這人也不是華夏人,樂天覺得自己的超度辦法可能對方也被不一定能接受,索性也就算了。

後面是一個一個的船艙,這些船艙保持的還非常的完好,樂天打開一個看了看。

裡面居然完整的保持了百年前的樣子。

冷酷總裁獨寵迷糊小嬌妻 「牛逼了……」

可惜樂天沒有手機,否則他一定要拍下來。

首輔嬌娘 房間不大,但是裡面的裝飾非常奇怪。

樂天拿起了牆上一隻西洋劍,拉出來一看卻發現劍體已經生鏽了,這裡太靠近大海,海汽太重生鏽也是正常的。

這個就不算是古董了,樂天隨手就仍了。

西洋劍掉在船板上,發出了「咚」的一聲。

樂天沒找到什麼值錢的東西,他就轉身離開了,可是就在樂天離開之後,那隻西洋劍突然莫名其妙的晃了晃……

這樣的船艙有上百個,這條船估計在當時算得上是航母級別的巨艦了。

樂天是一個也不放過,他收穫的東西可就慢慢的多了。

百年前的金質工藝品,一些造型奇怪的裝飾品,樂天覺得這些東西放在自己的別墅會很不錯。

「咚……」

外面突然傳出一聲奇怪的聲音。

樂天扭過頭看了看外面。

「吱呀……吱呀……」

依稀有人走過的聲音。

「保羅?是你嗎?」樂天問。

沒有回應……

樂天有些疑惑,他走出這個船艙看了看。

「唰!」

一道銀光劃過樂天的眼前,樂天寒毛都起來了。

他間不容髮的抬起了自己手指,夾住了這道銀光。

「叮!」

發出了金屬相交的聲音。

樂天定睛一看,這特么居然是剛剛那把西洋劍?

「咚……」

西洋劍掉在了地上,樂天看了看,他突然飛起一腳,西洋劍直接飛了出去,刺進了牆壁裡面。

「媽的!嚇死老子了……」樂天罵了一句。

他又看了一眼那個西洋劍。

「別來惹老子!否則老子滅了你!」他哼了一聲。

樂天繼續找東西了。

西洋劍一動不動,一直到樂天離開了這一層,西洋劍突然莫名奇妙的從牆壁中拔了出來。

一道影子一樣的東西出現在西洋劍的旁邊,下一刻……這個影子消失了。

樂天來到另一邊,這一邊就破爛了許多,這裡不但雜亂,而且那些艙室裡面什麼好東西都沒有。

樂天有些失望的轉了一圈,他還是找到了一些東西。

一袋子古錢幣。

不是華夏的。

本著聊勝於無的態度,樂天收了起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