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哧,,」匕首劃過觸手的表皮,割出了一道長長的傷痕,墨綠色的汁液,從創口出流出,將水也染綠,

觸手拚命甩動,想要抓住一個,大家早有防備,紛紛避讓,風洛趁著空檔,在觸手上不斷留下傷痕,

一股股汁液流出來,大概是怪物的鮮血,他們沒有聞到血腥味,反而是淡淡的蘭花香,

九臂魔章在很早以前,是作為香料源來飼養的,后來出現了很多植物香料,替代了九臂魔章的作用,

但已經有點晚,整個大陸留下的九臂魔章數量,已經非常稀少,這裡能碰上一頭,風洛甚至有三生有幸的感覺,

當然,當務之急不是感嘆運氣好壞,而是如何通過,找這樣下去,風洛很多能夠勝出,

風洛接著石壁,竄了過去,落在觸手旁邊,就舉起匕首紮下去,但還沒到,他急忙收住,並跳躍起來躲避,

「他娘的,竟然還有,」風洛頓時覺得很鬱悶,竟然又出現一條,沒有時間感嘆,風洛往前撲倒,整個人埋進了水裡,

這樣的污水,也只有風洛,有能力承受惡臭,新出現的觸手,在風洛頭頂飛過,擊打在另一條觸手上,

兩條觸手似乎都有獨立的生命,相互糾纏了好一陣,才慢慢分開,

其他人呆了一下,拚命施展遠程技法,不能指望那樣的攻擊可以奏效,起到牽製作用還是可以的,

經過多次演練和實戰之後,幾個人的默契較之前好多了,在風洛的指揮下,他們開始集合脈氣,朝一個地方攻擊,

集合之後,他們的攻擊力陡增,竟然在九臂魔章身上打開了一個小洞,

對於水裡的東西,如果能夠騙上岸,就能夠隨意處置,最有效的方法,便是用火燒,可他們來的太匆忙,連照明的東西都沒帶,更別說燒東西用的火,

「燒,」風洛嘀咕了一下,頓時有了主意,他並沒有想出新的方法,而是一個老辦法,現在知道了死路,馬上有了方法,

他曾經用這個辦法戰勝了金斑狂蟒,逼瘋了好些晶獸,今天需要再次大放血,以求快速到達目的地,

「攻,」風洛朝大家發出一個命令,之前也有攻擊,但不夠猛烈,而現在的猛烈攻擊,依然不是很確定,能造成怎樣的傷害,

觸手被攻擊吸引之後,捨棄了不動彈的風洛,風洛迅速靠近,同時用匕首在掌心劃過,出現了一道長長的血痕,

暗紅色的鮮血慢慢溢出,快要滴下來了,風洛靠近觸手旁邊,對準觸手上面的一個傷口,擠出鮮血滴下去,滲透而入, “別鬧了~”尤菲苦笑着,“我還有很多事情呢,快帶上你的這位女鬼朋友走吧。”

阿妍這纔想起來自己的死人妝還在臉上,馬上就尷尬起來了。

這時候只見辛德瑞拉一下子把那匕首亮了出來,頂在尤菲的哽嗓咽喉之上:“今天尤菲姐你信也得信,不信也得信。”

尤菲氣壞了:“小辛,你老實點,鬧得太過分了。”


辛德瑞拉相當的嚴肅:“我敢在大街上這麼做,就說明我多認真了。今天提爾提亞斯勢必會加上一萬分的小心,我問問你,他是不是最近讓你們加大力度偵查了?”

“這……”

尤菲一下子說不出話了。

確實啊,最近幾天裏偵查的任務量無端端的被增加了好幾倍。

辛德瑞拉繼續道:“雖然尤菲姐你隸屬於提爾提亞斯,可是別忘了就算是提爾提亞斯本人見到我姐姐也得畢恭畢敬的。現在我拿出我姐姐的調度令,讓你跟我走。”

說着從懷裏取出一大軸的黃布來,滿是榮耀地大喊起來了:“公主潘多拉懿旨在此,爾等何不下跪!”

“啊……”

不光是尤菲,所有的路人遲疑了片刻,一下子全都跪倒在地了。


阿妍瞅傻了,不知該如何是好。

“姐你不用跪。”小辛看着她,然後轉過頭來,嚴肅地對尤菲宣讀道:“辛德瑞拉所傳不虛。欽此!”

“哈?”阿妍懵了,“就一句啊?”

“我姐姐惜字如金哪!”辛德瑞拉說。

尤菲恭恭敬敬接過懿旨來打開看,然後虔誠地卷好收了起來。

“大家起來吧!” 留意花叢

衆人都起來了。

“散了吧!”

就都散了。

辛德瑞拉滿是得意地看着尤菲:“怎麼樣,跟我走吧~見冥王去。”

尤菲卻搖起頭來了:“小辛,我確實是忙。你說的話我會考慮的,我會好好覈實一下提爾提亞斯大人交給我們的所有工作。從中一旦發現你說的苗頭和線索,我一定會把假的情報交上去擾亂他的。放心,我是有榮譽感的, 美女贏家 ,哪怕是我的主人!”

辛德瑞拉的眼圈紅了,很高興地拉着尤菲的手:“冥界有尤菲姐你這樣的情報官,真是太大的幸運了!”

尤菲笑着:“我一直以爲你和公主不和,沒想到卻和看見的不一樣。若事實是真的,小辛妹妹,我絕對以後再也不叫你‘小討厭’了!”

辛德瑞拉開心地笑了。

而尤菲馬上又嚴肅起來了:“但如果我發現這只是你的另一個陰謀詭計,以後就還是不要再遇到我的好。”

“放心吧~~”辛德瑞拉嘻嘻笑着。

然後尤菲就頭也不回地離開了。

“……她真的很忙的……”望着她的背影小辛說道,“但絕對不是個笨蛋,提爾提亞斯就等着倒黴吧!”

阿妍的眉毛都快擰在一起了:“妹妹你在大街上弄出這麼大的動靜,讓提爾提亞斯知道了,那不就完了嘛!” 風洛的鮮血滴進去,迅速融合在裡面,那條巨大的觸手彷彿被火燙傷了一般,猛然縮回去,但縮回去,並沒有改變結果,

觸手像是發瘋了,開始胡亂抽打,比起剛才,速度快了很多,風洛施展風馳電掣往後退,竟然來不及,被一下子抽飛,撞到其他人,摔成了一團,

他們摔在污水了,鼻子和嘴巴都嗆到水,幾乎窒息,可他們不敢起來,在水裡爬著往角落裡躲,

接著,兩條觸手都開始瘋狂地抽打,相互碰撞在一起,發出「沉悶」的聲音,力量之強,人如果被夾住,死路一條,

風洛揉了揉胸口,幸好剛才施展了神龜附體,除了疼,沒有真的受傷,那麼強的力量,差點將脈氣震散,

當初對付那條變異的金斑狂蟒,也沒有這樣吃力,正面戰力,似乎眼前的九臂魔章要強大很多,

其實,晶獸的等級劃分,並非完全按照正面的戰鬥力,不同晶獸的優勢不同,有的力量大,有的速度快,有的善於藏匿,有的聰明,

還有些晶獸,有特殊技能,比如獅鷲,會飛,但戰力一般,綜合來看,實力依然不會差,甚至,活得比一身蠻力的晶獸還自在,

九臂魔章體型巨大,力量驚人,但也因此造成速度緩慢,不能隨意行動,目標太大,更容易受到攻擊,所以,在外面很難找到一頭九臂魔章,

片刻之後,一條觸手拚命往後縮,轉眼就消失在水道的盡頭,另一條正要跟著縮回去,突然有數條觸手再衝出來,幾乎將整個水道堵住,

風洛等人拚命往回跑,被那麼多條觸手堵住水道,根本沒地方躲避,風洛自己還好,靠著防禦能夠硬抗,其他人恐怕受不了,

跑了幾步,發現觸手沒有追出來,又縮了回去,

「觸手沒那麼長,」風洛讓大家停下來,他們站立的位置,距離水道盡頭有二三十丈,九臂魔章的觸手有有這麼長,已經非常恐怖,

縮回去之後,觸手又伸出來,瘋狂地擺動,這樣不斷變化,伸出來的觸手有多有少,顯示出九臂魔章正承受著巨大的痛苦,

風洛知道,對於高階的晶獸,他的血算是補品,只不過補過頭了,會控制不住,這樣下去,九臂魔章最後消化完血液,還是能夠冷靜下來,並且實力更強,

繼續等待,是沒辦法通過的,必須殺掉晶獸,才有機會繼續前進,

估算了一下觸手伸出來的最長距離,風洛叫大家到那個位置站好,拿出武器,大家馬上明白風洛的意圖,準備好攻擊,

觸手再次伸出來,這次只有一條,不等風洛發話,所有人紛紛拿起武器砍下去,觸手受到攻擊,立即縮回去,還是被他們剁下了一小段,在水裡扭動,

剁了一小段之後,他們繼續等待,沒過多久,又是幾條觸手伸出來,他們再次下手,在晶獸身上留下好幾道傷痕,

守在那裡,不知道剁下了多少塊肉,很快,伸過來的觸手,都是血肉模糊的,九臂魔章,顧名思義,有九條觸手,現在全部觸手被他們砍傷,變得十分癲狂,

如果時間足夠,他們可以步步推進,一點點將晶獸的觸手剁下來,但他們的時間很緊迫,等不起,

風洛將人重新安排,他與波克尼一組,亨德爾與芬克一組,拿著最大的刀,輪番劈砍伸出來的觸手,而休斯,抓緊時間調息恢復,隨時準備接替後繼乏力的人,

水道里本來就不大,五個人擠在一起,攻擊效果並不好,這樣輪番動手,保證了攻擊的有效性,又能讓其他人得到休息,效果比剛才好多了,

九臂魔章的動作開始減緩,最後一次縮回去之後,竟然沒有再出來,按照剛才的動靜,晶獸還沒到死亡的時候,

他們這樣也就對付九臂魔章有效,換成另一種稍微聰明點的,斷然不會伸出軀體任人宰割,被砍了這麼久,肯定會換一種攻擊方式,大部分七階晶獸,智力跟孩童差不多,

可是,剛才很有強烈的活動能力,怎麼一下子消失了呢,難道九臂魔章突然變聰明了,


在這個狹窄的水道,風洛不敢貿然行動,他們五個人的實力不算強,一旦有人受到傷害,就是巨大的損失,

「我去探探路,」休斯突然開口說話,他剛才大部分時間在休息,脈氣恢復了相當多,但他的修為最低,去探路無異於送死,

亨德爾等人正要勸阻,風洛卻點點頭,說:「小心點,有看到不對勁的東西,就趕緊回來,別逞強,」

大家還在疑惑,休斯已經開始運轉脈氣,他身上浮現一層淡淡的霧氣,全身上下都籠罩住,越來越厚實,

剛開始的時候,霧氣在身體周圍比較稀薄,后來逐漸變濃,同時,飄散在周圍的脈氣,逐漸聚攏,似乎要回到身體裡面,

脈氣當然不是回到身體裡面,而是在壓縮,從厚厚的一層,越來越薄,原先還是透明的,逐漸變得厚實,

當那層薄薄的脈氣幾乎完全貼在身體上時,休斯已經消失了,像是被蠶繭牢牢包裹住,沒有一點縫隙,但休斯的五官形狀還十分清楚,

「嘿,」休斯突然低低地叫了一聲,往後一退,人出現了,脈氣形成的人形卻停留在原地,

仔細看,那個形狀不是人,有稍微的透明,看著很虛幻,甚至有點抖動,顯得柔弱,似乎快被風吹散了,

能量體,

眾人還是第一次看休斯凝聚能量體,竟然是這樣的情形,難怪凝聚出來的能量體,和休斯看起來一樣,因為是以他自身為模板製造的,

凝聚能量體后的休斯,臉色蒼白,身體搖晃了一下,才站穩,

「沒事吧,」風洛問了一下,休斯搖搖頭,示意沒事,然後,那個能量體朝深處走去,每一腳踩下去,和真的人沒什麼區別,也能濺起水花,

凝聚出能量體后,繼續控制行動,休斯顯得很吃力,但他謝絕了其他人的幫忙,不願接受其他人脈氣的輸送,

讓其他人脈氣輸入,除了會影響對能量體的控制,他還想鍛煉自己,休斯知道自身實力和別人有差距,想要體現出作用,必須快速提升修為,

經常接受別人的幫助,心態就處於弱勢,想要成為強者,會被自己阻礙,與風洛的短暫接觸后,休斯感觸頗深,知道有壓力,才會有提升,

於是,他藉此機會,使用自己的力量,幫助大家打頭陣,

能量體與本體心意相通,或者說本體複製出一個身體,代替自己去體驗,也就是說,能量體碰觸的東西,本體也有知覺,能量體也能代替本體去看,了解更大範圍的事物,

正面戰力的劣勢,讓體脈者地位低下,其實,運用得當,體脈者發揮的作用,遠遠超過大部分人,

比如現在的情形,簡直是為體脈者天造地設的,可以說,風洛做夢都想學這樣的技法,探路的同時,至少可以保證自己不會喪命,

其他四個人緊緊圍著休斯,以免他受到打擾,能量體走到水道盡頭,拐了個彎,朝另外的方向走去,

隨著距離的增加,休斯控制起來越來越吃力,從能量體走路的速度,就可以看出,越來越慢了,

體脈者的修為提升,才能增加控制的距離,休斯能控制多遠,他自己也不清楚,只能儘力而為,當完全不能控制的時候,能量體會消散成脈氣,回到本體,

休斯額頭有細細的汗珠滲出來,他顧不得擦,怕一分神,就失去了控制,他喘息的聲音開始變重,有點急促,但他咬咬牙,繼續往前探查,

「我看到了,」休斯突然冒出幾個字,很吃力,因為要一邊控制能量體,一邊說話,實在是巨大的考驗,

風洛明白休斯的意思,是看到了九臂魔章,根據能量體剛才行走的速度,晶獸離大家的位置,不會超過三百丈,

而且很顯然,繼續往前,水道會變得寬闊,九臂魔章體型巨大,才能在裡面行動,

「嗯,」休斯突然皺起了眉頭,似乎碰到了奇怪的事情,

眾人屏住了呼吸,等待著休斯開口說話,但休斯也搞不清到底是什麼,只好繼續控制能量體,往前探查,

接下里的每一步控制,都越來越吃力,休斯已經開始挑戰自己的極限,嘴巴緊閉,咬著牙繼續下去,

誰也不知道下一刻會怎樣,包括休斯自己,也不清楚還能否控制能量體邁出下一步,或許他一聲喘息,能量體就會消散掉,

休斯感覺自己疲勞到了極點,幾次想要放棄,可心中的不甘,讓他堅持了下來,能量體緩慢地前行,向九臂魔章靠近,

他往前多走一步,就為同伴爭取了更多安全的空間,他的每一分堅持,都關係著同伴的安危,他不能成為需要別人保護的廢物啊,

「什麼,」休斯突然驚奇地叫道,還沒等他說話,突然身體巨震,一口鮮血噴出,身體往後仰倒, “他不會知道的!”辛德瑞拉嘻嘻笑着,“他無比相信尤菲姐。我們現在的這個地方,就是整個法爾斯城人羣最雜的地方。因爲這裏是城邊,不僅遠離市中心,最重要的是它離斷法河非常近。所以這裏一直就是消息傳播最廣,也最不可信的一個地方。情報官本人親自巡視,你就知道這裏有多重要了。從這裏每天傳出去的亂七八糟的新聞不下一千條,說出今天的這件事情根本就不可能有人信的,放心吧~~~~”

“哈?”阿妍樂了,“有點意思。”

“這還不算有意思呢!” 婚令如山:契約萌妻,別想逃 ,“這裏的消息傳得都離譜呢!曾經傳出過冥王哈迪斯大人在這裏和某鬼魂有染,生下過五頭小豬!”

“呃……”

“所以我們想做什麼就盡情做什麼吧,只要尤菲姐不說,那就是沒人信的杜撰!”

“服了……”

“那咱就接着走吧!”

“等等哦~~”阿妍道,“——我怎麼不知道你姐姐什麼時候給你了那個什麼懿旨的東西啊?”

“那個啊?”辛德瑞拉嘻嘻笑着,“幾年前就給啦,有一次我又跑出去,差點惹禍。我姐姐忙不過來,就給了我這個,萬一什麼時候能用得上呢!這都是被我逼的哦!”

“哈!所以才說得那麼短?”

“是的!”小辛道,“那是萬用的官話!‘辛德瑞拉所傳不虛。欽此!’哈哈哈哈!”

“哈哈哈哈!確實是什麼都能被赦免呢!”

阿妍也開心地笑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