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哈哈哈!」布魯斯也大笑了起來,道:「其他帝國也一定會有一兩枚魔葯,你也別放過。」

「這個自然!」

三天時間說長不長,說短也不短,但是林影現在要處理的事情實在有點多,最後還是把時間推移到了七天後。

這七天時間,林影先是和獸人帝國商量定了用空間戒指運送東西,然後就決定用武瘋或者米羅輪流前去,當然,林影幾乎把整個流雲帝國最強的那一批武器都給了他們,光是六級捲軸每個人身上都帶了好幾十個,那已經是流雲帝國全部的庫存了。

之後武瘋和米羅就開始了每天沒日沒夜的趕路生涯,但是兩個人很快就發現,這種趕路居然都能修鍊,因為他們一個要小心翼翼的避開魔獸,一個則要在路上和一些詭異的魔獸進行戰鬥,雖然消耗掉了不少六級捲軸,但是最後他們的力量也開始精進了。

路法和文狂負責朝政,卡卡羅爾幾個人負責軍部,其他人也紛紛著手安排,其中貓族也開始走進流雲帝國,讓林影詫異的是,貓女嫁給林影的貴女,居然真的是貓族族長,這就讓不同的人起了不同的心思。

最後就是魔獸材料的處理問題,魔獸皮無疑是大多數交給魔法捲軸加工坊,讓他們處理成為最基本的材料,或者直接完成一兩道程序,等林影完全最後的關鍵步驟。

其他的魔獸材料則一部分交給了矮人,一部分交給了流雲帝國的工匠們。

林影要求,打造最強最好的武器,尤其是魔獸筋做成的弓箭,要讓敵人的魔法師連露面都不敢。

戰場上,弓箭手一向是魔法師的剋星。

魔獸骨則交給了製藥廠,去製作各種各樣的藥品,魔獸核則一部分交給了矮人,一部分交給了魔法師軍團,另一部分則開始研究新的魔法陣。


最讓林影驚喜的是,矮人們決定和流雲帝國更進一步的合作,將一批矮人都直接派到了流雲帝國一個城市中定居,也算是為矮人族留下一個後路。

後路?

對於這一點,林影很不解,也問過矮人王,但是他只是一臉苦笑的搖了搖頭,什麼也沒說,最後林影也只能一頭問號的離開。

讓林影無奈的事也發生了,那就是六級捲軸的製作,就算是林影在一些六級捲軸上,也只有十比一的幾率,但是這已經很讓其他人滿意了。

但是林影不滿意,所以他停下了捲軸製作,準備先去天界,看看能不能突破,突破的話,幾率肯定能大幅度的提升,因為六級魔法師才能對應六級。

對於其他帝國,林影只是留下了一句:不主動進攻,但是該戰則戰,絕不躲避!

安排好后,林影就開始前往天界。

… 和深淵一樣,天界是一個純粹的光明世界,在這裡,光明就是一切,沒有黑夜,就像深淵中沒有白天,一切都和深淵完全相反。

但是要說深淵是地獄,天界就是天堂,那也不對。

因為天界也不過是一個世界,一個生存的環境,有智慧生命存在,既然有智慧生命,那麼又哪裡來的所謂天堂。

這裡也到處都充滿了廝殺,這讓林影感覺莫名其妙,惡魔是天性好戰,但是天界的天使呢?他們又是因為什麼?

「因為不同的信仰!」

這一回斯科拉里和林影一起來到了天界,對於林影的疑問,他給出了回答。

「不同的光就會有不同的信仰,他們都在為了自己堅持的光而戰鬥,真不知道該說他們無聊,還是該敬佩。」

林影隨即恍然,就像陽光也分成了七色,光明世界中最要要的就是信仰,不同的光明就會有不同的信仰,顯然,天界的天使有些不同的信仰,他們都在為了自己的信仰而戰鬥。

「這裡和深淵一樣,但是要注意,這裡比深淵的氣息要穩定、平和!」斯科拉里道:「在深淵你能靠著殺戮生存,在這裡就要注意了,因為天使們很排外,當遇到外來者的時候,他們都會率先對外來者發動進攻!」

「還有一點,也是最重要的一點!」斯科拉里嚴肅的道:「除了最低等級的天使,其他的天使都有智慧,所以你別把這裡當成深淵。」

「有智慧?」林影大吃一驚,這還玩個屁啊,在深淵,林影之所以能如魚得水,那是因為邪眼的精神力量,但是對於智慧生命,那種精神力量就要差上很多。

在深淵,邪眼一次就能控制好幾千,用混亂的話,控制就更多了,但是在狂化的獸人中,就要少很多,不狂化就更少了,要是這裡的天使都有智慧,那麼林影在這裡生存起來就要危險很多了。

「這就是深淵和天界不同!」斯科拉里感概了一句道:「當然,深淵也有深淵的優勢,那就是力量,同等級的惡魔絕對比天使要強,只是你想想除了一級的垃圾天使沒有智慧外,其他的二級以上都擁有不同程度的智慧,這是什麼場面?」

「我不明白?」林影微微一頓,道:「天界和深淵應該是死敵吧,為什麼天界沒有把深淵滅掉,兩個種族應該數量一樣龐大吧,這種情況下,一個有智慧,一個沒智慧,怎麼看都能發現這巨大的差距吧。」

「當然滅不掉!」斯科拉里很肯定的道:「不但滅不掉,要是天界對深淵發動攻擊的話,去多少絕對都是死多少,要是整個天界的人都去了,那麼就會全滅!」

「為什麼?」林影吃驚的問道:「兩個種族雖然數量龐大,但是驚醒一場曠日持久的戰鬥,應該能滅掉其中一方吧!」

「因為規則!」斯科拉里猶豫了一下道:「整個深淵和天界都是在規則下誕生的產物,你想想看,就算是七級的天使進入了深淵,難道就能滅掉深淵相當於八級的攻擊嗎?所以在這種情況下,反而顯示出了人類的強大,因為人類能進入深淵,也能進入天界!」

「當然,這些都是我個人的猜測!」

林影明白了,一定不是這麼回事,要知道,深淵和天界都是超級的位面,比天穹大陸要大無數,裡面八級高手算什麼,九級甚至十級大概都有,區區八級高手的規則又算什麼,但是斯科拉里既然敢這麼說,那麼應該也接近某種真相了。

「好了,別想這些了!」斯科拉里揮了揮手,打斷了林影的胡思亂想道:「現在你應該考慮的是怎麼在天界生存下來,你要完全適應了天界的力量后,在服用魔葯,這才能將魔葯的效果發揮到最大!」

「我知道了!」林影點了點頭,旋即目送斯科拉里離開。

至於是不是真的離開了,還是就在他身邊,已經無所謂了,林影要自己在這裡的生存,堅決不會讓斯科拉里幫忙。

天界和深淵一樣大,那麼就說明隨時都會有危險,但是也說明,隨時都有安全的地方。

林影選擇了一個方向,慢慢的走去,現在他要找一個安靜的地方,讓自己的身體適應天界,當然,要是運氣不夠好,碰到了一個九級,那麼別說他,就算是斯科拉里都要交代在這裡。

……

飄香帝國,皇宮。

「父皇,你終於出關了!」茜公主一臉驚喜的看著坐在龍椅上的威嚴中年人。

他就是飄香帝國的皇帝,飄香皇帝霍利。

「嗯!」霍利看到茜公主,臉上也不禁露出一絲笑容,道:「茜兒,我剛剛聽大臣們說過了,你做的不錯,不但讓我們擺脫了尷尬的地位,還狠狠打擊了光明帝國,更是和聖朗帝國結盟,紅月帝國也開始內戰,不錯,不錯!」

茜公主微微一笑道:「我這算什麼,父皇直接突破成為八級高手,就算沒有我那些小聰明,在父皇的力量下,三大帝國也一樣要改變︶態度。」

飄香皇帝一笑,確實,飄香帝國現在已經有三個八級,在戰略上遙遙領先其他帝國,就算是教皇那個號稱人族最強者的打過來,也不可能是他們三個八級的聯手之敵,只是,現在最有問題的卻是流雲帝國。

尤其是讓飄香皇帝在意的是,流雲帝國幾乎是飄香帝國一手捧起來的。

「茜兒,你對流雲帝國,有什麼看法?」飄香帝國果然問了。


茜公主早就想好要說什麼了,立刻道:「一個無比恐怖的國家,他的戰爭潛力,大的超乎想像。」

「是啊!」飄香帝國點頭,感概的道:「沒想到我才閉關了十幾年,大陸居然能出現這麼一個國家,還號稱最強帝國,簡直像做夢一樣。」

「是茜兒的錯!」茜公主一臉慚愧的道:「要不是茜兒給了他們那麼多支持,現在流雲帝國早就滅亡了!」

「胡說!」飄香皇帝打斷了茜公主的話道:「就算沒有你,流雲帝國也能撐下來,只是發展會降低十年罷了,用這十年換他成為盟友,這是很正確的事,你不用在意那些大臣的話。」

「多謝父皇!」茜公主臉色露出一絲微笑。

「只是……」

… 聽到飄香皇帝突然轉變的話語,茜公主面色不禁一變,心也慢慢的抬高了,果然,飄香皇帝下面的話,讓她的臉色猛的變了,心在一瞬間墜至谷底。

「只是這個國家實在太危險了!」霍利輕描淡寫的道:「能滅掉的話,還是滅掉吧,原本對咱們有威脅的光明帝國整體國力下降了三成,實力比咱們還要差,紅月帝國又在內戰,內戰結束之後不管誰勝,國力都要下降一半,能不能唯一一等帝國都是問題,剩下一個聖朗帝國,不足為懼!」

其實飄香皇帝還有一句話沒有說,那就是聖朗帝國和流雲帝國相鄰,一旦開戰,那麼必然會被流雲帝國反噬,到時候國力同樣會大降,甚至稍稍使點手段就能滅掉,那才是飄香帝國的機會。

稱霸大陸的機會!

只是茜公主畢竟是一個女人,霍利認為沒有必要向一個女人解釋那麼清楚,至於女皇,更是霍利從來沒有想過的事情,飄香帝國歷史上確實有過女皇,但是哪一回為國家帶來過好處,都只能勉強保住飄香帝國。

只是霍利忘記了,放眼歷代飄香皇帝,三位女帝就算無法排進前十,但是也絕對在皇帝史功勞榜的中上,只是女人這個身份讓她們顯目,人們總是習慣將她們和有作為,同樣顯眼的皇帝們比較,這就造成了三位女帝的悲劇。

霍利更忘記了,他在位的時候,導致飄香帝國不斷的被分化,這也是他被逼閉關突破八級的關鍵,而茜公主不但改變了這一點,甚至已經為飄香帝國的擴張打下了基礎。

「父皇!」茜公主沉默了一會才緩緩的道:「我們和流雲帝國畢竟是盟友,而且是最初的盟友,流雲帝國也幫了咱們不少,要是咱們……」

「要是沒有咱們就沒有現在的流雲帝國!」霍利冷冷的打斷了茜公主,眼中全是失望的看著茜公主:「茜兒,我對你很失望,為什麼你要一直看著他們對咱們微不足道的回報,而忘記了咱們對他們天大的恩澤。」

茜公主沉默,她已經明白了,霍利突破到八級,心態已經完全和以前不一樣了,而且他對流雲帝國的行動早就已經決定好了,她現在說什麼都沒有用。

只是她不說並不代表就沒事了。

「茜兒,你年齡也不小了,我感覺也是時候嫁人了!」霍利神色再次恢復了一開始的溫和,只是說出的話卻讓人感覺刺骨的冰冷。

這一次茜公主已經有了準備,抬頭看著自己的父親,淡淡的道:「父皇,我已經和流雲皇帝有了婚約,這是整個大陸都知道的事,要是反悔的話,不但流雲帝國將為了尊嚴對咱們發動不死不休的戰爭,就連本國也將被戴上言而無信的高帽子。」

「這你不需要管!」霍利神色變得不冰冷,他已經感覺到了茜公主一直在阻止他對流雲帝國的行動,這讓他憤怒,冷冷的道:「我有的是辦法改變這一點,而且當初不過是你的私下決定,你別忘記了,我才是這個國家的皇帝。」

茜公主又看了霍利一陣子,突然道:「你為我選擇的丈夫,是光明帝國的大聖子吧!?」

「你……」霍利一愣,只是他臨時的決定,別說忘記別人了,就算是在他自己腦海中也是剛剛生成,茜公主怎麼會知道?

茜公主從霍利的臉上已經看出了答案,心裡再也沒有了希望,平靜的道:「大陸一共七個帝國,去掉飄香和本來就打算對付的流雲帝國,還剩五個,冰雪帝國正在爆發強烈的內戰,紅月帝國雖然沒有挑明,但是也暗流涌動,不計算在內,佛羅帝國雖然掛著一等帝國的名號,但是卻是最弱的帝國,聖龍帝國和流雲帝國多次戰爭,實力下滑極為厲害,那麼就剩下聖朗帝國和光明帝國。」

「聖朗帝國雖然實力比現在的光明帝國也要強上一線,但是卻和流雲帝國相鄰,一旦開戰,他會首當其衝,到時候反而會被流雲帝國針對,所以,剩下的選擇就只有一個了,那就是光明帝國,更別說光明帝國還擁有人類第一強者。」

「你猜到了也好!」霍利見到茜公主已經全部猜到了,索性點頭承認了,道:「到時候滅掉流雲帝國,不管其他帝國損失怎麼樣,咱們飄香帝國都將獨一無二。」

茜公主嘆息一聲道:「父皇,我曾經拒絕過光明帝國的大聖子,我要是嫁過去,你想我會得到什麼樣的生活嗎?」

霍利微微一頓,淡淡的道:「你放心,我會警告光明帝國,而且我飄香帝國要是成為大陸最強國,甚至……你還擔心什麼?他們巴結你還來不及。」

聞言,茜公主不由展顏一笑,輕輕的道:「那就拜託父皇了。」

霍利深深的看了茜公主一眼道:「你不怪我!」

「不怪!」茜公主很乾脆的道:「我從小的時候父皇就說過,身為皇族,從出生那一刻起就應該有犧牲的覺悟。」

「很好!」霍利滿意的點了點頭,道:「你下去吧,最多兩個月,我就讓你們完婚。」

「是!」茜公主離開了。

看著她離開的背影,霍利淡淡的自語道:「不管你在想什麼都沒用,現在的你就剩下你這麼多年養的那幾隻狗,毫無意義。」

「來人!」霍利大聲叫道:「帶我去國庫,我要好好準備幾份禮物。」

這一句話聲音極大,就算是已經離開的茜公主也聽到了,當下嘴角露出一絲冰冷的笑,心裡道:「父皇,確實,身為皇族要做好犧牲的準備,所以,你準備好了嗎?!」

此刻茜公主腦海中想到的,不在是女皇的位置了,而是從來到大那名為父皇的生物給她帶來的痛苦,雖然她一次次的努力,希望能得到一點關愛,但是每一次都只有冷冰冰的眼神,現在,他要把她最後的價值使用嗎?

那麼,就別怪她了!

… 天穹大陸的局勢幾乎是在一夜之間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大陸現在公認的第二帝國,飄香帝國,茜公主辭去監國公主之位,飄香皇帝出關,正式掌權。

在這個消息剛剛傳出去的時候,流雲帝國內部的權臣們就聚集在了一起開了一個會,他們都是靠著能力上位,比如卡卡羅爾、文狂甚至情報大臣修斯,像沒有能力的卡其等人都沒有資格出現,有能力自然感覺到的就不同。

他們幾乎在得到消息的第一時間就紛紛坐車來到了皇宮的議事大廳,商議這件事。

「這件事確實很奇怪!」路法首先道:「在得到消息的第一時間,我就以流雲帝國的名義傳遞一個友好的信號給飄香皇帝,但是卻得到了極為熱情的回復。」

「兩種可能。」文狂冷笑道:「一個是他們圖謀不軌,一個是發自內心。」

「根據情報,飄香皇帝已經成為了八級高手,我想他的心態應該不同了吧!」修斯淡淡的道:「根據布魯斯大人說過的話,飄香帝國現在已經有三位八級了,他沒有理由對咱們這麼熱情吧。」

「本身就矛盾!」達魯冷笑道:「要是真的熱情,為什麼茜公主辭去了監國公主的位置?辭去之後還沒有一點消息,簡直莫名其妙!」

「那,現在要怎麼辦?」巴魯斯在一旁問道;


幾個權臣紛紛沉默,開始考慮什麼才是最正確的選擇。

但是卻一個接著一個的搖頭,不是方法不正確,就是和流雲帝國本身的態度矛盾,還有的會激化。

「加強自身!」墨真在一旁冷笑道:「管他什麼陰謀詭計,只要咱們自己強大了,他奶奶的就算是幾個帝國一起上也不怕!」

這句話讓眾位權臣面面相覷,最後紛紛苦笑,沒想到反而是墨真說出了最好的結果,確實,現在只是靠他們的猜測,什麼都做不了。

「情報部門和軍部都抓緊了,魔法捲軸那邊也沒放慢了!」路法道:「海格大人,魔法師是重中之重,你明白?」

「放心!」海格輕輕的點了點頭,他現在卡在六級巔峰,但是想領悟空間的力量何其之難,所以海格也就不著急,一邊悠閑的修鍊,一邊加強對魔法師軍團的控制,同時訓練他們。

「情報部門一定會把最新的消息送來!」修斯微微一笑,看了一眼旁邊一直沒有說話的倚翠絲一眼,道:「在陛下回來后,一定能從我們這裡找到想要的情報。」

幾位權臣紛紛一笑,只是修斯的意思,倚翠絲手下的貓族戰士已經從勞倫斯那裡領取了大量的金錢,用於多種部門,其中就有情報部門,這對於修斯來說,是一個巨大的衝擊,所以,他才會幾乎以表態的方式說出這些話。

對此,倚翠絲微微一笑,並沒有說話,雖然她現在權利也極大,但是手下的勢力都沒有成型,在成型前,一些不必要的爭執,能避則避。

至少,面前這十多位權利中,已經有兩位是她的人了,分別是晨曦和貓族族長。

只是,修斯也好,貓族也罷,他們都只是普通人,對於一些超級高手行蹤,根本就把握不住,比如七級高手。

在飄香皇帝當政的第一個夜晚,一個身影從高高的天空上離開了飄香帝都,飛向了光明帝國和聖朗帝國……

……

「草草草!」

在天界的一角,林影正一邊哇哇大叫,一邊坐在白鳳的身上對著身後不停的扔捲軸,來不及的時候還會使用幾個自己的魔獸,在他旁邊還做著邪眼,也在不停的攻擊。

在他們的身後,一群天使正在成群結隊的不停發動進攻。

這已經不是第一天了,在來到這裡后,沒過多久就被一個天使發現了,然後就是兩個天使,之後就是三個,現在天知道多少個。


面對這些執著到讓人崩潰的天使,林影感覺自己要崩潰了,因為從頭到尾,這些天使都在大聲嚷嚷著要進化他,讓他得到救贖。

在這些光明天使的眼中,只有光明,不,只有自己代表的光明才是最正確的,其他都要被救贖,至少林影就看到了很多天使在廝殺,但是……

「去尼瑪蛋!」這就是林影的回答,他真心發誓,這裡比深淵還要難纏。

因為那些正在打鬥的天使在發現了他之後,居然一股腦的沖了過來,放棄了自己的敵人,而是將他當成了敵人。

擦!

還能這樣!

所以,林影現在就只能幹一件事,那就是不停的逃跑,天界和深淵有兩個地方相同,那就是數量上的相同,然後就是地方大,怎麼跑都跑不到頭。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