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哪怕我們現在感情還不錯,彼此之間相處的也比較融洽。但是,這樣的融洽和睦只是短暫的,時間久了,一切都會改變的,對嗎?」

「不是,我……」

「因為我們是夫妻,所以你會堅守道德底線,不做違背道德的事情。只是因為這個原因,對嗎?」

「不是,墨夜司,你能先聽我說兩句嗎?」喬綿綿不想再被他打斷,直接捂上他的嘴,搶先說道,「你聽我說,我在最早和你結婚那段時間,是有想過和你離婚的。」

「我們是因為什麼在一起的,你很清楚。當時那種情況下,任何一個人都不會覺得這段婚姻能長久吧。可是後來,慢慢的我開始了解你了,你又對我那麼好,對宸宸那麼好……」

「然後,我對這段婚姻開始漸漸有了期待,開始覺得和你結婚好像也挺不錯的,也開始有了想要和你長久過下去的想法。」

「離婚一開始是想過,可後來,我沒有再想過這件事了。」

「還有,剛才那句話我可以再更正一下。」她看著男人漆黑的眼眸,一字一句認真緩慢道,「墨夜司,你才是我的丈夫,是要和我一起走完餘生的男人,我的心其實沒那麼大,能裝進去的人也不多。」

「有些地方一旦被人佔據了,就不會再有位置騰給其他人。」


「所以,你能對我放心一點嗎?」

「你可以對自己有信心一點嗎?你覺得我有了一個這麼優秀這麼完美的老公,我的眼裡還能看得見其他男人嗎?還有哪個男人會比你更優秀,更能吸引我嗎?」

男人眼裡的冰霜一點點融化。

喬綿綿感覺到他身上的冷漠氣息在一點點變少,心裡不禁微微鬆了口氣。

看來,是快要哄好了。

「墨夜司……」她將聲音放得更軟更甜更嬌媚了,知道他吃撒嬌這一套,便捧著他的臉主動吻了他一下,「別生氣了好不好?你吃晚飯了沒有啊,餓不餓?我也還沒吃飯,我點個外賣我們先把飯吃了好不好?」 她猜他肯定是沒吃飯的。

他下班就直接飛過來了。

這個男人有多挑剔,她是知道的。

即便飛機上有機餐,而且他坐得頭等艙機餐肯定很不錯,但是他是不會吃的。

他對食材的要求很高。

不是最新鮮的食材,他都不帶多看一眼的。

墨夜司哪裡還有什麼氣。

女孩軟糯甜美的聲音嬌嬌的,剛吻上來的唇軟軟的,濕濕的,還帶著糖果般甜美的氣息。

他一顆心,都給吻化了。

心裡某個地方,早就柔軟的一塌糊塗了。

尤其是她剛剛還叫了他老公。

雖然不是直接叫的,但是那一聲嬌嬌軟軟的「老公」,一瞬間就能讓他舉白旗投降了。

「寶貝,你剛才叫了我老公。」

墨夜司伸手將身側的少女摟入懷裡,低頭埋入她發間深吸一口氣,聲音低啞道:「你再叫一聲,我就不生氣了。」

他不但不生氣。

連命都可以給她。

喬綿綿平時是不好意思叫的。

她一直覺得挺彆扭。

還不習慣……這麼叫他。

雖然,這個男人早就是她名義上和實質性的老公了。

但是想想好像她至今也沒正正式式的叫過他一聲老公。

墨夜司倒是要求了好幾次。

她沒好意思,就拒絕了。

這會兒,她一心想哄好這個男人,倒是也沒想那麼多了。

只要能儘快把他哄好,他讓她做什麼都行。

不就是叫他一聲老公嗎。

一點難度都沒有!

「我叫了,你就不生氣了嗎?」她烏黑柔亮的眸子眨了眨,表情軟萌的看著他,問完后,貝齒還輕輕咬了下唇角。

估計她自己都不知道,她這個動作有多誘人。

墨夜司喉結滾動了下,漆黑的眸子落在她嬌嫩可口的粉唇上,眸光暗了暗,只覺得身體里忽的騰起了一股燥熱的火氣。

有想要將她按在身下,狠狠欺負的衝動。

但他還是拚命將這股衝動壓制下去了。

摟在她腰側的手臂緊了緊,他聲音沙啞的開口:「嗯,叫老公,我就不生氣了。」

墨夜司也知道錯過了這次機會,下次想再讓她開口叫他「老公」,不知道是什麼時候了。

他這個小嬌妻臉皮薄。

他之前提了那麼多次要求,也沒能讓她開口。

這次是個絕好的機會。

她要哄他,只要他提出來的要求不是特別過分,她肯定都會答應。

這麼好的機會,他當然不會錯過了。

「嗯,那……好吧。」

喬綿綿抬起頭,臉頰微紅的看著他俊美深邃的臉龐,再看著他漆黑深邃的狹長眼眸,對視片刻后,忍著那種不自在的感覺小聲的叫了一聲:「老公……」

哎呀。

真的好羞澀哦。

她叫完,臉上就越發的燙了,感覺臉上的每一個毛孔都在冒著熱氣。

那隻摟在她腰上的手臂將她箍的越發的緊了,頭頂落下男人灼熱的呼吸和微微急促的喘息聲,她的頭貼在他胸口,能聽到他的心跳在那一瞬間加快了很多。

「寶貝,再叫一聲。」墨夜司抱緊了她,聲音比剛才還低啞了兩分,帶著克制的沙啞,「乖,再叫一聲。」 夜晚,有三人在星空下疾馳,風馳電掣,速度之快讓人咂舌!

領頭的正是邱世輝,而他身後緊隨的就是木非凡的父親木岡欄與木非凡的爺爺木啼朴.

「前輩,您口中的那位奇人真的可以解救我倆嗎?」木非凡的父親木岡欄恭敬詢問,他是聖境修士,但此時卻是一臉憔悴,一副時日不多之相。

「他老人家答應救你們,是你倆的造化!若是連他都束手無策,那整個大陸也沒人能救你們了。」一路上邱世輝沉默,很少開口,但如今卻是回答了倆人的話。

身後兩人是邱世輝從木家中心聖殿拽出來的,不過木白樺是同意了,而且他也想知道邱世輝口中的奇人到底是不是真有一些手段!

「那還敢問這位奇人到底是誰?」木啼朴也詢問,不過邱世輝卻是不再開口,沉默中極速飛行,這讓兩人只能無奈苦笑。

不過心中卻是燃起了一絲希望之火,開始期待邱世輝口中奇人到底是何種存在!

赤霞宗,邱世輝根據與葉銘締結的主僕契約之間的感應找到。銀月居,是赤霞宗用來專門接待貴賓之所!

邱世輝進入銀月居,沒有叩門,而是直接在葉銘的門前盤坐下來,木岡欄兩人驚疑,不知該如何是好!

「這位奇人睡覺時不喜歡被人打擾,我們在這靜等天亮即可。」邱世輝只是簡單開口,隨即閉目打坐。

呃···剛才兩人已經用神念探測過此地,一個小宗門而已,只有一位聖境強者,而且早已被塵封入土。這樣的宗門,真有邱世輝口中所說的奇人?

不過雖然疑惑,但他倆還是不敢亂用神念探知房間內的情況,只好無奈隨著邱世輝打坐閉目,但心中卻是徹夜無法寧靜。

不僅是木岡欄與木啼朴兩人心中難寧,赤霞宗內也有一女子心中難以平靜,她就是雪遷!此時的她,手中拿著葉銘送出的七色花,整個人獃獃的望著夜空,也不知道心中在想些什麼。

「你這丫頭,今天派人請你來陪客人一起吃頓便飯也不去!」這時,赤霞宗宗主洛燕走出,語氣無奈的笑罵道。


「師傅,我不去難道還不行嗎···」雪遷撒嬌,撅嘴露出可愛模樣,讓洛燕無奈與苦笑。

洛燕玉指無奈的點了一下雪遷的額頭,有些氣惱的說道「你就這樣對你的救命恩人呀!」

「救命恩人?」雪遷疑惑了,眼中儘是疑惑與不解。

洛燕取出一塊巴掌大的白玉,屢屢寒氣不斷蒸騰,一看就知此物不是凡品!


「寒玉!?師傅,您成功了。」雪遷喜出望外的開口。

她師尊前往落日獸林挑戰白蛇,想為自己取得一塊寒玉,這件事情她知道,不過她沒想到居然成功了。 重生影后想躺贏

聽到雪遷的話,洛燕卻是苦笑「若不是別人相救,你師傅我早就葬身蛇口了,那還能在這和你說話?而且這寒玉也是別人贈予的。」

「救師傅與贈予寒玉的人,不會就是師傅你口中的客人吧?」雪遷一臉無辜的詢問,看得得洛燕氣也不是笑也不是。

洛燕最終瞪眼說道「你說嘞!」

「大不了我明天再去道歉好了!」雪遷也知道自己耍性子了,對方的確算得上自己的救命恩人,而且還是自己師傅的救命恩人。

說時遲那時快,一夜時間很快過去,初陽高升,新的一天再次開始!

噹噹當···赤霞宗道鍾長鳴,聲音傳遞萬里,不僅落月湖可以清晰聽到,連赤霞城都能夠聽到鐘鳴之聲。

鐘聲悠遠,一共響起九聲!

「又有大人物到訪?赤霞鍾居然長鳴九音!」 海賊之陸軍元帥 ,所有人驚疑。

每日初陽高升之時,赤霞鍾會長鳴三音,這是醒神鍾,提醒熟睡或者修鍊中的人該蘇醒做事了。

而若是有貴客拜訪宗門,赤霞鍾就會響六音,不過葉銘六人只是暫住,不能算是拜宗,所以沒有鳴鐘,甚至赤霞宗內知道此事的人都極少!

至於赤霞鍾九響,這已經是最高禮節了,只有一方大勢力首腦或者聖境修士拜宗才會如此!

所以眾人聽到九音才會如此震驚,一大早會有誰來拜宗?

九音驚人,葉銘也被吵醒了,他當即就不爽了,拉開房門,對著門外邱世輝問道「孫子,外面怎麼這麼吵!」

木岡欄與木啼朴一夜無眠,此時見房門打開,他倆不由激動,不過又瞬間被葉銘的話驚呆了···而且更可怕的事情發生了,邱世輝居然神色泰然的回應了「爺爺,一個聖境小傢伙拜宗而已,無需驚動你老人家!」

「走!去看看。」葉銘一笑,而邱世輝揮袖帶著葉銘消失,木岡欄與木啼朴相視一眼,苦笑中也跟著消失。

此時,王恆等人才各自推開房門,哈欠連天的走了出來!

赤霞宗正門,此時已經站滿了人,宗主洛燕,連同五位道境長老,其後還有執事護法之內,最後還有成片弟子門徒。

想來此次前來之人身份不一般,居然要赤霞宗全員出場迎接!

「排場倒是不小!」葉銘站在虛空俯瞰下方場景,臉上的笑容意味深長。而邱世輝布下了結界,沒人能察覺到他們的存在!

木岡欄與木啼朴一直緊跟兩人身後,但此時卻不敢開口。因為他倆估摸不準面前這位前輩高人的性格,隨意開口害怕得罪對方。

連邱世輝這樣存世八千年的老怪物都要叫爺爺,此人雖然年輕,但必然是老怪物無疑,所以倆人內心畏懼與忌憚!

一道金光大道鋪展,由天際延伸至赤霞宗門前,周圍更有規則顯化的各種珍禽異獸。一中年人跨步走來,一步萬里,身後金霞澎湃,神聖不已!十步,不多也不少,此人剛好從天際踏入赤霞宗內。

「恭迎前輩!」赤霞宗全員抱拳,聲音傳出,整齊統一,有股排山倒海的氣勢,給人感覺只能用宏達、震撼來形容。

「裝逼!」 [綜英美]逆轉未來

他最討厭的就是別人在自己面前裝逼,但最喜歡的則是自己在別人面前裝逼···步入赤霞宗,那人身後所以異象消失,站在高空俯視下方,與葉銘相距不過十米,但他——就是看不見!

「洛燕宗主,我的提議你考慮得如何了?」中年人英武,開口也露出無邊霸氣,雙眼如炬,緊緊盯著下方站在最前方的洛燕!

… 喬綿綿害羞道:「我剛才不是已經叫過了嗎?」

「太小聲了。」墨夜司撒謊,「沒聽清楚,不算。你再叫一聲,嗯?」

其實,他剛才聽得很清楚。

女孩聲音嬌嬌的,軟軟的,細細的,像是小奶貓的叫聲。

那一聲「老公」,叫得他骨頭都軟了。

那一刻,他腦子裡只有一個念頭。

那就是在欺負她的時候,也要讓她用小奶貓般的聲音一遍又一遍叫他老公。

叫到她聲音沙啞。

喬綿綿以為他是真的沒聽見,抿抿唇,忍著羞澀感又叫了一聲。

這次,音量大了一些。

但還是嬌軟嬌軟的,像小奶貓叫一樣。

她叫完后,感覺落在頭頂的呼吸變得灼熱了些,也急促了些。

但男人卻沒出聲。

她眨了眨眼,疑惑的抬起頭,剛剛仰起的小臉被男人的大手捧住,那張俊美的讓人呼吸有點困難的臉驟然靠近,還沒等她反應過來,唇就被堵上了。

滾燙濕潤的唇用力碾壓下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