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哈哈,和我做朋友就會影響到學習了嗎?」

「那是當然。因為我對感情和學習都很認真。但很可惜的是,在同一個時期,我只能關注其中的一種。」

「你這話好像是有些互相矛盾吧?如果學習足夠認真的話,怎麼還會有多餘的心思去懂得感情,進而也產生對感情專心致志的想法呢?」

「因為我的同學當中也有談戀愛的。然後她們都影響了學習。而且我要是那樣的話,是會被父母給打死的。」

「真的假的?有那麼嚴重嗎?」

「當然。挨打的還會有你。如果你一心要來糾纏我的話。」

「嘖嘖嘖。既然如此,那我就不需要知道你的聯繫方式了。」

「你知道就好。」

「不會是你所想象的那種原因。實際上,我是打算等你畢業了再來找你。然後,再從那個時候開始。好不好?」

「不好。」

「為什麼?難不成那個時候,你的父母還要管教你嗎?」

「不是。但那也不一定。」

「那又是為什麼?」

「我怕到時候自己已經喜歡上了另外的人。而且你也不一定再能夠找得到我了。」

另外一次碰壁,是一個頗為端莊矜持的女子。

正是在一排法律書籍面前徘徊著。

那些法律書,算是比較冷門的。

平時少於見到人去購買。

哪怕是翻閱的都很少。

確實那些都是一些比磚頭還厚,比報紙還大的大塊頭。

Frank一看都會覺得頭痛。

估計其他人,也是同樣的感覺吧?

但她就是頗為認真的反覆挑選。

走過去,看到她正拿著一本《訴訟學》翻閱。

還看得很認真的樣子。

「你好。你還是學生吧?」

「嗯,現在正在聖卡羅斯大學上學。」

「哇,那可是一所好學校。」

「謝謝。」

「那你應該是學法律的吧?」

「你怎麼知道的?」

「你們學校不就是一直以法律學科著稱的嗎?還有,眼下你還在挑選法律書籍呢。難道都有這麼多的提示了,我還會猜錯嗎?」

「呵呵,你很聰明。」

「謝謝。能夠在那裡上學,證明你也很聰慧。而且,你真漂亮。」

「謝謝。很高興認識你。」

「我也是。不過,美麗的女孩子,你能夠幫我一個忙嗎?」

「當然可以。需要我做什麼呢?」

不想跟大佬談戀愛 「你能夠幫我找一本Book嗎?」

「好的。是什麼樣的書?名字叫做什麼啊?」

「你的Facebook。」

「呵呵,NiceTry。」

還衝著Frank豎了一個大拇指。

「但是很可惜,我已經有男朋友了。」

「真的嗎?」

「當然。這還能有假的嗎?」

「那確實是太遺憾了。不過,你願意換一個男朋友嗎?」

「不。那絕對不可以的。」

「那麼,你會介意多出來一個男朋友嗎?比如像是我這樣的?」

「呵呵,先生,你說的這些,我統統都介意。所以,你還是別來試我了。去找其他的女孩子吧。」

唯一算得上是引人矚目的經歷,是Frank把以前和Jackson去泡吧的行頭穿戴整齊,再走進書店裡面發生的。

也不知道他是怎麼想的。

如此心血來潮。

大概是要紀念Jackson吧?

剛進去,就聽到一個小女孩的驚呼。

真是那種個子小小的女孩子。

可能還是個高中生吧。

「哇,先生你好酷哦。你是H國人吧?」

頓時Frank的好心情就煙消雲散了。

自己不過就是穿了一雙靴子,然後再換了一副艷麗風格的眼鏡罷了。

怎麼就和H國人扯上關係啦?

不過,再是怎麼的一再碰壁。

去的次數多了,也總還是會有些收穫的。

這天,Frank在書店裡,一邊隨便翻閱著書籍。

一邊也就習慣性地打量著周圍的人群。

突然就看到一個高挑的身影,依靠在詩歌小說書架那邊。

還沒有看到正面的容貌。

Frank便已經鬼使神差地走了過去。

沒辦法。

高個子的女孩,總是他矚目的對象。

不知道那是從何處而來的好感。

反正就有些像是一種天生的迷戀。

很幸運。

她在看著一本米國女詩人EmilyDickinson的詩集。

Frank也比較喜歡Emily。

大概大家都是孤獨的類型吧?

於是,也就很自然地和這個女孩子攀談起來。

「最喜歡Emily的什麼作品?」

「這個。」

那是她順便翻到的一頁。

標題是《去造一個草原》。

估計是在敷衍Frank。

但是Frank看也不看就背誦起來。

「去造一個草原,需要一株三葉草和一隻蜜蜂。一株三葉草和一隻蜜蜂,還有夢。如果蜜蜂不多,單靠夢也行。」

她有些驚喜地看著Frank。

「先生,你可真厲害。」

Frank這才看清楚,她居然還帶著牙套。

嗯,還有少見的壓發。

哦哦哦,這是大學生還是高中生的造型啊?

談不上甜美。

不過看起來有點像華裔。

「請問,你是有C國血統嗎?」

「不。我是純正的F人哦。」

Frank指指牙套。

「你這是最新的潮流嗎?」

因為他走過F國很多地方,尤其是在這宿務,老是會見到一些少女類似的裝扮。

感覺都有些像是時尚符號了。

「不,那是因為我的牙齒不好。需要矯正。」

「為什麼?」

據Frank所知,還有那些親身體驗。

不少本地女孩子,應該都還是有著一口整潔漂亮的白牙啊。

「唉。可能是因為我小時候太愛吃甜食了吧?」

「那你現在是在哪裡上班啊?」

「還沒上班,我現在還是學生呢。」

「學生?大學生嗎?怎麼沒有穿校服呢?」

確實如此。

如果對方不穿校服,單從那打扮或者外貌來判斷,Frank是很難知道她們是否已經成為正式的上班一族了。

「嗯。因為還有幾個月就畢業了。也就還不用那麼嚴格地遵守學校的制度啦。」

她有些俏皮地說到。

「先生你呢?你也還是在上學嗎?」

「你覺得呢?」

「對不起。我看不太清楚。因為今天沒有帶眼鏡。」

「暈。可是你剛才還在看書呢?」

「我只是有一點近視,度數不算太高。湊到近處,勉勉強強可以看書的。」

「那你為什麼不勉勉強強看看我的樣子呢?」

「不行的。如果不帶眼鏡的話,我就不會了解一個才認識的人。」

「戴了眼鏡就會嗎?」

「是的。」

「真有這麼厲害?」

「是哦。我還可以判斷你是做什麼工作,大致有過什麼樣的經歷哦。」

「吹的吧?怎麼會?」

「因為我看過太多的小說。幾乎只是認真地看上一眼,就可以推測每一個人的故事。」

「那你是學什麼專業的呢?難道就是文學?」

Frank的興緻越來越高。

「不告訴你。」

她卻是突然賣了一個關子。

「那我請你喝杯咖啡,你再慢慢告訴我好不好?」

居然她沒有拒絕。

兩個人就一前一後走出書店。

來到旁邊的Boss咖啡。

Frank替她要了一杯拿鐵。

自己就只是靜靜地看著她那纖細的手指,不停輕輕敲擊著杯子的邊緣。

過了一陣。

Frank才是溫和地開口。

「其實,我也想聽聽你的故事。」

他的直覺告訴自己,她和他差不多就是同一類人。

也不知道這一次的直覺準不準。

「先生,我還只是個學生也。怎麼會有故事?」

「再說了,你又怎麼猜得出,我會有故事啊?」

「難道就是憑我翻了一下那本詩集,還有剛才說了那樣的話?」

Frank不說話。

只是繼續溫和地凝視著她。

「好吧,其實我剛剛才和男朋友分手。」

這算是一個好消息吧?

「就這樣?太普通了吧?」

Frank暗自心裡一動。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