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哈哈,這次是真的不好思議了。和一個故人多談了兩句,讓大家在這久等了,那麼現在就有話直說吧!」『神』說道。

眾人等著『神』繼續說。

「第一呢,也就是那事,在『地獄』,你們十大部落以及易家爭來爭去有什麼用。就算贏了對方,難道你們就以為事情會這麼結束嗎?」

「呵呵,實話告訴你們吧,你們十大部落就算是贏了易家,你們以為事就這麼算了嗎?半步破天境的易羽仙就會善罷甘休嗎?呵呵,他可不是靈天境了,這幾百年來,讓他已經突破到了半步破天境。不過,話說就算他還是靈天境,你們幾個全部加上也都不是他的對手吧!」

「易家的你們也別高興的太早了,知道十大部落的後面是誰嗎?說出來嚇死你們,十大部落的後面就是本大爺我。沒有我,你們以為十大部落能建立起來。所以說,只要你們一佔有優勢,我就會出手了。呵呵,對付你們,我自己都不用出手。還有,你們不要妄想著有易羽仙在就高枕無憂了,半步破天境,我對付他還是沒有問題的。至於我是什麼境界,你們就不用操心了,你們也操心不起。」

說出這些隱秘,說的兩方人馬都是滿臉直冒冷汗。

「好了,說道著,想必事情的大概你們也明白了嗎?我說今後十大部落與易家和諧相處,你們有意見嗎?」

『神』終於說完了他所要說的。

簡潔、霸道、讓人無法抗拒。

對,就是無法抗拒,即使你認為你有再多的理由,在『神』的面前都是那麼的無力,那麼的無用,唯有服從。

那麼十大部落和易家到底服從了嗎?

答案是肯定的,沒有了『神』和易羽仙,他們什麼都不是。人家創造出他們很簡單,要滅亡他們也很容易。所以說,他們現在要做的唯有服從。

「我同意。」天鷹部落的族長『鷹王』首先發表了意見。他和易家雖然有仇,但仇恨卻不像虎霸天、破滅道人、狼王那樣血海仇深。

「我也贊成『神』大人的意見。」終於又有人出聲同意了。這次很出人意料,因為他竟然是狼王,很易家有著血海深仇的狼王。

「狼王,難道你忘了你父母、你哥哥是怎麼死在易家的手上的了嗎?」虎霸天立即出言質問道。

「我沒忘,這因為沒忘,所以我才會同意。虎霸天,我問你,你師父死在易家手上的時候,他說的什麼。他是讓你以壯大部落為己任吧!仇,該報嗎?仇,當然該報,不過,你也要看清楚現實啊!你認為現在有『天災』易羽仙在,我們還有機會報仇嗎?如果你一味地執著孤行的話,估計是連『神』大人也不會幫你了吧!」

狼王一連串的話讓虎霸天驚呆了,他只想著復仇了,根本沒想到這麼多,卻沒想到狼王看到竟是這麼久遠。對呀!有易羽仙在,復仇,又談何容易。

但事情困難,難道就不做了嗎?狼王瞬間又改變了主意。大不了放棄一切,自己做個刺客,獨行的刺客,不幹別的,專門刺殺易家的人。這樣的話,就算報不了大仇,也要讓易家難受呀!可部落怎麼辦?

一想起狼王剛才說的,虎霸天又想起了讓師傅臨死前的那句話:霸天啊!不管到了什麼時候,振興部落永遠是第一位的。至於報仇,能報怎麼報,實在報不了就不要強求了。

自己是不是在強求呢?虎霸天又疑惑了,他想起了師傅對付的孜孜不倦的教導,他想起了師父對他的深切期望。他也做到了,他成了部落第一個突破大圓滿,晉陞到了玄天境的族人,他是部落的英雄,他把當初一個中型部落帶到了十大部落的陣營當中,他沒有辜負師父的殷切期望。可現在,他該怎麼辦呢?

這時候,因為有狼王的同意,其他幾個人也逐漸開始都表明態度了。就好比刑海,他本來是很贊成的,但作為狼王的好朋友,他自然不能搶先表態,而現在,連狼王自己都同意了,他又有什麼好猶豫的呢?

他幾乎是在狼王說話同意之後就也表達了自己支持的態度。接下來,其他幾個人也都一一表明了態度,到了現在,十大部落這邊,也就虎霸天還在猶豫著,以及一聲不吭的破滅道人了。

而易家一方呢?其實說是易家一方,主要也就是那四大支脈的脈主。他們本來是不容的,因為他們實力相當,誰都沒有實力能勝另外一個人,大家都想當總家主,可沒有一個人的實力能力壓眾人,這次造成了堂堂一個可以和整個十大部落向抗衡的易家分成了四脈。實力大減的同時,還在相互之間產生了隔閡。

不過,他們又和十大部落不一樣。不管怎麼說,他們都是姓易。他們都是一個姓,那就是易,而且他們又都知道自己祖宗的偉大事迹,不管怎麼,他們都有著共同的自豪感,所以易羽仙這個傳說中的人物一出現,他們就再也沒了爭議。

所以,當問到了易家的意見的時候,易家四人都是毫不猶豫地同意了。不為別的,只因有易羽仙。不管怎麼說,他們都是一個姓,那就是易。

易家也沒了意見,十大部落,不,這裡來的也就只有九大部落,不管是幾家,反正現在唯一還沒表態的也就只有虎霸天和破滅道人了。

虎霸天在猶豫,破滅道人也在猶豫。

這時,『神』又說話了。他對單獨對破滅道人一個人說的。

「我知道說到對易家的仇人,你是最大的。你是不僅師父被殺,連親人朋友也都被易家的人所殺。不過,你想想你自己的道吧!你是大陸上到『地獄』的唯一道門的傳人了,好好把握住吧!而且,你的破滅道,也都是不死不滅的。難道不是那些人的死亡,能有你現在的成就嗎?你好好想想吧!」

說話,『神』就又不說話了。而破滅道人呢?他在想,他的確在好好地想。

終於,他沒有讓『神』久等,短短的一分鐘之後,他就想通了。『神』說的沒錯,『神』說的都是實話,都是真的,沒有那些人的死亡,真沒有現在的他。

「我同意!」

猶豫了半天,破滅道人終於說出了這三個字。說話之後,『神』笑了,狼王也笑了,連刑海他們也笑了。最後,虎霸天終於也笑了。

是啊,解脫了,終於解脫了。

連仇恨最深的破滅道人都看開了,自己還執著什麼呢?

「『神』大人,一切都聽你的。」

隨著刑海的同意,『神』的第一個提議也終於獲得了大家所有人的通過。這個在外人看來根本不可能通過的提案,在『神』這,也僅僅是分分秒秒之後便通過了,不得不佩服『神』的強大。不過,話也說回來了。如果沒有這麼強大的能力,『神』又怎麼能稱之為『神』呢?

「好了,既然第一件事完了,下面就說第二件事吧!呵呵,想必大家之所以來,都是聽說我派出去的使者說了,我會進行一個鑒寶大會,給出一些寶物讓大家鑒賞交換吧!放心好了,我不會騙大家的。不過這會放在下面進行,而且最後的結果肯定也不會讓大家失望的。晉陞玄天境,甚至是再進一步突破到靈天境,其實都是有可能的。好了,先不說這些了,還是先說說第二件事吧!其實說第二件事,也很簡單,就是讓大家幫我找樣東西。」

『神』的話把大家弄的一愣一愣的。十大部落和易家的和解,他已經說過了,所以這也在大家的意料之中。可現在所說的呢?『神』說的那些突破到玄天境、靈天境肯定是來引誘這些人的,為的也就是那所謂的第二件事。所以不光十大部落,連易家的人也都猜到了這第二件事,絕對不好做!


但不好做就不做了嗎?不好做就可以直接拍桌子、拍屁股走人了嗎?不,不可能,至少在這位神乎其神的『神』面前,這是不可能的,萬萬不可能的。

『神』笑了,『神』這次是笑著和他們說話的:「放心好了,在我這,你們只可能得到好處,你們沒有太多的東西需要要榨取。要你們做的活只是讓你們跑個腿罷了!」

跑個腿?有這麼簡單,你相信嗎?十大部落的人相互看看,然後又看向了易家。十大部落如此,易家的人又何嘗都不是呢?他們都想從對方的眼裡看出些蛛絲馬跡,但兩方人馬無疑是都失望了。

這是『神』臨時起意的事,他們又怎能事先知道呢?

「好了,別想了,我先問你們一個問題吧!你們想出去嗎?想走出這『地獄』嗎?」『神』淺淺地笑問道。 想出去嗎?想離開這『地獄』嗎?

十大部落和易家的人愣了,他們徹底的愣了。『神』的問題不知道太讓他們震驚了。

想!怎麼可能不想呢?簡直是做夢都想啊!但他們又基本不去想這個問題,因為他們都知道這個問題想了也是白想。出去哪有這麼容易!至少以他們現在的實力,想了是真的白想。所以,一聽到這個問題,他們都完全地給愣了。

「怎麼,都不想回去啊!難就算了!」『神』笑笑又說道。

「想,當然想回了。做夢都想啊!」

「『神』大人,剛才是我們的不對。主要是這個問題是在是太驚訝了,我們完全沒想到這個問題,擱在以前,這個問題是想都不敢想的啊!」

「對,對,易家的那人說的對,主要是那個問題太讓人驚訝了」十大部落裡面有人說道。

……

此時,十大部落和易家可以說是已經完全變得融洽了。為了向『神』解釋,他們也早都已經不分彼此,在走出這個『地獄』面前,那點小小的隔閡又算的了什麼呢?說不定走出去以後還有靠對方呢?

終於,在十大部落和易家四人的反覆訴說之下,『神』才又滿意地笑了笑,開始了他的正題。

「那好,那就是都想了。既然想,我就說說第二件事吧!其實剛才也說了,就是讓你們跑跑路。不過呢?這地點自然不一樣呢?你們基本上都生活在『地獄』的中心地帶吧,而你們外圍則是樹海,樹海外面更有雲海。而我要讓你們做的事就是去雲海找到四顆定雲珠,這四顆定雲珠是穩定地獄的關鍵所在,只有找到后破壞了它,我就有辦法帶著你們離開這『地獄』了。不過,還有一點要注意,就是你們找到后,盡量找人來通知我,然後等我的命令統一破壞!這樣我們的幾率才會最大嗎?」

「一切都聽『神』大人的。」

「對,『神』大人說什麼,我們做什麼便是了。」

……

「難道你們就沒有什麼疑問嗎?比如說,我出去之後,不管你們,然後獨自離去?」『神』笑著說道。

『神』話說完之後,眾人都產生了一絲疑惑。不過,很快便又有人表態道:「不會的,我們相信『神』,相信『神』不會拋棄我們的。」

「對,我們相信神。」

此刻,連易家的人都不得不相信這個『神』了,實際上,就算他們不相信的話,他們又能怎麼呢?如果他們能出去的話,他們相信易羽仙早就告訴他們了。而之所以不說,也是因為易羽仙也出不去,這才求助於『神』。一定是這樣的,一定是這樣的,易羽仙老祖宗肯定是這麼考慮的。

『神』現在也沒有心思去回頭問一問『神』到底是不是這麼考慮的,不過現在他要做的事就是讓十大部落以及易家的人都放心這顆心去。

他都提出了問題,又怎麼會沒有解決的辦法呢?

「放心好了,我是不會放棄你們的。畢竟我出去后也會建立自己的勢力,而不瞞眾人,易家的易羽仙也會在我建立的勢力當中充當重要角色。而這個勢力總不可能就只有我們兩人吧,總需要些干實事的中低層吧,這些我們是干不來了。不知道在這邀請你們,你們會答應嗎?」

「答應,我們答應。」

「『神』看得起我們,我們也一定會肝腦塗地,為『神』大人辦事的!」

「對,『神』讓我們做什麼,我們就做什麼。」

……

實際也是這樣,『神』都這樣說了,他們又哪會不同意呢?要知道,在那個世界,自己實力要不是最強那都是白搭,除了搭上一個好頭,否則肯定不會有好結局的。而一個好的頭又有那麼好找啊!想要尋找一個實力高強的容易,可要找一個實力高強,又信任自己的,那可就難的多了。

而『神』就不同了,他現在雖然說是也不算完全地信任自己等人。但相比其他人,自己和『神』可是在一個地方呆過的,屬於老鄉,老鄉總比外人要親近的多了吧!

其實,『神』這麼說,也只是給他們吃一個安心丸罷了!『神』現在需要他們,才會這樣說的。不過,『神』也的確沒有騙他們,也的確需要他們。只不過,只不過,這尋找定雲珠的時間可能要長些,而『神』離開這『地獄』的時間也不會這麼早。

「好了,那我就再向你們介紹介紹這定雲珠的特性以吧,它雖然名為珠,但就同雲一樣,形狀飄忽不定,可能是一個球狀,可能是一個柱狀。不過,這些都不要緊,你們只要知道它的最中心位置是通紅的,而且一遇到竹子便會顯出它的圓形,也就是一塊雲的模樣。好了,說了這麼多,你們應該有辦法去尋找了吧。至於你們這麼多勢力,怎麼分,該誰去找哪,你們自己分配吧。哦,也不能讓你們白乾,一共有四顆定雲珠,找到一顆我便獎賞他一件靈天階的武器,怎麼樣?」

怎麼樣?當然是好了,靈天階的武器。你當這是外面的世界啊,靈天界武器雖然罕見但還是能找到的。在這,不論是十大部落,還是易家四大支脈可都沒有一人擁有靈天階武器。可想而知的是,如果誰一旦尋找到了定雲珠,然後得到『神』的獎賞,擁有這麼一顆靈天階的武器,那麼他們在同階對手中,會立馬脫穎而出。

這樣的機會,當然是好了。

這時,十大部落戰神部落族長刑海的一枚空間戒指內,有上幾個人也正在討論著這件事。

「不管怎麼說,這次『地獄』都要發生大地震了,『神』一出手,果然是所有人都臣服啊!真是沒挑戰性了。可惜我那易羽仙老祖宗也成了這個『神』的手下了。」易意靈似乎對這結果並不是很滿意,唉聲嘆氣地說道。

「我說,師父他妹,你這麼說,應該是怕等這個『神』徹底統治了所有勢力之後,你就做不成這個小公主了吧!」能叫出師父他妹這個稱呼的,眾人當中也只有蒼白澗了。

「對呀,小白的分析挺有道理的。老實交待,小妹,你是不是就這麼想的。」易天師也不忘挖苦到易意靈。而至於小白,則是他給蒼白澗這個徒弟新想出的外號,至於蒼白澗是不是同意,那已經沒有關係了,因為現在小白已經和他劃上等號了,不管易天師,所有的人現在都是這麼稱呼蒼白澗了。

「小白就是小白,他能分析個什麼出來啊!你說我現在在這個破戒指里,就你們這幾個人,我那小公主的成為早都已經名存實亡了,我還至於因為這事而抱怨來抱怨去的嗎?」易意靈立即反駁道。

「我不是一直還在稱呼你為小公主嗎?」這時,齊飛突然很委屈的說道。

齊飛不說還好,一說易意靈就氣不到一出來,來到這空間后,齊飛也被周圍這些人給熏陶了,對她也不想以前那麼尊重了。雖然感覺是親切了不少,但總沒感覺像以前那麼舒服了。

「你現在呀,雖然嘴上還有,但心裡卻是沒有了。」易意靈嘟囔個嘴說道。


「不可能,我的心裡永遠有小公主。我會用實際行動來證明的。」齊飛突然很激動的說道。

看到齊飛這表情,易意靈也有點感動,輕輕摸了一把齊飛的頭,安慰道:「我相信,我相信你。不過以後你一定要和我站到一條線上來,不要再受到他們的蠱惑了。」

齊飛思考了片刻,緩緩說道:「一碼歸一碼,我雖然可以為了小公主不要性命。但原則上還是要堅持自己的,和易師接觸了這麼就,我沒學到別的,就領悟到一點。那就是就是表明忠心,也要去實際行動去表明,而不是一味的愚忠,這是最可取的。小公主,你覺得我說的對不對。」

對不對,你還好意思這個問題。

易意靈立即怒道:「齊飛,以後我不准許你再和這些人接觸了。你是我在這裡面最親最親的人了,我不願在失去你,失去你我以後一秒鐘都活不下去了。」

說著說著,易意靈就開始由滿臉的怒氣轉化為聲淚俱下了,她現在也知道了一味的強硬是沒有用的,有時候是該用用別的方法的。比如,現在正在使用的以情動人法。雖然有點老套,但效果確實非常的不錯。

不過,這時候,易意靈還沒有哭完。就聽易天師一聲如雷霆般的聲音響起了:先別假哭了,聽外面,那有重頭戲開始了。

易意靈想哭,想大罵,但都沒成,因為她現在也想聽聽外面再講些什麼。

而外面現在再講什麼呢?第一件事第二件事都已經說完了,難道還有第三件事。沒錯,就是有第三件事,不過這第三件事,也很簡單,就是他一開始說的鑒寶大會。

「這次的鑒寶大會舉辦的比較匆忙,所以寶貝也比較少,有點寒酸,大家看著有想交換的拿出我感興趣的東西就成。」


不過,此時無論是十大部落還是易家的人都已經矜持不住了,什麼寒酸,難道三件靈天階的武器,一件靈天階的防禦型裝備,還有兩件他們都不認識的東西充場,這就叫寒酸的話,他們真的不知道什麼叫做奢侈了! 奢侈歸奢侈,不過話也說回來了,刑海他們現在要的就是奢侈呢?不奢侈的東西他們也看不上啊!

攻擊型的靈天階武器!一個劍系列,一把槍系列,都是常用系列的。

防禦型的靈天階武器!嗯,雖然沒有什麼系列,但毫無疑問是通用的。

嗯,還有兩個不知道沒人知道是什麼東西的東西。不過,不用怕,有『神』,不管在哪,『神』都是萬能的,不僅是什麼都知道,而且是幹什麼用的也能給你說個一清二楚。

「這兩個東西叫做縮小聚版聚靈之地,它的用途就和它表面所說的一樣,它就是一聚靈之地,不過這是比較低級別的,只能供一個大圓滿巔峰的突破到玄天境初期,而且他還有個限制,突破到玄天境初期之後,它就不能再往後突破了。不要問為什麼了,材料原因!好了,就這麼些個東西,你自己挑吧!」

實際上,『神』的話還很有說完,他們就在同時就在挑了。那麼在他們眼中,到底什麼最好呢?

毫無疑問,就是那兩個有點限制的低級別的縮小版聚靈之地了。

原因是什麼?那還用問,在十大部落以及易家四大支脈的所有強者心中,都有一個夢想,那就是突破到玄天境。無他,玄天境以下,包括大圓滿巔峰,他們都有把握突破。可惟獨到了這玄天境,沒有聚靈之地,一個個就都啞了火。而像刑海他們得到聚靈之地的方法那都是萬中無一的,複製怎麼的,根本不可能。而且,不管在哪,大圓滿和玄天境始終是兩個不同的層次。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